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48 千載難逢的機會

(如不出意外,明天本書便會上架。煙斗在此承諾,若是首訂突破500的話,每增加100訂閱,上架當日在兩更的基礎上再爆一更,不設上限。還請諸位書友多多支持,另外之前承諾的番外,也會在上架之后,陸續發出,敬請期待。)
  等陸婉瑜上了車之后,方志誠這才發現她有一雙超乎尋常的長腿,學生制服配上黑色的及膝襪,使得大腿與挺翹的臀部玲瓏誘惑,再加上絲毫無贅肉的細腰,構成了絕佳的黃金分割比例,渾身散發著青春洋溢的氣息。
  方志誠見副駕駛的座位有點靠前,怕陸婉瑜蜷縮著腿難受,便探過身子,彎下腰摸了過去。陸婉瑜嚇了一跳,不知方志誠的用意,只覺得他身上陽剛的氣息撲面而來,心臟劇烈地噗通跳躍著,等到方志誠將手伸入坐墊下方,她都沒有回過神。
  “妹子,你閉上眼睛做什么?”方志誠一手拉著搭鉤,一手推開座椅,陸婉瑜整個人往后移動了兩三寸,他見陸婉瑜神色古怪,沒好氣地笑問。
  “剛才好像沙子,吹進眼睛了。”陸婉瑜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方才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她想了很多事情,比如若是方志誠親吻她,該如何是好?沒想到自己誤會了方志誠的舉動,如此一來,心中既羞且惱。
  方志誠皺了皺眉,暗忖車窗都沒打開,沒有風吹入,又是哪來的沙子,從紙巾盒里取了一張紙遞過去,搖頭苦笑道:“擦一下吧。”言畢,他踩了一腳油門,捷達車迅速地駛出。
  方志誠情商不低,一開始沒反應過來,但想了片刻,卻是猜中了陸婉瑜的心思,暗忖剛才自己的舉動確實有些太過曖昧,回想著湊近陸婉瑜身邊,嗅到一股似有似無的香氣,心中忍不住一蕩,又連忙忍住,暗自警告自己千萬不要太過花心。
  而陸婉瑜一直無法平復跌宕起伏的心緒,就在剛剛那呼吸之間,她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意,原來自己對方志誠有著超乎兄妹的情感,那種似有似無,撩動人心的感覺,宛如電流擊中心臟,令她的靈魂忍不住戰栗了。
  方志誠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工作穩定,熱于助人,與他在一起,有很強的安全感,陸婉瑜意識到,自己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已然傾心。
  女人的信任感不是一天建立的,與方志誠相識半年,在這段時間里,方志誠對她多次施以援手,而從來沒有露出不軌的企圖。現如今,連自己的媽媽徐瀅也贊同方志誠是一個百里挑一的好男人,可是……
  陸婉瑜目光瞄向車窗外,看著路上一閃而過的風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方志誠替陸婉瑜挑選了一家環境不錯,價位適中的餐館。等進了餐廳,方志誠見陸婉瑜悶悶不樂,笑問:“不會是心疼了吧?”
  陸婉瑜吃了一驚,連忙擺手,尷尬地笑道:“怎么會呢?今天就是把我的工資全部搭進去,我也不心疼。”
  方志誠見陸婉瑜天真的模樣,心里一暖,輕聲笑道:“今晚絕對不會超值,等你真有錢了,我再狠狠地敲你一頓。”
  陸婉瑜見方志誠依舊在誤會自己,心疼晚飯錢,咬牙解釋道:“哥,我哪里有你想得那么小氣。”
  方志誠盯著陸婉瑜因為焦急漲紅的臉蛋,微微一笑,疑惑道:“那你說吧,為何剛才坐在車上,便一直魂不守舍的。”
  陸婉瑜頓了頓,搖搖頭,垂下眼瞼。方志誠也不再多問,伸手喊來服務員,點了幾樣特色菜。兩人悶悶地吃了一陣,氛圍有些不對勁,方志誠覺得有點詭異,便試著與陸婉瑜交流,笑道:“妹子,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啊?心情不好,吃飯容易消化不良呢!或者你覺得菜不符合胃口,咱們可以換一家,如何?”
  陸婉瑜放下了筷子,連忙擺了擺手,弱聲道:“菜的味道挺好,只是我有件事情一直很好奇。”
  方志誠挑了挑劍眉,笑道:“問吧,事情憋在心里多難受,我一定開誠布公,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陸婉瑜目光在碟子里來回逡巡,低聲道:“哥,你跟謝雨馨究竟是什么關系啊?”
  方志誠微微一怔,聳聳肩,哭笑不得道:“只是朋友而已,你為什么這么問?”
  “可是我媽說,謝雨馨和你正在談戀愛。邱部長夫妻都準備撮合你們倆。”陸婉瑜咬著紅唇,聲音逐步減弱,細若蚊蚋,“雖說謝雨馨很漂亮,知名度很高,但畢竟她有小孩,而你……”
  方志誠連忙揮了揮手,苦笑道:“這些都是邱部長夫妻的想法而已,我沒有這個想法,而至于雨馨,她應該也不會朝這個方向去想。怎么說呢,我覺得你啊,有點太過杞人憂天了。”
  “你真的沒有與謝雨馨在談戀愛?”陸婉瑜依稀記得方志誠說過自己有喜歡的人,原本以為是謝雨馨,如今發現并不是,不知為何心中釋然了。
  人都有偏向性,陸婉瑜將方志誠當成最親近的人之一,自然為方志誠做各種考慮,雖說謝雨馨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女人,但在她眼里,還是配不上方志誠。陸婉瑜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她的想法和邏輯都比較單純,方志誠把自己當一輩子的妹妹,那么她便希望方志誠能夠收獲自己的幸福。而謝雨馨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顯然不是方志誠最適合過一輩子的對象。
  見方志誠說自己與謝雨馨沒有任何關系,陸婉瑜不僅暗自松了一口氣,心情變好許多,吃飯也香了起來。方志誠問了些陸婉瑜工作方面的問題,因為雜志社的人都知道陸婉瑜是靠著關系進入的,因此對她都格外關照,而陸婉瑜自己把位置放得極低,心中憋著一股氣,千萬不能給方志誠丟臉,所以格外上進,否則也不會這么快,便被雜志社的領導們認可。
  吃完晚餐,兩人各自點了一杯飲料,準備再聊一會兒,陸婉瑜突然接到了電話,雜志社那邊通知晚上必須加班,之前已經確定好的一篇稿子出現問題,需要緊急校對。陸婉瑜掛斷電話,面有難色地與方志誠說道:“哥,不好意思,我現在得去圖書館查點資料,所以不能陪你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瞧你身上這股勁頭,一看以后便會成為一名女強人。工作自然要放在重要的位置,我送你去圖書館吧。”
  銀州大學的圖書館,每晚都是開放的,一般十一點多左右才會關閉,圖書館藏書比較多,要查找資料更加便捷,而且還有機房可以上網調稿子,無疑是加班最佳的選擇。
  方志誠在大學時代特別喜歡泡圖書館,這是他知識面很廣的原因之一,等到了圖書館,方志誠便陪著陸婉瑜一起進入其內。一樓是文學區,二樓是社科區,要查找的語言類工具書,在三樓的百科區。
  銀州大學的學風不錯,館內每個角落都可以見到男男女女湊在一起勤奮學習。讓方志誠有點晃神,宛如踏入大學時代。大學時光雖說過得十分單調枯燥,但遠比復雜的社會要過得輕松,沒有任何外在壓力,完全靠自己的自覺性。
  新一期的雜志上面,有一篇對銀州醫學現狀的報道,外語版中有幾個專業名詞,在復核時,翻譯得不夠準確,再過兩日就要進行排版,所以情況比較緊急。陸婉瑜在工具欄找了有半個小時,終于找到一本《醫藥學大詞典》,然后找個角落,埋頭查了起來。方志誠沒有打擾陸婉瑜,從隔壁的經濟類書籍區找了一本《國富論》,然后慢慢地翻閱起來。
  方志誠在大學時代深入研究過《國富論》,這是一篇研究宏觀經濟學的經典之作,如今方志誠進入社會之后,將理論聯系實際,不僅頗為感慨,如何利用好亞當·斯密提及的“看不見的手”,現已經成為推動社會發展的精髓。事實證明一切,政府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限制越少,市場由培育到成型的時間越短,也越繁榮。比如深圳得以發展,完全是因為其體制對于內部的經濟形態,給予了高度的自由。
  簡而言之,只要企業家想得到的行業,政府都應該無條件給予支持,這才是真正的改革開放。若當某個領域經濟發展遇到危機,也應由那只看不見的手進行調節,如此才是解放思想的態度。政府很多時候過多地插手企業成長,其實并非好事,猶如一個家長太過嬌慣自己的小孩,一旦放出去競爭,便容易夭折。
  方志誠不禁聯想到現在銀州的布局,立足淮南已經足夠堅實,但想要沖出淮南,與全國乃至國際性的城市進行角力,還力有不逮。若是要更進一步,還需從體制的角度入手,給予經濟充分的自由。
  方志誠不知不覺將自己代入到宋文迪的角度,從他的視野,縱觀銀州的發展格局。對于市委書記而言,城市之間的競爭,無疑是他們重點關注的問題。宋文迪是一個有雄心壯志的領導,而視野也是世界級的。
  方志誠有個習慣,讀書喜歡做筆記,不知不覺竟然從皮包內取出鋼筆在內頁上寫了幾句話,突然意識到自己這個舉動不文明,連忙悄悄地收起鋼筆,佯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這時只見陸婉瑜對著手機發呆,方才手機上多了一條短信,她看完短信之后,狀態便有些不對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