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33 歪打正著鏟毒瘤

玉茗舞蹈學校在一夜之間火了起來,首先有秦玉茗在電視臺晨間節目主持健身欄目作為鋪墊,隨后在開業儀式現場,銀州第一女主播謝雨馨主持節目,國民當紅偶像杜兮登臺演出,將本次開業儀式瞬間炒成了銀州家喻戶曉的事情。
  頓時有不少人慕名而來,將前臺電話幾乎打爆了,令人詫異的是,這些人當中多半是男性,咨詢舞蹈學校招不招男學員。這些沖動的男性多半是沖著舞蹈學校的美女校長與教師而來,琢磨著若是在其中練舞,說不定能泡上女教師,或許還能碰上杜兮,這是足以令腎上腺激素飆升的理由。
  一輛黑色的奔馳車停在舞蹈學校樓下,薛汪從副駕駛座上走出,整理好衣領,然后從身側取出一捧玫瑰,他提了提金絲眼鏡,醞釀好言辭,然后踏著輕快的步伐,往學校行去。
  大廳處擺放著報名點,不少人正在排隊,見到薛汪這副打扮,眼中多半透出警惕之色,暗忖這家伙定然是追求學校老師的競爭對手。
  薛汪對于這些不懷好意的目光視若無睹,上樓之后,找了兩間教室,終于在其中一間屋子見到了正在授課的秦玉茗。
  秦玉茗穿著緊身健身衣,完美地勾勒出毫無瑕疵的線條,踩著白色的舞蹈鞋站在光潔的地板上,她后方是一面很大的鏡子,倒映著她完美姣好的身材。秦玉茗耐心地說著要點,同時比劃著示范動作,她手臂優雅地伸展,指尖劃過流暢而誘人的弧度,小腿微微蹲下,隨即以驚人的爆發力,彈跳激射而出,臀部在空中收縮,保持身體的緊繃感,整個人橫空跨越,如同在湖面輕輕激起水浪的天鵝。
  太美了!薛汪感覺自己眼珠子都要爆裂而出,呼吸忍不住加粗,今天天氣不是很熱,但他覺得渾身在流汗,若是能將這樣的美人能征服,那該是多么一件妙事。
  啪,正當薛汪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一只手掌狠狠地拍在他的肩頭,薛汪被打斷浮想聯翩,眉頭微皺,怒問:“誰啊?”
  對面站著兩個人,一個人偏瘦,一個人卻異常魁梧。都穿著印著玉茗舞蹈學校的統一服裝,魁梧的那名工作人員,歪頭撇嘴,與那瘦子說道:“釘子哥,這小子還挺橫,怎么說?”
  釘子上下掃視了一下薛汪,不屑道:“瞧他那色樣,口水都把地板弄臟了,你把他趕出去吧。”
  薛汪見釘子要趕自己走,內心憤怒無比,他薛汪也是銀州極有名氣的人,什么時候遇見過被人拒之門外的情況。
  薛汪輕哼一聲,指著釘子與那個大塊頭,不悅道:“我是你們秦總的朋友,你們沒資格趕我走。”
  釘子見薛汪手上捧著一束花,知道這家伙肯定是過來追求秦玉茗的,暗忖雖說秦玉茗與方志誠的關系沒有公開,但明眼人都知道秦玉茗是方志誠的女人,他這個人很講義氣,自從那次方志誠偷偷露口風,救了自己之后,釘子便將方志誠視作兄弟。
  看見有人要搶方志誠的女人,他自然很不滿,冷聲道:“請問你跟我們秦總有過預約嗎?”
  “跟她見面,還要預約?”薛汪瞧出釘子是故意要為難自己,臉色更加不好看。
  釘子點點頭,不屑地說道:“現在秦總那么火,她只有一人,分身乏術,若是什么小雞小狗來見面,豈不是要累壞她?”
  薛汪冷笑一聲,嘆氣道:“我們不在一個層次,沒必要跟你多說什么。”
  言畢,薛汪自顧自地拉開教師的門,秦玉茗正在授課,幫學員調整姿勢,見門被打開,順勢望過去,只見薛汪笑瞇瞇地朝著自己擺手。盡管覺得薛汪的行為十分突兀,但秦玉茗脾氣很好,嫣然一笑,隨即安排其他人幫著照看一下,從角落里取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然后迎著薛汪走過去。
  釘子見薛汪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氣得恨不得要把薛汪按到在地,痛揍一番。秦玉茗見釘子臉色不佳,猜出了什么,笑著解釋道:“這是銀河百貨的薛總,過來找我有點事。”
  釘子哼了一聲,轉身將大塊頭帶走了。
  因為剛剛運動過的緣故,秦玉茗身上散發著一種特殊的香味。薛汪盯著她鼻尖冒出晶瑩的汗珠,將她鼻尖細密的絨毛濡濕了,頓時又是一番心潮澎湃。
  “秦總,我突然而來,會不會讓你感到很不方面?”薛汪將玫瑰遞了出去,優雅而紳士地問道。
  秦玉茗擺了擺手,不太會拒絕,便勉強接過了花,笑道:“薛總,你過謙了,不知為何要來找我?請問有什么事嗎?”
  薛汪環顧四周,笑道:“當然是談合作了!玉茗舞蹈學校的開業儀式,被老百姓們傳為佳話,銀河百貨希望跟你能合作,這樣也能起到很好的廣告效應。”
  秦玉茗雖說對薛汪的來意有所懷疑,但覺得與銀河百貨合作,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便笑道:“要不等去我的辦公室細談吧。”
  薛汪聽說秦玉茗要帶自己去辦公室,心花怒放,頓時壞主意在腦海里盤算起來。
  進了辦公室,秦玉茗給薛汪倒了一杯茶,薛汪見秦玉茗柔嫩白膩的手臂伸過來,頓時心神打亂,露出了狐貍尾巴,狠狠地抓住了秦玉茗的手腕,急促地說道:“秦總,不瞞你說,自從我見到你第一眼,我便愛上你了,今天來找你,談合作是假,向你表白才是真正意圖。”
  秦玉茗被薛汪嚇了一跳,用力地縮回手,委婉的說道:“薛總,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感情是雙方的,我們還是以朋友相處比較合適。”
  薛汪接觸過很多女人,想要跟女人撕破那層窗戶紙,必須要有兩個素質,第一膽大,第二臉厚,因為很多女人都裝矜持,若是你不強勢一點,極有可能會讓機會擦肩而過。
  薛汪挪了挪身子,往秦玉茗這邊貼靠過來,壞笑著蠱惑道:“秦總,朋友也分層次,我希望能跟你做更親密點的朋友。你是個聰明人,若是答應我的話,我可以給你提供很多資源,比如黃金會員的客戶資料,還有銀河百貨正在招聘代言人,代言費便有兩三百萬,若是你從了我,我可以把這個資格送給你……”
  面對薛汪越來越不堪的說話,秦玉茗臉色愈發凝重起來,她騰地站起身,往后面走了數步,想要躲遠一點,沒想到薛汪卻是色膽橫生,竟然向秦玉茗撲了過來。
  秦玉茗急中生智,拉開了辦公室的門,同時大喊了一聲“釘子”。
  薛汪見秦玉茗如此做,知道今天沒有機會,冷笑了一聲,嘆道:“秦總,對我的提議你考慮一下吧,不然可是要后悔的!”
  言畢,薛汪神色匆匆地離開了辦公室。釘子一直注意著秦玉茗的辦公室,等秦玉茗喊出聲,便趕了過來,與薛汪擦肩而過。
  釘子冷聲道:“秦總,怎么了。是不是那個家伙,對你動手動腳了?”
  秦玉茗嘆了一口氣,苦笑道:“算了,咱們舞蹈學校才開始營業,不要把事情鬧大了,否則會影響名譽。”
  釘子面色一沉,怒道:“這老色鬼,怕是不想活了吧,竟然惹我釘子,姐,你等著,我一定給你主持公道。”
  他一邊說著,一邊掏出自己的手機,給下面的人打電話。
  秦玉茗見釘子要惹是生非,知道自己攔不住他,便連忙轉身到辦公室,拿起座機給方志誠撥了電話過去。
  方志誠聽得不太明白,便給釘子打電話,許久之后,電話才通。釘子憤憤不平地將前因后果給方志誠講述了一遍,他怒道:“那色鬼的車子我已經攔住了,現在該怎么辦?”
  方志誠得知有人調戲秦玉茗,頓時也是被氣得不行,沉聲道:“我現在趕過來,你攔住他十五分鐘,但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掛斷電話之后,便跟班主任請假,然后匆匆往霞光街道趕去。
  趕到玉茗舞蹈學校,場面十分混亂,原來薛汪也不是省油的燈,見車被攔住了,所以打電話喊來兩面包車人。
  釘子已經洗手不干,身邊的兄弟走了不少,現在學校留下的保安也不過七八人,頓時有些劣勢。不過,薛汪喊來的朋友,眼力很好,瞧出釘子的底細,便讓薛汪稍安勿躁,事情鬧大了可就不妙了。
  薛汪冷冷地盯著釘子,哼了一聲道:“難怪這么囂張,原來是公安局副局長的兒子。不過,那又如何,這年頭總要講道理是不是?”
  道理就是拳頭,現在自己這邊人多,拳頭比對方大,道理就站在自己這邊。薛汪目光掃向站在遠處臺階上的秦玉茗,目光中滿是**,默默地想著,無論用什么手段,我一定都要得到你。
  身邊之人,卻是悄悄抽起一支煙,目光中透出狡詐與凌厲之色,他比薛汪更加清楚玉茗舞蹈學校的后*臺,如今見有機會把這潭水攪渾,心中開始琢磨起,如何因勢利導才是。
  那人彈了彈手指間的煙灰,笑道:“場面有點太安靜了,人都到齊了,你怎么不安排人去說說,趕緊放行?”
  薛汪輕哼一聲,怒道:“劉隊長,今天既然你在這里坐鎮,我現在反倒哪里都不愿意去了,我倒是要看看,對方究竟有多少能量,敢把我老薛留在這里。”
  劉隊長詭異*地笑了笑,他托著下巴歪著腦袋琢磨著,該如何把事情鬧大才好,這釘子他早就看不順眼,更關鍵是他背后的老爸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丁豐,如今自己被死對頭鐘揚力壓一頭,還不是因為丁豐在公安局的地位水漲船高?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