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128 三女子千嬌百媚

(月末了,求一下月票。各位大大手中還有月票的,不要吝嗇,投給煙斗吧,到了下個月,系統會清零哦。同時,感謝諸位書友持續支持本書,煙斗感激不盡。)
  南苑老街是如今宋文迪頗為頭疼的難題,因為那處人口復雜,又多是銀州的老居民,所以改建的話,無論是成本還是推行難度都異常高,加之有人在幕后干擾,所以對南苑老街的改造進度一直很緩慢,即使當初以夏翔在銀州的威望,也迫于壓力而止步,轉而將目標投降玉湖生態區,尋求另一政績亮點。
  但,城市規劃必須要迎難而上,若是南苑老街改變不了現狀,那么銀州的發展便始終會有阻礙。宋文迪是一個理智而清新的執政者,若是舊城新建計劃在他執政期內無法成功,那終究意味著對于這個城市,他依舊是一個過客。
  以秦淮重機作為籌碼,與葉家交換出對舊城新建計劃的支持,這是一個很劃算的買賣。當然,葉家不會輕易做出表態,市委必須要給予其他的利益分成才行,后續的細節如何,還得商榷,但今夜這場見面,對于銀州而言,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新老兩派之間的和解,暫時的平靜,對于銀州二次騰飛,擁有絕對性的意義。銀州沉寂太久了,前面累積的資源因為經濟的發展,政策的變化,已經逐漸喪失優勢,若是不改革,不創新,不改換視野,淮南之翼終究會落寞。
  宋文迪身上的壓力很大,他入主銀州之后,工作方式一直保持著強硬的態勢,而隨著銀州的政局逐步穩定之后,他開始逐步改變工作方式,在妥協之中尋求發展
  并非宋文迪的性格變化了,而是環境決定一切,即使以宋文迪銀州官場第一人,該求全時也得放下身段。
  葉明鏡雖說不是葉家在官場上級別最高之人,但因為其掌握著葉家的所有商業資源,所以地位并不弱于其二哥葉明遠,而且葉家老爺子此次將銀州完全交給葉明鏡處理,葉明鏡在與宋文迪的談判時,擁有決定性作用。
  南苑老街無疑是一塊巨大的利益蛋糕,雖然很難啃,但若是能吃下去,對于葉家鞏固其根基,有著不少好處。
  宋文迪離開之后,葉明鏡坐在老宅后花園的涼亭內,沏了一壺茶,只喝了兩杯,大多時間都在沉思南苑老街的利益與風險系數。
  見茶水冷了,元叔走過來打開茶壺壺蓋,續上熱水,輕聲道:“我與小方交代過了,小姐會在那個別墅住上一段時間。”
  葉明鏡點點頭,突然想起什么,疑惑道:“從簡歷來看,方志誠是孤兒,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他怎么會有一套別墅呢?”
  元叔提起茶壺為葉明鏡倒滿一杯,低聲道:“別墅并不是方志誠的,他也只是暫住而已……”
  “哦?”葉明鏡眉頭微蹙,等待元叔繼續說下去。
  對于方志誠此人,葉明鏡已經充滿了好奇,總認為這個年輕人不一般,不太像普通人家走出來的孩子,遠比同齡人老成,圓滑、靈活。
  元叔將茶杯推到葉明鏡的手邊,葉明鏡站起身取了一枚茶杯,給元叔倒上一杯。
  元叔泯了一口清冽的茶水,沉聲道:“別墅是趙家的。”
  “哪個趙家?”葉明鏡眼中露出警惕之色。
  “宏達集團的趙家。”元叔輕聲道。
  葉明鏡眸光多變,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嘆道:“沒想到竟跟瓊金趙家有關聯,這小子越來越讓人驚喜了。”
  趙家的發展軌跡與葉家完全不一樣,趙家以經商作為起源,建立龐大的商業帝國之后,其第三代轉變發展方向,進入官場,逐步爬至淮南的權力層,現如今淮南省常務副省長趙國義,是淮南省最年輕的副省級官員,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有望進入華夏權力的核心。
  而葉家則以從政為起源,隨著葉老爺子逐步升遷至燕京后,第二代逐步將重心調整至從商,雖說大哥、二哥都在從政,但比起趙國義的潛力而言,還有一定的差距。
  同為淮南省無論在商界還是政界都排名靠前的兩大家族,在某些核心資源的競爭上,無疑便成了對手。
  方志誠竟然與趙家有關聯,這更加印證了此人身上的潛力。
  人都有愛才之心,葉明鏡極有遠見,他的第一反應是,看能否將此人拉攏到自己的身邊,作為一枚隱藏的棋子,布置在宋文迪與趙家的腹心,等到關鍵時刻,再充分利用,屆時說不定能起到奇兵之效。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方志誠見宋文迪眉頭緊鎖,便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遞了過去,然后暗示司機搖開車窗。宋文迪點燃香煙,輕聲道:“知道我在愁什么嗎?”
  方志誠輕聲道:“老板你是怕與虎謀皮,讓葉家進入舊城新建計劃,這看似是簡單的解決方案,但其實存在諸多風險。泉安幫一直存于銀州體內的毒瘤,經過你此前打壓,雖有所收斂,但極有可能因為舊城新建計劃,卷土重來。”
  宋文迪眼中眸光在煙霧中一閃,淡淡道:“若是沒有葉家相助,南苑老街的改造,將很難推動。”
  方志誠琢磨片刻,輕聲建議道:“我覺得可以轉換思路,葉家求的是經濟利益多過政治利益,若是給了他足夠的經濟利益,那么在政治利益上便會讓步。”
  “你的意思是?”宋文迪伸手彈掉了小半截煙灰,語氣變得凝重起來。
  方志誠輕聲道:“改造南苑老街必然要調整領導班子成員,除開行政部門之外,以政府的名義再另行注冊公司。行政部門主要負責南苑老街的行政管理,而公司依舊是政府控股,但以外聘的形式,交給葉家的專業運營團隊來全權負責。”
  宋文迪琢磨片刻,淡淡笑道:“沒想到你小子腦袋轉得到挺快,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方法。回頭你寫一個詳細點的方案,屆時我再讓有關部門審議一下,估算方案的可行性。”
  方志誠的這個想法,是最近在黨校學習時,閱讀一篇關于新國經濟的文章得到的啟示。新國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其經濟形態也是目前國內學習主要學習的對象之一。新國政府控股公司分為兩個層面,其一政府直接全資擁有的公司,其二政府全資公司控股的大型集團。
  無論哪種形式,政府的監管都是比較寬松的,主要負責對所屬控股公司董事和總裁的任免,公司改組,股本結構的調整,重大貸款的控制及重大項目的投資決策等,從不干預所屬控股公司的具體經營與管理。
  回家之后,方志誠一宿未睡,查閱了很多資料,然后完成了一篇《南苑老街改造方案(討論稿)》。這篇討論稿字數達五千字,其中引入不少新國政府在對國有企業的管理方式的先進經驗。立論點在于,能否用新國對國有企業的管理方式,來整合南苑老街的各種資源,推動整個區域的城市化與商業化進程。
  論地域面積,新國的大小與云海大小相仿,不及銀州市區面積的四分之一,能擁有如此強大的經濟實力,完全是開放體制的優勢。
  若是銀州能放開思維,在南苑老街的改造規劃上,寬容度更大一點,完全可以擁有另外一番的作為。
  按照方志誠的構想,政府全資注冊南苑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然后以公司的名義,對外進行招商引資,充分挖掘南苑各種資源,比如旅游、土地、人口等,而政府主要在行政上給予輔助,只在經濟指標上作要求,并在工商、人事招聘上開辟綠色通道,不干涉任何實際性的運作。這種全方位面向市場化的體制,方志誠很有信心,必能為南苑引入新鮮的血液。
  宋文迪翻閱完討論稿之后,隨即便召開常委會,討論舊城新建計劃中關于南苑老街改造的問題,同時將方志誠連夜寫好的稿件多打印了十一份交至眾人手中。昨夜宋文迪與葉明鏡達成和解的消息已經擴散出去,張國鑫對宋文迪的態度也有所改變,主動配合宋文迪的發言,表示支持南苑老街的改造,同時政府部門會以討論稿為基礎,整理研究一份更為縝密的方案書。
  見一把手和二把手同心同德,其余常委便跟著調子走,紛紛表態,對南苑老街的改造予以支持。
  會議結束之后,宋文迪與張國鑫很難得的竟然一前一后走出會議室。兩位領導此番姿態,充分說明銀州官場暫時進入和平時期,盡管兩人之間的矛盾永遠不會消失,但出于對大局的考量,兩人至少不會在明面上撕破臉皮。
  但背地里的陰謀詭計,你爭我奪,卻并不見得會減弱,可能更加險惡。
  方志誠一宿未睡,散會之后,宋文迪見他面色難看,便讓他先回去休息。
  強作精神回到家之后,方志誠剛推開門,頓時整個人醒過來,只見趙清雅俏生生地坐在沙發上,面帶微笑望著自己。
  方志誠頓時有點頭皮發麻,家里藏著兩個女人,現在趙清雅該怎么想自己呢?自己包養的男人,背著她金屋藏嬌?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最好趙清雅還不知道家里藏著倆人,然后使個小計謀,將她騙出去。
  方志誠在將皮包放在茶幾上,訕訕地笑道:“姐,你來了啊?”
  趙清雅還沒來得及說話,卻沒想葉輕柔聽見方志誠的聲音,“噔噔噔”地從樓梯上走下來,指著趙清雅,微怒道:“老公,這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