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31 是人都會有逆鱗

六月上旬,春和日麗,城南霞光街道一座三層樓高的建筑物前,拉起了拱門,同時升起近二十個空飄,上面的賀詞大多為“熱烈慶祝玉茗舞蹈學校正式開業!”
  秦玉茗原本只打算租一個教室,然后辦班訓班,招收的學生初步預計在八十人左右,但不料經過在銀州電視臺主持晨間的健身節目,打響了名氣,現如今生源不斷,不僅有許多十歲以下的兒童少年,成年人也有不少想加入舞蹈學校,學習瑜伽、健身操,美體練形。
  因此現在玉茗舞蹈學校,不僅僅針對未成年人學習舞蹈,還對成年人開放,主要教導健身操、瑜伽。因為學員增多,所以學校的空間也擴大,由原來的一層,變為兩層。
  樓宇門口拉起了安全線,外面有不少人圍觀,除了學校的學員之外,還有不少慕名而來的觀眾。樓宇的正面左側前坪,搭建了舞臺,舞臺中央懸掛著一副巨大的海報,海報上為秦玉茗穿著健身衣,正在拉伸身體,她完美苗條的身段,在海報上更顯得優雅而動人。
  謝雨馨穿著一身白色的禮服,盛裝出現在剪彩現場,無疑形成了另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不少人認出謝雨馨之后,歡呼起來,能親眼見到銀州電視臺第一美女主播的機會,可并不多。
  謝雨馨臺風極佳,流暢地主持著開業儀式,儀式穿插著舞蹈表演、現場抽獎,氛圍十分熱烈。
  剪彩環節,副區長鄭道光代表政府發表了講話,認為秦玉茗下海創辦舞蹈學校,對于銀州教育文化領域而言是一個突破,對活躍地區文化氛圍作出了表率,對推動全民健身作出了貢獻。
  有政府背*景出面,顯然為舞蹈學校增加了底氣。
  剪彩結束之后,禮炮聲連綿不斷。
  謝雨馨手持話筒,走到正中央,聲音清脆的說道:“今天是玉茗舞蹈學校的開業儀式,我剛剛才得到消息,有一個神秘嘉賓趕到現場,大家不妨猜猜她是誰呢?我做個提示,她最近有一部電視劇正在熱播《從紐約歸來的白領》。”
  謝雨馨此話一落,下面的人都開始躁動起來,尤其是記者席處,開始交頭接耳起來。鄧麗麗是《銀州都市報》娛樂版的記者,原本今天這個開業儀式,她是奔著謝雨馨過來的,雖說秦玉茗現在也算是銀州的知名人物,但對于見慣各種大明星的鄧麗麗而言,秦玉茗還算不上什么。
  謝雨馨此人在熒幕前很高調,但在現實生活中很內斂,從來不接受采訪,也極少見她出席公眾場合,鄧麗麗準備等開業結束之后,找個機會能否給謝雨馨做個專訪。
  不過,隨著謝雨馨說起,還有一個神秘人物出現,鄧麗麗的眸光頓時一亮,隱隱覺得今天碰上一個大新聞了。
  “杜兮,不會是杜兮來到現場了吧?”鄧麗麗興奮地站起來,搶先一步沖到舞臺的下方,然后取出相機,做好準備。
  果然不出鄧麗麗所料,謝雨馨話音落后十來秒,一個在場眾人均熟悉的全民偶像緩緩從下方走了上來,她摘下了墨鏡,優雅地招手,柔聲道:“銀州的朋友,大家好,我是杜兮!”
  鄧麗麗欣喜若狂,緊張地按動快門,閃光燈“唰唰”的響起,記錄著國內當紅偶像杜兮的風采。
  杜兮穿著一件雪白的半截袖近身襯衫,陪著一條黑色帶著無數圓形圖案的及膝布裙,整個人看上去隨意而時尚,蓮藕般嫩白的胳膊從袖口探出,一雙黑色的高跟鞋襯著渾圓秀美的玉腿,腿上裹著黑色絲襪,她舉手投足之間,帶著訓練有素,張揚而不適內涵的笑容,讓全場為之瘋狂。
  下面竟然出現整齊劃一的歡呼聲“杜兮,杜兮,我愛你!”
  杜兮的號召力非同一般,悄無聲息地來到銀州,掀起了瘋狂的追捧。
  杜兮從謝雨馨手中接過話筒,尾指撩了撩劉海,露出光潔而細膩的額頭,柔聲道:“銀州的朋友們,你們實在太熱情了。很榮幸能參加本次玉茗舞蹈學校的開業儀式,我和校長玉茗亦師亦友,最近呢,我正在籌劃一部MV,MV中需要大量的舞蹈技巧,所以我特地趕到銀州與玉茗老師學習。今天既然來了,便為大家獻上一首歌曲,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聽說杜兮要現場唱歌,眾人再次歡呼起來。
  坐在舞臺下方的秦玉茗嘴角浮現出微笑,微微地轉過脖子,與正后方的方志誠輕嘆道:“沒想到你竟然能將杜兮請過來,借助她的人氣,我都有信心走向全國了。”
  方志誠笑笑,暗忖這杜兮倒是挺會炒作,借助這個公眾場合,順便給自己的新歌打歌,倒是會利用免費的宣傳資源。
  方志誠低聲道:“玉茗舞蹈學校,以后終究要面向全國的,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秦玉茗心情愉悅,嘆道:“你還真是個貪心的男人。”
  方志誠微微一笑,低聲道:“我這不是貪心,而是有上進心。”
  秦玉茗抿嘴笑道:“原來是我太不求上進了,那我得跟你學習學習。”
  杜兮來到銀州的消息,如同旋風一般傳播出去,不少記者收到消息,趕往霞光街道玉茗舞蹈學校的開業儀式現場。
  杜兮作為國內當紅的女明星,的確有自己獨到之處,她的素質十分全面,不僅演技很好,連歌聲也異常出眾,悠揚的旋律,甜美的歌聲,在現場飄蕩,方志誠也不能例外,隨著杜兮強大的表演力,心神開始飄蕩起來。
  “夜已沉默心事向誰說,不肯回頭所有的愛都錯過。別笑我懦弱我始終不能猜透,為何人生淡漠。風雨之后無所謂擁有,萍水相逢你卻給我那么多,你擋住寒冬溫暖只保留給我。風霜寂寞凋落在你懷中,人生風景在游走。每當孤獨我回首,你的愛總在不遠地方等著我。歲月如流在穿梭,喜怒哀樂我深鎖,只因有你在天涯盡頭等著我。”
  歌曲結束之后,杜兮嫣然一笑,便下了臺階,觀眾頓時瘋狂地擠過去,不少人撩起衣服,大聲喊道:“杜兮,我愛你,請給我簽個名吧。”
  方志誠早先一步吩咐好釘子,讓保安組成人墻,護送杜兮進了大廈內部。謝雨馨在舞臺上,輕聲道:“對不起,因為杜兮小姐的行程很滿,所以今天就不能給大家簽名了,只要大家關注玉茗舞蹈學校,以后一定還會有機會。”
  經過保安的疏散,人群逐漸穩定下來,隨后幾名舞蹈學校的老師,在舞臺前搭起了一個臨時報名的點,為現場的觀眾辦理幼兒班、健身班、瑜伽班等服務。這些老師除了從銀州大學舞蹈學院拉過來的老師之外,還有一些大學生,她們不僅舞技出眾,樣貌也是一流,無疑留住了不少人的視線。
  杜兮被保安送入校長室,等了許久之后,謝雨馨笑瞇瞇地進來,拉著杜兮坐在沙發上,感謝道:“原本以為你不來的呢,沒想到你從香都趕來這里,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心中的謝意。”
  杜兮擺了擺手,嘴角露出好看的酒窩,嘆道:“誰讓你第一次開口求我呢,只是沒想到是為方志誠那個壞小子。”
  謝雨馨撇撇嘴,輕松道:“方志誠可沒招惹過你,倒是他被你害過一次,這也算是禮尚往來吧。”
  杜兮想起那次自己團隊為了炒作影片而策劃的緋聞,笑了笑,低聲道:“你記性真好,謝謝你提醒我啊。”
  兩人說笑了一陣,方志誠與秦玉茗相繼從外面進入。秦玉茗與兩人并不熟悉,都是因為方志誠的面子,兩人才來支援。秦玉茗有點尷尬,訕訕地不知說什么,方志誠主動緩和氣氛,笑道:“茗姐,給你介紹一下……”
  秦玉茗擺了擺手,打斷方志誠,笑道:“她們名氣那么大,不用你介紹,我還是自我介紹吧,我叫秦玉茗……”
  言畢,秦玉茗與兩人紛紛握手,杜兮見秦玉茗落落大方,自己與謝雨馨的氣場都很強大,她一點也不弱于下風,暗自稱奇,琢磨著這個女人不簡單。
  三人閑聊了一陣,見下面的人群逐漸散了,方志誠便將杜兮與謝雨馨送到了地下停車場。杜兮坐在副駕駛,等車發動之后,盯著謝雨馨看了一陣,低聲問道:“雨馨,你今天辦了一件蠢事。”
  謝雨馨微微一怔,疑惑道:“為什么這么說?”
  杜兮嘆了一口氣,眼中露出擔憂之色,低聲道:“那方志誠跟秦玉茗的關系肯定不同尋常,你今天這么幫秦玉茗,豈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謝雨馨其實內心的確有那么一點不舒服,但畢竟方志誠坦然相求,她總不好拒絕。
  謝雨馨否認道:“別胡說八道了,秦玉茗跟方志誠差了好幾歲,兩人能有什么關系,況且,即使他們有關系,跟我又有什么關聯。”
  “男人與女人若是有情,目光交接那瞬間的感覺,是錯不了的。”杜兮無奈地搖搖頭,恨鐵不成鋼地嘆道,“你真是個不折不扣,令人心疼的傻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