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45 一拳打不死敵人

(昨晚收獲一個好消息,書友ayada的小寶貝終于出世了,在此衷心祝福。另,預計本書十月八日上架,求諸位書友屆時支持。上架的成績決定本書能走多遠,每個章節只需1毛錢左右,還請諸位能繼續支持煙斗。)
  下班之后,方志誠給鐘揚和徐鵬打電話,相約在玉茗舞蹈學院附近的一家大排檔吃飯。方志誠在銀州也就這么兩個說得上話的兄弟。鐘揚為人比較厚道,徐鵬外冷內熱,方志誠與這兩個人共同經歷過很多事情,久而久之,培養出很深的感情。
  徐鵬對方志誠看不上自己妹妹徐嬌,依舊耿耿于懷,每次見面總拿此事擠兌他。方志誠只能苦笑招架,徐嬌的確是個不錯的女孩,但是方志誠心有所屬,總不能禍害別人。
  鐘揚見方志誠面色不佳,猜出他有心事,等啤酒各自喝了兩瓶,鐘揚借著酒意,問道:“誠少,瞧你有心事啊。”
  方志誠無奈地搖搖頭,擺手道:“不提也罷,今天只喝酒,不說掃興的事情。”
  徐鵬皺了皺眉,沉聲道:“有話就說嘛,你的事便是我們的事。”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便將今天被丁能仁陰的事情,緩緩說了出來。鐘揚重重地拍著大腿,怒道:“早就聽說這丁胖子是二姓家奴了,沒想到陰謀詭計這么多。”
  徐鵬沉吟道:“他畢竟是市委常委,咱們若是跟他明面上交鋒,難免要吃虧。”
  鐘揚露出與清秀樣貌不大相配的惡狠狠模樣,低聲道:“怕什么,若是偷偷地調查他一下,保證讓他急得褲子來不及穿,便得跑路。”
  鐘揚的刑偵經驗很豐富,若是真讓他安排人手調查,那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徐鵬也在旁邊附和道:“丁能仁收集了你那么多資料,你為何不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同樣給他一記。看誰經得住查?”
  方志誠沉吟片刻,猶豫地嘆道:“這怕是不好吧?”
  鐘揚哈哈大笑兩聲,拍著方志誠的肩膀,罵道:“你就別裝了,今晚請我們喝酒,還不是就為了解決這件事嗎?你放心吧,我保證完成任務,把丁能仁及他身邊的人摸個底朝天。”
  方志誠歪著腦袋,目光盯著玻璃杯中橙黃泛著氣泡的啤酒,嘆氣道:“我可沒有這么說,分明是你們見我被欺負,自己主動要去幫我出頭的。”
  徐鵬拉著鐘揚,笑道:“你就別跟誠少較真了,反正這丁能仁不是什么好東西,總得收拾他一番才行,若是需要我幫忙的話,一定竭盡全力。”
  鐘揚撇了撇嘴,故意道:“你能做什么?”
  徐鵬尷尬地咳嗽一聲,沉聲道:“搖旗吶喊,做個拉拉隊,還是可以的嘛。”
  “要做也得你妹妹徐嬌來做,你一個大老爺們,若是搖旗吶喊,寒磣不寒磣,不是加油,而是泄氣了。”鐘揚胡扯道。
  徐鵬白了一眼鐘揚,朝著方志誠努嘴,道:“我妹子愿不愿意,還不是誠少一句話。”
  方志誠舉手投降,哭笑不得道:“饒過我吧,大哥,真心不要把我和你那漂亮的妹妹再扯在一起了。若是到時候真禍害了你妹妹,那可不是我的錯。”
  徐鵬橫眉道:“你敢!”
  言畢,三人互視一眼,一陣哄笑。男人的友情很簡單,就是在不羈的狀態下,培養出來的默契。
  未過幾日,何陽從市委書記辦公室被趕走的消息,在市委大院內傳播開來,謠言也涌出各種版本,其一為,方志誠仗著宋文迪的信任,對何陽諸多的打壓,以至于何陽不得不黯然離開,足見方志誠其人心胸狹窄,沒有容人之量。其二為,丁能仁為了打擊方志誠,利用何陽作為棋子,未料沒能成功,而何陽悲慘地淪為棄子,成了喪家之犬。
  無論哪種版本的謠言,都顯示了方志誠的特殊地位,隱隱能已與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丁能仁相較量。而方志誠與丁能仁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激烈,兩人在路上見面,從不打招呼,這種隔閡感在市委大院一號辦公樓之間蔓延著,形成兩種敵對的派系。
  其一以丁能仁為首,他在市委扎根多年,身邊有一幫擁蹙,憑借市委秘書長一職,已經將觸手安插到各個角落,尤其是綜合處、督查室等幾個關鍵部門,被他牢牢地掌控在手心。
  其二便是王柯與方志誠聯合起來的新興勢力,以秘書處為核心,慢慢向外擴散,現如今已經逐步拉攏到信息處等部門。
  競爭不一定是壞事,這也從某種角度上促進了銀河市委的進步。在方志誠提議下,王柯在市委大院推行無紙化辦公制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另一方面也打壓了丁能仁對市委辦的控制力。
  丁能仁身邊的那幫人大都是在市委混跡多年的老資格,電腦早就配好放在辦公室內,但向來都是用作玩游戲,他們又怎么能懂什么叫做無紙化辦公?因而王柯關注的一批年輕人,在市委辦的工作中逐漸活躍起來。這批人大都是八零后,工作非常有沖勁,同時也有各自的個性,對丁能仁的官派作風,向來不放在眼里,因此丁能仁對這幫年輕人幾乎沒有任何辦法。
  丁能仁對于方志誠聯手王柯動搖自己的根基,自然暗恨于心,但卻沒有很好的辦法,因為宋文迪對方志誠庇護實在已經達到人神共憤的地步,甚至讓丁能仁感到詫異,這方志誠哪里是宋文迪的秘書,完全就是他的子侄一般。
  轉眼到了七月,驕陽似火的季節,市委辦的工作節奏因為暴熱的天氣,總算是降溫不少。葉輕柔的高考成績下來了,出色的令人驚奇,全市數萬的考生,她名列榜眼位置,方志誠知道這還是她隨便考著完的,否則第一恐怕是手到擒來。
  葉輕柔坐在客廳沙發上,吃著新鮮的葡萄,看上去跟往常一樣,若不是方志誠心急要查成績,恐怕葉輕柔根本不在意。
  方志誠干咳了一聲,笑道:“葉小姐,你考得不錯啊,準備報考哪所大學?”
  葉輕柔很鄙視地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上哪所大學又不是我能決定的,那還得問我爸,反正不會是國內的大學。”
  “那倒未必。你爸見你很反感去國外,或許會回心轉意,按照你的成績,完全可以在國內選擇一個很好的大學。”方志誠這話說得有點心虛,其實對于葉大小姐而言,上什么大學其實并不重要,關鍵是以后在國外發展,還是在國內生活。
  葉輕柔伸了個懶腰,苦笑道:“你不知道我爸的脾氣,他這人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的。所以我還是得過且過,享受美好的最后時光吧。”
  兩人正說話間,葉美姿從樓梯上走下來,對著葉輕柔招了招手,葉輕柔湊過去,葉美姿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葉輕柔忍不住歡呼起來,方志誠正俯身將葉輕柔隨手亂扔的垃圾掃到垃圾桶里,見葉輕柔如此高興,忍不住問道:“怎么這么高興,比知道高考成績還開心。”
  葉輕柔扭動著柔軟的腰身,輕聲道:“美姿姐提議要去游泳館,你去不去?”待葉輕柔說完,葉美姿拉了拉葉輕柔,顯然沒有準備帶上方志誠。
  方志誠直起身,琢磨著今年夏天還沒有好好地下水游過一次泳,好歹自己也是游泳健將,點頭笑道:“可以啊,不過銀州好像沒有什么比較不錯的游泳館。”
  葉輕柔見方志誠答應同去,打了個響指,笑道:“我們中學的游泳館今年暑假開放,雖說場地不是很大,但人不會多,而水應該也很干凈。”
  方志誠的游泳裝備是現成的,只是兩個女人臨近游泳館,突然發現泳衣沒準備,他便帶著兩人又去了商業街買了泳衣。中學的游泳館的人沒有想象那么少,大多是正在放暑假的高中生。
  若說以為學生妹保守,那就錯了。大部分女孩都穿著極為時尚前衛的比基尼,將苗條玲瓏的曲線完美地展現出來,雖說體態大多含苞欲放,但那種青澀的純美,構成一幅動人的畫面。方志誠甚至有種沖動,想要去更衣室里取出自己的手機,然后將眼前的畫面拍攝下來。
  方志誠先做了一輪熱身操,畢竟許久沒有游泳,讓身體暖起來,這是必須的步驟。做了幾個拉伸動作之后,方志誠正準備下水,這時葉家姐妹從里面走了出來。
  葉輕柔穿著一件黑色連體泳裝,如島國動漫經常提及的“死庫水”,看似保守,其實卻可以令體態呈現出流暢感,她將不長不短黑色長發給扎了起來,使得一張臉如同濯水蓮花,素雅動人,最為突出的要算兩條長腿,纖長筆直,如同兩段嫩藕。雖說身體還沒有全部張開,但就憑這出眾的身材,足以讓異性瘋狂。而葉美姿即使穿著保守的比基尼,上身肌膚幾乎全被裹住,下身則穿著帶有波浪百葉裙,也難遮掩極好的身材,凹凸有致的身材誘人,兩條腿又白又長,給人一種很萌的感覺。
  方志誠忍不住看了兩眼,暗忖沒想到葉美姿的身材竟然這么好,當真是她平時太低調了一些。他克制住內心的欲望,不去放肆地盯著這對姐妹花的身體,對著兩姐妹笑了笑,然后一個后空翻,嗖地插入了水中。
  “咦,沒想到方志誠是個高手,等會可以讓他教你。”葉美姿與正準備去拿游泳圈的葉輕柔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