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92 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

方志誠回到蘇家老宅,在書房內見到了陌生的男人,他的眼神很冰冷,讓人不由自主地升起敬意。
  “坐吧。”那人仿佛天生就是這里的主人。
  方志誠淡淡一笑,坐下開始泡茶,那人靜靜地望著他,心情有點復雜,因為從方志誠的身上,看到自己太多的影子。
  方志誠很快泡好了第一泡,小心翼翼地遞給他,道:“一路辛苦了。”
  那人淡淡地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有很多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想了想又搖了搖頭,道:“已經不重要了,你回來就好,只要一家人團聚,任何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那人長舒一口氣,道:“我一直很忐忑不安,害怕面對你媽,害怕面對我的兩個兄弟,甚至害怕見到你。現在一切釋然了,其實很多問題,只要去主動解決,天下沒有過不去的門檻。”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謝謝你在隋家的事情上,尊重了我的意見。”
  那人擺了擺手,道:“事情已經過去,那就隨風讓它飄散吧,畢竟未來你才是主角,我不能給你制造太多的阻礙。”
  對于隋家及其他勢力的最終報復,其實他已經醞釀多年,最終因為方志誠的決定,他將那些計劃全部推翻。他一開始也掙扎過,畢竟三十多年來,一直就想著復仇,甚至為之遠離家鄉,在生死中錘煉,才擁有了實力。
  但當接到蘇青的電話之后,他頓時就放下了,因為他的人生還有其他價值,蘇青一直盼著他回來,而自己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
  按照他的計劃,隋家及其他勢力在境外的資本將全部曝光,同時他會安排近百名經過訓練的精英傭兵,潛伏華夏對他們的核心成員進行暗殺。
  不過,現在都取消,原因在于,如果那么做,將會影響方志誠未來的仕途。蘇家已經回歸一線家族,此刻這么做,無疑是為在十年之后的政局埋下炸彈,那時候蘇青這一輩人已經老去,承擔這份壓力的將是方志誠。
  父子倆在書房內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一開始比較陌生,但隨著熟悉感變得增強,就不在那么拘謹,方志誠在聊天的過程中很意外,因為沒想到父親比自己更加的緊張,或許是因為在乎,所以每一句話都異常的小心謹慎。
  等方志誠離開書房之后,蘇青端著一碗人參雞湯走入,遞給他道:“我親自下廚熬的,難喝也得全部喝完。”
  “的確味道一般。”他笑了笑,吃得卻很開心,“志誠,比我想象中要成熟穩重,讓人寬心。”
  蘇青點了點頭,道:“這是我最引以為傲的事情。”
  子女足夠優秀,永遠是父母的驕傲。作為共和國的女總理,與普通人其實并無二樣。
  他輕聲道:“明天我與老二見一面。”
  蘇青搖了搖頭,道:“他已經往燕京趕了,估計半夜就能到家。”
  他輕嘆一聲,道:“最不愿意面對的就是他。”
  蘇青伸手搭在他的手背上,低聲道:“那是因為他是咱家最終感情的人。”
  如同蘇青所說,內斂沉默的蘇摩其實是家中感情最為豐富的人,他外表看上去不善于表達,但把很多情感都藏在心中。
  半夜兩點多,蘇摩從湘南趕回燕京,見到了他,兩人坐在書房內,徹夜長聊……隨著蘇家遠在境外的一個重要人物回歸華夏,蘇家在華夏的位置再次得以鞏固。
  最關鍵的是,藏在蘇家人心中近三十年的怨結,終于被打開,沒有掀起腥風血雨,以一種歸于平淡的方式,避免了整個華夏核心實力之間的交鋒、動亂。
  ……
  國家發改委召開了全天會議,副司級以上干部均出席此次會議,兩名在國外調研的司長也不得不調整行程,匆匆趕回。在會議上,宣布了國家發改委改制指導意見,要求各司在三個月內按照指導意見,落實到位。
  方志誠瀏覽了一下指導意見,基本是按照外資司此前改革的幾個方向,精簡人員,優化工作效率,同時完善人員結構,確保所有在崗人員都是精英人才,同時在薪資待遇上也給予了大幅度提升,這算是面向全國公務員,推出高*薪養*廉的嘗試。
  會議結束之后,坐在主席臺上的副部長宮澤勇喊住方志誠,與他討論了一下現在貨幣儲備的情況,從幾個渠道的消息來判斷,美利堅那邊似乎正在醞釀大動作。
  方志誠皺眉沉默片刻,嘆了口氣,建議從國內幾個較大規模的跨國美資企業入手,給美方一點壓力,讓對方有所忌憚,不至于太過囂張。
  盡管華夏近幾年來,經濟地位不斷攀升,但國際形勢依然是美利堅一家獨大的局面,因為軍事上的強勢,所以在經濟上也顯得格外的霸道。
  國家前幾年外資儲備出現過短暫的失控,導致現在成為美利堅最大的債權國,這是一種雙向綁定,與美國成為屬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
  方志誠來到外資司,推動了多個政策的落實,其實最大的注意力放在調整境外債務結構,這也是當初李思源等人建議將他放在外資司的關鍵原因,他們都相信方志誠能用自己的方法,巧妙地解決問題。
  “放心吧,不出意外,明天美方就會收縮貨幣政策,因為中東那邊會轉移他的注意力。”方志誠見宮澤勇有些焦慮,低聲給他透露了一點消息。
  這個消息是今天早上父親告訴方志誠的,中東那邊新發現一個儲備量極大的油田,為此多國參與競爭,明日將會有小規模的戰斗爆發,美方的注意力將全部放到那里。
  宮澤勇微微一怔,皺眉想了想,露出豁然之色,嘆道:“經濟、政治、軍事,是一條閉合鏈,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會產生很多影響,以前我們處理問題,只是單一方向,沒有形成資源聯動,這才導致在國際競爭中處于劣勢z.”
  方志誠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這也是我想努力解決的。作為外資司的一名干部,不僅只著眼于全司的情況擬定政策,而應該把視野放大,將軍方、企業、政府等資源全部利用起來,這樣才能讓整個生態圈更加健康完整。”
  宮澤勇輕輕地嘆了口氣,感慨道:“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方志誠比其他人展現出更強大的實力,能推動外資司變化,甚至影響整個發改委,關鍵在于,他擁有軍方、企業及地方政府的資源,并將之靈活使用。
  與宮澤勇在電梯內分手作別,宮澤勇默默地松了一口氣,隨著隋家東山再起,自己在發改委的地位也日益鞏固,最近已經有風聲傳出,宮澤勇有望往前更進一步,極有可能至地方執政一方,對此,宮澤勇抱有期待。
  方志誠沒有回辦公室,而是直接來到了停車場,老郭早已等候多時,他剛坐上轎車,手機便發出滴度一聲,里面傳來寧薔薇的聲音,道:“我已經接到二姐,等會在大姐家會面啊。”
  互聯網發展快速,如今通訊工具發達,從文字已經轉變成語音模式,不出意外,一兩年之后,科幻電影中出現的“視頻通話”,也能實現。
  方志誠笑道:“你懷有身孕,怎么還開車去接二姐呢?你應該早點通知我,我安排老郭跑一趟。”
  “我可沒那么嬌氣!我在開車,不跟你多說了。”與語音一起發送過來的,還有一張與二姐寧香草的合照。照片內的姐妹花,仰視著鏡頭,臉上帶著笑意,讓方志誠看后,心情也變得明朗。
  寧玉蘭在燕京的家,方志誠曾經來過一次,是燕京大學分配的單位房,地段比較好,但房屋的結構比較老式,四室一廳,采光不是特別好,不過,在寧玉蘭的打理之下,充滿溫馨的氛圍,方志誠最喜歡她陽臺上布置的花架,即使現在是秋天,也有應季的菊花綻放,讓人感到蓬勃的朝氣。
  寧玉蘭的丈夫是燕京大學的一名副院長名叫常家城,個子不高,身材瘦削,五十多歲,看上去普普通通,就像個市井小老頭,他對方志誠的印象極好,剛進門就拉著方志誠來到陽臺上,擺了棋盤,要求對弈一番。
  方志誠倒也爽快,耐下性子跟他下了一盤,常家城棋癮很大,但實力一般,到了中盤,就投子認輸,這時寧玉蘭招呼兩人上桌吃飯。
  等眾人坐罷,寧香草將車鑰匙拍在寧玉蘭的身前,笑道:“姐,這是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你那輛破車一定要換了,今天就是不要也得要。”
  寧玉蘭白了她一眼,道:“我就是不要,你能怎么辦?”
  寧薔薇低聲笑道:“姐,你還真得收了,剛才我已經安排人,把你那輛破車給拖走了。你若是不收下這輛車,明天就得徒步去上班了。”
  寧玉蘭連忙站起身,走到陽臺上看了一陣,走回來沒好氣地笑道:“你這兩個小妮子,竟然膽大包天啊。”
  寧香草將鑰匙輕輕地塞入寧玉蘭口袋里,輕聲笑道:“姐,這叫做斷絕后路,不讓你有拒絕的機會。”
  寧玉蘭無奈地白了她一眼,談了口氣,還是收下了車鑰匙。
  餐桌上,三個姐妹一臺戲,方志誠與常家城沒有說話的份,兩人不時地拿著酒杯對飲一杯,方志誠酒量很差,不知不覺,就喝過了量。
  人喝醉了,就會做夢。
  在夢中,他抬腿一步,就跨過了千山萬嶺,大好河山,仿佛都在他掌控之下。
  場景支離破碎,光怪陸離,不斷變化。
  一、他見到了東臺的吳海燕,默然地坐在寬大的總裁桌前,玉手拿著一張照片發呆,那照片中主角似乎是自己……
  二、在一個不知名的山礦之中,他頭戴安全帽,變成了個開礦工人,突然遇到了礦難,正覺得求天地不應之時,他發現身邊多了個女工友,那模樣像極了師母文鳳……
  三、溫靈在自己的運作之下調入燕京,當天溫靈邀請方志誠吃飯,飯菜入腹后,方志誠百般不適,逼問溫靈之下,才得知她在飯菜里下了藥……
  無數的人影閃過,最終定格在寧香草。
  她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頰,方志誠探身摟住了她雪白的脖頸。
  “這是夢嗎?”
  “當然,一切都是夢!”
  “既然是夢,那就永遠不想醒來!”
  “哪有不醒的夢,醒來就一定要忘記!”
  (本書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