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19 下次見面還揍你

這頓飯是薛汪跟秦玉茗第一次見面,所以他展現出在商場上的那般儒雅風度,惹得秦玉茗倒是有些訝異,誤以為薛汪沒有想象中那么不堪。聽說秦玉茗還開了一家舞蹈學校,急需宣傳,薛汪便出謀劃策道:“現在從商講求異業聯盟,大家可以共享資源,打個簡單的比方,銀河百貨每天有近萬的客流量,若是你愿意在商城的前坪擺放一個宣傳位,肯定能為你的學校打響名氣。”
  秦玉茗美眸一閃,笑道:“銀河百貨的前坪場地費,價值不菲,我那是小本營生,無法承受太大手筆的投入。”
  薛汪拍了拍胸脯,微微一笑,“誰讓我是你的粉絲呢,包在我身上,不過你到時候要安排人作推薦。”
  秦玉茗見薛汪主動要幫自己,對他的印象不錯,笑道:“那就先謝謝薛總了。”
  這頓飯,薛汪沒有表現出任何不雅的舉動,從頭到尾都展現出謙謙君子的紳士風度。王鑫看在眼里,暗忖這薛汪怕是動起了真心思,竟然準備放長線釣大魚,不過這對于他自己而言是好事,時間拉得越長,自己作為中間人,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多。
  下午吃過飯之后,薛汪開車將秦玉茗送到舞蹈學校的樓下。秦玉茗上樓之后,發現方志誠坐在自己辦公室內,她笑了笑,輕聲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怎么會來?”
  方志誠朝著窗戶努努嘴,突兀地問道:“不解釋一下嗎?”
  秦玉茗聳聳肩,苦笑道:“有什么好解釋的,健身節目的贊助商請客,吃完飯之后,又將我送回來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酸楚地問道:“姐,別把男人想得太簡單,若不是對你有非分之想,又怎么會請你吃飯呢。”言畢,方志誠覺得自己太急躁,說了一句挺沒底氣的話。
  秦玉茗跟別人吃飯,那是她的自由,自己有什么資格約束她呢,不過當感情積累到一定的程度,方志誠還是忍不住吃醋,害怕秦玉茗會受傷,會迷失自己。
  以前的秦玉茗是一個乖巧的媳婦,生活在學校那種相對閉塞的環境之中,如今突然進入開放的花花世界,會不會轉變呢?
  方志誠患得患失起來。
  秦玉茗見方志誠面色頹然,心神觸動,走到方志誠的身邊,湊到他的面頰親吻了一口。方志誠還沒來得及反應,秦玉茗紅潤的豐唇封住了方志誠的嘴巴,一股甘甜的汁液源源不斷地涌入,舌尖如同靈巧的魚兒,跳過方志誠的牙齒,與他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一切來得太突然了,方志誠下意識地摟住了秦玉茗柔軟的腰部,但因為秦玉茗炙熱如火,步步緊逼,方志誠丟掉了重心,只能雙手反擰,撐住身后的墻壁。
  秦玉茗如同一條靈活的美女蛇,緊緊地貼在方志誠的胸口,讓辦公室的溫度似乎都陡然升高了幾度。
  辦公室的門并沒有關上,原本虛掩著,徐嬌教完課之后,便準備回到辦公室取水,當她輕輕拉開門的那瞬間,頓時被眼前的情形所驚呆了。
  秦玉茗竟然纏繞在方志誠的身上,與他激情地擁吻。
  徐嬌感覺心臟都快要跳出來,身體酥軟下來,她是個敏感的女人,其實早已懷疑秦玉茗與方志誠關系,不過一直在說服自己不可能。畢竟兩人年齡差了那么多,而且秦玉茗還曾經試圖為自己與方志誠牽線搭橋。
  可是,現實比想象更要殘酷,兩人竟然不顧廉恥,在辦公室內做出這么香艷的事情,實在太令人感到憤怒了。
  徐嬌一直喜歡著方志誠,盡管他對自己屢次拒絕,但徐嬌潛意識認為,只要努力,一定能令方志誠回心轉意,如今,一切謎底昭然若揭,原來方志誠喜歡的人是秦玉茗。
  徐嬌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而她應該怎么做呢?
  沖過去大聲地呵斥兩人,揭破兩人背地里的勾當?
  她沒有這個資格,兩人都是單身,即使談戀愛,那又能如何?
  于是,徐嬌終究還是決定沉默,把秘密藏在心里。
  徐嬌在門外等待了近十分鐘,辦公室內恢復平靜之后,她才推門而入。秦玉茗見到她走進來的一瞬間,頓時有些驚慌,暗忖自己方才的膽子太大,為了打消方志誠的疑慮,竟然在辦公室內與方志誠發生了那么激情的一幕,不會被徐嬌看見吧?
  見徐嬌神態如常,她喝了一口水之后,又轉身去舞蹈教室開始另一趟課程。
  “剛才……不會被徐嬌看見了吧?”秦玉茗紅著臉,弱聲道。
  方志誠還在回味著方才的滋味,笑笑:“看見那又怎么樣,我們只是抱在一起親嘴而已,她又不是小孩子,總不會沒看過吧。”
  秦玉茗呸了一聲,嘆道:“徐嬌喜歡你,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被她知道,你和我……那我豈不是要被她恨死。”
  方志誠搖搖頭,笑道:“那你為了徐嬌,就打算一輩子不跟我好了?”
  秦玉茗微微一怔,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志誠,有些話我要跟你說明白。我可以對你好,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給你,但是我對婚姻有恐懼,這輩子是不打算結婚了。而你,必須要結婚,等有了自己喜歡的女人,到時候我們就離得遠一點吧。”
  方志誠見秦玉茗情緒如此低落,言語如此真誠,搖頭否認道:“姐,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喜歡的女人,我不會放棄你的。”
  秦玉茗笑笑,輕嘆道:“志誠,我也喜歡你。如果你需要我給你……我隨時都可以……只是前提,你要有自己的家庭……”
  方志誠與秦玉茗雖然沒有開誠布公地說過此事,但秦玉茗有好多次委婉的表達過自己的意思,她不愿意被婚姻束縛,或許與方志誠更愿意以情人的關系保持下去。
  方志誠知道無法扭轉秦玉茗的心意,嘆了一口氣。秦玉茗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小鬧鐘,笑道:“我要去教課了,你要來看嗎?”
  方志誠笑笑,跟在秦玉茗的身后進了課堂。比起大學里的學生,舞蹈學校的學生還很小,所以秦玉茗與他們交流時,顯得更加有耐心。
  等秦玉茗完全沉浸在教舞的快樂之中,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轉身出了教室。
  下午在黨校上了三節課,臨近放學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卻是葉輕柔打來的。這段時間葉輕柔纏上了自己,是不是地回發一條騷擾短信,而方志誠若是有時間會回復,沒時間則會丟至一旁。
  葉輕柔在電話里抱怨道:“怎么不回短信?”
  方志誠聳聳肩,收拾著桌面上的書本,苦笑道:“我在上課,怎么回你的短信?”
  葉輕柔撇嘴道:“我上課時,隨時可以回復。”
  方志誠嘆道:“學校的性質不一樣,我這兒可是黨校,若是不遵守紀律,會直接被開除的。”
  “開除就開除,公務員有什么了不起。你如果失業了,我可以養你。”葉輕柔得意地說道。自從上次在百樂門酒吧外相遇,葉輕柔對方志誠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方志誠將書本夾在胳膊下面,道:“葉大小姐,我現在很忙,有話趕緊說,OK?”
  “本大小姐親自給你打電話,你竟然是這種態度!”葉輕柔輕哼一聲,“有件事需要你幫忙,我姐等會要相親,你需要幫她趕走相親對象。”
  方志誠失聲笑道:“我沒聽錯吧。你姐老大不小了,相親實屬正常,為何要趕走對方呢?”
  葉輕柔解釋道:“因為那個人,我很不喜歡。”
  “原來是你一廂情愿啊。”方志誠發現與葉輕柔接觸久了之后,還是能從這個刁蠻的妖女身上,找到一些優點的,比如古靈精怪,很有個性。
  葉輕柔低聲道:“愿不愿意幫忙,你倒是說一聲啊。”
  方志誠琢磨一番,笑道:“沒好處的事兒,我向來不做。”
  “你還是不是男人?真磨嘰。”葉輕柔有點上火,“如果你不幫忙,我隨便去大街上拉一個人去了。”
  方志誠哪里吃小丫頭的激將,無所謂道:“那你去拉吧。”
  葉輕柔沉默片刻,嘀咕道:“你要什么好處,說吧。提醒你,不要太過分!”
  方志誠托著下巴,道:“請我吃晚飯吧,過分嗎?”
  “不早說!”葉輕柔歡快地打了個響指,然后將葉美姿相親的地點報給了方志誠。
  半個小時之后,方志誠開著捷達車與葉輕柔在Spring咖啡吧門口見面。葉輕柔遞了一副墨鏡給方志誠,輕聲匯報情況道:“兩人已經進去了,咱們等會跟上,千萬不要讓美姿姐吃虧。”
  方志誠擺弄著墨鏡,發現價值不菲,好奇道:“你爸的?”
  葉輕柔不耐煩地點點頭,道:“送你了。”
  方志誠暗忖這墨鏡怕抵得上自己半年的工資了,說送便送,還真是個敗家小娘們,以后嫁給誰,誰倒霉。
  他順手戴在鼻梁上,葉輕柔盯著方志誠看了一眼,嘀咕道:“還挺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