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91 少小離家老大回

(新書妙醫鴻途已經布,歡迎大家移步支持!)
  晨光微露,身穿運動休閑衣的蘇青繞著將軍胡同慢跑,途中遇到熟人,會停留下來打招呼。
  鐵娘子蘇青這幾年的變化很大,不再那么生人勿近,給人一種隨和親切的感覺。
  蘇青晨練的習慣,是受到方志誠近年來的影響,一開始她也不適應,不過現在已經成為習慣,即使兒子缺席,她也不忘騰出時間,讓身體動起來,這樣有助于緩解她的脊椎疾病。
  漫步穿過樹蔭,迎面傳來喊聲,“蘇總理,早上好!”
  蘇青放緩腳步,用肩上的毛巾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微笑道:“子清,你好,最近身體好點兒了嗎?”
  隋子清無奈地搖了搖頭,嘆氣道:“年齡大了,一旦有個身體不舒服了,想恢復的話就特別難。”
  數月沒見,隋子清看上去蒼老不少。不過,他眸光依然清澈亮,聲音帶著些許沙啞,吐詞用字保證字正腔圓,“隋琦的事情,給你添麻煩了啊!”
  蘇青知道隋子清提的是曹堯的事情,兩個年輕人鬧出了大笑話,經過自己的許多努力,才算是將事情給壓下,她淡淡笑了笑,道:“隋琦那姑娘,我見到之后,就很喜歡。事情哪能怪她,全部都是我家那臭小子惹出來的麻煩。當然,主要還是咱們上輩子的恩怨牽扯進來。現在的結果雖然麻煩了點,但也是志誠和隋琦的選擇,咱們作為長輩的,只能護著他們點。”
  隋子清無奈地搖頭笑了笑,咳嗽了兩聲,道:“別人都說鐵娘子剛正不阿,但我覺得你其實挺人性,講求溫情。”
  在這件事情上,蘇青真的很護短,任何人想要傷害方志誠和隋琦,都被蘇青強勢地給擋了回去。
  蘇青目光朝遠處飄了飄,道:“人生不就那么一回事,再光鮮亮麗,等到時候到了,不過是一抔黃土而已。國家大事可以用條條框框的法律條文進行評判,但家庭瑣事還是得從感情角度出,該容忍包容,那就得退一步海闊天空。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隋子清早就知道蘇青有鐵齒銅牙,面對蘇青的這番話,也是愣了半晌,仔細體會其中的言外之意,搖頭苦笑道:“還是生兒子好啊!”
  隋子清心中其實很不服氣,這算什么,局勢上輸給蘇家就算了,還白搭了自己的女兒。不過他也想得明白,盡管沒名沒分,但隋蘇兩家如今算是結成了同盟,只要一日兩個年輕人感情不散,這關系就特別穩固。
  蘇青微微一愣,道:“等你有空,去我家里坐坐,讓志誠給你泡茶,這小子泡的茶很不錯!”
  隋子清“嗯”了一聲,兩人相視一笑,算是將恩仇泯過。
  望著蘇青慢慢遠去的身影,隋子清搖頭嘆了口氣,他今天是刻意想堵著蘇青,蘇家和隋家的恩怨他心中藏著許多話想要說,但真見到了蘇青,卻是全部藏在心中,頓時間就釋然了。
  隋子清往前走了幾步,突然心有觸動地轉過身,他回朝背著陽光的墻腳望去,看見了一個陌生的身影,他瞇著眼睛看了一陣,那人從陰影里走了出來,摘下了頭上的圓氈帽,露出了一張瘦削俊朗卻顯滄桑的臉龐。
  隋子清深吸了一口氣,淡淡道:“你回來了啊?”
  那人瀟灑地一笑,道:“既然恩怨已經解決,我沒有不回國的理由。”
  隋子清點了點頭,望著他眼角明顯的傷疤,低聲道:“你在國外的名聲很響亮,十幾年前我就一直讓人搜集你的資料,你干出了許多大事,讓人自愧不如。”
  那人擺了擺手,道:“客氣的話,就免談了。我之所以與你碰上一面,是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
  隋子清意外,沉默片刻,道:“什么事兒,請說吧。”
  那人道:“我想邀請老朋友們吃個飯,或許由你出面比較好。”
  隋子清頓了頓,知道這些老朋友都是哪些人,曾經有過太多故事。此刻,從他的態度來看,他要主動請這些人吃飯,結果不會太差。
  隋子清復雜地笑了笑,道:“看來你真打算,將恩怨徹底劃清啊?”
  那人朝灰蒙蒙的天空看了一眼,道:“說實話,我有點不甘心,我準備了幾十年,已經做好十足的把握,足以讓你們一個個全部倒下。不過,既然是青兒決定了,我尊重她的選擇,畢竟這么多年來,她獨自承擔太多的壓力,扛起了整個蘇家。”
  說完此話,那人重新戴上了帽子,擋住了半張臉,尤其是那道森然的疤痕,慢慢跟著蘇青的方向走了過去,隋子清望著他的背影,手心捏了一把汗。隋子清在官場多年,早已練成極佳的養氣功夫,但在那人的面前,還是忍不住心生畏懼。
  原因很簡單,他的眼神太過于可怖,那是無數次游走在生死之間才練成的凌厲殺氣。所謂的官氣,在這樣的眼神之下,變得虛無縹緲。
  為何官氣能夠壓人,是因為普通人心中都有**,他們礙于權貴,瞻前顧后,巴結、攀附,但那人的眼神,無欲無求,淡漠生死,冰冷地讓隋子清打了個寒噤。
  那人跟著蘇青走過的路,慢慢地追了過去。
  隋子清知道他并不是找自己,而是緊跟著蘇青的腳步,之所以在自己面前現身,不過是想警告一下自己而已。
  至于與那些老朋友約個飯局,也是為了聲明,他漂泊多年,終于踏破誓言,回來了。
  那人拐過了折彎,朝熟悉的蘇家老宅望去,蘇青并沒有走入其內,而是站在門口,翹而立。
  三十多年過去了,將軍胡同早已變幻模樣,比如蘇宅院內有一棵巨大的法國梧桐,早已被砍掉,換成從陜州移栽過來的銀杏。
  不過,蘇青的樣貌似乎未曾改變,她還是那簡練精干的短,只是劉海換了風格,顯得整張臉更加清爽白透,眼角多了一些魚尾紋,面部肌肉略微有點松弛,但一點也不影響那人眼中的觀感。
  蘇青還是那么的美,如同夢中遇見的一樣,端莊秀雅,清秀逼人。時光雕琢了她的面貌,只能讓她變得更加成熟,更加完美。
  那人站在遠處望了許久,終于才有勇氣邁開第二步,他每走一步,都顯得異常的艱難,等靠近大門的時候,他似乎突然喪失了所有的力氣,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蘇青一直在凝視著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著他,想要看清楚,是夢還是現實,自己朝思暮想的他,是不是真的沐浴著朝霞,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邊。
  他面容有太多的改變,不再英俊瀟灑,就是個年過半百,面容滄桑的糟老頭,手上拿著的那個破帽子,也顯得俗氣不堪,應該不會是他,她心中的白馬王子,英俊瀟灑,氣度不凡,風流倜儻,英雄無敵,獨一無二,不可能就這么變成了一個老頭兒。
  當那人跪下的那一刻,蘇青感覺自己的心突然猛烈地抽搐了一下,她的雙腳不可控制地往前邁了過去,輕輕地摟住了他的脖子,眼角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滴滴答答地墜落,打濕了他的衣衫。
  雖然他變了太多,變得不再年輕,不再瀟灑,看上去老態龍鐘,但蘇青覺得這么多年過去,她還是深愛著他,不為容顏,只因為內心深處的那抹深刻烙痕。
  “男兒膝下有黃金,你不應該跪!”蘇青想扶起他,但力氣太小,他就像扎了根一樣,穩穩地跪在那里。
  “跪天跪地跪父母跪恩人。”那人慢慢抬起頭,望著蘇青那動人的眸光,嘴角露出暖暖的笑意,低聲說道。
  這抹微笑出現他的臉上,實屬少見,陽光灑過,冰雪消融,讓蘇青滿是復雜情緒,她覺得熟悉,多年之前,他也曾在自己面前跪下過,并莊重地許下諾言,一生只愛自己一人。
  “那你跪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是!”蘇青輕輕地撫摸著那人的臉頰,緩緩道。
  “不,你是我的恩人。”他語氣堅定且柔和地補充道,“也是我的愛人。”
  蘇青沒有落淚,她心愛的男人終于回來了,她應該高興,應該要歡呼,她想告訴全世界的人,原來自己并不孤獨,盡管老天爺讓她寂寞了三十多年,但她先等到了自己的兒子,最終還是等到了他。
  悲劇的開始,溫情的結果。
  蘇青突然蹙眉,想起了什么,輕輕地揚起手,重重地抽在了他的臉上,那人沒有意外,目光平和地望著蘇青,仿佛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隨后蘇青又手起掌落,抽在那人的臉上,緩緩道:“兩巴掌,一巴掌為了大哥,另一巴掌是為了咱爸。”
  那人垂下眼瞼,低聲嘆道:“打得好,希望他們能夠原諒我!”
  蘇青用肩上的毛巾,替他擦了淚,將他的頭埋入自己的胸口,低聲地安慰道:“他們早已原諒你了,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那人輕聲道:“回家,真好!”
  淚水搭在石磚上,啪嗒啪嗒濺得塵土飛揚。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青嘴角露出淺笑,問道:“不走了吧?”
  男人頷含淚,哽咽道:“死也要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