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38 上天額外的眷顧

(月初,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謝謝大家!)
  因為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正式開始建設,所以近期趙清雅經常在瓊金與銀州之間流連。因為與葉家兩姊妹相處的不錯,所以趙清雅默認了兩女住在別墅內的行為,于是方志誠只能很無奈地接受了這一切,與性格迥異的姐妹倆過起了“同居”生活。
  別墅內多了兩位女士,她們一般在樓上活動,而方志誠在樓下活動,其他倒是還好,只是公共區域的衛生情況,讓方志誠頗為頭疼。
  若是一日不整理,別墅的衛生情況便足以令有潔癖的方志誠不堪忍受,方志誠在衛生間走了一圈,發現垃圾簍內多了許多女士用品,無奈地皺著眉頭,將垃圾袋扎好,然后對著樓上吼道:“有沒有公德心,一些私人的用品,能不能整理好,讓一個大老爺們處理,你們羞愧不羞愧。”
  葉輕柔的腦袋從樓梯口探出,嬌聲道:“不就一些垃圾,有必要這么嚷嚷嗎,我和姐姐心情都不好,可不要招惹我們。”言畢,她回了揮拳頭,令方志誠不禁語塞,若說女人是老虎,那么月事期間的女人,那就是鯊魚。
  方志誠暗嘆一聲命苦,把別墅里里外外大都清潔一番,琢磨著要不要連葉家姐妹住的那間臥室也一并整理了。上樓之后,方志誠敲了敲門,葉輕柔歪著腦袋走進來,問道:“什么事?”
  方志誠的目光越過葉輕柔,瞄了一眼里面,臉上露出無奈,輕聲道:“你們房間里一股味兒,要不要給你們打掃一下?”
  有些難聽的話,方志誠沒有繼續說下去,虧得姐妹倆長得如花似玉,不過這房間被卻被折騰得如同豬圈一般,這也難怪他們,從小嬌生慣養長大,大多事情都由保姆操辦,哪里知道普通人現實生活的艱辛。
  葉輕柔見方志誠要打掃房間,挪開了嬌軀,葉美姿正躺在床上,面色蒼白,眉頭緊緊地鎖著,顯然月事的反應比較激烈。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做男人挺難,做女人也不簡單,矮著身子將地板上的垃圾,掃入簸箕,然后又用吸塵器除塵,再用拖把拖了一陣。
  葉輕柔見房間很快變得干凈,她笑道:“沒想到你挺能干的。”
  方志誠無奈地聳肩道:“這是最后一次給你們打掃衛生,以后若是還想繼續住著,那就得學習如何保持環境整潔干凈。”
  被方志誠語氣不佳的批評,葉美姿咳嗽了一聲,顯然有點尷尬,葉輕柔挺了挺青澀的胸部,不悅道:“不要威脅我們,等我們真走了,你怕是要后悔不及。”
  方志誠歪著腦袋,疑惑道:“請問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葉輕柔走過去,用手指輕輕地戳了戳方志誠的腦門,笑嘻嘻道:“有我們兩個大美女陪你生活,這可是其他人都盼望不來的幸福,你啊,還是好自珍惜著吧。”
  方志誠撇了撇嘴,暗忖這小娘們還真自視甚高,擺了擺手下樓去了。葉輕柔被方志誠無視,氣得差點跳腳,過了半個小時左右,臥室門再次被敲開,方志誠用托盤帶著兩碗煮好的紅糖姜茶上來,淡淡地吩咐道:“等會喝完了,自己送到廚房里去,碗若是不想洗,那就等我晚上回來再洗吧。”
  見方志誠帶上了臥室門,葉美姿以微不可聞的聲音,感嘆道:“他是個挺細膩的男人。”
  ……
  來到市委辦公室之后,何陽對方志誠的態度比較冷淡,吃了那次大虧之后,顯然心生顧忌,知道方志誠不是省油的燈。方志誠對之雖說沒有什么好感,但畢竟是同一個辦公室的人,也就保持忍讓,人與人之間關系復雜,總不能任何人與自己相處起來不對胃口,便把他趕走吧?
  適當的容忍之心,那是成功者必備的素質。獨夫的心態,終究不能走得太遠。
  寬容,這算是方志誠的良好品質之一,盡管何陽給他挖過坑,不過方志誠依舊還是能與他相處一室。
  轉而再看何陽,他每次與方志誠相處時,總是有些渾身不對勁,怕是心理作用使然。這反倒讓方志誠對何陽輕視些許,在官場上講究演技,何陽連控制行為、情緒的能力都不及自己老辣,他又如何與自己來斗?
  方志誠進屋之后,宋文迪將《南苑老街的改造項目》最新稿遞給方志誠。方志誠仔細看了一遍,暗忖銀州官場還是有一批能人,按照自己的思路,將原先的議論稿完善得極為詳細,即使再挑剔的人,也能瞧出這是一個極具沖擊力與挑戰性的方案。
  宋文迪笑了笑,輕聲道:“怎么樣,有沒有補充意見?畢竟創意點是你提出來的,理應尊重你的意見。”
  方志誠擺了擺手,謙虛地笑道:“我只是提出一個框架而已,現在已經遠遠超出那份議論稿了。都是一些搞項目的專家完成的規劃,我唯有感嘆而已。”
  言畢,方志誠將材料遞給了宋文迪,宋文迪點了點頭,從筆盒內取出鋼筆,在審批意見頁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原來宋文迪是等著方志誠過目之后才簽字,這無疑讓方志誠感動,又有些滿足感。雖說南苑老街改造之后,與自己沒太多關聯,最終是市委班子的政績,但宋文迪如此姿態,無疑給方志誠下了個定心丸,表明他老宋對方志誠還是極為尊重的。
  簽好字之后,宋文迪抬頭摘下黑框眼鏡,笑瞇瞇地問道:“最近這段時間在市委黨校學習的進度如何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連忙匯報道:“還有兩個月便要結束,現在正準備結業論文。”
  宋文迪頷首笑了笑,輕聲道:“不知你論文定題了沒?”
  方志誠如實道:“選了兩個題目,都覺得有點老套,所以還在猶豫之中。”
  宋文迪擺了擺手,從抽屜里取出一張a4紙,輕嘆道:“你不用猶豫了,我幫你選好題目,這是命題作文,一定要寫得出色,等你寫出來,我還有用!”
  方志誠從宋文迪手中接過了紙,打開一看,面色難看,苦笑道:“老板,這題目風險太大了,若是說得不好,那可是要受處分的啊。”
  宋文迪揮了揮手,嘴角翹起溫和的弧度,輕聲道:“盡管發揮,有什么問題,我給你頂著。”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轉身出了里屋,坐在辦公桌上,看著標題《論市場經濟與加強黨性修養的辯證關系》,這是一個很老的題目,宋文迪給自己定下這個題目,自然是希望方志誠寫得創新一點。
  這是個易左易右的命題,想要創新,無疑不能走中間路線,若有所偏重,便可能翻車。方志誠苦笑一聲,宋文迪即使想讓自己寫一篇可以大放異彩的結業論文,也沒有必要把自己放在火上烘烤啊?
  抱怨是沒用的,方志誠糾結片刻之后,便安靜下來,琢磨著該如何完成宋文迪交給自己的任務。托著腮幫子沉思之間,佟思晴悄無聲息地走到他身邊,用手指拱了拱方志誠的腰部,方志誠被嚇了一跳,反應過來,苦笑道:“思晴姐,你什么時候屬貓了?”
  佟思晴給方志誠使了一個眼色,低聲道:“晚上的事情,你沒忘了吧?”
  方志誠腦袋一轉,猜出是佟思晴今天生日,邀請自己參加,怕是因為沒請何陽,所以要避著他一點,才表現得如此鬼鬼祟祟。
  方志誠佯作不知曉,歪著腦袋,糊里糊涂道:“晚上什么事?思晴姐,莫不是想與我約會吧,李大哥會不會有意見?”
  佟思晴見方志誠出言調戲,忍不住在他腰間狠狠地捏了一把,氣呼呼道:“上個月便跟你說過了……”
  方志誠揉了揉腰間的肉,拍了拍腦門,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思晴姐的生日啊,我這都忘記了。”
  “忘了,就當我從來沒說過吧。”佟思晴瞧出方志誠故意逗自己,哼了一聲,轉身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生氣悶氣來。
  方志誠見玩笑開得有點過火,從皮包里取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湊過去放在佟思晴的桌面上,笑道:“思晴姐,剛跟你開玩笑呢,不要動氣,這是給你的禮物,算作補償。”
  佟思晴見方志誠有心還準備了禮物,美眸翻轉,白了方志誠一眼,嘟著嘴,氣憤道:“算你還有點良心。”
  見佟思晴半怒半喜的模樣,方志誠忍不住心潮涌動,暗忖難怪人人都說,少婦最有韻味,單憑這眉宇間的風情流轉,即使是大羅金仙,怕是見了也用動凡心。每個人都的喜好都不一樣,或許因為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與母親相依為命的緣故,方志誠內心有戀母情結的傾向,因而對成熟的女人格外溫柔。
  佟思晴見方志誠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臉上騰起紅霞,嗔怪道:“臭小子,看什么呢?我臉上有金子嗎?”
  方志誠這才回過神來,有點聽岔了,嘟囔道:“jing子怎么會跑到臉上去呢,思晴姐,你也太重口味了一點吧。”
  佟思晴不是未經人事的少女,哪里聽不出這話的言外之意,又氣又怒,正要揮拳砸向方志誠,卻見何陽從外走進來。何陽微微一怔,旋即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佟思晴干咳一聲,恢復了端莊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