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11 偶遇葉家兩金枝

外面飄起了小雪,方志誠與謝雨馨相繼離開邱家。方志誠把樂樂抱進后排,等紅色的轎車駛出,方才發動自己的捷達。不知何時,徐瀅站在車旁,竟嚇了方志誠一跳。方志誠苦笑道:“阿姨,你怎么出來了?外面的風雪挺大的。”
  徐瀅嘆了一口氣,輕聲道:“我有話要跟你說。”
  方志誠點點頭,拉開車門,輕聲道:“要不坐進去說?我打開暖氣,外面挺冷的。”
  徐瀅擺了擺手,一臉陰郁道:“不用,就幾句話,三兩分鐘便能說完。”
  方志誠揣摩著徐瀅的心思,怕是與陸婉瑜有關,便問道:“是不是婉瑜出事了?”
  徐瀅沉吟幾秒,目光盯著方志誠的眼眸,嚴肅地問道:“小方,你對婉瑜究竟是如何看待的?”
  方志誠撓了撓頭,沒想到徐瀅問得如此直接,苦笑道:“阿姨,我一直把她當成自己妹妹一樣看待。”
  徐瀅唉了一聲,柔聲道:“那你知道婉瑜的心思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真誠道:“阿姨,我對婉瑜沒有惡意。當初偶然相遇,她正在為你的藥費擔心,甚至不惜進出一些危險的場所。我突然想起那些年,為了媽媽的病,各處尋醫的場景。如果你覺得我與婉瑜走得太近,我會尊重你的意思、”
  徐瀅見方志誠毫無惡意,嘆氣道:“小方,你是個好孩子。若是沒有你雪中送炭,我娘倆早就堅持不下去了。你是我們家的恩人,我愿意付出一切來報答恩情。但婉瑜是我的女兒,我不希望她受到傷害。若是你對她沒想法,就離她保持一定的距離,千萬不要逾越過那道線,你能答應阿姨嗎,算我求你了?”
  方志誠見徐瀅母愛流露,忍不住鼻尖微酸,他鄭重地點頭,輕聲道:“阿姨,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做!”
  徐瀅的意思很明顯,若是方志誠對陸婉瑜有意,她不會阻攔,反而會竭盡全力撮合兩人。但方志誠若是無意,那就不要做一些讓人誤會的事情,讓陸婉瑜犯糊涂。
  等徐瀅離開,方志誠又抽了一根煙,方才開車離開。路行到一半,雪花變大,沸沸揚揚,在路燈下宛如圣潔的天使羽翼。
  方志誠開車的速度一向很快,這時將速度減緩下來,欣賞外面的雪景,轉入新的街道之后,他突然從美好的思緒中撤出,狠狠地踩了一腳油門,同時穩住方向盤,令車輛不至于失控。盡管反應很及時,但因為下雪的緣故,地面很滑,輪胎與地面發出滋滋的刺耳聲,十幾秒之后,靠在路邊的臺階上,才停了下來。
  方志誠驚魂未定透過窗外,瞄向不遠處,就在剛剛不到半分鐘的時間,自己與死神擦肩而過,四五輛轎車出現追尾,有兩輛轎車徹底翻了一個身,還有兩三輛激烈碰撞,慘不忍睹。正當方志誠準備下車的瞬間,一輛轎車從街道口拐出,與自己一樣沒有想到前面會有危險,然后與前面的那三四輛車再度狠狠地撞擊,發出令人牙酸的撕裂聲。
  方志誠拍了拍臉,努力讓自己清醒,告訴自己遇見車禍了,現場傳出哭泣與痛呼聲,他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后推開車門往前面行去。
  前面側翻的兩輛車,情況比較嚴重,方志誠一邊掏出手機給120撥打電話,一邊來到了其中一輛的前方。鮮血從轎車內漫溢出來,因為天氣寒冷,很快凝固,顯得斑駁而慘烈。
  方志誠過去拉了拉車門,駕駛座上是一個中年男人,他的呼吸微弱,脖子耷拉著,顯得十分痛苦。他用極其微弱的聲音,哀求道:“請救救我的老婆。”
  方志誠仔細打量著這個中年男人,只見他小腹上流血不止,玻璃的碎片及銳利的鐵器讓他僅能保持理智,留有一息尚存。方志誠看了一眼副駕駛,只見一個俏麗的少婦因為震蕩,處于昏眩的狀態之中。
  方志誠用力拉車副駕駛的車門,嘗試了四五次才成功把門打開,少婦順勢倒了下來,方志誠伸手抄住了,輕輕地拖動幾下,將她的身體給扯了出來。
  因為車輛撞得太嚴重,油箱內的汽油滲漏,散發著一股危險的氣味。
  方志誠抱著少婦往街邊小跑,剛將少婦給放下,轟的爆炸聲響起,方才那輛側翻的車四分五裂,火光頓時沖天而起。
  或許是被爆炸的沖擊所影響,少婦咳嗽了一聲,幽然醒來,她努力地支撐自己的身體,望著沖天的火勢怔怔不語,淚水如同泉涌般流淌而出。
  沉默了許久之后,少婦狠狠地盯著方志誠,怒道:“為什么你不救他,為什么讓我一個人活下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安慰道:“他受的傷很重,即使我救他出來,他也活不了太長時間。而且,他讓我一定要救你。”
  少婦很難接受自己老公去世這個事實,她拼命地搖頭,踉蹌著站起身,往火光沖去,方志誠趕緊跟過去,一把拉住了少婦。
  少婦痛苦地說道:“你放開我,他走了,我一個人也活不下去。”
  方志誠便從背后摟住她,繼續勸道:“不要試圖逃避,你們還有家人,若是你們都走了,家人該怎么辦?你現在應該替他好好的活下去,承擔起原本由他承擔的東西。”
  少婦雖然不再試圖沖向那輛燒毀的轎車,但一直在哽咽哭泣,終于遠處傳來救護車的笛聲,方志誠將少婦扶上救護車,隨后消防車也駛入現場,方志誠便驅車離開。
  不知為何,少婦那凄美的模樣,一直留在方志誠的腦海之中,他嘆了一口氣,人生變化無常,活著才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第二天新聞報道了昨晚的車禍,只有方塊大小的篇幅,方志誠粗粗地掃了一眼,并沒有留意其中一個很小的細節。
  中午在食堂吃飯,王柯湊到方志誠的身邊,笑道:“之前拜托我幫你找兼職的工作,有眉目了。”王柯現在是市委辦主任,想要找個兼職工作,還是輕而易舉。
  方志誠笑道:“說來聽聽,若是層次太低,我妹可不一定愿意去。”
  “我幫你找的,能差嗎?”王柯笑罵道,“你妹妹不是學英文的嗎?銀州新聞出版局旗下的一個雜志社,準備增加一個英文版,現在需要一名精通英文的編輯。”
  方志誠歪著腦袋想了一陣,苦笑道:“這層次是不是太高了點?畢竟她還是一名大學生,沒有什么工作經驗。”
  王柯擺了擺手,笑道:“這點我已經幫你問過了。沒有經驗無所謂,關鍵得要有英文底子。他們愿意自主培養。”隨后,王柯在他耳邊說了一下實習工資。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了笑,然后豎起大拇指,嘆道:“王主任,感激不盡。”
  月薪五千,對于一個大學生而言,是一個不錯的待遇。方志誠知道對方關鍵是給王柯面子,畢竟是市委辦主任交過去的人,對方不可能報價太低。
  王柯從口袋里掏出一個信封,道:“這錢是給你妹妹的,當初她辭職,還有部分薪水未結,所以托我送過來了。”
  方志誠暗忖這葉明鏡倒還算是講道理,笑著接了過來,低聲道:“多次麻煩王主任,等有空請你吃飯。”
  王柯用手拍了拍的肩膀,笑道:“跟我有必要這么客氣嗎?”
  吃過午飯之后,方志誠給陸婉瑜打了個電話。陸婉瑜聽說幫她找了一份雜志社的兼職,非常高興。年輕人對充滿文藝氣息的雜志社、報社、電視臺都有著一種向往。
  下午方志誠跟著宋文迪跑基層,主要做一些年關的慰問。電視臺安排了幾名時政記者整天跟著市委書記的車隊跑,方志誠在人群中竟然見到謝雨馨,遠遠地對著她擠眉弄眼,未料謝雨馨并不搭理,惹得方志誠一陣郁悶。
  謝雨馨在工作場合異常的嚴肅認真,很有氣場,眾多男性都想把目光瞄向她,偏生誰都沒有真的那么做,似乎害怕褻瀆謝雨馨身上那獨一無二的氣質。
  下午五點半左右,跑到最后一個視察地點,正是佟思晴家所在的南苑區,屬于舊城新建項目的核心部位,宋文迪在最前面與南苑區區委書記小聲交談,方志誠便悄悄地退了出來。
  謝雨馨見方志誠故意走過來,板著臉孔,視若不見。
  方志誠苦笑道:“雨馨姐,我哪里得罪你了嗎?”
  謝雨馨未多言,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名片,冷聲道:“健身節目我幫你問過了,讓你那個女鄰居親自跟他聊聊。”
  方志誠撓了撓頭,方準備問謝雨馨,究竟為何如此冷淡地對自己,不遠處宋文迪已然結束交談,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琢磨著女人心海底針,還是等有空再細問,連忙往宋文迪的方向跑了過去。
  謝雨馨盯著方志誠離去的身影發呆,暗惱自己方才的失禮,自己又為何要那么刻薄地對待方志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