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3 巧遇綜合處秘密

當然,方志誠還有另外一種擔心,程斌這么晚歸來,夫妻倆肯定有一頓吵鬧,方志誠害怕秦玉茗在這輪爭吵中吃虧,若是自己不離開,關鍵時刻,或許能給秦玉茗一點幫助。
  方志誠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保護秦玉茗,若是程斌還是不悔改,自己一定要給程斌教訓,幫秦玉茗出頭。
  見方志誠鉆入臥室,程斌已經到了門口,他正掏出鑰匙,準備開門。秦玉茗知道這時候讓方志誠離開,已經來不及,便把臥室門給虛掩起來。
  程斌推開門,見秦玉茗板著臉倚在臥室門邊,他撓頭,訕訕笑道:“老婆,我回來了。這次下鄉義演,走得太匆忙,所以沒能跟你說清楚,我保證下不為例!”
  秦玉茗見程斌滿口謊話,忍不住冷笑一聲,淡淡道:“你竟然還有臉回來!”
  程斌心里一緊,裝模作樣地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挑眉道:“出差這么久,我也是為了工作,你對我這么兇做什么?”
  秦玉茗見程斌不愿主動交代,指著程斌的鼻尖,輕蔑地笑道:“那你跟我解釋一下,小虹是誰?”
  程斌微微一怔,干咳一聲,反問道:“你問我,我怎么知道?”
  秦玉茗見程斌臉皮甚厚,怒不可遏道:“程斌,你還是不是男人?帶著女人出去游山玩水,竟然回家跟老婆,說隨團下鄉義演了。我從來沒見過,你這么恬不知恥的男人。”
  程斌見事態敗露,臉色難堪,估摸著肯定是方志誠走漏風聲,窘迫道:“你別聽方家那小子胡扯,我哪里有閑工夫,做那種事情,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
  方志誠在房間里聽得火大,程斌這小子也太不講義氣了,自己做錯事,還把火勢往他身上引,太不上路子了。
  “你竟然還怪志誠,人家可是千方百計地幫你圓謊。”秦玉茗對程斌實在太失望,程斌一次次地犯錯,秦玉茗每次都包容,同時這也助漲了程斌的氣焰。
  秦玉茗掏出手機翻出通話記錄,把手機拋到程斌的手邊,“我打電話給劇團,你們最近根本沒有隨鄉義演的活動,還有這個電話號碼,想必你一定很熟悉……”
  程斌眉心顫抖,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沒想到小虹竟然給秦玉茗打電話。秦玉茗原本是何等高傲的性格,被小三如此挑釁,事情要惡化了。雖然程斌此前出軌過很多次,但大多是捕風捉影,沒有留下證據和把柄,如今證據確鑿,秦玉茗自然要大鬧一場。
  小虹也是被逼得走投無路,丁廣義被抓,她徹底失去依靠,只能纏著程斌了。
  “老婆,原諒我吧,這次我是有苦衷的……”程斌不再那么鎮定,從沙發上往秦玉茗走過來,他想要抱住秦玉茗。
  秦玉茗往后退了兩步,沉聲道:“不要碰我,離我遠點,我嫌你臟!”
  程斌見軟的不行,便來硬的,哼了一聲,怒道:“玉茗,你不要這么幼稚好不好?你相信外人的話,卻不信我的話?”
  秦玉茗冷笑連連,輕聲道:“程斌,我這輩子最大的蠢事,便是當初相信你,你還記得,跟我求婚時許下的承諾嗎?”
  程斌微微一怔,面色黯然,道:“當然,我從來沒忘記過去……”
  秦玉茗對程斌失望透頂,她眼角溢出晶瑩的淚珠,低聲道:“我不愿跟你再說什么……你好自為之吧……”
  言畢,秦玉茗閃身走入臥室,并將門給反鎖上,程斌回過神來,他用拳頭輕輕地敲打門身,低聲求饒道:“玉茗,求你原諒我這一次吧,我發誓,再也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了。”
  程斌從秦玉茗的眼神中瞧出決然,那是放棄的意思,他腦海中回想起這么多年與秦玉茗相處的日子,突然有種不舍之感,若是與她離婚了,自己豈不是真的一無所有?
  秦玉茗捂著臉,倚在墻角,默默地哭泣著。身側坐著方志誠,他嘆了一口氣,將肩膀借了出去。
  程斌得不到絲毫回應,如同瘋了一般,他在門口來回逡巡,大聲道:“玉茗,讓我進屋吧,咱們面對面談談,如何?”
  臥室內如同死寂一般,這讓程斌更加心煩意亂,他威脅道:“玉茗,如果你再不出來,我可就要沖進來了!”
  聽說程斌要沖進臥室,方志誠與秦玉茗兩人均嚇了一跳,房間里只有兩人,雖然他們之間關系清清白白,但若是被程斌發現,那豈不是要誤會很深。
  方志誠連忙給秦玉茗使了個臉色,秦玉茗蹙眉思索,輕聲道:“程斌,現在我們倆的心情都很激動,彼此還是冷靜一下吧。”
  程斌在外面抓著頭發,焦急道:“不行,我必須要跟你當面說,你趕緊開門。”
  秦玉茗面色泛白,若是開門的話,程斌見到方志誠,到時候自己可就沒理了。她轉身看了一眼方志誠,目光露出求救之色,方志誠腦筋急轉,伸出手指,往窗外指了指。秦玉茗了然,與程斌怒聲道:“程斌,不要逼我了,如果你趕沖進來,我現在就從樓上跳下去。”
  這里是三樓,摔下去,非死即傷。
  程斌見秦玉茗以死相迫,猶豫起來,他低下頭,如同霜打的茄子,依著門邊坐下來,低聲道:“唉,那我坐在門口,就等著你出來吧……”
  外面逐漸安靜下來,不過方志誠的心情卻是異常的煩躁,程斌現在就在外面候著,豈不是斷了自己的去路?
  方志誠湊到秦玉茗的耳邊,竊聲道:“嫂子,現在怎么辦,雖然程哥不鬧了,但是他在外面候著,我出不去啊。”
  秦玉茗也很無奈,嘆氣道:“我也沒辦法,他的性格便是這樣,每次吵架,都在臥室外躺著,如果我不原諒,他就不讓我出門呢。”
  程斌的臉皮很厚,不過這倒也是一個讓老婆回心轉意的妙招。
  方志誠猶豫道:“要不,你出去騙他,就說原諒他了。然后,我再找個機會,偷偷溜出去?”
  “那可不行!”秦玉茗直接駁回,“這次想讓我輕易原諒他,絕無可能!”
  方志誠與秦玉茗靠得很近,嗅著她身上散發出的香氣,心神微顫,暗思若是自己出不去,豈不是要跟嫂子在這間臥室住上一宿。程斌在外面守著,自己與秦玉茗獨處一室,想想這也是非常刺激。
  方志誠正欲說話,秦玉茗輕聲道:“要不,你在這里住一晚吧,等明天早上,再作其他打算!”
  方志誠心頭一熱,便點頭答應了。
  秦玉茗從櫥柜里找出涼席,鋪在地面上,從床頭取過枕頭,放在涼席上,努嘴道:“你睡床,我睡地板……”
  “那怎么能行?”方志誠不依,“還是我睡地板吧,否則多沒風度……”
  兩人拉著枕頭相互扯了一陣,秦玉茗沒方志誠力氣大,手一松突然放掉枕頭,方志誠重心不穩,倒在床上,發出嘭的一聲悶響。
  “玉茗,你怎么了?”程斌耳朵貼在木門上,緊張道。
  “沒怎么?你不要再吵我,讓我安靜一下,好不好?”秦玉茗不耐煩地回應程斌,見方志誠躺在床上抱著枕頭,尷尬地不敢動彈,差點笑出聲。
  “哦……”程斌見秦玉茗沒事,依著房門,又坐了下來。
  方志誠見拗不過秦玉茗,嘆了口氣,很“沒風度”地躺在床上。
  秦玉茗關掉了房內的燈,臥室內光線很昏暗,方志誠側過身,頭歪向秦玉茗所在的那處,只見她平靜地躺著,雙目閉著,濃黑的頭發,散亂在兩肩,均勻的呼吸聲傳來,如同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般,溫柔、優雅、迷人。
  秦玉茗雖然閉著眼睛,但她知道方志誠在關注著自己,內心也很復雜。這一刻,她對程斌反而沒有太多的仇恨,在考慮與方志誠之間的關系。
  自從看了方志誠的《暗戀日記》,秦玉茗故意與方志誠保持著距離,但今天與方志誠處于單獨的房間內,讓她在思考,以后又該怎么辦?
  對于方志誠的情感,秦玉茗一直以弟弟來看待,她覺得方志誠聰明、陽光、善良,待人真誠,但從來沒有想過,會與他發生感情糾葛。
  不行……我不能害了方志誠,我已經嫁給程斌,而方志誠還是小伙子,自己如何能以不潔的身體,誤了方志誠呢?而且他現在是個公務員,完全可以找一個很優秀,有一定家庭背*景的女朋友,如此可以讓他前程似錦,而自己,什么都沒有,只能是累贅。
  秦玉茗咬牙,給自己打氣,暗示自己不要胡思亂想。
  迷迷糊糊之中,秦玉茗睡著了,她感覺到方志誠起身,然后來到自己身邊,用手輕輕在自己臉頰上方掃了掃。
  他是在想做什么?莫非……秦玉茗天人交戰著,方志誠是年輕人,血氣方剛,與自己獨居,有了邪念,那也是理所應當的。
  自己該如何是好呢?反抗嗎?秦玉茗否定了這個想法。
  隨后,她感覺腰部一麻,被抱了起來,然后平躺在床上。
  秦玉茗內心羞愧,原來自己誤解了他,他是想讓自己睡床……
  方志誠躡手躡腳地走到陽臺,他戀戀不舍地朝著床上酣眠的佳人,深看了一眼,雙手一撐,踏上陽臺的圍欄,然后奮力一蹬,整個人橫空魚躍,落在隔壁的陽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