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127 上輩子欠了你的

下午宋文迪參加經貿會議,時長大約三個多小時,方志誠與佟思晴坐在角落里閑聊,將何陽晾在了一邊。佟思晴與方志誠交頭接耳的情形,落在何陽的眼里,惹得何陽氣得不行。佟思晴平常在辦公室內各種高傲冷淡,但對方志誠卻是完全另一副模樣,自然讓何陽心里不平衡。
  佟思晴雖說嫁做人婦,但若是不知情的人,哪里能猜出她還生了小孩,若是男人遇見這般可人的蜜糖,都想沾上去,尋點好處。何陽外表一本正經,但骨子里對佟思晴有心思,辦公室戀情在市委大院并非稀罕事,同事之間朝夕相處,日久生情,然后滾到一起的,多不勝數。
  自從進入市委書記辦公室的第一天,何陽除了獲取宋文迪的看重之外,第二大目標便是將佟思晴弄到手。
  不過,佟思晴為人處世非常本分,從不在外流連,甚至有時候老板主動要求她參加一個宴會,她也會以家中有事斷然拒絕。
  蒼蠅叮不了無縫的蛋,何陽的心慢慢也就冷了下來,如今看到佟思晴被方志誠逗得咯咯直笑,高聳的胸部匍匐波蕩,惹得他怒不可遏,暗中詛咒這佟思晴與方志誠早晚一天玩火自焚,沒有一個好下場。
  方志誠在跟佟思晴胡扯黨校里的稀奇事,“一次聚餐過后,男同學對女同學說,做我女朋友吧,不然我就強奸你。那女同學說,不要,就算你得到我的肉體,也得不到我的心。男同學輕描淡寫道,我要你的心做什么,得到你的肉體就夠了。女同學不屑地譏諷道,得到我的心,可以解鎖更多的姿勢。”
  佟思晴臉上顯出紅霞,笑了一陣,低聲啐道:“黨校不都是干部嗎,怎么說話也這么流氓?”
  “干部,又怎么了,不是男人就是女人,彼此都需求的。”方志誠盯著佟思晴那張俏臉,竟然有點走神。
  佟思晴穿著灰白格子的外套,敞開的領襟露出枚紅色的打底衫,雪白的脖頸上懸掛著一塊玉佛,使得她瓜子臉嬌艷而成熟。佟思晴一顰一笑之間透露著知性美,因為出生于書香門第,有種與身俱來的內斂。
  會議按照流程在走,方志誠與佟思晴肩膀貼在一起,交頭接耳,宛如進入另外一個空間,彼此說這話,偶然間提起佟思晴的丈夫李明學,佟思晴竟將家長里短與方志誠抱怨了一番。
  佟思晴的皮膚保養得很好,還如少女般嬌嫩,眉眼時不時地流露嫵媚氣息,口齒間不時地吐出香氣,惹得方志誠與之交流感到完全就是一種享受。
  佟思晴見方志誠有點走神,用中跟的皮鞋在方志誠的腳本上碾了一下,“再問你一遍,下個月我過生日,你去不去?”
  “呃……”方志誠撓頭笑了笑,“當然,得去!我剛才在想,要給你準備什么禮物呢!”
  佟思晴掩口笑道:“人去就好了,還要什么禮物?都是一些家里人,同事只請了你一個。”
  方志誠露出十分榮幸之色,倒抽一口涼氣,似乎很苦惱道:“思晴姐,你為什么對我另眼相看呢?”
  佟思晴呸了一句,笑罵道:“是老李邀請你的,他把你引為莫逆,要跟你再度一醉方休哩。”
  方志誠笑笑,嘀咕道:“原來是李大哥請我啊,那我得考慮考慮了。”
  見佟思晴瞪眼,方志誠連忙笑著擺手道:“知道了,周日在忙,也會抽空去參加你的生日宴。順便問一句,思晴姐,你應該三十了吧?
  佟思晴嘴角微翹,質問道:“你想說我老了嗎?”
  方志誠便盯著佟思晴上下仔細打量,搖頭認真地說道:“很嫩,跟水蔥似的,掐一把都會冒水。”
  佟思晴輕哼一聲,瞄了一眼方志誠,低聲道:“小方,你越來越油了,嘴皮子讓人討厭得狠。”
  嘴上雖然這么說,但佟思晴內心還是歡愉的,哪個女人不喜歡被異性夸獎,否則為何醉心于打扮,買各種衣服、化妝品修飾自己,這都是為了滿足內心的虛榮。
  佟思晴雖然為人本分,但也是女人,被方志誠這種血氣方剛的年輕小伙一吹捧,頓時整個人年輕了十多歲,她仿佛回到了大學時代,觸碰那淺淺懵懂的曖昧情感。
  方志誠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佟思晴面前表現得各種諧趣,想起當年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只為博褒姒一笑,原來并非那么荒誕,完全是因為情之所至使然。
  會議結束之后,佟思晴與向陽乘坐考斯特跟著大部隊回市委,而方志誠陪著宋文迪去見葉明鏡。葉明鏡定的地點有點偏僻,在南郊外的一個小農場。未到目的地之前,葉明鏡便安排車輛過來帶路,前后花費四十多分鐘,才進入一個頗具特色的明清風格大院子。
  方志誠隱約猜出,這里便是葉家的祖宅,雖說葉家三個兒子現如今走入國內市場,成為風云人物,但葉家祖宅卻依舊被小心維護著,這充分說明葉家對于其祖地的重視程度。
  外面看上去十分復古,但走入園內發現園林設計風格陡然一變,顯得十分前衛,有種走入美利堅富裕人家后花園的感覺,花圃內擺放著各色的花類,尤其幾盆橙色的郁金香盛放地異常嬌艷。
  葉明鏡主動贏了過來,笑著與宋文迪握了握手,見他對花圃挺有興趣,笑著介紹道:“這是我們葉家的老宅,現在已經改為農場,主要用大棚技術種植花草,供給量雖說不大,但能夠維持老宅的運營。”
  宋文迪對于葉明鏡的這種思路十分贊同,笑道:“葉總的大名我早就聽說過,幾個朋友都說你是經常的天才,如今從這小小的細節,便可以窺知一二。有空邀請你給我們市政府的那些官員作個培訓,現在政府搞經濟發展,少不了你們這些商界優秀的人才給咱們出謀劃策。”
  葉明鏡擺了擺手,笑道:“宋書記,你這話卻是捧殺我了。如何運營企業,我懂行,但做培訓,嘴皮子上的功夫卻是不夠,只怕貽笑大方。”
  方志誠默默地跟在兩人身后,見他們相談甚歡,頓時生出錯覺,這兩人是不是又過交情,哪里有半分敵對方的架勢?這就便是所謂的政謀高手,盡管結過怨,但彼此對面而坐,仿若多年不見的老友,無所不談。對于各種火候的掌握,非得浸淫此道多年,難能修煉成功。
  因為到了晚飯時間,幾人先入座吃飯,桌上的菜色雖不復雜,都是銀州當地的一些家常菜,但刀工、色澤、香味無一不令人食指大動。
  葉明鏡指著滿桌的銀州特色菜,笑道:“宋書記,有句話不是我吹牛,你來銀州雖有一年,但銀州最地道的菜式,過了今晚才算是真正品嘗過。”
  葉明鏡簡單的一句話,便搶了不少聲勢過去,意思很簡單,我葉明鏡才是地道的銀州人,而你宋文迪雖說主政銀州,但畢竟只是一個過客而已。最多不出十年,宋文迪必然要調出銀州,而葉家扎根在銀州,十年甚至百年,都是土生土長的銀州人。
  宋文迪笑笑,沒有過多聲辯,嘗了幾筷子,輕聲道:“口味的確不錯。但我也得說句略顯淺薄的話,這銀州菜口味雖好,但也要與時俱進,就以湖湘那一帶的人而言,若是吃起咱們的銀州菜,便會覺得口味太淡。所以若是你開一家地道的銀州餐館,最多賺個名聲,叫好不叫座。”
  宋文迪的反擊有禮有節,也在表達自己的態度,銀州不可能固步自封,一成不變。銀州現在的人口結構在變化,隨著經濟發展迅速,吸引了不少優秀的企業,已經成為淮南最大的人才聚集地。外來人口涌入,飲食文化、商業配套便需要作出調整,滿足這些外來人才的喜好,這樣才能成功的留住人。
  人口,尤其是高質量的人才,是城市得以成長壯大的基礎。有了人,房地產便有了消費群體,因此也可以衍生出各種服務業。
  葉明鏡是做企業的,他選擇在一個城市落戶,會重點考察這個城市的環境、人口數量,便是基于這個原因。
  方志誠見話題說得有點僵,笑著舉起酒杯,打圓場道:“葉總,感謝你的招待,我先敬你一杯。”
  葉明鏡看了一眼方志誠,暗忖這小子倒是挺會把握時機,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酒杯比正常的白酒杯要大,口感有點像黃酒,入口濃烈,回味綿遠。這酒顯然也是農場自家釀造的,風味獨特。
  飯桌上,葉明鏡與宋文迪兩人,有一句沒一句閑聊,多半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含蓄地表達著自己的意圖,方志誠感覺自己插不上嘴,便為兩人做好服務工作,若是他們談不下去,便插嘴幾句,緩和一下氣氛。
  酒足飯飽之后,葉明鏡邀請宋文迪去農場的花卉種植基地參觀,兩人在前面走著,方志誠與元叔在后面跟著,有意與他們隔開距離。
  元叔差不多有五十多歲,不過背脊挺得比一般的年輕人還要直,他輕聲道:“小姐,怕是還要在你那里叨擾幾日。”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搖頭道:“葉總倒是放得下心。”
  元叔嘆了一口氣,沉聲道:“老板,現在也是沒有信心面對小姐,所以覺得彼此需要一點空間。”
  方志誠估計葉家父女之間怕是藏著什么隱秘,清官難斷家務事,他不好多問,無奈地搖了搖頭,暗忖自己這算是躺著也中槍,父女吵架,關自己這個路人何干?
  沿著泥土路走了兩圈,宋文迪與葉明鏡終于達成了協議,政府依舊占秦淮重機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而葉明鏡掌控的投資公司占取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四則由那家港資公司獲得,境外上市事宜由港資公司全權運作。
  而葉明鏡必須要幫助宋文迪負責解決一件事,協助推進舊城改造計劃,首當其沖要解決南苑老街的改造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