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37 冷老公熱心同事

薛汪正坐在夜總會的豪華包廂內喝酒,手機震動了數下,于是松開懷中一個頗為豐腴的女人,點開了短信。
  “什么?玉茗舞蹈學校的那群人被放了?”
  薛汪很是詫異,因為原本與劉老五約定好,必須要給玉茗舞蹈學校那幫人一點教訓才行,現在才拘留了幾個小時而已,怎么就這么快放了?
  薛汪推開身邊女人,匆匆地出了包廂,找到一個安靜點的地方,然后撥了劉老五的電話,結果電話那端提示“您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這令薛汪感到憤怒。
  自己莫非是被劉老五給耍了嗎?薛汪心里有種不好的感覺。
  薛汪滿臉憂色的走入包廂,因心中有事,頓時覺得索然無味,揮了揮手,讓其他人繼續玩,然后獨自開車往家中行去。
  薛汪在銀州混跡這么多年,因為人豪爽,揮金如土,所以結交了不少朋友。因為朋友足夠多,涉及三教九流,所以他走到哪里都吃開,久而久之,便逐漸有點跋扈。
  盡管在夜總會喝了點酒,但他開著皇冠的車速不亞于一百碼,不到十分鐘,便很快到達自己那棟別墅。
  薛汪曾經結過一次婚,與前妻育有一女。前妻的父親原本是銀州本地的一個豪商,薛汪借助前岳父的實力,開始從商,后來被銀河百貨的董事會選中,擔任銀河百貨總經理一職。薛汪本性好色,出人頭地之后,便與前妻離婚。
  前妻現如今出國,定居在加拿大,所以薛汪獨自一人住在偌大的別墅內。
  所以這間別墅,薛汪很少獨自居住,幾乎每個夜晚都會帶一名小妞陪侍,那樣才不至于令他感到寂寞。
  薛汪將車停靠在門口,抬頭望去,發現法國梧桐樹下站著兩人,正在抽煙。他隱隱覺得不對,警惕地喊道:“是誰?”
  其中一人扔掉了煙,在地上用皮鞋踩滅,走到路燈下,他瞇著眼睛掃視薛汪一圈,嘴角帶著輕蔑的笑意,問道:“你就是薛汪?”
  薛汪本能地退后幾步,側臉望向遠處的保安亭,同時一手塞進口袋,企圖報警。
  那男人冷笑兩聲,快步走到薛汪的身前,狠狠地踹出一腳,打得薛汪一陣惡心,抱著腹部,移到墻角,將晚上飲的高檔酒全部給吐了出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方志誠。他離開那間關注劉老五的九點之后,隨即便趕到薛汪的家門口,等待了半個小時之后,薛汪才如同資料中顯示,醉醺醺地回家。
  想起這個混蛋調戲秦玉茗,方志誠腹中惱火無比,秦玉茗被他視作親人,任何人侵犯她,是方志誠無法容忍的。
  秦玉茗可以說是方志誠的逆鱗之一,方志誠其實是一個很自私的人,若是別人侵犯他的空間,他會扯掉外表的和善,毫無顧忌地報復。
  見薛汪手伸入口袋,方志誠又飛起一腳,將他手中的手機給踹飛,然后狠狠地扇了薛汪一記耳光,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道:“別急著打電話,等我揍夠你了,再打電話不遲。”
  薛汪見方志誠語氣冷漠,背脊冒著冷汗,他覺得恐怖,感覺死亡的氣息在逼近,顫抖著聲音說道:“你們究竟是誰?我可不是一般人,你們現在嚇唬我,等明天便會后悔的。”
  方志誠笑了兩聲,嘆道:“我是為玉茗舞蹈學校的事情而來,今天過來算是打個招呼,提醒你一下,讓你日后在鐵窗之中,能知道究竟是誰讓你咎由自取的。”
  薛汪倒抽涼氣,面前這個年輕人身高一米八五,樣貌清秀,不知為何,偏生言談舉止,讓人心寒不已。
  站在遠處的鐘揚也忘記抽煙,見方志誠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哪里還有市委書記秘書的親和模樣,比普通的小流氓還要痞氣。
  方志誠這個人隱藏得很深啊!鐘揚與方志誠接觸得越多,越發現方志誠這個人深不可測。就以今晚逮捕劉能的事情而言,方志誠為何便能猜到劉能與季興龍有關聯呢?這絕對不是運氣,而是天賦。
  如同在戰場上,審時度勢,最關鍵在于判斷力,通過綜合各方勢力進行分析,短時間內作出決斷,這需要強大的聯系能力,邏輯推理能力,與超強的判斷力。
  判斷力在官場上非常重要,因為有了強大的判斷力,便能知道在選擇問題時,如何避重就輕,如何指東打西。
  以站隊而論,很多人認為這多是憑借運氣,但從某種角度來看,更多靠的是官員本能的判斷力。因為運氣與自身的實力,是密不可分的綜合體,所有的運氣,也是需要通過判斷力予以輔助的。
  方志誠無疑便是一個擁有超強預見性與決斷能力的人,鐘揚認識這么久,終于知道方志誠為何能在一年內,在銀州官場混得如魚得水。
  比如在那次洪水之中,為何跳水去救邱恒德的不是別人,而是方志誠。隨后在宋文迪被綁架之時,又是方志誠拿著材料親赴省委書記處,對夏翔的秘書金鋒進行舉報,從而一舉扭轉乾坤。
  這絕對不僅僅是運氣,而是超強的魄力在起作用。
  薛汪在比自己小十多歲的方志誠面前,不知為何雙股開始打顫,竟然襠部一熱,尿水浸濕了褲子。
  方志誠嗅到了薛汪傳來的尿騷味,微微一怔,旋即冷笑一聲,放開了薛汪,輕聲道:“原來也就是個慫包,還沒有劉老五硬氣。”方志誠說了幾句狠話,便將薛汪嚇尿了,這家伙還真是不中用。
  言畢,方志誠揮了揮手,鐘揚跟在他身后上了車,兩人離開了薛汪的家。
  第二天清晨,市紀委與公安局聯合執法,在薛汪的家中對其予以逮捕,主要調查薛汪涉嫌利用在市電視臺投放贊助費,收受回扣的問題。同時,還對薛汪進行調查,發現他在銀河百貨擔任總經理一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不僅任人唯親,還涉嫌挪用公款謀取私利,并與多名女下屬存在不正當關系。
  所有一切都在暗中進行,感受最深的無疑是鐘揚,方志誠的雷霆手段令他感到既佩且怕,幸好是朋友,若真成了對手,怕是沒反應過來便要被他整死了。
  玉茗舞蹈學校門前聚眾鬧事的風波被壓制下去,方志誠與市委宣傳部打了招呼,為此還擺了兩桌酒,才使得學校的名譽不受影響。
  想要塑造一個品牌不容易,但是想要毀掉一個品牌卻是彈指一揮間的事情。
  對于此事,市內各大媒體都沒有進行報道,主要在于兩方面,第一,玉茗舞蹈學校在此次事件之中,處于弱勢一方,薛汪引來數十名肇事者,他們是尋釁方,政府有必要保護受害一方,充分尊重受害方保護企業形象的要求;第二,方志誠請到了組織部干部二科的主任董太東出面,因為董太東的人緣極佳,與日報、電視臺的幾名領導都很熟悉,所以眾人也都很給面子,當場便打了包票,對此事保持緘默。
  方志誠因此也充分感受到了權力的重要性,若非自己站在市委書記秘書這個關鍵位置,面對薛汪與劉能兩個聯手,玉茗舞蹈學校怕是要吃虧了。
  方志誠一直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但若是別人動了他的逆鱗,絕不退縮,絕不忍讓。與方志誠熟悉之人,才能知曉隱藏在他內心深處的狠勁與血性。
  三日之后,事情算是圓滿結束,方志誠從黨校學習結束之后,在菜市場買了蔬菜與魚肉,在家中做了一頓豐盛的菜肴,秦玉茗回家之后,將手包放在沙發上,很是吃驚,笑道:“今天怎么有空來這兒住?”
  方志誠最近這段時間白天忙著處理聚眾風波留下的尾巴,晚上則住在別墅,要照顧趙清雅、葉輕柔和葉美姿。這不,趙清雅一走,方志誠便回到自己家中,照顧秦玉茗,畢竟因為此前一事,秦玉茗的內心也挺不好受。
  方志誠解開圍裙,笑道:“知道茗姐你受委屈了,做頓好吃的,給你點安慰。”
  秦玉茗走到餐桌前,見有自己喜愛吃的糖醋里脊,豆腐鯽魚濃湯與香菇炒青菜,微微一笑道:“算你還算有良心,我怕你把我忘記了呢。”
  方志誠撓了撓后腦勺,苦笑道:“把我自己丟了,也不可能把你忘了啊……”
  秦玉茗抿嘴一笑,用手指堵住方志誠的嘴巴,輕嘆道:“我逗你玩呢,玉茗舞蹈學校之所以能平安,我知道都是你在前后張羅。以后,千萬不要這么做……我怕影響到你的仕途。”
  方志誠見秦玉茗終究還是為自己著想,十分感動,揮了揮手,無所謂地笑道:“仕途算個狗屁,若是連自己要保護的人,都保護不了,那有個鳥用!”
  秦玉茗見方志誠故意把話說得很粗俗,噗嗤笑出聲,嘆道:“這件事我要跟你道歉,因為都是我的緣故,若是我不給薛汪任何機會,他就不會纏著我,以至于事情鬧得越來越大,一發而不可收拾。”
  方志誠捉住了秦玉茗的手掌,細細地捏了一陣,輕嘆道:“這與你有何關系?主要還是那薛汪色膽包天,若是我護不了你,那才是罪過。”
  秦玉茗輕聲嘆息,苦笑道:“你這張嘴巴,越來越會騙人了。”
  方志誠聳聳肩道:“說的是真心話,自然能打動人,用騙子這個詞眼,可是不雅之極。”
  秦玉茗見說不過方志誠,用指尖點了點方志誠的腦門,兩人對視一眼,坐在餐桌上,吃起晚餐。
  因為喝了點紅酒,未過多久,秦玉茗臉上早已是霞飛漫天,美眸流轉如同皓月,令人難以把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