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26 南苑老街的遠望

若是方志誠改得不夠仔細,何陽拿著這份材料給宋文迪看,他盡可以將責任推到自己的身上,而若是自己改得很出色,何陽也可以將材料的功勞據為己有,這便是何陽的高明所在。何陽給方志誠出了個難題,利己不利人,當真是狡猾無比。
  方志誠原本以為何陽性格迂腐老實,如今卻是自己看走眼,何陽偽裝得很好,在宋文迪面前表現得十分憨厚,背地里卻是滿腹小雞肚腸。
  人前人后兩面人,何陽便是這種人。不過,何陽使出的計謀太過膚淺,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何陽顯然對方志誠還不夠了解,判斷有誤。
  方志誠不動聲色地改好了材料,何陽走過來,取過材料,仔細看一陣,暗忖這方志誠果然有兩把刷子,原本見他年輕,寫材料的高手,哪個不需要五六年的錘煉,所以他估計方志誠肯定要吃個大虧。何陽卻不知道方志誠是科班出身,進入市委辦先在秘書一處王柯這個材料高手下面當差了一段時間,這寫材料的事情對于他而言,并非什么難事。
  以方志誠當初申論成績排在全省公務員前十名的水平,修改一份發言稿又是什么難事?
  何陽見計劃失敗,連忙改口,夸獎道:“小方,你的文字功底很深啊,用詞極為老道,語句極為講究,若是換做我來改,恐怕改得沒有你好。”
  方志誠微微一笑,從何陽手中接過演講稿,淡淡道:“老何,你過謙了,當初調你來市委書記秘書辦公室,還不是看在你筆桿子好的基礎上……”
  何陽見方志誠從自己手中拿回了演講稿,微微詫異,笑道:“小方,材料我剛才看過,定然沒問題,因為時間急,你拿給我,我趕緊修改了,重新打一份出來。”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聲道:“前幾日老板在常委會上講話,表示要推行無紙化辦公,這樣拿進去給老板審核便好,省得一來一去,讓事情變得麻煩,同時還浪費紙張。”
  何陽面色一沉,不悅道:“小方,你這不是讓我難堪嗎?演講稿從頭至尾都是我來接手的,現在你拿過去遞給老板,豈不是要讓老板認為我辦事不牢靠?”
  方志誠笑笑,在何陽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安慰道:“不要想得太復雜,老板哪里會是那么小雞肚腸的人,咱們原本就是一個辦公室的,工作責任分配哪里用這么清楚?”
  佟思晴一直冷眼旁觀,見方志誠拿著演講稿進了里屋,不僅嘴角浮現出笑意,暗忖何陽當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說句心里話,佟思晴對何陽不太喜歡,因為此人太會經營,雖說有些才能,但心計過深,不過何陽小看了方志誠,以佟思晴對方志誠的了解,這又豈是一個會輕易吃虧的人?
  若是換做其他人,怕是不敢將一份還沒成型的演講草稿遞給宋文迪,但以方志誠與宋文迪的關系,一份演講草稿又算得了什么?
  宋文迪接過演講稿仔細瀏覽了一遍,因為修改的地方頗多,所以宋文迪看得十分仔細,許久之后,他才拿起手邊的鋼筆,在其中某處文字上畫了一個圈,進行了微調。
  宋文迪放下鋼筆,摘下眼鏡,笑道:“小方,你的鋼筆字不錯,有空還去練練毛筆字,這對你以后的進步有幫助。”
  官場中有個不成文的風格,以文會友,不少官員都浸淫書法之道,一則因為書法可以靜心,幫助思考問題,二則書法可以增加內涵,讓人提升品味。
  宋文迪也喜歡書法,因為時間的緣故,他平常很少親自寫,除辦公室內極有書香之氣外,方志誠也知道宋文迪家中書房內收藏著一套價值不菲的文房四寶,足見宋文迪也是一個喜歡翰墨之人。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最近一直在練,等自我感覺不錯,到時候再寫幾幅給老板品鑒品鑒。”
  宋文迪笑著擺了擺手,盯著演講稿又看了一番,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皺了皺眉道:“經貿會不是讓小何跟進對接的嗎,怎么由你來改這演講稿了。”
  市委書記的心思縝密,對于一些小細節的敏感性,遠勝于常人。
  方志誠暗忖宋文迪果然主動提起,笑著說道:“他覺得許多地方拿捏不準,所以讓我幫著改改。”
  宋文迪面色一沉,伸手提起座機,給外面打了個電話,十來秒鐘之后,何陽推門而入,他面色緊張道:“老板,你找我?”
  其實方志誠進里屋之后,何陽一直在外面就坐立不安,他不是傻瓜,自然猜出方志誠進里屋,對自己定是不利。
  宋文迪手指在那份演講稿上輕輕地敲了敲,表情十分嚴肅道:“演講稿已經修改好了,你拿出去修改后可以直接交給綜合處了。”
  何陽表情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心中五味雜陳,雖說宋文迪沒有明言,但隱晦地表示對自己不滿。
  若不是不滿,宋文迪不會親自打電話喊自己進來拿演講稿,這是在委婉的表達,原本應該是由你來辦的事情,怎么交給方志誠來處理?
  宋文迪是一個儒官,他不像某些官員那樣,將心思全部表露出來,習慣用一些暗示,點一下下面的人。若是悟性不高,很難在他下面辦好事,宋文迪之所以評價何陽迂腐,便是因為他在悟性這方面比不上方志誠。
  但何陽畢竟跟著宋文迪有數月時間,對于宋文迪某些習慣還是有所了解,比如他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擊,此刻若是說話,多半表明他的心情不是特別好。
  何陽心中對方志誠充滿恨意,暗忖這小子也太過分了,為何要讓自己下不了臺呢?
  何陽并沒有意識到,一切貨源都是何陽先給方志誠下絆子,只不過方志誠不是輕易吃虧之人,迎面給了何陽一個重重的反擊。
  何陽面色黯然地拿著演講稿走出辦公室,宋文迪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小何,還是太心浮氣躁,一份稿子都修改不了,還需要你來支援。”
  方志誠并沒有接著話茬,繼續說下去,反而幫著何陽說了一句話,“何秘書,畢竟才來您身邊,很多事情還不夠熟悉,相信他很快會成長起來的。”
  宋文迪微微搖頭,輕聲道:“他對自己的定位還不夠準確,你稍微忍耐一番,等黨校學習結束之后,我會準備讓你再往上動動。”
  方志誠按捺住心中的狂喜,輕聲謙虛道:“這樣一來,會不會太快了一點?”
  宋文迪被方志誠小心翼翼的模樣,惹得啞然失笑,許久才道:“雖說干部晉升都得按照干部選拔條例來辦事,但組織對于一些特別優秀的年輕干部,也不會太過于教條,扼殺他的成長空間。省委李書記對你很滿意,已經把你的檔案調到省委組織部,作為最為優秀的干部苗子來培養。”
  方志誠臉上露出笑意,輕聲道:“老板,你這是給我封官許愿啊?”
  宋文迪輕松笑道:“市委書記秘書原本便應該是正科級,你現在是副科級略低了一點……”
  方志誠癟了癟嘴,苦笑道:“原來老板你是覺得我級別太低,給你丟人哩。”
  宋文迪沒好氣地指著方志誠鼻子罵道:“你個臭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言畢,宋文迪戴好眼睛,伸手取了一份材料,仔細批閱,見方志誠久久不出去,挑眉問道:“怎么,還有事?”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指了指書柜旁邊,宋文迪思索片刻,伸出手指,沒好氣地笑道:“又想占便宜?”
  “您身體不好,我幫你消耗點煙,也是間接地有助于您的身體健康。”方志誠訕訕道。
  “理由還真多!”宋文迪慢悠悠地站起身,打開書櫥旁的保險柜,從里面取出兩條煙,吩咐道,“悠著點抽,年輕人也得注意健康,別把身體給抽壞了。”
  何陽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演講草稿上的鋼筆字跡,腦袋一頓胡亂,他心中有著種種不甘,憑什么一個比自己小七八歲的臭小子,能得到市委書記的賞識?
  何陽心情十分紊亂,因為知道自己踢到了一塊鐵板,方志誠顯然比想象中要難對付,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為何宋文迪能允許自己的秘書半脫產在黨校學習,從某種角度來看,這是一種何等的縱容,自己為何要腦門一熱,挑戰方志誠的權威,給他故意下套?
  何陽呆呆地看著電腦顯示屏,一個字也打不進去,里屋的門被推開,只見方志誠笑瞇瞇地走出來。何陽定睛一看,發現方志誠腋下還夾著兩條煙,頓時鼻子都氣歪了。
  人比人,當真會氣死人。
  宋文迪平常對何陽總是愛理不理,多有不滿,再看看方志誠,進個辦公室,還能帶出兩條煙,這種待遇之差,顯然是天壤之別。
  何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琢磨著以后還是繼續夾著尾巴做人吧。
  佟思晴在旁邊看得眸光閃閃,暗忖這小方還真夠厲害,舉手投足之間,便讓何陽知道分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