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115 意想不到的氣運

一場車禍,使得2005年的春節,并不安寧。
  果然如同李思源所憂慮的,隨著寧家二女婿出車禍去世,引起寧家在全國一系列部署,北方派系牢牢控制的東三省也遭到突襲,廳級以上的高官大批被雙規或者調離。淮南省也瞬間做出表態,對銀州市交通局、淮南省交通廳及幾名有北方派系背*景的高官進行了高調處理。
  放在全國的視野,李思源身上有著濃烈的經濟系痕跡。經濟系是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涌現出來一群人,老百姓會把他們定位為團派,其實與團派不太一樣。
  團派主要以黨內儲備干部的身份往上晉升,而李思源這類官員大多是從高校或國企轉入政府,擅長搞活經濟,推動改革與創新,伴隨著政績的沉淀,一步步往上攀爬,當然這個類別的官員數量不多,但每個站在頂峰的人,都擁有很濃烈的個人色彩,極具威望,能獲得百姓的支持。
  高層內部的斗爭,方志誠雖然得知一些,但并沒有因為此事影響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他與秦玉茗早早地買好了年貨,除夕夜做好一頓豐盛的佳肴,然后度過一直夢寐以求的二人世界。除夕夜過后,秦玉茗要回娘家,方志誠將她送到車站之后,來到邱家吃飯。
  樂樂見到方志誠到來,眉開眼笑,喊了好幾聲,“方叔叔,祝你春節快樂。”
  方志誠給樂樂便了個魔術,將手伸到樂樂的頭發后面,然后變出了一個大紅包。樂樂捏著壓歲錢,偷偷地看了一眼謝雨馨。方志誠瞧出樂樂的心思,笑道:“放心吧,這是方叔叔給你的,媽媽不會給你討的。”
  謝雨馨沒好氣地笑笑,見樂樂可憐巴巴地望著自己,道:“我只是暫為保管,等樂樂長大之后,都會給你的。”
  樂樂幽怨地嘆了一口氣,還是將紅包遞給了謝雨馨。
  方志誠撓了撓頭,湊到樂樂的耳邊,悄聲說道:“晚點趁媽媽不注意,我再給你一個。”
  樂樂捂著小嘴,可愛的點點頭,樂開了花。
  謝雨馨哪里猜不出方志誠與樂樂在背后里搞鬼,只能無奈地苦笑,暗忖自己女兒與方志誠的關系越來越好,但總覺得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中午吃過飯之后,徐英帶著樂樂,謝芳、謝雨馨、邱恒德和方志誠四人一起玩撲克“爭千分”。方志誠與謝雨馨一伙,邱恒德夫婦一伙,三局打完,方志誠謝雨馨贏了兩局。謝芳笑道:“你們倆心有靈犀配合得很好,不像這老邱,太自私,只顧著自己出牌,也不等等我。”
  謝雨馨乜了方志誠一眼,笑道:“手氣好而已,小方也不會打,總是下游。”
  邱恒德哈哈大笑,道:“小方是有自我犧牲精神,若是他不那么拼,你哪能總做上游?”
  謝芳也有深意地說道:“打牌能看得出人品,小方若是結婚之后,肯定能當一個好丈夫,苦事累事都自己搶著來做,光鮮亮麗留給老婆。”言畢,她對謝雨馨眨了眨眼睛。
  謝雨馨知道謝芳的意思,又想撮合自己與方志誠,臉上騰起紅霞,站起身道:“我去拿點水果……”
  等謝雨馨離開之后,謝芳湊到方志誠身邊,沉聲問道:“你老實跟姐說說,究竟對雨馨有沒有意思?”
  方志誠措不及防,被問及這話,差點一口水沒噴出來。他猶豫片刻,苦笑道:“芳姐,主要是雨馨她似乎還沒有走出來。”
  謝芳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上次離婚的挫折,對謝雨馨的影響很大。謝雨馨已經不再相信婚姻,所以連男人都保持著距離,方志誠之所以能走近她,多半還是因為樂樂與謝芳的緣故。
  謝雨馨端著果盤走到陽臺,謝芳給邱恒德使了個眼色,便往臥室去了。陽臺上只留下方志誠與謝雨馨。
  謝雨馨剝了一粒葡萄遞給方志誠,輕聲道:“健身節目定下了嗎?”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年前我帶著朋友去跟監制見了一面,監制對我朋友十分滿意,等年后上班,便開始操刀籌劃,計劃在開春便能上線。”
  謝雨馨嗯了一聲,淡淡道:“那還不錯哦。”
  方志誠知道謝雨馨在背后使了很大的作用,那位監制在電視臺很有實力,曾經打造出多個明星欄目,之所以愿意與自己和秦玉茗見面,主要是看在謝雨馨的面上。謝雨馨現在是銀州電視臺的當家名主持,監制難免也會有求于謝雨馨支持,所以才會給這么個機會。
  秦玉茗的條件很好,現場跳了一段健身操,監制立即拍板,對秦玉茗的實力表示認可。其實晨間的健身節目的收視率一直很不錯,但電視臺并不缺經費,只因找不到合適的健身教練,所以才會購買現成的健身節目。
  方志誠笑著感謝道:“謝謝你,等到舞蹈學校生意紅火時,請你吃大餐。”
  謝雨馨點點頭,挑眉道:“那我等著哦!”
  “不過,我還有一事相求。”方志誠剝了一只橘子,分開一半遞給謝雨馨。
  謝雨馨接過,小心地撕扯著白色的橘絡,輕聲道:“說吧。”
  方志誠笑道:“年后舞蹈學校準備辦一場開業儀式,希望你能過去捧場。”
  “你還真是得寸進尺,請主持人那可是要出場費的。我現在的出場費也不高,給你個人情價,五位數,一根手指頭,如何?”謝雨馨故意戲弄方志誠,得意地翹起嘴角,“還有,那個培訓學校不是已經招生了嗎,還搞什么開業儀式?”
  “現在是試營業,還得正式營業!”方志誠揮了揮手,笑道:“大家這么熟,談錢多傷感情,要不先欠著,等到賺錢了,再補給你?”
  謝雨馨撇撇嘴,嘲笑道:“小氣鬼,喝涼水。”
  方志誠補充道:“若是能有什么明星捧場,那也是極好的!你不是認識許多明星么,若是杜兮能過來參加剪彩,這聲勢就差不多了。”
  謝雨馨干脆放下了手中的橘子,佯怒道:“還有完沒完,不要再得隴望蜀了!”
  方志誠還準備繼續勸說,手機響了起來,他起身笑笑,轉到客廳接電話。
  電話里傳來趙清雅清脆而充滿磁性的聲音,“過年也不見來個電話,你實在太沒良心了。”
  聽著趙清雅的抱怨,方志誠充滿暖意,苦笑道:“昨夜十二點給你打了電話,可是你的手機一直占線,所以只能發了一條短信,你沒看見嗎?”
  “可不是?”趙清雅身前放著一杯咖啡,面容恬靜,“所以姐姐現在很傷心。”
  方志誠瞄了一眼陽臺位置,只見謝雨馨目光飄來滿是疑惑,他笑了笑,轉身進了廚房,輕聲道:“怎么安慰你,盡管吩咐。”
  趙清雅沉吟片刻,帶著疑問的語氣說道:“現在便出現在我的面前?”
  方志誠苦笑道:“這不現實!”
  趙清雅銀鈴般地笑出聲,低聲道:“跟你開玩笑。過年,我會很忙,大家族就是這樣,有招待不完的客人,所以姐姐可能沒時間照顧你。昨晚你發給我的深情短信,我收到了,十分感動。等過完年后,我再抽空回銀州,到時候跟你一聚。”
  “姐,我挺想你的。”方志誠弱聲道,他倒不是矯情,隨著和趙清雅相處很久,他發現對趙清雅產生一種特殊的情感,這或許便是所謂的愛。
  有時候他也會質問自己,一個人可以同時愛上多個人嗎?結果很明顯,是的,人會同時愛上兩個人,而且無法取舍。
  “少甜言蜜語的。”趙清雅喝了一口咖啡,輕嘆道,“銀州最近不太平,你稍微要注意明哲保身,即將有一場風暴席卷而來。”
  方志誠點頭,笑道:“知道了,雅姐。”
  又閑聊片刻,方志誠掛斷電話,皺眉想了想,給鐘揚撥了過去。鐘揚正在牌桌上,見方志誠打來電話,招手讓別人頂替,然后轉到衛生間,笑問:“誠少,春節快樂啊!請問有什么事?”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沉聲道:“不是來寒暄的,有大事要發生,你現在趕緊通知釘子,把烏七八糟的產業全部脫手。”
  鐘揚微微一怔,疑惑道:“這么急?”
  方志誠點點頭,沉聲道:“估計全省要迎來一場史無前例的打黑專項行動,釘子若不是趕緊收手,怕是會牽連到丁局。”
  鐘揚知道方志誠消息錯不了,點頭道:“我等下便去處理,這次會押著他把自己洗白。”
  趙清雅的圈子比方志誠要更高一級,她定是通過什么渠道,得知淮南省即將要迎來風暴,所以提前通知自己,畢竟不是官場中人,趙清雅知道的也不是特別全面,方志誠聯想起年前宋文迪的異常舉動,他隱隱猜出,銀州要迎來一次大規模的整治。
  大年初五,2005年2月15日,情人節。省公安廳派出十二個專項小組,直達各市局,導演了一場大規模的掃黑行動。在全省掃掉二十多個涉黑團伙及近千涉黑人員,被江湖稱為“情人節慘劇”。
  而丁豐的兒子丁全,外號“釘子”,因為早有準備,在四天的時間里,把所有的黑色資產全部洗凈,幸免于難。
  至此,釘子終于確信表哥鐘揚的眼力,將方志誠視作兄弟,同時認為方志誠未來絕對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