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090 愛上魔鬼的女人

粵州,寸土寸金,能在市中心擁有如此大面積的宅院,不僅需要資產,還需要絕對權勢。粵式宅院沒有門牌,門口有數個身穿勁裝的男人巡邏,他們手中拿著對講機,不時向指揮中心確定現場狀況。
  一輛黑色的轎車駛入,門緩緩打開,邵彬從后排走出,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他匆匆走入大廳,見到了自己的媽媽,還有大舅,兩人坐在沙發上,面色凝重地交流著些什么。
  邵彬臉上露出不解之色,道:“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邵彬剛下機,就得到了葉榮枝的通知,讓他盡快回家一趟。
  葉榮枝點了點頭,道:“就在三十分鐘之前,廖家被人強行侵入,損失慘重。”
  邵彬坐下,顯然事情比想象中還要嚴重,廖家與葉家就在不久之前,剛剛達成合作。
  保姆送來了冰水,邵彬接過一飲而盡,冷靜下來,不屑地說道:“沒想到廖家這么沒用,遭受過打擊之后,從此一蹶不振,老巢竟然還被人端了。我之前就提議,不要與廖家太過緊密,因為他們就像是寄生蟲,一旦碰上了,就會侵入身體,想要擺脫就難了。”
  葉榮河沉默半晌,沉聲道:“邵與廖家合作,那是萬不得已之下的決策。隨著本屆領導班子上臺,不出意外,唐家妖孽下一步會來到南粵,這樣給我們葉家的空間實在太過狹窄,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求變,廖家掌握著龐大的燕京關系網,是一筆極有價值的資源。”
  邵彬淡淡一笑,點頭道:“大舅,我知道你的意思,葉家是希望現在的變化,在燕京爭取更多的話語權。我已經想好了,與隋家走得近一點,盡管隋家此前蒙受打擊,但根基比廖家要穩固、可靠。”
  葉榮河擺了擺手,嘆氣道:“你的想法,恐怕要破滅了。”
  邵彬皺了皺眉,驚訝道:“為什么?”
  葉榮枝將原本放在茶幾上幾頁紙,推到了邵彬的面前,低聲道:“你仔細看看!”
  “這怎么可能”邵彬眼中露出極其驚訝之色,“隋子清為何會被重新啟用?為什么能被重新啟用?這不符合邏輯!”
  紙頁是剛剛傳送過來,幾名首長私下內部溝通的結果,葉家能在第一時間得知,充分說明了他們的實力。
  葉榮河掏出一支煙,點燃后徐徐抽了兩口,道:“所有人都很意外,隋家當初是被蘇家給壓下去,沒想到此次隋子清重新被啟用,也是蘇家牽的線。”
  邵彬也是聰明人,對國內派系的局勢很清楚,他始終想不明白,為何蘇家和隋家此刻又握手言和了?
  邵彬對隋家進行過了解,他們已經沒有任何底牌,如今只有依附的能力,但隋家之前在發改委經營多年,即使大樹倒了,猢猻也未盡散,如果能夠有效利用,可以增加實力,所以邵彬才會主動接近隋琦,希望能與隋家通過結姻的形式,起到共贏的結果。
  但如今,隋子清重新被啟用,這打破了他的布局,再聯想起隋琦對自己的態度,邵彬突然發現自己做了一堆無用功。
  邵彬憤怒地揮了揮拳頭,怒道:“真是不可理喻!”
  葉榮枝嘆了口氣,壓低聲音,耐心地說道:“小彬,這一次你操之過急了一點。我知道你剛從曹堯回來,你此行鬧出的風聲太大。”
  邵彬冷聲道:“我追求我所愛的人,有何不妥?”
  葉榮枝搖了搖頭,嘆氣道:“你一直在路上,可能不知道后面的故事。方志誠緊隨其后,也在市政府舉行了一個儀式。”
  “方志誠?”邵彬露出難以理解之色,“隋琦對他恨之入骨!”
  葉榮枝嘆了口氣,道:“恨就是愛,愛就是恨。兩個年輕小輩的愛與恨,解決了兩個家族之間的恩怨。”
  邵彬眼中露出不甘之色,道:“那我呢,難道從頭到尾就是個笑話?”
  葉榮枝對邵彬太了解,外表風度翩翩,其實內心有太多放不下,她從包內取出一個文件,遞給邵彬道:“你再看看這個!”
  邵彬粗粗地瀏覽了一下,眼中露出驚慌之色,解釋道:“媽,這完全是無中生有,血口噴人。”
  葉榮枝壓低聲音,道:“你前妻的事情,我一直沒有過問,因為是你的私事,但如今卻成為別人對付葉家的把柄,我希望你能夠妥善處理清除。”
  邵彬收斂目光,重重地點了點頭,低聲道:“媽,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邵彬離開客廳,葉榮枝站起身,向葉榮河鞠了個躬,苦笑道:“大哥,不好意思,這件事情上讓你難做了。”
  葉榮河擺了擺手,輕嘆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望子成龍是天下父母的共同心聲,但邵彬這么多年來走得太過順利,沒有經過太多的挫折,如今遇見方志誠,也能告訴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葉榮枝輕嘆一聲,道:“蘇家得到了廖家掌握的情報庫,燕京圈子已經穩定,我們想要再插足,已經沒有機會。”
  葉榮河點了點頭,將煙蒂捻滅,沉聲道:“不要多想,靜靜等待唐家妖孽來到南粵吧,咱們盡量配合做好工作,他畢竟不會在南粵久留,南粵只是他進入中央的跳板而已。只要他走了,南粵還將是葉家的南粵。”
  “廖家也算是倒霉,竟然王、臧兩個北方派系重要勢力也要滅他們,也算是氣數已盡。”葉榮枝感慨道,“不出意外,全國格局即將發生變化,頻繁的崗位調整,已經勢在必然。”
  “新官上任三把火,且把他當成唐首長鞏固地位的動作。”葉榮河面色變得冷峻,“咱們靜觀其變。”
  ……
  寬大的皮床上,被褥高高的弓起,因為被身太薄,動作稍微過大,就會被掀起一角,一只粉嫩白皙的腳掌探出,五根如同玉錠般的腳趾,緊緊地扣著,修長纖細的小腿用力地往外延伸,懸浮在空中數秒之后,終于頹然地放下。
  一片死寂過后,白嫩的玉臂推開了杯面,一張俏臉探了出來,隋琦深深地吸了口氣,道:“讓我歇一會兒……”
  話音還未落,寬大的手掌攔住她的玉肩,輕輕一拉,隋琦再次被拖入被褥內,又是一陣雨翻浪滾。
  不知過了多久之后,房間終于安靜下來,隋琦從抽屜里取出一盒女士煙,點燃放在嘴邊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就旁邊的方志誠摘掉,直接掐滅,扔在一邊。
  隋琦沒好氣地說道:“你在侵犯我的自由!”
  方志誠淡淡笑道:“沒錯,以后你逃不出我的掌心了。”
  隋琦無奈嘆了口氣,道:“我不知該如何面對家人了。”
  方志誠用手指刮了刮她挺直的鼻梁,柔聲道:“放心吧,事情已經有了新的變化。”他頓了頓,異常認真地說道,“你爸很快就能重新工作,雖然離開發改委,但會接任更重要的崗位。”
  隋琦眼中流露出驚訝之色,道:“你沒有騙我吧?”
  方志誠嘆了口氣,道:“我千里迢迢,從燕京趕到曹堯,難道就是為了騙你嗎?”
  隋琦突然覺得天地在旋轉,心中產生無數情緒,她也不知道如何表達,只能伸出粉拳,用力地在方志誠的胸口砸了好幾下,“你就是個混蛋!”
  方志誠嘆了口氣,苦笑道:“是啊,我就是個出爾反爾的混蛋。不過一切都過去了,不出意外的話,此刻你爸已經與我媽溝通好,隋家與蘇家的恩怨算是劃上完美的句號。”
  隋琦突然認真地凝視著方志誠,低聲道:“難道這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中嗎?”
  方志誠笑了笑,道:“或許吧,有怨念必須要解決。蘇家對隋家的怨念已深,如果不解決這個怨念,永遠沒有辦法徹底釋然。當失去了隋家這個對手,蘇家會發現原來復仇太可笑,自己還有更多更高的目標。”
  隋琦明白了方志誠的良苦用心,當初操刀讓隋子清落馬,如今再次操刀啟用隋子清,只不過是為了消解蘇家長輩心中的怨念而已。
  隋琦沉聲道:“你在整個過程中,承受了很多壓力吧?”
  方志誠將隋琦輕輕地摟在懷里,淡淡道:“隋家只不過是那些幕后勢力推出來的替罪羔羊而已,龍家、廖家等等,他們犯下的過錯,其實更不可寬恕。”
  隋琦輕嘆一聲,道:“你打算怎么辦?”
  方志誠搖頭,淡淡道:“我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關鍵是唐家那邊怎么想的,蘇家只是乘勢賺取一點好處而已。對了,我給個視頻給你看下。”
  言畢,方志誠光著身子下床,在地上找到自己的長褲,然后摸出了手機,點開一個視頻,交到隋琦的手上。
  隋琦面色凝重地看完,淡淡道:“你想告訴我什么?”
  方志誠淡淡笑道:“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真喜歡上邵彬了,我就把這段視頻給你看看,讓你對他徹底死心。”
  隋琦嘆了口氣,苦笑道:“你還真是個可怕的人,什么事都設計很多步,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
  方志誠搖頭笑道:“我哪里有邵彬可怕,他可是一個能給前妻偷偷下藥,讓前妻住進精神病院的人面禽獸。”
  隋琦將手機放在一邊,靜靜地平躺著,望著天花板的水晶吊燈,絕得在泥潭中越陷越深,她復雜地嘆氣道:“別奢望我會感激你,將我從魔掌中救出,因為在我的眼里,你就是魔鬼!”
  “那你是愛上魔鬼的女人!”方志誠親吻她的額頭,笑道。
  新書妙醫鴻途已經發布,請諸位移步支持一下,感激不盡!另歡迎關注公眾微信號:煙斗老哥(ydlg1985),本周會發出番外,敬請期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