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30 程斌想吃回頭草

趙清雅畢竟比葉輕柔和葉美姿姐妹倆大好多歲,因此與她們相處時足夠寬容,而這兩個女人也被趙清雅的氣質所折服,與趙清雅相處時顯得十分乖巧。趙清雅知道她們是葉家千金之后,明顯地有點意外,偷偷將方志誠拉到一邊,仔細了解他與兩女之間相識的前因后果。方志誠大部分如實相告,對一部分內容進行了隱瞞,畢竟若是趙清雅知道葉輕柔曾經那么瘋狂,高中生泡吧、下迷藥,怕是會對葉輕柔沒什么好感。
  男人總有那么一點好面子,雖說方志誠嘴巴上排斥葉輕柔,但畢竟這個女孩主動對自己施以好感,這極大程度上滿足了方志誠的虛榮心。若是真要讓自己的“粉絲”無家可歸,方志誠還真有點于心不忍。
  傍晚時分,三個女人一起嬉笑著要出門逛夜市,問方志誠去不去,方志誠撓了撓頭,雖說有點心動,但還是強忍下來,畢竟這架勢過去逛街,顯然自己只能淪為提袋子的跟班。見方志誠不愿意去,她們也就不再勉強,趙清雅笑瞇瞇地在方志誠肩膀上拍了兩下,笑道,好好看家,會給你帶點禮物回來的。
  三個女人一臺戲,自從下午回家之后,別墅內一直很熱鬧,等三人離開之后,別墅才安靜下來。方志誠先洗了個澡,然后坐在露天陽臺的皮椅上,翻開一本馬列著作,點燃一根香煙,再泡一杯茶,美滋滋地看書。半晌,方志誠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內,將馬列著作放在一邊,從手邊取出一本略顯陳舊的《戲說千年艷史》,緩緩地翻閱起來。
  這本書在小范圍的傳播之中,前幾日在黨校學習的同班同學羅昊悄悄地塞給自己。羅昊跟方志誠差不多年紀,現在是錫山縣團委副書記,也是副科級干部。不過,與方志誠的副科級含金量相比,卻是差了不止一個層次。
  方志誠在市委黨校學習,因為有邱恒德從旁照應,所以混得不錯,稍微聰明點的人,都知道要與方志誠打好招呼,畢竟市委書記秘書,以后的發展潛力不可估量。
  這本《戲說千年艷史》顯然被翻閱太多次,有些部分竟然有殘缺,看到精彩處,缺了一角,方志誠忍不住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低聲罵道,生兒子沒屁眼的家伙,真是太缺德,太沒有公德心了。
  被殘缺版的香艷小說弄得索然無味,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捧著紫砂茶壺,掏出手機給秦玉茗打電話。電話響了幾聲之后,出現無人接聽的提示,方志誠翻了翻腕上的手表,估摸著現在是秦玉茗上課的時間點,無奈地苦笑搖頭,然后給謝雨馨打了過去。
  謝雨馨正在電視臺錄制節目,助理小跑著遞來手機,她看了一眼號碼,眼中眸光一閃,轉身出了演播廳,來到一個僻靜的角落,玉背貼著墻面,接通電話,笑問:“怎么這個時間點想起給我打電話?”
  方志誠笑了笑,如實道:“有點無聊,若是你太忙的話,那就掛掉吧!”
  謝雨馨沒好氣道:“如果我太忙,干脆就讓助理接你電話了。”
  謝雨馨的話讓方志誠內心一暖,他笑道:“樂樂,這兩天如何?”
  謝雨馨輕嘆道:“你前幾日帶她出去玩,把她的心都玩野了,這兩日每天都在問,媽媽,方叔叔今天怎么來接我放學啊?”
  方志誠指肚摸了摸下巴,苦笑道:“這兩日太忙,等有空了,便去接樂樂。”
  謝雨馨嘀咕道:“一天到晚亂忙。”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輕聲道:“舞蹈學校即將開業,你的檔期排開沒,現場可是等著你來主持呢?我還邀請了不少政府領導,他們可都是你的粉絲。”
  謝雨馨沒好氣地翻了翻眼白,輕嘆道:“我從來沒答應過你,你這架勢搞得我非去不可了?”
  方志誠連忙賠笑道:“我與幾家報社記者聯系過,若是你不出現的話,雖說新聞依舊能見報,但版面可就小上不少了。”
  謝雨馨苦笑道:“出場費怎么說,總不能讓我白幫你們吆喝吧?”
  方志誠歪著腦袋想了一陣,輕聲道:“談錢太傷感情,明天我去買點金嗓子喉寶,算作對你的補償吧。”
  “吝嗇鬼!”謝雨馨啐道,隨后聽見助理喊自己的聲音,她嫣然一笑道,“若是沒有特別的情況,我會準時去的,現在要去錄制節目了,先不聊了。”
  掛斷謝雨馨的電話之后,手機鈴聲急促的想起來,傳來秦玉茗疲憊而帶有磁性的聲音,“志誠,找我有什么事?剛才給你打電話,你的手機一直處于忙音。”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沒什么事,想問問你舞蹈學校開業儀式,準備得如何了?”
  秦玉茗思考片刻,屈指估算道:“流程排演了好幾次,就是害怕嘉賓到時候來不了,場面上顯得冷清。”
  方志誠擺了擺手,信心十足道:“姐,政府的那幾位領導,已經給我打過包票,鐵定會到場。至于,商界的那幾個人,多半也會給我點面子。你要準備好紅包,到時候要給記者,這些記者很現實,車馬費給到位,他們才愿意做大版面。”
  秦玉茗笑了兩聲,輕聲道:“志誠,不知為何,我總有點感覺心慌。”秦玉茗之所以心慌,因為沒想到自己原本只想小打小鬧的舞蹈學校,竟然會造出這么大的排場,方志誠甚至邀請到主管文化的副區長參加本次開業儀式,而這一切都是方志誠在背后竭力協調。
  方志誠微微一笑,沉聲道:“茗姐,以后無論你做什么,只要是你自己想要的,我都會竭力地幫你爭取到。”
  秦玉茗心中十分感動,嘆道:“志誠,你長大了。這才一年多,我感覺你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方志誠笑道:“那是因為你以前不了解我,現在相處久了,才看到我身上一些閃光點。”
  秦玉茗低下頭,目光低垂,嘆道:“志誠,你怨不怨姐?”
  “為什么?”方志誠疑惑道,“我喜歡你還不夠呢,難能怨你。”
  秦玉茗輕聲道:“若是你想要……你就拿走吧……”
  “真的?”方志誠聽得心神一動,恨不得馬上趕到秦玉茗的身邊。
  “煮的!”秦玉茗意識到自己說了一句羞人的話,趕緊轉換言辭。
  方志誠失望地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姐,你太壞了,又逗我!”
  與秦玉茗說了差不多四五十分鐘的情話,等一輛寶馬車駛入別墅門口,方志誠才掛斷電話,旋即便看到趙清雅帶著葉家姐妹提著大包小包進來。方志誠迎過去,幫著提了幾個袋子,感嘆道:“這才多久,你們便買了這么多,差不多掃了個商鋪吧?”
  葉輕柔得意道:“雅姐姐人緣太好了,過去之后,每家商鋪的老板似乎都認識她。”
  方志誠琢磨著那肯定是宏達集團旗下的大型商場,商鋪老板自然知道趙清雅的身份,所以給予了不少優惠。而趙清雅很少有閑情逸致逛街,今天一晚上有兩個女孩相陪,便一次性買了許多。
  方志誠清咳一聲,低聲道:“買了這么多衣服,都試過了嗎?”
  趙清雅猜出方志誠問這話的意思,笑道:“有些看著不錯,就買了,的確還沒試呢。要不,現在試試,你給我們出出主意。”
  葉輕柔歡呼雀躍,鼓掌附和,笑道:“要不,我們一起試吧,肯定有意思。”
  葉美姿面色潮紅,卻是有些不樂意,不過被葉輕柔拉著,又挨不過趙清雅的要求,只能也進了臥室。
  方志誠等了片刻,三人相繼穿著新衣服走出臥室,趙清雅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帶連衣女裙,肩上披著鏤空帶花形圖案的白色披肩,連衣裙的面料是那種非常柔軟有很重下垂感的材質,側面開衩剛好到大腿的邊側,若是尋常傳,需要在里面穿一條保險褲才不至于輕易走光,美妙的弧線下邊,修長的雙腿穿著肉色的真絲短襪,一雙玲瓏可愛的黑色箭頭高跟涼鞋,長長的皮鞋帶系在柔美的小腿上,披肩的長發用一個紅色的發夾攏著,走在最前方,宛若民國時代的氣質型美女,令方志誠張大嘴巴。
  而葉美姿改變了平常乖巧淑女的風格,上身穿著一件粉色的吊帶小背心,黑色的緊身短裙,背心里白色的胸衣,惹人遐想,光裸的大腿加潔白光滑,宛若剛剛出水的兩條白嫩藕斷,長兒細密的眼睫毛閃著楚楚動人的眸光,赤腳穿著一雙金色的鏤空涼鞋,探在外面的玉趾仿若精美的工藝品一般。
  至于葉輕柔穿著一身公主裝,象征純潔無暇的白色蕾絲套裙,使她宛如天使一般,腳上踩著一雙白色尖頭不露腳趾沒有后跟配長帶的涼鞋,使得整個人顯得小巧精致。蓮藕般嫩白的胳膊從袖口裸露,小半截腿兒上裹著黑色極薄的絲襪,黑色的長發從肩頭右側垂落,纖細的腰肢以柔柔的曲線舒展……
  方志誠頓時看愣住了,這三個女人各有自己的特色,讓他心里涌出巨大的幸福感。
  三個女人一臺戲,眼前無疑是能令任何男人心動的時裝表演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