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18 誰相信一見鐘情

方志誠自認為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從小到大,無論是學習還是工作,都按部就班地走過,隨著媽媽去世之后,方志誠的生活開始變化,倒不是自己做事的方法,而是命運開始轉折,機遇由兇轉吉。
  不過,經受過挫折的方志誠,卻是無比理智地知道,氣運只能有用一時,關鍵還得謹慎小心,亦步亦趨,足夠地強大充實自己,這樣才能夠使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過完年之后,方志誠便被安排到黨校學習,時長跨度為半年,市委為了保證市委書記辦公室的正常運轉,考慮到宋文迪身邊若是只安排一名女秘書大有不妥,便又給宋文迪配置了一名臨時秘書,名叫何陽。
  方志誠原本是脫產學習,但何陽比方志誠大七八歲,為人稍微迂腐了一點,宋文迪對之處理問題的變通能力并不太滿意,于是宋文迪便讓方志誠改成了半脫產,每周一三五依舊在市委上班,周二周四周六周日在黨校進行學習。
  如此一來,方志誠的生活也就顯得更加緊湊,宋文迪離不開自己,這其實對于方志誠而言是一個好消息,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若是他脫產學習之后,何陽成功取代自己,到時候他的身份與位置那可就尷尬了。
  每周上三天班,能與宋文迪保持近距離的相處,這樣不至于感情出現斷層,方志誠盡管學校與市委大院兩邊跑,但內心還是感到如此更穩妥。
  至于剩下的四天時間,方志誠與學校老師打好關系之后,便可以自由分配,他一般還是按照課程安排,努力提升自己的理論水平,不過偶爾也會翹課,去辦一些私事。
  秦玉茗的健身節目三月下旬在銀州電視臺播出,經過前期良好的宣傳預熱造勢,收視率節節攀升,成為銀州電視臺早晨的黃金節目。一個月之后,秦玉茗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誰都知道銀州有一個美若天仙的健身教練,她既可以跳青春洋溢的健身舞,也可以跳性感唯美的瑜伽。球操、拳擊操、啞鈴操等基本的舞蹈,經過她的巧妙編排,更是跳出了花樣。
  每天早晨七點,走在小區的走廊內,可以聽見健身操的音樂破墻而出,同時隱約可以聽見秦玉茗那清脆唯美而帶有磁性的喊拍聲,“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方志誠翹著二郎腿,坐在客廳內,喝著豆漿,吃著油條,電視機里秦玉茗正在講解一套新的健美操要領,她穿著淺色的緊身衣,姣好地身材完美無瑕地展現,一彎腰胸口大片雪白的玉肌,便擠出誘人的形狀。
  “這怎么行?露這么多,太招人,太有傷風化了!”方志誠皺起眉頭,不悅地拿起手機給秦玉茗撥了過去,想起健身節目采用的是現場直播,他嘆了一口氣,琢磨著等見到秦玉茗時,一定要好好吩咐,下次上節目一定要穿得保守再保守。
  其實秦玉茗身上的衣服都是由電視臺精心準備的,如今很多觀眾看健身是假,更主要是想多看看美女秀身材,所以衣服自然尺度稍大。但電視臺還是很注意分寸的,畢竟若是太過線,容易遭到投訴,上面的審核也很難通過。
  即使如此,秦玉茗在節目上偶露風光,還是惹得方志誠心有芥蒂。
  畢竟電視臺可不是什么淺灘,太多雙色狼的眼睛盯著秦玉茗,自己一定要防患于未然,保護好秦玉茗才是。
  秦玉茗下了節目之后,女助理遞了毛巾過去,秦玉茗擦拭了一下面部,微微笑道:“謝謝。”
  這時,節目監制王鑫笑著走過來,豎起大拇指道:“秦老師,今天的節目很精彩,害得我一顆心都蠢蠢欲動了。”
  王鑫一般上班很遲,現在才七點半就趕過來,必定有什么事,秦玉茗含蓄地笑了笑,輕聲道:“謝謝王監的鼓勵,今天怎么有空來現場跟節目?”
  王鑫落了半步跟在秦玉茗的身后,苦笑道:“其實我是被人吵醒的。”
  “哦?誰這么不識趣?”秦玉茗覺得王鑫為人不錯,畢竟她能成為教練,完全是靠王鑫的幫助。
  王鑫摸了摸下巴,輕聲道:“是這樣的。你也知道咱們的贊助商是銀河百貨,而銀河百貨的總經理是你的粉絲,所以希望我能約你,跟他吃頓便飯。”
  秦玉茗微微一怔,琢磨著如何委婉拒絕,她可不是不懂事的少女,一個老總請你吃飯,必然隱藏著不可告人的覬覦,這年頭天下可沒有白費的午餐。況且這銀河百貨的老總薛汪,色名在外,與電視臺不少女主持人都有不清不楚的關系。
  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是,薛汪狂追銀州電視臺當家花旦謝雨馨,每天一束鮮花,可惜被高傲的謝雨馨愣是無視許久,不過并非所有主持人都有這么好的運氣與操守。
  被這么一只大色狼給瞄上,那可不是一件好事,秦玉茗笑了笑,輕聲道:“王監,你也知道我平常工作很忙,若是吃飯,實在擠不出時間,還請您轉告薛總。”
  王鑫臉上露出苦笑,嘆道:“秦老師,薛總可是咱們的贊助商,若是惹得他不高興,咱們以后的經費可就沒有了,你看在我的份上,與他吃個便飯,也算我對他有個交代如何?”
  秦玉茗見王鑫十分為難,心腸軟和下來,畢竟現在自己剛剛主持這個節目未多久,勢頭雖然很好,但若是贊助商強力要求換人,自己極有可能被替代。她并不在乎節目能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名氣,關鍵是考慮到舞蹈學校需要這個平臺。
  秦玉茗猶豫片刻,點頭道:“那就中午吧。”
  若是吃午飯的話,顯然要比晚飯安全許多。
  王鑫見秦玉茗答應,面露大喜之色,便給薛汪撥了個電話過去。
  秦玉茗回到更衣室簡單地沖洗了下身子,然后先換了一身衣服,然后接到方志誠的電話。秦玉茗見方志誠抱怨自己衣服穿得太少,苦笑道:“你是不是現代人啊,穿個健身衣,也會被你認為太奔放。”
  方志誠也覺得自己心思如針眼般,不過他依舊不依不饒道:“誰讓你是我喜歡的女人,被別人看了去,總覺得太吃虧。我現在后悔了,要不你從節目撤出來吧,或者安排舞蹈學校的教師去頂替你。”
  “幼稚了!”方志誠的要求雖然有些過分,但秦玉茗心里還是很甜蜜,他無理取鬧還不是因為很關注自己使然?
  秦玉茗想了想,笑道:“對了,中午我不回來吃飯,王監安排我與一個贊助商吃飯。”
  “贊助商?”方志誠本能地懷疑,“不會對你動壞心思了吧?”
  秦玉茗擺了擺手,笑道:“你啊,整天把這個世界想得太黑暗,吃個便飯,走個過場而已,我都這么大的人了,會保護好自己。”
  方志誠覺得自己管得實在有點多,嘆了一口氣,小心囑咐道:“那你自己保重吧。”
  十一點左右,薛汪便趕到約好的包廂,然后給王鑫打了個電話,催問秦玉茗什么時候才來。薛汪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動心過了,他玩過各種女人,唯獨對有風韻的少婦特別喜愛,所以見到秦玉茗的那瞬間,心中便生氣了歹念。
  隨著銀河百貨不斷注資,成為晨間健身欄目的第一大贊助商,于是薛汪便跟王鑫提出要求,與欄目的健身教練吃頓便飯。
  銀河百貨是銀州最大的商業官場,每天銷售額破億,是最舍得做廣告的大戶,薛汪不僅是公司的總經理,而且還是第二大股東,手中握有極大的權力,權衡利弊之下,王鑫還是跟秦玉茗提出了要求,畢竟若是能跟薛汪打好關系,以后任何節目資金都不成問題,作為一名節目監制,有了足夠的資金,便能在電視臺站穩腳跟。
  薛汪焦急地等待著,不停地翻看著手腕上的勞力士,腦海里不斷翻滾著秦玉茗在電視里那一顰一笑,感覺每分每秒都很難熬。
  半個小時之后,包廂的門被推開,王鑫走在前面,秦玉茗換了一身便裝,整個人換了一種風格,多了一份嫵媚與成熟的韻味。
  王鑫見薛汪站起身,笑著介紹道:“秦老師,這就是我跟你提過的薛總。”
  “薛總,你好。”秦玉茗與他握了握手,覺得他故意捏了自己一把,潛意識里有些反感。
  薛汪很懂女人的心思,剛才握手只是稍作試探,見秦玉茗縮回了手,知道這不是一個輕易能上手的女人。
  見秦玉茗本能的排斥,薛汪心中更是狂喜,若是女人一沾便倒,那也太沒挑戰性了,要的便是有種女人,喜歡欲拒還迎,在嘗試征服她的過程中,才更加地令人振奮。
  薛汪打定主意,要做好長期作戰的準備,于是眼觀鼻,鼻觀心,偽裝成一名正經無比的男人。
  王鑫看得暗暗稱奇,這薛汪是個有名的采花賊,今日怎么扮起了柳下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