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24 人比人會氣死人

葉美姿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長裙,外面套著一件棕色的皮衣,她身材并不是出類拔萃,只有一米六的樣子,但因為身材比例很好,所以配上長裙越發顯得亭亭玉立、凹凸有致。方志誠忍不住看得一呆,然后將葉美姿給迎了進去。
  葉美姿偷偷地打量著別墅內的擺設,發現裝飾獨具風格,忍不住對方志誠另眼相看,原本以為他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沒想到竟然有這么一座別墅,心中難免有所改觀,她原本最害怕的是兩人之間門第有差別,現在看來方志誠不至于一窮二白,倒也還有些希望。
  方志誠見葉美姿頭發還是濕漉漉的,琢磨著她肯定是剛洗完澡便匆匆趕來,輕聲嘆道:“葉輕柔在樓上的房間,她尋死覓活地要跟我回來。你來得正巧,趕緊把她帶回去吧。”
  方志誠感覺葉美姿猶如天降的神兵,幫著自己救苦救難來了。方志誠雖說拿得住葉輕柔,但也被她那身上的妖氣逼得十分頭疼,誰愿意帶著一個麻煩在身邊,若是葉美姿能把葉輕柔帶走,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葉美姿搖搖頭,露出甜美而遺憾的笑容,道:“我對堂妹的性格十分了解,她打定主意的事情,肯定不會變,所以你別想著能趕走她。我會陪她在你這兒住幾天……”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歪著腦袋,苦笑道:“我一開始以為你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你當真要住在這里。不過我也是暫住這里而已,房子是我一個姐姐的,你們今晚住在這里可以,但沒有她的允許,你們常住這里,怕是多有不便。畢竟我不是這里的主人。”
  葉美姿忍不住笑出聲,原本懷疑是方志誠誘騙葉輕柔,現在見他只想著使盡各種方法,趕緊把葉輕柔請出房子,心下坦然的同時,又對方志誠感到同情。
  “我等會好好勸勸她吧……”葉美姿抿著嘴沉思片刻,指尖在紅潤的嘴唇邊輕輕地拍打了幾下,吁了一口氣,緩緩道,“你真的對她沒有意思?”
  方志誠豎起右手的食指與中指,苦笑道:“我發誓,跟葉輕柔沒有任何不清白的關系。我跟你一樣感到奇怪,這小丫頭為何突然這么死纏著我。”
  葉美姿無奈地搖搖頭,輕聲道:“她其實是個孤獨感很強的女孩,沒人能夠輕易進得了她的內心……你……有空還是多陪陪她吧。”
  葉美姿上了樓,敲開了葉輕柔的房門,葉輕柔原以為是方志誠,見是葉美姿,表情由喜轉淡,坐在床上,輕嘆道:“你是不是奉命來監督我的?”
  葉輕柔苦笑道:“我是過來陪你的,你才十九歲,跟一個陌生男人回家,這多危險!”
  “不用你們管……”葉輕柔說了一句自己也覺得挺幼稚的話。
  葉美姿輕挪步子,移到葉輕柔的身邊,嘆了一聲道:“小柔,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他畢竟是你爸爸……”
  葉輕柔目光中透出一絲寒意,低聲道:“因為他是我爸,我才忍耐這么多年,沒想到他還是那么想把我送出國。”言畢,淚水如同泉涌,從眼角滑落。
  葉美姿忍不住將葉輕柔摟到懷里,輕聲勸道:“我們生活在一個不尋常的家庭之中,無論是愛情或者婚姻,都無法實現真正的自由,所以要學會接受。”
  葉輕柔搖搖頭,倔強道:“你可以做到,但不代表我能做到,會去那么做。”
  葉美姿探手抹掉她眼角的淚珠,憐惜道:“你為什么這么傻,這么倔呢?何況,我瞧出,方志誠似乎并不喜歡你。”
  葉輕柔咬咬牙,堅定地說道:“正因為他不喜歡我,所以我才要堅持。幸福不會永遠從天而降,需要伸手去緊握,才能獲取。”
  葉美姿微微一怔,臉上露出無奈之色,似是自言自語道:“其實,從某些方面,你想得比我還透徹……”
  葉輕柔眸光中透出一絲令人感到一樣的光輝,她低聲道:“我不希望自己成為囚籠中的金絲雀。”
  姐妹倆住在一間屋子,交流著許多事情。葉美姿將深藏內心的許多故事與葉輕柔分享,比如自己在大學時代暗戀的一個學長,以及對林壑的種種不滿,但礙于父親的命令,不斷地委曲求全。而葉輕柔訴說了自己許多調皮的事情,包括如何在酒吧里遇見方志誠,以及在自己家中,被方志誠識破陰謀,作繭自縛的經過。
  葉美姿逐漸開始了解葉輕柔為何那么執著地喜歡上方志誠,因為這個男人身上的確有種特殊的魅力,他看上去狡猾、靈活,但骨子里藏著一種與社會不相符的空明感。
  方志誠身上的某些特質,若是堂而皇之的表現出來,很難被其他人接受,但他很好地將之保存,并糅合在處人與事的過程之中。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若是換做另外一人,對于葉輕柔這么一個有家庭背*景,樣貌甜美的少女主動投懷送抱,必然不會拒絕。但方志誠保持十分克制的理智,拒絕了葉輕柔的種種誘惑。
  葉美姿對方志誠升起一絲好奇,而好奇則是女人墜入愛情漩渦的第一步。
  方志誠的內心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安靜,兩位年輕漂亮美麗的女人就住在樓上,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難免會心猿意馬,心浮氣躁。
  方志誠在床上輾轉反側,總覺得睡不著,他推開門,順著樓梯走到長廊,瞄了一眼之間門縫里透出淺淺的燈光,并隱約傳來交談聲,低聲罵道,這倆女的,有什么好聊的,怎么還不睡覺呢!
  重新滾回床上,方志誠開始擺弄手機,點開照手機相冊,不停地翻起編輯好的相冊。方志誠有一個怪癖,他喜歡偷拍身邊美女的生活照,抓住那不經意地一瞬間。因為像素不佳,所以照片有點失真,他翻看了一陣,點到秦玉茗在噴泉便撩起裙角的畫面,忍不住將照片放大,讓她那張臉充滿整個屏幕,嘴角浮現出笑意。
  秦玉茗無疑是他的最愛,盡管她有過一段婚姻,有過一個男人,那又如何,絲毫不會影響自己對秦玉茗的情感,不過秦玉茗似乎很難從那段失敗的婚姻中走出來。
  他與秦玉茗之間還缺少最后的沖刺,雖然身體戳破了那層膜,但內心始終有著最后一根刺,挑了那根刺,便真正能得到秦玉茗的心。
  每次想到秦玉茗,方志誠心中便是五味雜陳,程斌那個混蛋總浮現在眼前,他知道無論自己還是秦玉茗還沒有離開程斌的陰影,他需要保護好秦玉茗,因為這是對他青春期第一份感情最好的守護。秦玉茗從嚴格意義上來講,是他的初戀。
  不知不覺翻到了趙清雅一張圖片,是她在吃早餐的時候,方志誠不經意拍下的,雖說外表沒有秦玉茗那般俏麗,但她身上展現出來的內涵,令她成為一個氣場強大的女人。趙清雅是外冷內熱的女神,若是單看外表,誰能想象她是一個武力指數超高的俠女?
  他與趙清雅表面上以姐弟相稱,但兩人之間關系曖昧程度,比起自己與秦玉茗可能更加不容世俗所認可。因為除了兩人沒有發生那層關系之外,方志誠猶如一個小白臉,被趙清雅給保養著,住著她的別墅,開著她送的轎車,方志誠不知不覺過著被女神包養的日子,這種幸福是無數男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男人也有虛榮心,方志誠也不能免俗,他喜歡趙清雅“寵溺”自己的方式,雖說他隱隱知道,趙清雅之所以對自己另眼相看,是因為另外一個男人。因為那個只在照片里粗粗掃過一眼的男人,方志誠與趙清雅之間有著一道難以逾越的大山。
  嘆了一口氣,方志誠繼續拉著相冊,露出陸婉瑜那張青春而清純的臉蛋。大學時代,每個男人都會憧憬過有個校花當作女朋友,可惜方志誠家境很普通,他沒有機會在大學里與其他人競爭,只能將對笑話的憧憬留在心中。對陸婉瑜種種施以援手,關鍵還是在于,方志誠心中的校花情節。
  方志誠將手機丟到一邊,他忍不住開始苦惱,原來自己是一個太花心的人了。不僅是陸婉瑜,還有謝雨馨,甚至佟思晴,他都會升起男人本能的沖動。
  有句話怎么說來著,男人一天二十四小時,有百分之七十的時間,都會有性幻想,而女人會少點,但也達到百分之五十左右。
  因為工作忙,壓力太大,對于方志誠而言,百分之七十太夸張了一點,但百分之三四十還是有的。
  方志誠經常很羨慕那些炫耀自己有桃花運的男人,琢磨了一番之后,發現自己之所以沒有那么多艷遇,關鍵還是在于自己膽子太小了一點。
  比如與趙清雅,若是自己膽子大一點,第一次相遇那一天,趁著趙清雅換衣服的瞬間,他若是沖進去,或許那層膜早已被捅破了。
  這一宿,方志誠處于不停地患得患失之中,腦海中不停地閃現著那些女人的身影,不知到了凌晨幾點,才昏昏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