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22 有客人不請自來

葉美姿的心情十分復雜,林壑是自己的前任男朋友,盡管大半年未見面,但終究還有舊情,她心神差點失守,不過方志誠與林壑纏打,場面的混亂,反倒讓她清醒過來。
  林壑被保安扭送出了別墅區,葉輕柔見方志誠受了傷,將他拉進了別墅,過了片刻,提出個藥箱,取了紗布、藥水等,要給方志誠進行包扎。方志誠擺了擺手,苦笑道:“沒有必要吧,只是劃破了皮而已,不需要這么大的陣勢。”
  葉輕柔露出極其嚴肅的表情,嘆道:“若是留疤可就不好了,我喜歡干凈清爽的白面書生。”
  方志誠低頭看著葉輕柔用紗布將自己的左手裹成了粽子一樣,苦笑道:“只是蹭破了皮而已,有必要弄成這樣嗎?”
  葉輕柔嫩臉一紅,吐了吐舌頭,苦笑道:“不太擅長,要不讓我姐幫你吧,她是空姐,學過最基本的護理。”
  方志誠瞄了一眼葉美姿,她坐在對面,不過心思卻紊亂,苦笑道:“她還在生我氣呢!”
  葉輕柔輕哼一聲,露出厭惡之色,低聲道:“為一個負心漢生我氣,那可不值得。”言畢,用腳尖去踢了踢葉美姿。
  葉美姿從回憶中驚醒,怔怔地看著方志誠,輕聲道:“當初我爸讓我們取消婚約,只是說林壑那個人的道德品質有問題,他剛才說你是始作俑者……你能不能跟我細說一下,究竟我們為什么會分手?”
  方志誠見葉美姿楚楚可憐的模樣,暗忖葉明遠也是,為了保護葉美姿,所以沒將事實的真想告訴他,但是這對于葉美姿而言,何嘗不是更刻骨銘心的傷害,幸虧葉美姿心理素質不錯,若是換做差一點的,恐怕早就得精神分裂或者尋死覓活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便將與林壑之間的過節,一五一十地與她訴說起來,葉美姿聽得很認真,葉輕柔在旁邊也捏緊了拳頭,她之前零星知道一些,現如今發現林壑這么人渣,忍不住憤憤不平。
  “那天與你們同車的男人,名叫朱友明。他的前女友便是王美嘉。”方志誠嘆了一口氣。
  葉美姿點點頭,低聲道:“王美嘉我見過,她后來找過我……”
  方志誠睜大眼睛,疑惑道:“她找你做什么?”
  葉美姿淡淡道:“也沒說別的,只是讓我注意林壑,別被他騙了。”
  方志誠苦笑道:“這女人……嗬……”
  葉輕柔手用大了力氣,弄得方志誠忍不住驚呼一聲,惹得葉美姿從低落的情緒中走路出,莞爾一笑,她從葉輕柔的手中接過棉簽和紗布,然后小心地幫著方志誠上藥。
  比起葉輕柔的不分輕重,葉美姿的動作宛如春風掠過皮膚,讓人不禁感覺不到痛楚,甚至還有麻醉的作用。
  方志誠看似漫無目的,實則仔細打量葉美姿,因為兩人距離靠得很近,所以能夠嗅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這香味屬于少女的體香,不是很濃烈,但宛如螞蟻一般,噬咬著心靈深處。
  葉輕柔瞧出方志誠的眼神不對勁,推了推葉美姿,輕哼一聲道:“姐,不要你幫忙了,我來吧。”
  “還吃我的醋?”葉美姿微微一怔,笑著撩起發尾,嘆道,“那我回屋了。”
  葉輕柔學得挺快,這下給方志誠包扎時,雖沒有葉美姿的細膩,但還是異常用心,女人便是如此,盡管是唐姊妹,但心里還是有些警惕。
  葉輕柔嘟著嘴,抱怨道:“你是不是覺得美姿姐,比我更漂亮?”
  方志誠哭笑不得,伸手按了按臉頰的創口貼,讓它黏合得更緊,“你們倆是不一樣的風格,沒什么好比較的。”
  葉輕柔輕哼一聲,苦惱道:“我知道你嫌棄我太小……可是,我比你也小不了幾歲,等過幾年,我可不就趕上來了?況且找女朋友,不是都往年輕的去找,那才更符合男人的天性,有句話怎么說來著?老牛更愛吃嫩草?”
  方志誠被葉輕柔古怪邏輯逗笑了,聳了聳肩,站起身輕嘆道:“咱倆不合適。你之前不是很討厭我嗎?現在怎么變化這么大?不會又準備什么陰謀吧……你放心,上次你昏迷之后,我拍的那些照片尺度都不大,我也沒打算因此要挾你……”
  葉輕柔想起上次的荒唐事,感覺臀部依舊有火辣辣的感覺,臉色瞬間紅到了耳根。她輕嘆道:“我是真想讓你做我男朋友,你若是不答應我的話,我就死給你看!”
  方志誠無可奈何,輕嘆道:“千萬別!要不,還是讓我死吧?”
  葉輕柔見方志誠水火不浸,頓時暴怒起來,她狠狠地跺了跺腳,往廚房走去,方志誠見情況不對勁,連忙往門外行去,剛拉開門,發現葉輕柔拿著一把不銹鋼菜刀,沖了出來。
  這姑奶奶才十八九歲,若是等再大些,那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母夜叉了。
  方志誠想要往門外沖,院子內正巧有人走了進來。方志誠反應快,差點與對方撞個滿懷。
  方志誠瞇著眼睛看了一眼,雖說沒有正式見過面,但在一些場合偶爾見過葉明鏡。葉明鏡穿著一身藍黑的高檔西服,鼻梁上帶著金絲眼睛,顯得風度翩翩。
  葉明鏡見女兒拿著菜刀,張牙舞爪地沖了出來,眉頭擰成一團,呵斥道:“小柔,你這是做什么呢!”
  葉輕柔向來在葉明鏡面前偽裝得很好,被葉明鏡發現自己的另一面,頓時一愣,旋即將菜刀藏到背后,輕聲道:“沒做什么……爸,你不是出差,還有兩天才回來嗎?”
  葉明鏡嘆了一口氣,盯著方志誠掃視兩眼,面色凝重地說道:“請你來我的書房一趟。”
  葉明鏡的語氣很倨傲,仿佛方志誠是他的屬下一般,不過,方志誠知道他有這種底氣,因為葉明鏡是一個不折不扣地富豪,在淮南省財富榜排得上前五位。
  葉輕柔先想著方志誠吐了吐舌頭,然后面露擔憂之色。
  方志誠撓了撓頭,暗忖今天遇見的事情可真多,先是相親,后是林壑,現如今又遇上葉明鏡,看來以后還是得跟葉輕柔離遠一點,每一次都沒什么好事。
  進了葉明鏡二樓書房,方志誠發現氛圍頗有儒商之風,尤其懸掛在墻壁上的一副字,“先做人,后經商”,不僅感慨良多。
  這簡單的六個字是紅頂商人胡雪巖的一句名言,雖然簡單,但道出了從商甚至從官的真諦。
  葉明鏡見方志誠盯著那副字看,目光炯炯地質問道:“你為何要故意接觸小柔?”
  方志誠下意識皺了皺眉,沉聲道:“葉總,何出此言?”
  葉明鏡冷冷地笑了笑,從桌面上取出一疊資料拋到方志誠的身前。方志誠取過資料,翻了翻,只見里面有不少方志誠的照片。原來葉明鏡一直在調查自己。
  “市委書記的大秘,竟然對我葉明鏡的女兒如此關照,我不知該喜,還是該憂呢?”葉明鏡做在椅子上,從抽屜里取了一盒雪茄,撿出一根點燃,一股濃烈的雪茄味瞬間在房間里蔓延開來,“陸婉瑜是你通過王柯安排進來的眼線吧?”
  方志誠沒想到葉明鏡早已洞悉一切,他不僅背后隱隱露出冷汗,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進入了一個狼穴之中。
  方志誠知道此刻若是還在裝傻充愣,只會令葉明鏡感到鄙夷,他笑了笑,嘆道:“葉老板是什么時候知道這一切的?”
  葉明鏡見方志誠反而越來越冷靜,暗贊了一聲,心道不虧是市委書記的秘書,似是自嘲地說道:“銀州重機上市辦全部被換血,所以我開始調查身邊所有的人,最終鎖定在陸婉瑜的身上,沒想到她一個家庭教師,竟然壞了我的部署。”
  “后來為何沒有追究她的責任?”方志誠疑惑道。
  葉明鏡既然知道陸婉瑜是自己安排在他身邊的眼線,為何知道事實又沒有抖落出來,這讓方志誠感到狐疑。
  葉明鏡擺了擺手,輕嘆道:“眼線一旦被知道底細,那就失去了作用,若是好好利用,反而可以成為一枚不錯的棋子,可惜,你反應很快,及時將陸婉瑜又調離了。”
  方志誠感到背脊發涼,慶幸自己沒有給葉明鏡機會,否則陸婉瑜肯定會遇到困難,而自己也有可能被誤導。
  他沉默道:“葉老板,既然你都已經知道了一些,那么我們便不是如此親切交談的關系。”
  葉明鏡笑笑,打開抽屜,掏出了一把銀色的手槍,輕輕一拉,打開了保險栓,然后指向了方志誠。
  以方志誠的控制力,也忍不住雙腿打顫,想要屈服跪倒,然后求饒。畢竟任何人遇到生死關頭,都會產生恐懼。
  死亡離自己來得如此之近,方志誠偷偷地咬緊牙關,捏緊拳頭,目光沉穩地盯著葉明鏡望去,理智告訴他,葉明鏡肯定不會在自己的書房干掉自己,因為那樣未免太愚蠢,一個億萬級富翁又怎么可能在自己家中親手殺死一個名不見經傳,最多只是跟他女兒有點曖昧關系的年輕人呢?
  葉明鏡點點頭,緩緩地放下槍,淡淡道:“膽氣不錯!”
  方志誠松了一口氣,自嘲地笑了笑:“葉老板,你在開玩笑嗎?”
  葉明鏡擺了擺手,站起身道:“我只是想試試咱們的關系,似乎還沒有到送你一粒槍子兒,那么嚴重的程度。”
  方志誠苦笑道:“葉老板,你太幽默了,不妨直說吧,你想我給宋書記帶什么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