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10 美麗誤會你信嗎

“小方,趕緊先吃點水果。”謝芳見方志誠到來,滿臉堆笑,從他手中取過樂樂的玩具,又見給自己買了些補品,嘆道,“與你說過好多遍了,以后過來吃飯,不要帶東西,太浪費錢了。”
  謝芳偷偷瞄著方志誠,然后再看看謝雨馨,越看越覺得登對。人靠衣裝馬靠鞍,方志誠上班這半年時間,形象也大有改變,原先乍一看,只是覺得他很高瘦,現如今西裝革履,多了一股成熟大氣的內涵,使得他整個人看上去更加精神帥氣。
  方志誠揮了揮手,謙和地笑道:“若總是空手而來,那怎么好意思呢。”
  謝芳湊到方志誠身邊,低聲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我老早就把你當成親弟弟一樣看待了。”
  方志誠見謝芳說得真誠,鼻頭竟然一酸,輕嘆道:“芳姐,謝謝你的另眼相看。”
  謝芳見方志誠似乎很感動,心中也有所觸動,搖搖頭,坦然道:“若是沒有你幾次幫忙,我們這個家早就散了。”
  方志誠先是在洪水中救了邱恒德,然后又在謝芳重病之下對其一家悉心照料,人心都是用真心來換的,謝芳對方志誠很感激,知道方志誠又沒有家人,所以越發地舍不得方志誠。
  樂樂見方志誠帶了玩具過來,笑嘻嘻地跑過來,摟住方志誠的大腿。方志誠微微一下,蹲下將樂樂抱在懷里,然后來到客廳陪樂樂拆禮物。樂樂擺弄著玩偶,笑得樂不可支。謝芳與謝雨馨在廚房里幫著徐瀅做晚餐,低聲笑道:“小方跟樂樂的關系真好,就跟父女一樣。”
  謝雨馨白了謝芳一眼,啐道:“姐你胡說什么呢?人家小方還是年輕小伙子。”
  徐瀅在邱家做保姆有些時日,平常吃住都在邱家,雖然搞不清楚方志誠與邱家的關系,但知道謝芳一直在努力撮合妹妹和方志誠,想起自己的女兒陸婉瑜,難免心緒復雜,暗自嘆了一口氣。
  晚餐擺上餐桌,邱恒德方才風塵仆仆地回到家,方志誠見邱恒德出現,連忙起身給邱恒德打招呼。雖說邱家把方志誠視作自己人,但方志誠心中還是十分警醒,知道面對邱恒德還是要保持官場上的敬重。
  邱恒德是市委組織部部長,掌管整個銀州所有官員的升遷命脈,即使方志誠沒有宋文迪這棵大樹作為靠山,有邱恒德從旁照應,仕途自然也是無憂的。隨著宋文迪在官場之路越走越順,邱恒德作為其心腹大將,以后之路也光明可現。
  對于邱恒德,方志誠也有感恩之心,若是沒有他從旁引薦,自己也不可能脫穎而出,成為宋文迪的秘書。
  吃完異常溫馨的一頓晚飯,眾人坐在客廳閑聊,謝雨馨挑了一顆葡萄,小心地剝好皮,遞給方志誠。方志誠微微一怔,沒有拒絕,取那粒葡萄時,不小心碰到了謝雨馨的手指,感覺心神慌亂了一陣。
  葡萄酸甜,齒縫回蕩著鮮濃的果香。
  電視臺里正在播放銀州電視臺新聞頻道的談話節目,謝雨馨坐在沙發上,氣質端莊地采訪著一名資深經濟學者。那位學者正針對銀州現有的經濟模式侃侃而談,一方面肯定現在市政府所取得的成績,另一方面也在反思還有哪些不足。
  謝雨馨從上個月起,接到臺里的指示,開始做這個經濟訪談節目,在銀州一石激起千層浪,因為經濟訪談節目十分開放,廣邀全國有名的經濟專家討論時下最熱門的商業模式。
  邱恒德捧著茶杯,飲了一口,含笑評價道:“雨馨的節目現在收視率很高,被老百姓稱為銀州焦點訪談,不少干部每天晚上新聞之后,都會關注這個欄目。不過,還得再接再厲,在言論控制上,要注意分寸,不要沾惹麻煩。”
  謝雨馨點點頭,輕嘆一聲道:“最近的確有一些人向電視臺遞交投訴信,認為嘉賓批評銀州現有經濟體制,是極為不負責任的。臺里開辦這個欄目,需要頂住很大的壓力。”
  方志誠猜出壓力來源,新聞頻道的經濟訪談是宋文迪重點關注的節目,宋文迪在常委會上多次評價該節目,不少人懷疑,宋文迪是希望通過引導輿論,從而進一步控制市政府工作按照自己的意圖來走。
  方志誠剝著瓜子,將瓜子仁送入樂樂的口中,輕聲道:“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面,至少現在收視率證明一切,老百姓是愛看的,所以你無需介懷。”
  邱恒德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微微頷首道:“現在的電視節目缺少內涵的太多,我看雨馨你這個節目比起那個什么女聲,要更加精彩,若是放到全國的層次,也是精品之作。”
  方志誠腦海里靈光一閃,委婉地說道:“節目若是制作成系列訪談視頻,其實對于咱們官員自身而言,也是一種豐富眼界的教材。”
  邱恒德何等聰明,讀出方志誠的言外之意,笑道:“市委組織部最近正在研究如何能讓黨員干部進一步提升自身能力,雨馨不妨可以參考那些全國性電視臺的著名主持人,寫一些訪談心得類似的文章,如此一來,再配合視頻,可以作為市委組織部更為全面培養黨員的參考教材。”
  方志誠笑著說道:“這種寓教于樂的培訓素材,定然能讓官員接受,即使看不懂那些生澀難懂的經濟理論,光看美女主持人,那也是一種享受。”
  邱恒德指著方志誠笑罵道:“你這個觀點,說不出男同胞的內心世界啊。”
  其實正如方志誠所說,經濟訪談節目之所以收視率那么高,與謝雨馨在銀州的知名度及人氣,也是大有關系的。
  節目過后則是十分鐘的廣告時間,樂樂跟著音樂有模有樣地跳起了舞蹈,眾人被逗得樂不可支。謝芳將樂樂一把攬到懷里,溺愛的說道:“我家樂樂最乖巧,等長大了一定也是個跟媽媽一樣,能歌善舞的大美女。”
  樂樂卻是歪著小腦袋,大聲說道:“我才不要跟媽媽長得一樣?”
  方志誠點著樂樂小巧的鼻子,問道:“為什么?像媽媽這樣,才有很多男孩子喜歡?”
  樂樂嘟囔道:“若是我跟媽媽長一樣,那么豈不是讓別人會以為我們是姐姐和妹妹?媽媽就是媽媽,才不要她成為姐姐……”
  小孩的邏輯與聯想能力,匪夷所思,讓人忍俊不已。
  看著電視臺里面不少廣告,有美食城的,還有英語培訓學校的,方志誠突然想起一件事,問謝雨馨道:“銀州電視臺現在每天早上還有健身節目嗎?”
  方志誠突然想起秦玉茗的舞蹈學校,若是能在電視上打廣告,那豈不是生源不用愁了?如何做廣告,那也是有技巧的,若是按照普通的方式,肯定沒有什么太大的效果,而且成本很高,但若是讓秦玉茗主持健身節目,電視臺可能會有這類需求,而且能提升舞蹈學校的潛在品牌內涵。
  謝雨馨眉頭微微一皺,托著下巴想了想,道:“你問這個做什么?電視臺現在早上還有健身節目,不過是從外面引進的。”
  方志誠笑道:“為什么要引進節目?之前錄制的節目,不是挺好嗎?”
  處在青春期的方志誠,每天必看的一個節目,便是銀州電視臺早晨七點左右播放的健身節目。健身教練曼妙的身子,跳操時偶露的風情,放在現在來看,不算什么,但對于還在懵懂期的少年而言,是極具視覺沖擊力的誘惑。聽說節目上的教練不再主持,方志誠心中竟然升起一陣失落。
  謝雨馨猜不出方志誠糾結此事的用意,道:“具體我也不大知曉,前面那個健身節目的教練,似乎有其他發展,所以欄目便被撤銷了。”
  方志誠給謝雨馨剝了一個橘子,遞到謝雨馨的手邊,輕聲道:“若是有合適的健身教練,這個欄目有沒有可能重新恢復?”
  謝雨馨微微一怔,暗忖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輕哼一聲,道:“你究竟想說什么?不要拐彎抹角的!”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直言道:“我有一個朋友,是舞蹈老師,擅長健身操、瑜伽以及其他各種舞蹈,若是能讓她錄制健身節目,絕對是一大亮點。”
  謝雨馨語氣很平淡地說道:“哦,可惜我不是電視臺的臺長,若是我在那個位置,肯定大筆一揮,同意你的意見。”
  方志誠輕聲道:“事在人為,雖然你不是臺長,但你認識臺長。幫我引薦一下,我一定能說服他。”
  從方志誠的言辭之間,謝雨馨聽出應該那朋友是女性,心理頓時多了個疙瘩,又見方志誠如此堅持,眉頭微蹙,心情不大好,輕聲道:“你那個朋友究竟是誰啊?能讓你這么幫她?”
  方志誠哪里能猜出女人那復雜的心思,不過瞧出謝雨馨的語氣不佳,如實地解釋道:“一個老鄰居,她開了一家舞蹈學校,我在里面入了股份,現在學校名氣不夠響,若是能借助健身節目的影響力,名氣和生源的問題,不就輕松解決了?”
  謝芳聽說方志誠有股份,便覺得此事得幫忙,以命令地語氣交代謝雨馨,“有空你就去問問歐陽臺長吧,我覺得小方的提議不錯,你們缺健身教練,他們缺宣傳平臺,這互相幫忙,優勢互補,不是挺好的事兒嗎?”
  謝雨馨也覺得自己方才的脾氣有點怪,“嗯”了一聲,應道:“有空,我幫著打聽打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