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21 來了兩個不速客

方志誠忍不住伸手在葉輕柔的臉頰上掐了一把,無奈地苦笑道:“你太小了,還沒能真正懂得男女感情,以后等真正長大了,或許我會考慮跟你交往。”
  葉美姿將葉輕柔拉到懷里,低聲在葉輕柔耳邊說了幾句。葉輕柔微微一怔,眼眶紅了紅,輕哼一聲道:“我肚子餓了,請我吃飯。”
  葉美姿告訴葉輕柔,女人要矜持一點,若是真心喜歡一個人,那要藏在心中,說出來的話,反而不會受到對方的重視。
  葉輕柔情竇初開,葉美姿也怕她太過沖動。
  雖說對方志誠的印象不錯,但大家族的愛情原本沒有太多自由,就比如自己今天這場相親,完全是由家中長輩主持的,即使自己反抗,也無大用。
  方志誠開著捷達,將葉家的兩位千金開到玉湖邊,找了一條漁船,上船吃魚。在船上吃魚,講究的是一種情調,晚風拂過湖面,透入漁船之中,隨著波水的跌宕,人心也安靜下來點了一份全魚宴,老板送了三瓶啤酒,一向不飲酒的葉美姿,竟然也喝了小半瓶。
  方志誠與兩人倒也熟悉了不少,知道葉美姿是空姐,平常總是飛國外航班,近期因為婚變,所以請了長假,留在銀州調養。
  方志誠對空姐有過幻想,而葉美姿沒讓他失望,無論是身材還是氣質,都比尋常女子要更加優秀,而且方志誠能瞧出葉美姿十分善良,比如時不時地會轉臉,逗一逗船家只有七八歲的女兒。
  而對葉輕柔,方志誠也改變了觀感,原本他對葉輕柔保持著敵意,覺得這是一個喜歡無理取鬧的女孩,但近距離相處之后,卻發現其實這是一個希望自由的少女。
  葉家那間別墅看上去金碧輝煌,但同時也是一個鳥籠,將金絲雀圈養在其中。而葉輕柔青春悸動的靈魂,讓她想要打破樊籠,所以才做出那么多出格的事情。
  對于家教老師的不尊敬,只是想要表達對父母安排的不滿而已。
  葉輕柔看上去很活潑,其實內心很陰暗,從小到大,每走一步都在大人的監視之中,所以她便挖空心思,想要獲得短暫的自由,用來盡情地呼吸。
  魚火鍋中的魚肉鮮嫩無比,再配上豆芽、豆腐、豆皮、花菜等配菜,十分爽口。
  葉美姿俏臉微紅,鼻尖冒出汗珠,葉輕柔也覺得燥熱,索性脫掉了外套。喝了點啤酒,方志誠掏出手機,給葉美姿和葉輕柔拍了兩張照片。葉輕柔也將自己的手機遞給方志誠,然后給方志誠拍了一張,并直接設置成屏幕圖片,讓方志誠與葉美姿都覺得十分無語。
  出了漁船,寒意便濃了不少,如今還是初春,氣溫十度左右,方志誠給葉輕柔披上了自己的外套,見葉美姿在寒風中抱緊雙臂,眉頭微蹙,心生憐意,便將自己的外套褪下,給葉美姿披上。
  葉美姿沒想到方志誠作出這么親密的舉動,臉色微微泛紅,葉輕柔在旁觀看,心中泛起醋意,輕哼一聲,脫掉了自己的外套,從葉美姿的身上取過方志誠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然后嘀咕道:“姐,你如果冷的話,披我的外套吧。”
  葉美姿無奈地苦笑了一聲,“我不冷。”
  坐上車之后,方志誠打開空調,外面飄起了雨霧,葉輕柔跟著音樂哼起了旋律,不得不說,葉輕柔的嗓音不錯,婉轉而空靈。
  葉輕柔唱完了一曲,從后排探手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道:“今天謝謝你了,我和姐以前從來都沒嘗試過在船上吃魚,實在太有意思了。”
  方志誠歪著頭,看了一眼葉輕柔,笑道:“偶爾讓你過一次這種生活,你或許還覺得新鮮,若是經常帶你去這些地方,你會覺得層次太低。”
  葉輕柔皺眉,不悅道:“說得我很拜金似的。”
  方志誠笑了笑,掏了一支煙放在嘴邊,想了想沒有點燃,輕聲道:“不是說你拜金,而是你的生活環境,決定了你的思想。”
  葉美姿忍不住看了一眼方志誠,暗忖這個年輕人還真夠與眾不同,比起同齡人而言,要成熟許多。這種人一般都經歷過很多事,她竟有種沖動,想要了解一下方志誠的過去。
  捷達車緩緩停靠在南方之國的小區門口,葉輕柔打開窗戶,朝著崗亭擺了擺手,保安認識葉輕柔,便打開護門欄。方志誠笑笑,嘆道:“我原本打算把你們就丟在門口,讓你們自己走進去的。”
  葉輕柔哼了一聲,道:“一點都不紳士。”
  方志誠聳聳肩,道:“現在不是送了嗎?”
  葉輕柔鄙夷道:“一點都不自覺。”
  捷達挺了下來,葉美姿推開車門,突然別墅附近一棵法國梧桐下面的身影,讓她忍不住停下腳步。那身影如此熟悉,葉美姿牙齒咬著紅唇,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暗示自己一定要堅強。
  身影從樹下走了出來,林壑嘴角帶著歉意的微笑,喚道:“美姿,好久不見。”
  自從婚約被取消之后,兩人已經有半年沒有見面,林壑變得清瘦了不少,而葉美姿也有變化,原本清純如水的眸光中,多了一些雜質,經歷過那般波折,再純凈的內心也會遭到污染。
  葉美姿扭過臉,顫抖著身體,輕聲道:“你還來做什么?咱們已經是陌路人了。”
  林壑又往葉美姿的方向走了兩步,深沉地說道:“我忘不了你,所以我來了。”
  葉美姿痛苦地搖頭,嘆道:“你回去吧,我不想見到你。”
  言畢,她擰過身,往別墅小跑離去。
  葉輕柔和方志誠都坐在車內看戲。
  葉輕柔眉頭出現陰狠之色,怒道:“這臭不要臉的竟然敢來這里,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方志誠笑笑,“情之所至,膽大如斗。”
  葉輕柔低聲道:“趕走他,速度!”
  方志誠苦笑著聳肩,道:“沒理由啊!”
  葉輕柔想了想,怒道:“這是個人渣,喜歡腳踏兩只船。”
  方志誠嘆道:“腳踏兩只船的人渣,多不勝數,莫非我都要挨個揍一遍?”
  葉輕柔哼了一聲,探過身,用手臂勾住了方志誠的脖子,然后探身在方志誠的嘴巴上吻了一口。
  沁涼的感覺在方志誠的嘴角蔓延,一股屬于少女獨特的幽香,在鼻邊漫溢,方志誠忍不住怔住了,轉臉看著葉輕柔,凝眉道:“小女孩,你竟然偷吻我。”
  “呸!”葉輕柔紅著臉焦急地說道,“這是交換……趕緊幫我趕走那個討厭的家伙。”
  葉輕柔也有點后悔,自己太過沖動,這可是自己正兒八經的初吻,竟然鬼使神差地給了方志誠。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推門而出,對著林壑招了招手,道:“嗨,林同學,好久不見哦。”
  別墅門口的燈光朦朧,不過林壑還是能很輕松地分辨出方志誠,說句簡單的話,林壑在這個世界上最恨的人便是方志誠,若不是他從中攪合,他的生活怎么可能如此混亂不堪。
  “你怎么會在這兒?”林壑沉下臉,沒有之前的多情。
  葉美姿轉身看了一眼方志誠,面露疑惑之色,暗忖這兩人怎么認識?
  林壑與葉美姿解釋道:“這家伙便是陷害我,導致我倆感情破裂的罪魁禍首,你怎么會與他在一起?你還記得我住院嗎,就是他打的我,然后還誣陷我!”
  方志誠暗忖這林壑還真會倒打一耙,不僅苦笑連連,嘆道:“林壑,原本以為你吃過大虧之后,人品能有所提升,現在看來,倒是我高看你了。還是一如既往的垃圾啊。你與葉美姿分手,怎么是我的原因,分明是你勾搭我哥們朱友明的前女友王美嘉,然后被戳穿了好事。”
  葉美姿如同坐在霧里,搞不清狀況。
  林壑開始變得冷靜,他知道若是當著方志誠的面,繼續糾纏下去,自己想要跟葉美姿復合的可能性會很低,所以上前一步,牽起葉美姿的柔夷,嘆道:“美姿,我跟你單獨聊聊,可以嗎?”
  葉美姿開始猶豫不決,當初父親葉明遠讓兩人分手,并沒有給出太多理由,她一直也有疑惑,想要知道原因。
  林壑拽著葉美姿,冷冷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方志誠無奈地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葉輕柔,只見小妖女做了一個揮拳的手勢。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繞過車頭,快速來到林壑的身側,然后飛起一腳朝林壑的腿部踹了過去。
  林壑有備而來,他巧妙地躲了過去,瞪著方志誠,正準備說話。誰料方志誠根本不給林壑說話的機會,將早先解開給葉輕柔擋風用的衣服,朝著林壑一拋,擋住了他的視線。
  林壑練過武術,有底子,方志誠必須要出其不意,才能勝率大一點。
  方志誠一個虎撲,將林壑摁倒在地,然后兩人纏打在一起。林壑倒也兇狠,反擊時有兩拳搗在方志誠的胸口,不過這倒是激起了方志誠心底的血性,他目的明確專打林壑那張臉。持續打斗了五六分鐘,保安循聲趕來,才拉開了兩人。
  林壑氣喘吁吁,知道今晚想要再和葉美姿復合,恐怕不可能了,他指著方志誠怒道:“方志誠,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十倍地從你身上討還過來。”
  方志誠忍著痛,故作瀟灑地整理著衣服,發現一粒紐扣被扯掉了,露出大片胸肌,他抬眼不屑地看了一眼林壑,道:“我等著你,不過,若是下次見面,你還這么無恥,我肯定還得暴揍你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