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141 方志誠的四宗罪


  (第一卷進入尾聲,開始逐步收尾,前幾章略平淡,只為后面一波又一波高潮蓄勢鋪墊,至于推倒思晴嫂子,那自然得水到渠成,所以筆墨纏綿略多一點,請耐心等待。感謝天道的盟主支持,另外本書國慶之后,可能會上架,求大家屆時能夠繼續支持!)
  最近方志誠經常往南苑老街跑,雖說方志誠是老銀州,但對南苑老街的了解,此前只是浮于表面,當深入到這個老街的腹地之后,他發現這里竟然充滿別樣的文化底蘊。老街上的一塊再普通不過的泥磚,說不定也有著它的故事,隨著城市的變遷,南苑老街從輝煌到沒落,靜靜地闡述著社會發展的歷史。
  南苑老街有所道觀,建立于北宋末年,從外表看,已然十分殘破,泥墻斑駁,青瓦殘損,觀內有一名老道,道號塵逸,與李德漢與佟孟遠的關系不錯,聚在觀內煮酒烹茶,以棋會友。
  李德漢之所以迷上麻衣相術,便是這位塵逸道士從旁引導入行。李德漢有意讓塵逸看看方志誠的面相,便帶著方志誠來了一次。塵逸見方志誠骨骼清奇,面相富貴,便有意與方志誠結交。
  相處一段時日之后,方志誠發現塵逸寫了一手好的書法,想起自己老板宋文迪頗好此道,便有意纏著塵逸取經。塵逸倒也舍得,見方志誠有點基礎,便從書閣內篩選出幾幅好的碑帖,讓方志誠臨摹。
  書法貴在堅持,天賦雖然重要,但筆力是要練上來的。方志誠跟著塵逸學習書法,漸漸上癮,每天不練上幾十字便不舒服,覺得手癢。
  李德漢見方志誠毅力不錯,便故意引導方志誠下圍棋,方志誠的圍棋與大師級的相比,相差甚遠,不過他脾性很好,學習能力強,每次輸了,態度極好,惹得李德漢與佟孟遠都愿意跟他下棋。
  每天白天上班或在黨校學習,下班之后便泡在南苑老街,偶爾在佟思晴家中蹭一頓飯,這種日子倒也算愜意。
  時間飛逝,轉眼一個月又過去了,葉輕柔還是沒有從別墅搬離,高考結束之后,每天宅在家里,她的堂姐葉美姿也還沒走出悔婚的挫折,與葉輕柔相依為命。中途,方志誠特地找過葉明鏡一次,詳細談了一下關于葉輕柔出國一事。葉明鏡的態度比想象中要好,雖說沒有直接駁回他的意見,但也給葉輕柔一段時間,讓她好好靜靜。
  其實,從父母的角度來看,出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尤其是葉家這種復雜的關系網絡,說不定大廈某一日便倒了,大廈將傾豈有完卵,屆時如果葉輕柔在國外的話,或許尚能躲避風波。
  當然,除了這些零碎而充實的生活,方志誠對工作與學習的熱情始終不滅,他見何陽心中有芥蒂,還是將辦公室一些比較核心的事情捏在手中,自己來負責處理。此外,方志誠還打磨出了一篇高質量的黨校培訓班結業論文。
  這篇文章看似著力點偏左,但實則重心落在右腳,認為市場經濟發展速度變快,但想要長久保持先進性,還是需要加強黨員的黨性修養。文章引用不少因為倡導經濟發展,而導致黨員腐敗的事例,深刻地表達了各級部門需要搶抓黨性修養的迫切性。
  同時,在市場經濟發展部分,指出下一步的改革方向,一是加快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切實轉變政府職能;二是完善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三是建設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四是加快金融體制改革;五是深化財政、稅收、投資體制改革;六是完善有利于城鄉、區域、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體制和機制。
  一般的結業論文都追求穩妥,但方志誠的這篇論文卻是鋒芒畢露,無論是黨性修養的嚴峻性,還是市場經濟發展的開闊思維,都令不少人大為吃驚,市委黨校副校長邱恒德是第一個看到這篇論文的人,仔細閱讀一番,更是嚇了一跳,忙不迭地將論文親自送到宋文迪的手中。
  宋文迪認真地看了這篇論文,同時作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將論文推薦給了《淮南清風》,并在論文作者中加上自己的署名。
  《淮南清風》是淮南省重要的內宣雜志,雖然不公開發行,但在全省的地位非常重要。宋文迪加上自己的署名,并非要與方志誠搶風頭,而是將壓力引到自己的身上,畢竟方志誠不過是一個小秘書,要承擔這篇文章的風險,底氣還不夠足。
  宋文迪是學者派官員,擁有扎實的理論基礎,對于這篇文章更開中經濟部分的宏觀指向,立足點非常高,超出了地區視野,從全國的施政政策予以考慮。
  論文一時激起千層浪,在全省掀起了一場有關市場經濟發展與加強黨性修養的大討論。
  八月上旬,國務院副總理郭和平同志親赴淮南省調研,對其十二個地市進行了走訪,參觀了淮南省改革發展的成果,并表達了高度的評價。尤其在銀州時,郭副總理點評贊賞了宋文迪同志的那篇關于發展市場經濟與加強黨性修養的論文,認為銀州的視角很高,值得全國來學習。
  郭副總理回到首都之后,在國家發改委主辦的改革論壇上,發表了講話,指出當下深化改革的重點,提出了六點重要意見,其中五點意見都與銀州市委書記宋文迪與其秘書聯手署名的那篇論文觀點一致。
  這種暗示很明顯,銀州的發展被納入國家視野,正式從十二個地市脫穎而出,而淮南省委書記李思源一年前的重要部署,將心腹大將宋文迪調入銀州這一步,無疑是正確的。
  六點深化改革的方案將在銀州首先進行試點,作為試點城市,可以享受諸多優惠,有國家資源及財政補貼作為輔助,銀州的二次騰飛,無疑實現有望。
  對于李思源而言,在這場交鋒過程中,也贏得了最終勝利,省委黨組副書記王國用挑戰李思源的權威,以失敗告終,李思源憑借銀州取得的突出成績,加大淮南省與云海市的緊密程度,而至于王國用以瓊金城市群打造經濟新亮點的方案,逐步被弱化,并沒有取得意料之中的效果。
  八月初,在方志誠軟磨硬泡下,秦玉茗放下玉茗舞蹈學校的工作,修整數日。兩人在渭北省著名的旅游勝地夏余鎮度了個短假,因為這番游歷,兩人的感情倍增。
  對于方志誠而言,“隔墻竊音”最痛苦的日子都已經過去了,現如今美人在側,他便越發沉下心來,享受著與秦玉茗之間浪漫的時光。
  市委黨校培訓班已經結束,方志誠的履歷上又添亮點。方志誠知道,宋文迪如此安排,這是在為破格提拔方志誠做準備,畢竟方志誠太年輕,去年剛突擊升為副科級干部,現如今若是沒有個過渡,便升為正科級,很難攔住別人的非議。
  市委黨校培訓班只是為方志誠鍍金所做的準備之一,其他都由市委組織部負責運作。
  按照《干部選拔任用條例》中破格提拔干部的要求,破格提拔的特別優秀干部,應當在關鍵時刻或者承擔急難險重任務中經受住考驗、表現突出、作出重大貢獻;在條件艱苦、環境復雜、基礎差的地區或者單位工作實績突出;在其他崗位上盡職盡責,工作實績特別顯著。
  這些軟性的業績,都是可以解決的,而且單論方志誠的能力,的確也做到了這一步。
  但是,組織部選拔干部對任職年限也有嚴格要求,任職試用期未滿或者提拔任職不滿一年的,不得破格提拔;不得在任職年限上連續破格。方志誠任職一年期間,已經被提拔過一次,現在對于他而言,時間是最大的敵人。
  盡管方志誠只是副科級,但在市委的地位卻是不可動搖。
  隨著方志誠結束黨校培訓,回到市委書記辦公室正常上班,何陽則失去了每日跟在宋文迪鞍前馬后的機會,這讓何陽異常郁悶,最近這段時間工作起來,總提不起精神。
  何陽正在位置上,無精打采地玩著電腦上的紙牌游戲,丁能仁挺著將軍肚走進來,何陽連忙關掉了窗口,起身招呼道:“秘書長,宋書記今天不在,去下屬縣調研去了。”
  丁能仁作為市委秘書長自然知道宋文迪的行蹤,他今天因為要留守市委協調問題,所以沒跟著宋文迪下去。何陽此人行事還算對丁能仁的胃口,而且丁能仁知道他對方志誠不滿,今天特地過來與何陽說會話。
  “我不是來找宋書記的,路過你辦公室,便想著跟你聊聊天。小何,你來市委書記辦公室多久了?”丁能仁慈眉善目地說道。
  何陽不知丁能仁的用意,如實道:“我是春節過后來的,現在粗粗一算,有半年了。”
  丁能仁點點頭,似乎很滿意,笑道:“能在宋書記身邊工作半年,那可不容易啊,有空去我辦公室坐坐,我很喜歡你這種踏實勤奮的同志。”
  何陽微微一怔,卻發現丁能仁大手一揮,已然離開辦公室。何陽托著下巴琢磨了一陣,眼前一亮,暗忖自己苦惱許久的事情,終于找到了突破口。
  他早就聽說過,丁能仁與方志誠的關系一直不是很好,現如今丁能仁向自己投出橄欖枝,自己不如借力打力。方志誠終究不過是副科級,而丁能仁是副廳級,而且還是常委,兩者一對比,何陽已然決定,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