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42 從政之啟發善根

傍晚時分,何陽在水果店買了一點水果,然后又在里面塞了一個紅包,然后往市委家屬大樓行去。市委的高層領導定期會更換,所以多半不會住在家屬大樓,但丁能仁不一樣,他從市委辦的一個辦事員,慢慢爬到現在市委常委的位置,在家屬大樓已經住了有大半生。
  丁能仁能成為市委秘書長,也堪稱銀州官場深受人熱議的話題,因為他一來沒有背*景,二來處理事務的能力也只能算中等,但他依舊咬牙爬到了銀州官場金字塔尖。其實,很少人知道,丁能仁的為官之道,在于兩個字,那就是“能忍”。
  丁能仁的發家史源于六年前,受到當時的市委副秘書長劉強東的看重,然后幫劉強東處理不少臟活累活,直至去年劉強東與宋文迪正面交鋒,丁能仁反戈一擊,憑借將劉強東拉下馬,然后自己更進一步。由此看來,丁能仁實在是一個心狠手辣,擁有超強忍耐力之人,試想,能將反水之心,藏在心里多年,每年面對劉強東,始終保持著謙和的態度,這種天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宋文迪之所以同意讓丁能仁成為市委大管家,關鍵在于,看重了丁能仁能忍他人所不能忍。因為能夠忍受,所以丁能仁愿意幫助自己處理很多問題,宋文迪初入銀州,需要這么一個銀州通在身邊,替自己干一些“粗活”。
  丁能仁上任大半年,的確也如同宋文迪所期待的那樣,辦了不少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比如關于“市委食堂的整改”文件的下發,嚴格要求市委辦公人員工作期間如無特殊情況,一律只允許在食堂用餐,這一文件惹得天怒人怨,不過大部分人不會想到是宋文迪的要求,而是把怨憤都投注在丁能仁的身上。
  不過,令丁能仁氣憤不平是,在宋文迪的心目之中,他永遠不及方志誠。市委秘書長理應是市委書記的臂膀,但丁能仁瞧得出宋文迪始終防著自己一手,主要因為自己又過背叛的歷史。
  丁能仁改變不了過去,那么他就要立足現實,擠掉自己的眼中釘方志誠。因為有共同的敵人,所以丁能仁對何陽稍作暗示。何陽很聰明,他立即知道丁能仁向自己拋出橄欖枝,于是下班之后,便匆匆趕到丁能仁的家中。
  丁能仁的妻子王亞琴雖說已經將近五十歲,但保養得極好,比想象中要年輕四五歲,何陽將果籃遞過去,王亞琴連忙推過去,笑道:“小何,你來就好了,干嘛還帶東西,這我可不能收,你等會帶回去吧。”
  何陽賠笑道:“如果琴姨你不收下,我可不敢進門了。”
  這是,何陽笑瞇瞇地走到門口,招呼道:“一點水果而已,你就收下吧,等會小何走的時候,你回點禮,便算是禮尚往來了。”
  王亞琴點點頭,笑著接過花籃,下意識地掃了掃里面,只見一個信封埋在淺處,笑瞇瞇地將果籃提到儲物間。
  丁能仁對何陽的果斷站隊,深感滿意,點頭笑道:“小何吃飯了沒?”
  何陽一下班便往這邊趕,哪里吃過飯,不過他笑著點頭道:“已經吃過了。”
  丁能仁露出訝異之色,笑道:“說假話。”
  何陽撓撓頭,嘆道:“還沒吃飯呢,不過我只是坐一會兒,片刻之后,就要走,家中還有客人。”
  丁能仁擺了擺手,肉呼呼的手掌在何陽的肩膀上拍兩下,笑道:“又說假話!等會兒,就在我家里吃飯吧,千萬不要拘束,更不要拒絕。”
  “那多不好意思!”何陽面色謙遜,心中實則一喜,畢竟跟丁能仁能私下吃飯,這代表著與丁能仁的關系更近一步,他在市委辦缺少一個有力的支持,若是能得到丁能仁的支持,兩人聯手的話,到時候也就不必怕一個小小的方志誠了。
  未過多久,王亞琴在餐廳里喚兩人吃飯,丁能仁家中的菜比想象中要清淡,雖然不是很和何陽的胃口,但何陽還是違心地夸了王亞琴幾句,惹得王亞琴心情愉悅,又回廚房炒了兩個菜。
  一個多小時之后,酒足飯飽,丁能仁將何陽喊道書房內。丁能仁的書房只擺了幾本精裝書做樣子,零星放著不少精致的古董,何陽忍不住看了幾眼,暗忖丁能仁果然如同傳言,極為喜歡收集古玩字畫,有人說,要想敲開丁能仁家中的門,送錢不一定管用,但送古玩,他一定會收下。
  何陽不禁暗自后悔,早知道自己去古玩店,搜羅幾件珍品,這樣或許更能滿足丁能仁的心意。
  丁能仁手指了指沙發,暗示何陽坐過去,旋即他熟練地打開煮茶器皿,然后泡起茶來,三五分鐘之后,清水被煮沸,他純熟地洗茶泡茶斟茶,一氣呵成,不禁令人刮目相看。
  丁能仁取了一杯茶,遞到何陽的身前,笑瞇瞇地說道:“小何,你知道我什么時候開始泡這功夫茶的嗎?”
  何陽泯了一口,只覺得茶水清香甘冽,嘆道:“丁秘書長的茶道功夫,怕是有十多年了吧?”
  丁能仁擺了擺手,伸出一個巴掌。
  何陽面露疑惑之色,嘆道:“莫非是五年?”
  丁能仁搖頭,笑道:“只有五個月。”
  何陽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不知說些什么。
  丁能仁端起茶杯,飲了一口,笑道:“之所以五個月前學習泡茶,是因為宋書記很喜歡喝茶,你沒有注意過嗎?每天早上,小方都會給宋書記泡一壺茶,即使他去黨校學習之后,佟思晴也從未間斷過。”
  何陽想起了這個細節,若有所悟道:“原來丁秘書長是想跟宋書記培養同樣的愛好……”
  丁能仁搖搖頭,暗忖這何陽的悟性只能說一般,只能說得更明白一些,輕聲道:“有這么流行的一句話,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我其實談不上愛喝茶,這煮茶更是一件麻煩事,只是等待某一天,與宋書記閑聊時,能為他泡一壺好茶。”
  何陽頓時才明白丁能仁的意思,精研茶藝五月,只為泡茶那瞬間獲得宋文迪的好感,這種堅忍的毅力,讓何陽不知為何涼到了脊骨,丁能仁外表看上去笑瞇瞇,慈眉善目,乍一看沒多少斤兩,其實內心腹黑無比,哪里如同其他人口中所說的草包模樣?
  何陽意識到丁能仁能走到現如今這一步,絕非靠的偶然,依仗得便是他這種能屈能伸,識時務、精算計的性格,與這樣的人打交道,極有可能被賣掉都不知道。何陽頓時有些猶豫了,竟不知道自己這一步走得是對還是錯!
  何陽對丁能仁了解得太少了,劉強東當初盛極一時,還不是成了丁能仁的墊腳石,他一個借調市委書記辦公室的小秘書,豈能占到丁能仁什么便宜?
  丁能仁見何陽不作聲,淡淡地笑了笑,從抽屜里取出了一份油皮大信封,伸手在封皮上按了按,沉聲道:“小何,咱倆一見如故,我便與你打開天窗說亮話,究竟有沒有想當市委第一大秘的想法?”
  何陽抬起臉,目光中透出堅毅之色,點點頭:“丁秘書長,在官場上奮斗這么多年,誰對權力沒有欲望?”
  丁能仁裂開嘴,詭異*地笑了兩聲,將油皮大信封推了出去,沉聲道:“你小子的性格我喜歡,夠陰狠,在官場上能夠生存,仕途之路如此兇險,又豈是善良之輩能混跡的?要干大事,必先要惡毒,人可以在很多時候忍耐,當機會到來之時,沒有破釜沉舟的勇氣,這一輩子只能屈居人下。”
  何陽猜出信封內是什么,手腕微微有些顫抖地接著,思緒復雜無比,自己踏上了丁能仁這條大船,無疑是與虎謀皮。不過,既然已經做好決定,那也沒有必要瞻前顧后了。
  何陽咬了咬牙,果斷地說道:“丁秘書長,今天的拜訪,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當真是受用無比,這個信封的內容,我會好好利用,不會令你失望的。”
  踏出丁能仁家所在的那棟大樓,外面竟然飄起了細雨,打在何陽的臉上,竟有點微麻。何陽將信封捏得很緊,知道這是一把雙刃劍,若是殺不了方志誠,那么對于自己而言,則是絕路。
  丁能仁站在窗口,凝視著樓下移步緩慢的何陽,老婆王亞琴走過來,驚呼一聲:“呀,外面下雨了,要不要給小何送一把傘?”
  丁能仁擺了擺手,皺眉道:“送什么傘?你倒是挺熱心。”
  王亞琴白了丁能仁一眼,低聲道:“果籃里人家塞了心意,你用幾罐快發霉的茶葉打發人家,這總不是待客之道吧?”
  丁能仁笑了笑,語氣卻是異常冷漠,道:“我給他的可不只是茶葉,若是他好好利用,以后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那個油皮大信封的材料,丁能仁可是收集許久,費勁腦汁,并動用了許多資源與關系,價值怎么能用俗物來核算,若是何陽能好好利用,那么方志誠便成了他的踏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