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135 真心話自然動人

(國慶節,大家應該都休息了吧?老煙斗還在努力碼字中哦,特觍顏求大家將保底月票投給本書,作為鼓勵!)
  隨后兵分兩路,鐘揚按照方志誠的要求,去尋找有關信息,而方志誠則來到治安支隊的拘留所,探望玉茗舞蹈學校的人。見到了秦玉茗,她比想象中要堅強,目光中透出沉穩之色,方志誠輕聲承諾道:“姐,我已經聯系了人,很快便有結果。”
  秦玉茗嘴角擠出笑容,柔聲抱歉道:“這件事錯在我,之前你提醒我,要與薛汪保持距離,我沒有聽你的,結果導致現在的大禍。”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描淡寫地說道:“這算什么大禍?放心吧,不用太長時間,你們便能出來。”
  方志誠已經與工作人員溝通過,上面暫時不開口放人,所以現在秦玉茗還不能出來。現在已經不是薛汪的問題,影響層次很深,牽扯到市公安系統的內部爭斗,不能用正常的方法來處理此事。
  即使如今方志誠與宋文迪開口,宋文迪怕是也不能輕易命令市公安局這邊放人,雖說凡事都有快捷通道,但當事情脫離正常軌道發展時,那些快捷通道反而是最不便使用的手段。
  與秦玉茗聊了一會之后,方志誠又與釘子說了會話,釘子顯然還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口中不斷地罵著薛汪,發誓出去之后,要扒了那色狼的皮。方志誠見實情告訴釘子于事無補,只能小心地安撫釘子的脾氣。
  等出了拘留所之后,方志誠接到鐘揚的電話,不出所料,劉老五果然與那個江湖大哥有一定的聯系,嘆了一口氣,掏出手機,翻出一個手機號碼。
  劉老五從局長辦公室出來之后,心情愉悅,局長的反應如同自己所料,對拘留舞蹈學校保安一行保持了沉默,下一步則是要去調查更多釘子以往涉黑的情況,這也是局長隱晦表達的意思。
  公安局長范鴻達對于副手丁豐很不滿,卻不能表露在臉上,因為丁豐身后站著的是宋文迪,所以范鴻達最近這個正局長過的日子,反倒不是很自在。
  范鴻達現在年齡已經踩線,再過兩年便要靠邊站,人到了這個關鍵時刻,越是珍惜手中的權力,見丁豐一步步地蠶食原本屬于自己的力量,這種郁悶之情早已蓄積成了一股很可怖的力量。
  范鴻達自然也知道丁豐的兒子是他的弱點,但他為人沉穩,不會輕易跳出來,而劉老五主動匯報,這無疑給他提供了不錯的思路,利用劉老五順藤摸瓜,說不定能打丁豐一個措手不及。
  劉老五回到辦公室,先給手下可靠的人逐一打了電話,此前釘子未收手之前,他毫無顧忌,現如今想要收集資料,怕是沒有太多難度,現在正處于風口浪尖,若是扣釘子一個涉黑的名頭,那名頭可就大了,屆時他父親丁豐怕是也要礙于影響,要靠邊站。
  沒了丁豐在后面撐腰,那鐘揚還憑什么可以跟自己爭,還有此事很符合郭局長的心意,如果處理得干凈爽利,說不定能讓郭局長對自己另眼相看,仕途之路說不定能迎來巨大的飛躍。
  令劉老五感到心情愉悅的是,鐘揚主動打電話,想要請自己喝茶,這一舉動充分說明,對方心緒了,如今主動權在自己手上,所以他并太擔心。
  治安拘留的處罰時間為一至十五日,不過劉老五知道時間很緊,若是不及時找到釘子涉黑的證據,局里迫于壓力,肯定要放人,畢竟釘子是常務副局長的兒子,他不過問,但不代表局里不要給他面子。
  于是劉老五想到要爭分奪秒地找到釘子的一些資料,第一步自然是要給自己在銀州安排的那些眼線打個電話,問問一些消息。
  一個多小時之后,劉老五的工作薄上記滿了各種消息,內容十分繁雜,不過有幾條線索不錯,順藤摸瓜下去,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時間已經悄然過去,劉老五伸了個懶腰,走出門,發現外面的天色已黑,他收拾了一下辦公桌,然后開著那輛支隊安排給自己使用的警車,準備離開大院。
  突然一道強光從對面的街道亮起,驚得劉老五突然踩了一腳剎車。
  “操,什么人!”劉老五趕緊停車,推開車門便往外走,卻沒想到手臂酸疼,被擒拿術給抵在了車窗上。
  劉老五很清醒,知道自己遇上厲害角色了,敢在市公安局門口襲警,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要么膽大包天,要么背*景特殊,于是劉老五果斷放棄了掙扎。
  “帶上車!”一個粗混帶有磁性的聲音悶悶的響起。
  劉老五轉過身,看清楚襲擊自己的人,頓時心下一沉,因為這是幾個身著軍裝的軍官,從衣服分析,他們的兵種應該是武警。
  “你們這是做什么?”劉老五氣憤地說道。
  “等會你就知道了。”其中一名武警見劉老五態度不好,手上使了點力氣,讓劉老五吃了點暗虧。見這些武警動手毫不含糊,劉老五干脆不作任何反應,保持沉默。
  綠色外殼的越野軍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之后,停靠在一所貌不驚人的旅館外,武警們將蒙在鼓里的劉老五押上了三樓一個房間。為首的武警給對方敬了個禮,報告道:“謝上校,人已經給你帶過來了。”
  謝上校點點頭,與身邊一個看上去不過二十歲的年輕人,輕聲問道:“這就是你要找的人?”
  年輕人點點頭,嘆道:“是的。”
  謝上校擺了擺手,輕聲道:“有資料證明,他與銀州黑社會有關聯?”
  年輕人輕聲道:“是的,在出事前,他還與那個人見過面。”
  謝上校目光在劉老五的臉上,凌厲地逡巡一下,沉聲問道:“你認識季興龍?”
  劉老五心神恍惚,大吃一驚,季興龍那是整個淮南有名的江湖人物。劉老五與季興龍不僅認識,還有些間接地關聯,在季興龍被逮捕前不多久,他在中間人的牽線搭橋下,還與之在銀州吃了頓飯。
  不過,據說季興龍得罪了一個大勢力,不僅現在個人身陷囹圄,而且因為他的緣故,還導致淮南省引發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治安行動。
  劉老五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自己不會是因為與季興龍的關系,所以被逮捕了吧?
  其實,劉老五只能算個蝦米,季興龍還不至于將劉老五放在眼里。與劉老五聯系的是他手下分管銀州業務的經理,名叫陳赫。劉老五連忙搖頭,否定道:“你們搞錯了,我不認識什么季興龍。”
  謝上校沉聲道:“我們已經控制住了季興龍的心腹陳赫,據他所言,他們集團在銀州的所有業務,都是你來照看的。”
  “我是警務人員,懂法守法,行事向來對得起天地!”劉老五面色慘淡,嘴硬道,“你們肯定搞錯了。”
  謝上校揮了揮手,吩咐身邊的人道:“帶下去吧,明天交給省公安廳的專案組處理。”
  言畢,兩名武警過來,扯住了劉老五。
  劉老五有點懵,因為他還沒有轉過腦筋,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仕途生涯已經宣告結束。
  而在一個多小時之前,他還苦心孤詣地謀算著,通過利用玉茗舞蹈學校的公安治安問題,來陷害丁豐父子及鐘揚。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就這么被調查了?劉老五不服,很憋屈,但又無可奈何。
  拖走了劉老五,房間內只剩下謝上校和那個年輕人。
  謝上校目露深意地看了一眼年輕人,輕聲道:“這么輕易地便使用了一個機會,你會不會后悔?”
  年輕人輕聲笑道:“劉老五在銀州為非作歹久了,若是任由他逍遙法外,這怎么能行?況且,這次牽扯到我的朋友,我不得不尋求你的幫助。”
  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方志誠。也算是歪打正著,鐘揚調查劉老五的行蹤,竟然發現他與季興龍的第一號大將陳赫關系過密。而在過去的幾年中,陳赫秘密經營的幾家賭場,都受到劉老五的暗中保護,一旦市局有什么治安行動,均有人及時向陳赫透露消息。
  與謝上校直接聯系,尋求他的幫助,這算是動用了與寧家的人情關系,以后怕是再也不好找謝上校了,所以謝上校才會問方志誠后悔不后悔。
  方志誠原本可以留下這個機會,等到關鍵時刻,再尋求寧家的幫助。寧家的承諾,對于普通人而言,是鯉魚躍龍門的機會,沒想到方志誠這么輕易便使用掉了。
  但是,關于寧家姑爺車禍一事,專案組基本定案,若是不直接與寧家聯系,絕不會有人再度將目光掃到劉老五的身上。
  方志誠手中有謝上校的手機號碼,然后動用了這個人情,請謝上校將劉老五送交至專案組,推翻之前的定論,然后將劉老五定罪。
  這看似簡單,難度卻相當復雜,因為若沒有寧家的指示,專案組又怎么會重新定案?
  謝上校嘆了一口氣,低聲道:“這劉老五也算是罪魁禍首,若不是他從旁縱容的緣故,季興龍在銀州的勢力就不會發展得如此迅猛,也就不會在那晚變得如此瘋狂……”
  方志誠的語氣堅定,沉聲道:“解決了劉老五,也算是給銀州的治安行動,徹底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若是沒有謝上校調動軍方力量,直接在銀州市公安局逮捕劉老五,否則這名與黑色江湖始終緊密連接的關鍵人物,極有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被挖出來。方志誠這也算為銀州的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鏟除一個隱藏得很深的毒瘤。
  銀州之所以治安出現問題,其源頭竟然是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隊副隊長劉能(外號劉老五)。他與那些江湖人物過從甚密,這可是很多人都沒有想到的原因。劉能隱藏得很深,盡管從陳赫那里得到不少好處,但從沒有經濟往來,至于透露消息,原本也只是為了維護關系而已。
  劉能從沒擔心過,季興龍勢力被掃盡會影響到自己,可惜,他運氣太過不佳,竟然惹上玉茗舞蹈學校,這可謂是天要滅他,歪打正著,竟然被鐘揚查出了蛛絲馬跡。
  謝上校出面與省公安廳的一個領導打了個電話,未過多久便傳來消息,玉茗舞蹈學校的人被放行了。
  秦玉茗出了拘留所,拿到被沒收的手機之后,很快接到方志誠的電話。方志誠的聲音很溫柔,秦玉茗情緒太過激動,沒聽清楚方志誠在說什么,淚水忽然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