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25 政謀高手的交鋒

清早,方志誠跑完步回來之后,葉輕柔穿著短褲,揉著眼睛從樓上走下來,寬大的T恤下擺遮住短褲多半,露出光潔纖細的長腿,從方志誠的角度,往樓梯上望去,只覺得入眼處朦朦朧朧,她這樣子看上去,寬大的T恤內沒有穿什么,所以含苞待放之處羞澀地往外頂著,能依稀看出她的形狀不是很大,如同一枚還泛著青色的生桃兒,形狀怪異*地挺立,讓人很想伸手去擼起T恤下擺,看個仔細。
  “看什么看!”葉輕柔很敏感地瞪了方志誠一眼,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口,琢磨著T恤不透光,衣服淺出的激凸,又不是很明顯,只是不知道,對于男人而言,聯想才更可怕。
  方志誠撓撓頭,用纏著手臂上的毛巾抹了抹額頭的汗,嘆道:“以后別這么穿。”
  “我也就是在家里才會這樣,哼,沒想到你這么猥瑣。”葉輕柔知道方志誠的壞心思,臉紅到了耳根,雙臂環抱下意識地遮住胸口,然后往衛生間走去。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提醒道:“樓上不是也有衛生間嗎,與你們住的那間臥室緊挨著。”
  葉輕柔微微一怔,意識到自己干了一件傻事,嘴巴還是挺兇,嘀咕道:“我愛用下面的,你管我?”
  方志誠因為剛跑過步,所以身上有很多汗水,急著要沖個澡,然后去上班。葉輕柔在衛生間里的時間越長,他也就越煩躁。葉輕柔似乎知道方志誠的心思,故意在衛生間里呆了很久。
  大約過了十分鐘,方志誠終于忍不住了,他輕輕地敲了敲浴室門,嘆道:“我的姐姐,你究竟好了沒啊,我等著洗澡,然后去上班呢!”
  葉輕柔俏皮地嘿嘿一笑,輕哼道:“喊我姐姐可不行,起碼得喊我……老婆……”
  “別逗了!”方志誠抬眼看了一下客廳的掛鐘,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若是遲到那就不好了,他沉聲道,“葉輕柔,你趕緊給我出來,我可沒時間跟你開玩笑。”
  “嘩啦啦啦……天在下雨……嘩啦啦……云在哭泣……嘩啦啦啦啦……滴入我的心……”葉輕柔微微笑,一邊噓噓,一邊唱著歌,哼著旋律,突然停下,得意道:“不喊的話,我堅決不會出來。”
  “你狠!”方志誠無可奈何,只能噔噔上了樓。
  樓上的衛生間沒有浴室,方志誠便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身子,想起葉輕柔的刁蠻,不僅連連搖頭,琢磨著一定要找個機會趕走葉輕柔才是。
  出了衛生間,想著葉輕柔可能回到房間,方志誠便去推了推門,門只是虛掩帶上,葉美姿靜靜地躺在床上,柔美的身段半擰著,亭亭玉立的身子側過去,背著光,棉質的睡衣卻有點半透,能隱約看見比布料更加純凈的雪白肉色與嫣紅的內褲。
  若是細看,紅色內褲蕾絲邊覆蓋的恥骨,露出絲絲黑卷的細毛,因為布料很薄,還能見到蝴蝶的形狀。
  方志誠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趕緊拉上房門,雖說還想多看兩眼,但潛意識告訴自己,不能再看,否則真會出事的。
  出了房門,方志誠發現葉輕柔叉著腰,盯著自己,嘴角帶著憤憤不平之色,低聲道:“怎么出來了?要不要再進去啊,床很大,陪我和堂姐睡一會如何?”
  “好啊,好啊……”方志誠知道被葉輕柔誤會了,想起方才被擋在衛生間門外,肚子里有氣,索性硬著頭皮,干脆點頭答應。
  “去死!沒想到你是個超級無敵大色狼!”葉輕柔抬起玉腿,踢了方志誠的小腿一腳。
  方志誠捂著小腿揉了一陣,見臥室門已經被關上,很生氣地說道:“有種開門,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怎樣才是色狼風范。”
  葉輕柔爬上床,葉美姿被驚醒,緊緊地抓著被褥,遮住胸口大半雪白,緊張地問道:“怎么回事?”
  葉輕柔嘟著嘴,哼了一聲,“沒什么?繼續睡吧。”
  葉美姿嘆了一聲,轉過身子,又繼續睡去。
  兩人一直睡到九點左右,葉美姿先洗漱,完畢之后在餐廳桌上找到一張紙條,“電飯煲里熬了粥,冰箱里有小菜,微波爐里熱一下,便可以了。”
  葉美姿暗忖方志誠倒是挺貼心的,給葉輕柔盛好了粥。
  葉輕柔伸了一個懶腰,見葉美姿正在廚房里熱菜,疑惑道:“方志誠弄的?”
  葉美姿點點頭,輕聲道:“是啊。咱們還是回去吧,若是住在這里,給他會添不少麻煩。”
  葉輕柔卻是輕哼了一聲,怒道:“我們住在這里,完全是讓他享福,兩個美女跟他一起住,其他人還享受不到這種待遇呢。”
  葉美姿無奈地搖搖頭,苦笑道:“你上午又準備不去上課嗎?”
  葉輕柔坐在椅子上,喝著米粥,歪著腦袋想了一陣,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要不……還是去吧……”
  來到市委書記辦公室,佟思晴正在打掃衛生,詫異道:“今天是周二,你怎么來了?”
  方志誠將挎包放在桌上,從佟思晴手中接過掃帚,幫著掃地,笑道:“有點事情要跟老板說。”
  佟思晴點了點頭,取出一條抹布,進里屋去擦桌子,何陽這時走了進來,見方志誠在掃地,臉上一層陰云一閃而過。
  方志誠抬頭笑著與他打招呼:“早!”
  何陽不冷不淡地哼了一聲:“早!”
  何陽一直對方志誠有敵意,方志誠如今半脫產學習,何陽潛意識將自己當成市委書記秘書,對于方志誠三天打漁兩天曬網,自然心有不滿。而且方志誠年紀很輕,辦公室沒有公開分配過職務,何陽在宋文迪身邊工作一段時間,自信心膨脹,骨子里的劣根性便展露出來,他潛意識里認為自己才是外屋的老大。平常見到佟思晴對方志誠一臉微笑,何陽心中就滿是不舒服,琢磨著佟思晴為何要對方志誠這么友善,不過是工作還不到一年的小年輕而已。
  方志誠瞧出何陽的不滿,雖然臉上不露聲色,但內心還是挺不舒服,琢磨著有空得敲打一下何陽才行。
  官場便是如此,若是你不夠狠,別人就不會怕你,把你當成軟柿子來捏。
  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便是個中道理。
  十來分鐘之后,宋文迪進了屋,何陽第一個站起身,笑瞇瞇地喊道:“書記好!”
  宋文迪點點頭,掃了一眼,瞧見方志誠,臉上露出微笑,道:“小方,你今天怎么來了?”
  方志誠站起身,輕聲道:“有事情與您匯報。”
  宋文迪嗯了一聲,招招手道:“進來說。”
  何陽聽著門被反鎖上,想著自己完全被宋文迪無視,忍不住嘀咕道:“這小子,憑什么老板這么器重他?”
  佟思晴在前排聽到何陽的小聲抱怨,忍不住皺眉,提醒道:“何陽,你注意一點身份,我和你都是借調市委書記辦公室,人家小方才是正兒八經的市委書記秘書,如今他在半脫產學習,所以組織才安排我們來協助他工作。做人要注意恪守本分才行。”
  何陽年齡比佟思晴大幾歲,見佟思晴不露情面地批評自己,覺得耳朵生刺,冷笑道:“你的心態倒是挺好。”隨后,不再多言。
  方志誠進了里屋,開始給宋文迪泡茶,宋文迪喝了一口,輕嘆道:“佟思晴的泡茶的手法跟你一模一樣,用的也是你帶來的井水,但味道確實很不一樣。”
  方志誠見宋文迪毫不掩飾表達對自己的依賴,笑道:“那是老板的心理作用。”
  宋文迪擺了擺手,笑道:“你剛才所說,有事要與我說,什么事?”
  方志誠便鄭重其事地將葉明鏡想與宋文迪相談的事情逐一訴說了一陣,宋文迪擰起眉頭,露出凝重之色,與葉家求和,雖說是雙贏之道,但不符合宋文迪剛硬的性格。
  宋文迪對泉安幫十分敵視,來銀州諸多手段,都是為了將泉安幫的根基在銀州徹底鏟除。
  不過,政治向來要尋求變通,泉安幫展現出了過人的韌性,即使宋文迪想要動手,暫時沒有太好的方法。對于市委書記而言,良好的大局觀是必備的素質,宋文迪又飲了一杯茶,徐徐點頭道:“也罷,那就與他見一面吧。”
  見宋文迪應諾,方志誠隨即便給葉明鏡打了電話,當著宋文迪的面,約好時間地點,方志誠才離開里屋。
  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何陽拿著一份二十多頁的材料,步履沉穩地走過來,嘆道:“小方,這是今天下午老板出席經貿會議的演講稿,有些地方我把握不準,不如由你來審吧。”
  方志誠抬眼看了何陽一下,瞧出他嘴角帶著笑謔之意,哪里看不出他故意來刁難自己。經貿會議一事,一直是由何陽前后跟進,現如今將講稿交到自己手中,不是故意轉嫁工作量嗎?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將材料壓在了手下,翻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淡淡道:“老何,你跟老板時間也蠻長了,一篇講話稿還搞不定,似乎有點小問題啊。”
  言畢,他從筆盒內取出一支簽字筆,埋頭修改材料,果不其然,這份材料硬傷很多卻是何陽故意埋下的陷阱,若是自己敷衍了事,怕是中了他的計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