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4 小方并非省油燈

這一夜,方志誠處于半夢半醒之間。
  醒來之后,沖了一個涼水澡,他頭腦才清爽一些。作為市委書記秘書,每天保持充沛的精力,這是一個起碼的要求。
  來到辦公室,邵凌峰笑瞇瞇地走進來。邵凌峰在市委書記秘書選拔過程中輸給自己,但在丁能仁的運作下,還是進了綜合處,如今成為丁能仁的直接屬下,自然趾高氣揚。邵凌峰臉上帶著笑意,心中對方志誠充滿不屑,盡管方志誠現在是市委書記秘書,但他這個秘書還不知能當多久呢?宋文迪對秘書是出名的嚴格,來銀州三個月,已經以各種要求委婉“炒掉”了五六名秘書。
  那些秘書大都擁有很強的業務能力及工作經驗,方志誠剛入官場,又能有幾斤幾兩?
  邵凌峰將綜合處整理的文件材料遞到方志誠的手邊,笑道:“這是劉秘書長安排我送過來的行程表,已經給送宋書記審核過,現在交給你了。”
  宋文迪每周的工作行程是由市委辦各部門按照需要匯總,然后由綜合處統一整理,最后經過秘書長審核后,再交予市委書記辦公室。當然,在此之前,秘書長會與市委書記進行溝通,讓市委書記預先知道下周的工作計劃,最終擁有拍板與決定權的還是市委書記。
  不過,秘書長在其中還是有較大的權力,大部分工作行程,需要經由他先過濾篩選一遍,最終才會形成計劃,交到市委書記的案頭。
  邵凌峰把材料放下后,并未立即離開,而是給出了握手言和的信號,笑道:“志誠,其實我挺佩服你的,市委大院這么多人,能憑借自己的本事成為市委書記秘書,你是唯獨一個。之前的事情,我有不對的地方,咱們既往不咎如何?”
  伸手不打笑臉人,邵凌峰能有這般見識,方志誠又豈會再與他深究,擺手笑道:“凌峰兄,客氣了。”
  邵凌峰見方志誠埋頭處理文件,便笑著告辭了。等出了辦公室,邵凌峰臉上露出冷色,暗忖先讓你快活幾天吧,過幾日,你就笑不出來了。
  回到綜合處,丁能仁正好與邵凌峰迎面撞,凝眉問道:“行程表,送過去了?”
  邵凌峰微微一怔,道:“是啊……”
  丁能仁對他招招手,等邵凌峰進入辦公室之后,輕聲道:“這是一份新的行程表,等下你抽空,放到方志誠的位置上去!”
  “啊?”邵凌峰沒反應過來。
  丁能仁暗忖這邵凌峰不夠機靈,沒必要與他點破,不耐煩道:“趕緊去,記住不要讓方志誠發現。”
  邵凌峰拿著文件出門,躲在走廊許久,見方志誠捧著茶杯出去,進了辦公室,連忙將行程表壓在一個角落里。
  方志誠從茶水間往回走,見邵凌峰鬼鬼祟祟地從房間躥出,不僅眉頭蹙起,暗忖邵凌峰剛剛不是來過嗎?怎么又出現了?
  方志誠按照宋文迪的習慣,斟酌份量,泡好一杯茶。宋文迪品了一口之后,滿意地點頭,發現每天喝方志誠泡的濃茶已經慢慢成為一種習慣。一開始覺得有點淡,但回味之后,發現有一股甘冽,他笑問:“這茶怎么跟我以前喝得不同?有一股若有似無的甜味!”
  方志誠輕聲笑道:“我所住小區有一個水井,每天早上五點左右,我會從那里打水,因為是清澈的井水,所以才能泡出甜味。”
  宋文迪微微點頭,道:“倒是讓你費心了。不過,以后不需要這般。”
  方志誠搖頭道:“我每天都會晨練,所以也是舉手之勞。”
  “哦?小方,你也有晨練的習慣?下次有空一起吧……”宋文迪又喝一口茶,便埋下頭,繼續伏案批改文件。
  宋文迪邀請自己一同晨練,這可是好消息,能在工作上為宋文迪分擔壓力,這并不算什么,關鍵是要融入宋文迪的生活,與他培養起感情,獲得宋文迪的信任,如此一來,才能成為合格的秘書。
  方志誠剛坐定未過多久,宋文迪打電話催周行程表,方志誠便拿著邵凌峰給的那份,送了進去。方志誠對著行程表念了一陣,宋文迪皺起眉頭,擺擺手,讓方志誠不要繼續,隨后直接撥通個電話,道:“你過來一下!”
  五分鐘之后,劉強東匆忙走進來,宋文迪倚著座椅,不悅道:“強東,你看一下小方的那份行程表!”
  劉強東取過之后,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難以置信道:“這份行程表,不是最終版本。”言畢,他板起臉孔,訓斥方志誠道:“我不是吩咐綜合辦那邊,更換過新的行程表了嗎,怎么還把老版本的行程表拿給宋書記,作為秘書,怎么能如此麻痹大意?”
  方志誠腦海中閃過亮光,意識到前因后果,原來邵凌峰給自己遞交的那份行程表,是故意給錯的。后來,邵凌峰又進了辦公室,肯定是將新的行程表,又放到自己辦公室了。
  方志誠只能啞巴吃黃連,因為若是他申辯的話,與邵凌峰當面對質,邵凌峰咬住自己把舊行程表親手交給方志誠,那種不大氣的做法,反而會讓宋文迪覺得反感。
  方志誠面不改色,輕聲道:“啊,對不起!剛才綜合處那邊后來是補交了一份材料,因為要泡茶,我沒有在意,沒想到竟然是新的行程表,對不起,宋書記、劉秘書長,我現在便把新的行程表給拿過來。”言畢,方志誠便匆匆出了辦公室,在桌上翻了一陣,在一堆文件里果然找到了那份新的行程表。
  自己被陰了!
  雖然方志誠做事小心謹慎,但對方有心算無心,終究還是吃了個悶虧。
  別人都說官場勾心斗角,一個個官場老油子均是老謀深算,腹黑陰沉之輩,如今方志誠算是領教了。
  吃一塹長一智,方志誠反應很快,意識到當下道歉,其實是最好的判斷,以自己剛入行的資歷,宋文迪盡管不滿,但肯定還是會包容的。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
  方志誠借用剛才給宋文迪泡茶的理由,這也讓宋文迪心中的怒意減緩不少。方志誠做事毛躁,那也是因為為宋文迪盡心服務導致的,交行程表一事雖然做得不夠謹慎,但那杯茶卻是很符合胃口,功過相抵,宋文迪的心情自然也不會太糟糕,不至于直接把自己送入冷宮。
  劉強東原本留有很多后手,他更希望方志誠決口否認,然后把事情鬧大,沒想到方志誠小事化了,硬生生地將惡氣忍下去,他也就不好再接著把事情擴大化,沉聲道:“小方,你還是太年輕,工作如此馬虎,很難符合宋書記的要求啊……”
  “罷了……”宋文迪蹙眉,擺手,“事情太多,忙忘了,是正常事。小方你先出去,強東,你留下,正好有事與你商量……”
  劉強東見宋文迪維護方志誠,內心一突,知道此事并沒達到意料中的效果。
  方志誠看似面不改色地出門,其實心中氣悶無比。
  劉強東推門而出,對方志誠冷笑一聲,旋即挺著將軍肚,氣勢十足地離開了。
  方志誠性格看似溫和,其實如同一把利劍,把劉強東打上黑名單。
  又過了半個小時,方志誠猶豫一番,敲門進入辦公室,想借著蓄茶水的機會,看看宋文迪的臉色。
  宋文迪見方志誠目光躲閃,突然笑出聲,輕聲道:“平常膽子很大,現在怎么怯若老鼠了?”
  方志誠撓頭,苦笑道:“剛才犯錯,所以……”
  宋文迪擺了擺手,輕聲道:“剛才應該錯不在你吧……”
  方志誠微微一怔,見宋文迪高深莫測的笑,暗忖莫非一切宋文迪都知曉,只不過是他沒點破而已。
  宋文迪站起身,在方志誠肩膀上輕輕地拍了一下,道:“我還不至于老眼昏花,你為人謹慎小心,若是有人送新資料過來,即使你再忙碌,也會看一遍。”
  方志誠張大嘴巴,目光中露出欽佩之色,宋文迪可謂是料事如神。
  宋文迪又道:“若是你跟我一樣,在官場上行走多年,深知察言觀色之道,一樣能從細節瞧出別人的心理。”他輕蔑地哼了一聲,“劉強東以為他這個雕蟲小技,能騙過我,只是他自作聰明而已。”
  方志誠輕聲嘆道:“宋書記,謝謝你的理解。”
  “剛才你的表現不錯,沒有與劉強東當面頂撞,否則事情鬧大之后,我只能批評你。畢竟,劉強東是秘書長,而你還是處于試用期的秘書。你是個懂得分寸之人,知道取舍進退……剛才表面上,雖然你犯了很大的錯誤,但骨子里卻讓我更欣賞你,所以你不必再沮喪。”宋文迪微笑道,“借著剛才那件事,我還與劉強東商量,有一個重要的事情,交予你來辦。這是一次考驗,也是一件證明你自身實力的任務。若是你辦不好,按照劉強東的意思,可能要你離開現在的位置,你可有把握?”
  “還請宋書記吩咐。”方志誠心頭一緊,一臉鄭重,沉聲道。
  事關去留,方志誠暗思,一定要辦得漂亮,一方面不辜負宋書記的期望,另一方面讓劉強東趕走自己的計劃泡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