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29 炫目的開業儀式

許久不見趙清雅,她清瘦了些許,坐在沙發上,黑色的裙子拉到要上,兩條纖長的玉腿交疊,高跟鞋尖尖的鞋跟在地板上微微移動,黑色的褲襪緊裹著,勾勒出誘人的弧度,裙擺與沙發接觸的邊緣,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縫隙,竟能看得清里面一條很纖細的蕾絲。
  她白嫩的臉上沒有少女那種青春與稚嫩,卻有一種御姐才有的成熟韻味在眉間流淌,坐在那里靜然不動,卻是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葉輕柔也被她身上的氣質所感染,聲音比往常要小了許多。
  方志誠擺了擺手,瞄了一眼葉輕柔,嘆道:“老公老婆,這是很神圣的稱呼,可不能亂喊,她是我姐,也是這間別墅的主人,你們能暫住在這里,得感謝她才行。”
  “姐?”葉輕柔眼中露出警惕之色,因為趙清雅太漂亮了,坐在那里便是個威脅。
  方志誠抬眼斜看葉輕柔,輕聲嘆道:“你今天又翹課了嗎?雖說高考對于你而言,只是走個過場,但學生總得有個樣子,上課學習是你的天職。”
  “真啰嗦!”葉輕柔覺得方志誠太麻煩,往樓上去了。
  方志誠坐在趙清雅的身邊,目光凝視著她潔白如玉的手背,低聲問道:“姐,你不會怪我吧?”
  趙清雅歪著腦袋,笑問:“我怪你做什么?”
  方志誠撓撓頭,低聲道:“未經你的允許,帶人住在你家……”
  趙清雅擺了擺手,柔聲道:“別墅早就送給你住了,你帶什么人回來住,我不想管,也管不了。”
  方志誠覺得趙清雅這般說話,挺可怕的,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賠笑道:“我跟她們真心沒什么關系……那女孩跟家里鬧別扭,然后死皮賴臉地住過來了……”
  趙清雅手指放在唇邊,嘆道:“你覺得我會信嗎?”
  方志誠回想了一陣,攤手苦惱道:“我現在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就別洗了唄,反正沒人在乎你是不是臟的?”趙清雅偶爾一兩句刻薄尖酸的話,往往刺中方志誠的命門,讓他有種想吐血三升的沖動。
  方志誠頓時沉默了,覺得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趙清雅見方志誠垂頭喪氣的模樣,忍不住笑出了聲,輕聲道:“逗你玩的,別惱了。那兩個小姑娘,我剛才跟她們聊過,她們也交代了,其中一個小女孩對你有點好感而已。真羨慕她們還年輕啊,敢愛敢恨,相對而言,我就老了。”
  方志誠見趙清雅這么一說,頓時豁然開朗,笑道:“雅姐,你哪里老,在我眼里,你比她們有魅力多了。”
  趙清雅被方志誠純凈的目光瞧得臉色微紅,嫣然一笑道:“嘴巴變壞了,學會騙人了。”
  方志誠一本正經地搖搖頭,舉起右手食指拇指,作發誓狀,道:“對天起誓!”
  趙清雅伸手打掉方志誠的手勢,笑罵道:“沒事別隨便起誓,這是對自己不尊重。”
  方志誠順手將趙清雅的手指捏在手心,狠狠地揉捏起來,一股酥麻的感覺從指肚傳至全身,他竟然覺得呼吸變得沉重了。
  趙清雅用力縮回手,面色潮紅地嘀咕了一句,“膽子倒是不小”,自顧自地往自己臥室行去。
  方志誠跟在身后走了幾步,笑問:“雅姐,你準備什么時候回瓊金?”
  趙清雅轉身乜了方志誠一眼,笑道:“怎么?我才來一天,就盼著我走,好讓你跟那兩個小女孩過神仙般生活?”
  方志誠連忙擺手,尷尬道:“我巴不得你住在這里一輩子呢,那樣我也好整天能看到你。”
  “假話,誰信!”趙清雅一甩手,帶上了門,門身差點撞上方志誠的鼻子。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暗忖趙清雅表面上寬容,內心的火氣卻是很大。方志誠想了想,便倚在墻邊等待門再次打開,十來分鐘之后,縮孔有了動靜,當門縫露出一角,方志誠順勢擠了進去。
  臥室內色調和暖,即使趙清雅不在,方志誠也從來沒有進入其內,墻上掛著很多藝術品,充滿時尚感的小裝飾,讓人生出豪華的感嘆。墻壁上均覆蓋著富有品味的布料及木板,巧妙地布置成抽象而精致的各式圖案。
  靠近床邊,有一個很大的梳妝臺,上面擺放著一些奢侈的化妝品,臥室內淡淡的幽香多半源于那里。行李箱擺放在書櫥的旁邊,因為沒有完全拉上,衣服露出一角。
  趙清雅被方志誠嚇了一跳,差點要去擰方志誠的胳膊,終究還是反應過來,忍住了本能意識。
  趙清雅嘆道:“你進來做什么?嚇了我一跳!”
  方志誠耍賴道:“怕你生氣,想找個單獨的空間,給你道歉。”
  趙清雅撇嘴,覺得方志誠身上有股濃烈的氣息往自己臉上噴出,她聲音竟然有點緊張,低聲道:“我沒生氣,沒你想象得那么小心眼。”
  方志誠笑道:“那你得讓我試驗一下!”
  “怎么個試驗法?”趙清雅覺得方志誠笑容中有點邪惡,竟然忍不住退了幾步,后背貼在墻壁上。
  情場如戰場,向來是敵進我退,見趙清雅氣弱,方志誠便往前貼了幾步,兩條胳膊平伸將趙清雅給堵在身前。
  趙清雅被方志誠緊緊地貼在身上,對方結實的胸口毫無顧忌地壓在她胸口,一下子覺得身體燥熱,小腹忍不住微微地往上挺送了一下。
  方志誠沒意識到趙清雅有這么個反應,頓時覺得下身一麻,將胯往回縮了縮。
  趙清雅見方志誠終究還是沒膽子,瞇著美眸嬉笑著激將道:“怎么?就這么點兒勁?”
  方志誠擔心這樣下去,自己會控制不住,趕緊松開胳膊,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雅姐,我有點熱,若是在這樣下去,怕是控制不住自己了。”
  趙清雅的臉嫣紅得仿若能滴出水來,反而探出兩條手臂,緊緊地摟住了方志誠的脖子,吐氣如蘭道:“志誠,你如果想要的話,我現在便給你……”
  方志誠被嚇了一跳,內心忍不住猶豫起來,自己要不要順勢就推倒趙清雅呢?
  “姐,我們是不是太沖動了?”方志誠感覺體內有一股旺盛的精力,想要沖破一切樊籠。
  趙清雅騰出一只手,堵在方志誠的嘴唇上,輕聲道:“志誠,你會不會覺得姐很壞?一直在勾引你?其實我也很糾結,有時候會把你當做他,有時候又覺得你比他更好。我真是一個貪得無厭的壞女人。”
  方志誠嘆氣道:“姐,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這么漂亮的女人,若是跟我……我實在配不上你,所以不能輕易地褻瀆你,更舍不得對你造成傷害。”
  趙清雅悠然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其實這些都是借口,我也分辨不清,對你的感情,究竟是愛,還是回憶……”
  一邊說著,淚珠從趙清雅的眼角滾落,方志誠忍不住覺得心痛,伸手抹掉了她的淚痕。趙清雅輕聲緩語,將自己與前男友的故事說了出來。
  方志誠原本以為很驚心動魄,其實只是一個愛與分手的故事。
  “他得了癌癥,卻沒有告訴我,編了一個絕情的謊言,因為出國,所以與我分手。”趙清雅痛苦地說道,“我在他葬禮后的一個月才得知那個消息,原來命運真的如此絕情。”
  方志誠暗嘆了一聲,現實往往比電視劇充滿更多的悲情故事。從董姑口中,方志誠曾經聽過一些關于趙清雅與她前男友的故事,兩人相識于國外,前男友也是一個有身后家庭背*景之人,之前還有一個指腹為婚的未婚妻,費盡千辛萬苦最終才與趙清雅走到一起,結果遇到絕癥,當真是上天太過殘忍。
  方志誠見趙清雅終于吐露心中的痛楚,既心酸又有點苦澀,用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姐,以后會越來越好,無論發生什么痛苦的事情,我都會在你的身邊。”
  趙清雅沉浸在回憶之中,在方志誠的懷中依偎許久,才恢復了理智,這時門外傳來葉輕柔的聲音,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離開趙清雅的臥室。
  葉輕柔見方志誠從趙清雅的臥室走出,有些不高興,但還是伸出手與方志誠輕聲道:“給我點錢。”
  方志誠歪著腦袋盯著葉輕柔看了一陣,苦笑道:“這是什么道理,吃我的,住我的,現在還要用我的……”
  葉輕柔臉色微紅,嘀咕道:“別這么小氣,等有錢了再還給你才是。”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走過去在皮包里掏出皮夾,取了幾張大面額的票子,遞給葉輕柔,嘆道:“錢是借給你的,等到你有錢了,雙倍還給我。”
  葉輕柔從方志誠手中搶過錢,吐著舌頭,做了個鬼臉,俏皮道:“別做夢了,老公養老婆,那可是天經地義的。我用我的青春陪伴你,你給點錢讓我花,這多么合理!”
  方志誠見葉輕柔如此強橫的態度,頓時有點后悔,伸手道:“把錢還給我,我不借了。”
  葉輕柔嘻嘻笑著,往后跳了兩步,挺挺略顯青澀的前胸,得意道:“有錢沒有,要人倒是可以拿去。”
  “太直接了點吧?”方志誠有點扛不住葉輕柔的刁蠻,無奈地聳肩,嘆氣苦笑道,“算我倒霉,上輩子怕是欠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