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40 腹黑道之忍字訣

整理了一陣,方志誠感覺微熱,便脫掉了外套,然后扯開里面的白襯衣,卷起袖口抹桌子,佟思晴在一旁默默打量著,暗忖方志誠的確能干,做起家務活來,不比精干的女兒家熟練,笑瞇瞇地問道:“志誠,你長得不賴,人品很好,怎么沒見你有個正經女朋友啊?”
  方志誠直起身,捶了捶發麻的腰部,嘆道:“目標倒是有一個,我正在追,就不知什么時候能追到手。”
  佟思晴點點頭,惋惜道:“這女孩連你都看不上眼,怕是夠挑剔的。不過,再接再厲吧,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搖頭,暗忖秦玉茗可不是女孩,而是一個熟透了的女人,若是女孩的話,反倒沒有那么大的難度了。想要成功徹底地征服一個女人的內心,需要無比強大的意志力,而女孩纖塵不染,耳根子軟,通俗點講“女孩比女人更好騙”。
  即使追到了人,但沒有追到心,又有什么用呢?對于程斌,方志誠還是很嫉妒。
  佟思晴見方志誠似乎有所思,琢磨著方志誠估計是追求女孩的過程中,遇到了麻煩,笑道:“天涯何處無芳草,其實你大可不必吊在一棵樹上,若是從現在的感情中走出來,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或許會豁然開朗。等你結婚之后便知曉,跟誰過日子不是過,關鍵是要自己能過得開心。打個簡單的比方,雖然老李性格迂腐,但迂腐有迂腐的好處,至少不出去拈花惹草,女人求的是什么,不就是心安嗎?”
  方志誠已然擦好了桌子,將抹布洗凈擰干,晾在陽臺上,轉身見佟思晴俯身拖地,襯衣領口透出旖旎的風景,忍不住一呆,旋即反應過來,轉了目光,感嘆道:“思晴姐,你對李大哥倒是很信任。家庭的幸福指數,源于夫妻倆互相信任,所以你是幸福的。”
  方志誠說這段話時,腦海卻是有點混亂,書房內傳來李明學粗重的鼾聲,他們的兒子今天跟爺爺奶奶回去睡,所以房間內只剩下自己與佟思晴是清醒的。佟思晴窈窕的身材,甜美的外貌,甜糯的聲音,讓方志誠不禁想入非非。
  方志誠畢竟是男人,雖說有自己的操守,但若是誘惑太強烈,難免還是會心搖神動。
  方志誠下意識地走到陽臺,才讓那種不適感降低不少。
  佟思晴終于拖好地,想起方志誠忙活這么久,自己一杯水卻是沒有倒,便急急忙忙地給方志誠泡茶,方志誠連忙推說不用,不過抵不過佟思晴的熱情,終究還是接過了茶杯,然后坐在沙發上喝了一會茶。
  佟思晴忙活了一晚上,流了許多汗,頭發濕漉漉大片,劉海黏在了額頭上,若說出門在外的女人宛若精心修飾的藝術品,那此刻佟思晴這副居家的模樣,則如樸實無華的天然去雕飾之美,極為撩動人的情絲。
  方志誠感覺繼續待下去,總有點不對勁,又喝了兩口茶,便輕聲告辭。正準備出門,外面的院門被敲響,佟思晴連忙起身出去開門,過了片刻,一個與佟思晴年紀相仿的少婦跟在她身后走了進來,見到方志誠之后,微微一怔,上下打量掃視了一番。
  佟思晴笑著介紹道:“這是我的同事,方志誠。老李喝醉了,正在書房躺著呢,你要借的參考資料,估計都是書房內,要不你自己去找找?”
  少婦長得倒也干凈,眉清目秀,比佟思晴稍遜一籌,但也是極為引人眼球的美人,她跟佟思晴很熟悉,便自顧自地走進書房,進門之后,便聽到她“呀”地叫了一聲,佟思晴在客廳里連忙問道,怎么了?書房里傳來少婦訕訕的聲音,李哥剛才起身吐了,嚇我一跳。
  未過多久,少婦從書房出來,滿臉漲紅,腋下夾著一套資料,笑著與佟思晴告辭。
  送走少婦之后,佟思晴回到客廳與方志誠介紹道:“她是老李學校的同事,叫做齊芳,經常來跟老李探討教學問題。”
  方志誠覺得總有點不對勁,不過未挑明內心的疑惑,佟思晴是女人,想必比自己更加敏感,若是她覺得無所謂,自己又何必咸吃蘿卜淡操心。
  佟思晴極為信任自己的老公,從外人來看,這種信任有點太過盲目,沒有不偷腥的貓,更沒有不拈花惹草的男人,關鍵在于,女人管男人嚴不嚴,以佟思晴這種放任的姿態,早晚會出現問題,靠男人的自覺性,這是女人太放松了。
  從一些細節可以看出,佟思晴與自己的丈夫的關系,不算是很融洽,不過,這與方志誠沒太多關系,對于他而言,佟思晴最多只是一個極有吸引力的女同事而已。
  回到別墅,已然十點多,方志誠進屋之前,先在院子里與秦玉茗通了半個小時電話。與秦玉茗現在的關系,宛如熱戀中的男女,彼此沒有挑破最后一層窗戶紙,雖說有些遺憾,但也有點期待,因此聊起天來,更加地充滿激情。
  還未得到的女人總是最好的,秦玉茗身上還蒙著一層薄紗,令方志誠魂縈夢牽。
  “姐,過一段時間我請了公休假,咱們一起去旅游吧。”方志誠提議道,都說旅游是男女突破關鍵點的妙招,秦玉茗是一個喜歡旅游的女人,若是用這個條件,應該能令她放下戒心。
  秦玉茗猶豫地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志誠,學校最近報名的人越來越多,老師不夠用,所以我也得經常加班加點……”
  方志誠有點生氣,嘆氣道:“姐,我支持你開舞蹈學校,那是希望你擁有自己的事業之后,變得更加自信,可不是希望你成為事業的奴隸。”
  秦玉茗瞧出方志誠的情緒不對,無奈地苦笑道:“瞧瞧你,現在脾氣越來越大了,稍微有點不滿,便跟我發脾氣。”
  方志誠輕哼一聲道:“就允許女人有大姨媽,就不允許男人有大姨父?”
  秦玉茗沒好氣道:“再這么說話,我可得掛電話了。”
  方志誠不依道:“還沒回答我去不去旅游呢,不允許掛電話!”
  “你個小男人!”秦玉茗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也罷,不過選擇地點時要以就近原則,時間不能超過三天。”
  方志誠見計謀得逞,嘿嘿笑了兩聲,語氣轉緩,又與秦玉茗說了些不知羞恥的情況,然后才從院內走入。
  剛打開客廳的燈,卻見葉輕柔蹲在樓梯口,嚇了方志誠一跳。葉輕柔手里抱著一個灰色的毛絨大熊,眸中透出諸多怨念,“你剛才跟誰打電話呢?女朋友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敷衍道:“小姑娘,我跟誰打電話,跟你沒關哦。”
  葉輕柔眼圈有點泛紅,嘟囔道:“虧我在家里一直等著你回來,你倒好,在外面勾三搭四,真是沒良心極了。”
  方志誠覺得有點口渴,不搭理葉輕柔,走到廚房從冰箱內取了涼水壺,倒滿一杯,轉身見葉輕柔如同牛皮糖般粘了過來,苦笑道:“小姑娘,你快高考了,不好好學習,整天胡思亂想什么呢?”
  葉輕柔走過去,朝著方志誠的小腿肚狠狠地踢了一腳,嘟著嘴生悶氣。
  方志誠彎下腰揉了揉痛處,正準備發飆,又見葉輕柔紅著眼圈,淚水在眼眶打轉,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知道你最近因為要考試,所以心煩,放輕松吧,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考試,對自己有個交代,就算可以了。”
  方志誠瞧出葉輕柔其實因為即將到來的高考而感覺焦慮,他也曾經歷過那番焦躁緊張的心態。
  葉輕柔低聲道:“你為什么覺得我是因為考試而心煩?”
  方志誠笑道:“學生嘛,還沒進入社會,煩心的事,屈指可數。”
  葉輕柔不置可否,撇了撇嘴,輕聲道:“聽說你是個學霸?”
  方志誠聳聳肩,苦笑道:“我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智商很一般,若是沒點狠勁,哪里能脫圍而出?”當初方志誠高考在全校也是排名前十位,在整個銀州市也排得上前三十。
  葉輕柔乜了方志誠一眼,輕聲道:“可惜,我太聰明了,所以不需要學習。”
  “這是什么邏輯?”方志誠捉摸不透。
  葉輕柔輕嘆道:“我從小到大,從來沒考過第二名,進入高中之后,更是如此,所以久而久之,便不愿意學習了,反正怎么考,別人都考不過我,學校的老師因此也就不怎么管我……”
  方志誠瞪大眼睛,上下打量葉輕柔,苦笑道:“原來你故意學壞,是這個理由!”
  陸婉瑜以前跟方志誠提過,葉輕柔的智商不錯,以陸婉瑜的水平去指導她,還有些勉強。不過,方志誠從未想過,葉輕柔的智商會很妖孽。
  世界并不公平,上天總會額外眷顧,賦予個別人出類拔萃的天賦,葉輕柔的學習能力令人嫉妒,而她自己卻不以為意,實在讓人不甘。
  葉輕柔嘆了一口氣,道:“我爸想送我出國,我卻想留在國內……”其實,葉輕柔并不是為即將到來的高考而煩惱,她是在心煩,高考結束之后,很有可能會被葉明鏡送到國外。
  方志誠凝視著葉輕柔精致可愛的臉蛋,目光最終落在她高挺小巧的鼻梁上,承諾道:“先竭盡全力考試吧,等高考結束之后,我陪你一起找你爸,幫你勸服他。”
  葉輕柔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輕嘆道:“我就是喜歡你這股自信的勁頭,別人這么說,我或許會有所懷疑,但你說出口,我相信你一定能幫我說服他的。”
  方志誠聳了聳肩,伸手在葉輕柔的頭頂拍了拍,旋即琢磨著舉動太過親昵,尷尬地收回手,訕訕地笑了笑。卻未曾想,葉輕柔主動撲進方志誠的懷中,頓時一陣香軟肉膩的感覺,充盈著方志誠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