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113 不曾安寧的春節

臘月二十七,朱友明從瓊金來到銀州,方志誠白天很忙,到了晚上才有時間與朱友明吃飯。朱友明帶了一個女孩過來,看上去只有十八九歲,樣貌算中上,不過稍微俗氣了一點,濃妝艷抹,言談舉止也略顯輕挑。方志誠沒有多說什么,畢竟朱友明有自己的選擇,要走出那次輕傷,必然要借助外力,若是這個年輕女孩能治愈朱友明,也未嘗不可。
  在市委大院附近隨便找了一個小餐館,點了五六個小菜,要了一瓶白酒。坐定之后,先各自飲了幾口酒,身上暖和起來后,朱友明從皮包內掏出一個油封,遞給方志誠,笑道:“快過年了,這是分紅。”
  方志誠捏在手里掂了掂,估計有四五萬,笑道:“送錢有必要親自來銀州嗎?銀行賬號發給你,打款給我便好了。”
  朱友明丟了一粒花生米放入口中,嚼得很香,嘆道:“把錢打入銀行卡,那只是一串數據,有什么意思,還是實打實地送鈔票,那才更有感覺。”
  朱友明的小女朋友名叫齊惠,見朱友明對方志誠異常客氣,覺得奇怪,因為朱友明是一個性格挺孤僻的人,在瓊金幾乎沒有什么朋友,與自己在一起,也是冷冷酷酷的,很難想象他能如此隨性的對待一個人。
  方志誠泯了一口酒,辛辣的白酒在喉嚨里如同火燒一般,笑問:“下一步的計劃如何?”
  朱友明挪了挪屁股,下意識地掃了一眼齊惠,沉聲道:“兩個分店的選址,我已經敲定,年后便會裝修,計劃在開學之前營業。”
  方志誠皺眉道:“你哪來的啟動資金?”
  朱友明笑道:“家里認可了我的商業計劃,從成長基金中轉移了兩百萬,資助我創業。”
  所謂的成長基金,是目前國內不少大家族都會沿用的模式,被部分人稱為“敗家子”基金。大家族為了避免子女經營不善而設定的基金,該資金由投資理財隊伍負責打理,來養這些敗家的后代。若是基金團隊認為家族內某個成員的運營模式很有潛力,他們也會注資贊助,等企業成功之后,再反哺基金。這種模式從上個世紀末開始沿用,至今已然十分流行。
  不過,這種看似非常有利的方式,卻是存在風險,方志誠輕聲道:“股份比率是怎么分配的?”
  若是其他人提及如此機密之事,朱友明一定避而不談,但對面是方志誠,他沉聲道:“放心吧,這筆資金我是以貸款的形式獲取,利潤比銀行略高,所以家族不占任何股份。況且,這酒店有你的干股,若是調整股權比例,我一定會通知你。”
  方志誠笑笑,嘆道:“你現在很精明。”
  朱友明搖搖頭,自嘲地說道:“經歷過挫折,若還是不成長,那豈不是廢物?”
  方志誠聽出朱友明的話中多有憤世嫉俗的味道,沒有多言。朱友明現在活得雖然有點偏激,但至少很有自我存在感,比起之前的狼狽,顯然要好很多。
  人生猶如大海航行,有時候順風,又是迎浪,舵手只能是他自己,別人的話語只能作參考而已。
  吃晚飯之后,方志誠打電話讓鐘揚在百樂門酒吧訂了位置,然后開車帶著朱友明與齊惠趕到那里。從停車場出來,鐘揚和釘子早已等候多時,方志誠跟兩人介紹了朱友明,鐘揚笑道,誠少的兄弟,就是我鐘揚的兄弟。釘子在旁邊補充道,你們都是我的大哥。
  進入百樂門酒吧,振聾發聵的音樂聲充斥在沒一個角落,絢麗的彩燈霓虹燈旋轉四射,很容易調動起人內心的躁動情緒。
  齊惠進入這種場合,本性很快展露,在朱友明耳邊說了幾句,然后下了一樓舞池,搖擺起來。
  方志誠見朱友明一臉冷漠地看著齊惠的背影,苦笑道:“我才知道你的口味變了。”
  朱友明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女人還不都一樣,燈關上之后,你想身下的女人是誰,她就可以變成誰,齊惠雖然素質不高,但有一個好處,只會我傷害她,不會由她來傷害我。而且她很清楚與我的關系,若是結束了,不會糾纏于我。”
  方志誠苦笑道:“都說受過情傷的女人很可怕,我現在看,受過情傷的男人,更讓人毛骨悚然。”
  朱友明面色一黯,嘆息道:“我知道你會看不起我,不過,只有這么做,才能轉移我心中的痛楚,夜深人靜時,我總會想到王美嘉那個賤人。”
  愛極生恨,朱友明罵王美嘉越兇,則說明他心里難以忘記她。
  方志誠拍了拍朱友明的肩膀,真誠說道:“沒人看不起你。我倒是很羨慕你,女朋友想換就換,多么美好。”
  朱友明笑笑,遞給方志誠一支煙,道:“若是你要女朋友,我可以幫你找。”
  方志誠擺了擺手,苦笑道:“千萬別,我暫時還沒有突破那一層防線。”
  朱友明攏著方志誠的肩膀,感慨道:“操蛋的現實啊,我才畢業不到一年,怎么他媽的變成這樣了。”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總比我什么都沒變,要強吧?”
  “你還是處男?”朱友明大聲地笑問,惹得旁邊那桌人將目光移向此處。
  方志誠白了一眼朱友明,未正面應答,“我們還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齊惠在舞池內跳舞,惹火的身影,惹得不少人吹出口哨聲,朱友明得意地笑笑,“沒想到齊惠這么招人,帶在身邊是不是倍有面子?”
  鐘揚這時走過來,湊到方志誠身邊,輕聲說了幾句。方志誠眉頭微微一皺,沉聲道:“以不惹事為主吧。”
  朱友明覺得出現點小麻煩,困惑道:“怎么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輕聲道:“沒事!”
  酒吧里為了女人爭得頭破血流的事情多有發生,齊惠那么顯眼,自然引起不少人的覬覦。因為齊惠是方志誠朋友帶過來的,所以釘子與鐘揚格外照顧。遇見不對的苗頭,便過來提醒方志誠幾句。
  方志誠不想朱友明多慮,便讓鐘揚幫忙照應著一點。未過多久,下面出現了混亂,原本站在齊惠身邊的潑皮青年,被幾個兇神惡煞的保鏢給拉了出去。
  跳了兩首歌,齊惠回到朱友明的身邊,意猶未盡道:“明哥,跟我一起下去跳吧,太有意思了。”
  朱友明捏了捏齊惠的臉蛋,淡淡道:“瘋過一次就可以了,別再下去招人了,否則我把你丟在銀州得了。”
  齊惠癟了癟嘴,去不敢多言。
  朱友明捅了捅方志誠,低聲笑道:“怎么樣,夠聽話吧?”
  方志誠笑笑,對著朱友明比了一個大拇指。
  一直玩到凌晨,三人才離開。鐘揚將他們送到停車場,指著釘子笑道:“百樂門有我弟的股份,以后過來,報他的名字。”
  朱友明點頭笑道:“以后去瓊金,一定要來找我,帶你們見一些稀奇的事兒。”
  釘子笑道:“聽說瓊金的公主特別漂亮,不知是不是真的。”
  鐘揚踢了釘子一腳,笑罵道:“就這點出息?”
  眾人準備散去,不遠處傳來一陣口哨聲。方志誠順著聲音望去,只見幾個穿著花里胡哨的青年圍著兩個女人,不禁下意識皺了皺眉。
  鐘揚也望了一眼,聳肩與釘子道:“百樂門這邊若是長期這么亂下去,遲早會出事,你得稍微管著一點。”
  釘子嘟囔道:“在酒吧外面,怎么管?”
  釘子說的是很實在,若是在酒吧里面,他們有理由去管,但在外面這有點貓捉耗子多管閑事的嫌疑了。
  青年一開始對那兩個女人言語調戲,后面開始動手動腳,兩女都長得很漂亮,其中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另一名也就二十出頭,這么晚在混亂的夜市行走,當真是很危險的事情。
  二十出頭的女子相對恬靜,而十七八歲少女顯得很激動很潑辣,開始怒罵起來,青年圍住他們,不讓兩人離開圈子,使得兩女很無奈。
  方志誠瞇著眼睛看了一陣,苦笑道:“今天這事兒,還真得管,遇見熟人了。”
  釘子一聽,立馬擼起袖子,仿佛找到發泄的口子,道:“誠少,你等著,我這就去收拾那幾個人渣。”
  釘子在這一帶頗有威名,吼了幾聲,那幾名青年便作猢猻散。少女見釘子過來解圍,不多說什么,牽著身后的女子便走,畢竟釘子衣著裝束怪模怪樣,看上去也不是什么好人。
  釘子有些尷尬,連聲喊道:“先別走啊,誠少說認識你們,過去打個招呼也好啊。”
  “認識我們?”少女瞄了一眼不遠處的停車場,看得不太清楚,與另一女子道,“美姿姐,要不去看看?”
  女子顯得很猶豫,嘆了一口氣道:“輕柔,咱們還是走吧,這么晚了,這里這么混亂,若是出事就不好了。”
  這對姐妹花,不是別人,正是葉家二爺與三爺的寶貝千金,葉輕柔和葉美姿。
  這幾日,葉美姿來到銀州,葉輕柔悶在家里,感覺整個人都發霉了,于是深夜慫恿葉美姿過來逛夜市。葉美姿不熟悉銀州,原以為是逛普通的商業街,卻被葉輕柔誘惑到了百樂門酒吧,未料剛下出租車更被幾個流氓給攔住了。
  方志誠已然走過來,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葉輕柔,露出很失望之色,沉聲道:“葉輕柔,你怎么還來這兒,之前的教訓還不夠嗎?”
  葉輕柔見是方志誠,嘟囔道:“怎么這么倒霉,遇到了這個冤家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