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9 雪夜遇人間慘劇

方志誠所住的小區名叫德馨小區,是市文化局的家屬樓,后期原先市文化局的員工多半賣掉了這里,往更好的地段去買了房子。因此,七八十年代繁榮一時的小區,現如今在夜色中望去有些頹然。
  方志誠悄悄地進了屋子,見燈關著,知道秦玉茗已然睡覺,便輕手輕腳地洗了熱水澡,然后回到自己的臥室。剛躺在床上,臥室門被推開,卻是秦玉茗揉著惺忪的眼睛,坐在床邊,啞聲抱怨道:“怎么回來了也不說一聲,我以為家里闖賊了呢。”
  秦玉茗穿著一件寬大的睡袍,頭發如同瀑布般灑在兩肩,眼神迷離,臥室內暗淡的燈光映在她臉上,越發使得她顯得多情而嫵媚。方志誠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發現她寬松的睡袍某處被頂成了錐狀,小腹燥熱起來。
  方志誠下意識拉過棉被,擋住了尷尬的位置,秦玉茗發現方志誠的小動作,膽子卻是變大起來,故意往床頭挪了挪,美眸在方志誠的身上上下打量。
  方志誠聞著秦玉茗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見她目光如同充滿柔情的水波,讓他憋的心跳都加速起來,咳嗽了一聲,道:“決定回來休息的時候,已經過了十點,怕你睡熟了,所以才沒有通知你。”
  秦玉茗撩眼看了方志誠幾秒鐘,輕聲道:“以后經常回來吧,屋子雖然不大,但一個人挺冷清的。”
  方志誠笑道:“茗姐,你這話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希望和我一起生活?”
  秦玉茗臉騰的漲紅,耳根子都如滲出血似的,若不是心中那女人的自尊控制,喉嚨口那個“嗯”字差點要脫口而出。
  方志誠見秦玉茗低頭不語,誤以為她生氣,苦笑道:“姐,我對你是真心的,但我不逼你,當你忘掉那些痛苦之前,我都會在遠處默默地守著你,保護你……”
  方志誠是對下半身很有自制力的人,但見到秦玉茗這般糾結而羞惱的神態,偶爾展露的少婦風情,還是忍不住沉醉。
  “別說了,你的心思我都知道。”秦玉茗撫著胸口,俏臉發燙道,“我現在只是覺得有些怪,遲早有一天,我們……會在一起……”
  方志誠心神微顫,忍不住伸手抓住了秦玉茗的柔夷,然后用力一扯,秦玉茗頓時失去了重心,貼靠在方志誠的身上。隔著一條棉被,方志誠依舊能感覺到秦玉茗身上傳來的驚人彈力,他就這么斤斤地抱住秦玉茗,發瘋一樣揉著,仿佛要將什么揉碎,放入自己的身體內。
  秦玉茗也變得激動起來,她重重地喘息,口中吐出一種不知名的味道,讓人嗅之神魂顛倒。
  過了足有十來分鐘,兩人精疲力竭,秦玉茗平躺著身體,雙手平舉,壓著被褥,方志誠側著身體,躲在被褥內細細地打量秦玉茗。
  “姐,外面冷,要不躲進來?里面我已經焐熱了。”方志誠伸手點了點秦玉茗的香肩,感受著她皮膚的滑膩,誘惑道。
  秦玉茗終究還是沒有沖動,她搖了搖頭,伸出玉指在方志誠的鼻尖上點了一下,輕聲道:“從哪里學來的花招,被窩雖然暖和,但并非是天堂,卻很有可能是地獄。我可不喜歡生不如死的感覺。”
  方志誠苦笑,伸出兩只手,捧住秦玉茗的俏臉,輕聲更正道:“不是生不如死,而是欲仙欲死。”
  秦玉茗露出莞爾一笑,扭動脖頸,從方志誠的手掌掙脫,笑道:“今天沒準備好,你太累了,等下次準備好,再想這些壞事吧。”
  “我不累!”方志誠臉上無光,尷尬地想起第一次失敗的事情。
  秦玉茗吸了吸鼻翼,笑道:“喝了酒了,等下次沒喝酒,我再考慮。”
  上次方志誠因為酒喝得太多,所以導致多次未能成功,雖然后來兩人感情有所發展,但一度成為他心中的陰影。
  秦玉茗一個轉身,已然翻到床下,沿著床緣摸索片刻,找到了鞋子,隨后準備離開,還沒有反應過來,卻發現腰部被一股力量給摟住,隨后身體如同爛泥般癱軟下來。
  房間的溫度陡然升了兩度,淡淡的燈光變成了紅色,墻上印著糾纏不清的身影,不停地變化著各種聲勢……
  許久之后,只剩下粗重的呼吸聲。
  月光如水,透過窗簾照在床單上,方志誠望著身側酣然入睡的秦玉茗,琢磨起舞蹈學院的事情,如今舞蹈學院的場地已經裝修得差不多,不過招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通過釘子的那幫小弟發傳單,半拉半拽也只是招了差不多三四十人,若是想要打響名聲,還得另辟蹊徑才行。
  方志誠早已打定主意,不惜一切代價,助秦玉茗創業成功,這或許是幫助她從失敗的婚姻中徹底走出,最好的方法。
  ……
  進了臘月,整個市委大院的工作節奏逐漸變得緩慢下來,誰都想過個安穩年,于是常委會也變得節奏輕快許多,沒有以往那般針鋒相對的火爆場面出現。
  根據每年年關頻發的現象,宋文迪作出重要指示,主抓兩點,第一處理好農民工工資拖欠問題,市政府開辟舉報快捷通道,一旦握有農民工拖欠工資問題,力懲不殆,必須讓全市農民工過一個富裕年;第二干部廉政的問題,銀州市這幾年項目多,建設工程多,很多地方容易出問題,而過年正是外界糖衣炮彈腐蝕各級干部的重要時間,市紀委設立專項小組,必須扼殺這股不正之風,把好節日清廉之關。
  方志誠坐在角落里,捏著簽字筆記錄著宋文迪的話,不禁暗自搖頭,節日送禮這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宋文迪想要重點打擊,那是不可能的。每到年關,不提那些企業,單是下級部門往上級部門這個范圍,便得發生不少令人咂舌的事情。
  所有部門當中,市財政局無疑是油水最多的地方,因為它掌控著全市各級部門來年的經費,所以各級部門都會以送禮的形式進行打點。曾經有人舉報,某財政局副局長的兒子一年收壓歲錢,能夠超過十萬元。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幫宋文迪捧著茶杯,跟在他身后進了辦公室。宋文迪見方志誠遲遲不離開,挑眉道:“有事?”
  方志誠猶豫一番,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卡,佯作很無辜道:“昨天收到的,現在上繳!”
  宋文迪沒好氣地笑出聲,將購物卡放在手上翻了翻,白了方志誠一眼,嘲笑道:“一千的面額?我還真看不上。”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嘆道:“我可不是賄賂您,主要不知道怎么處理。”
  宋文迪將購物卡塞了回去,輕聲道:“凡事注意分寸與度,那就好了。”
  方志誠知道宋文迪默許他接這樣的禮物,拿了購物卡,輕聲笑道:“等明兒,我去超市買點上好的茶葉孝敬您吧。”
  宋文迪沒好氣地剮了方志誠一眼,道:“有何居心?”
  方志誠低聲笑道:“分贓!”
  宋文迪被方志誠氣笑了,隨手拿起一份文件砸了過去,方志誠反應很快,抄在了手中,惹得宋文迪既好氣又好笑。
  宋文迪喊住方志誠,踱步走到書柜旁邊,打開保險柜,笑道:“別人的東西盡量少拿,以后若是沒煙抽,就來我這里取。”言畢,他蹲下身子輸入密碼,打開保險柜,從里面取了幾條好煙,丟給了方志誠。
  方志誠毫不掩飾激動之情,嘆道:“老板,有沒有好酒,來一瓶?”
  宋文迪揮手佯怒道:“臭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又沒有老丈人,要酒做什么?”
  方志誠隨后又插科打諢地與宋文迪說笑了幾句,然后出了里屋。
  佟思晴腳傷早已痊愈,如今辦公室大部分的工作都已經由她接手,方志誠壓力漸輕,可以偶爾放松一下。方志誠將一條煙塞給佟思晴,輕聲道:“從老板那里摸過來的,一條給老李。”
  佟思晴乜了一眼方志誠,苦笑道:“別人都是巴結老板,那里有像你這樣,還搜刮老板的?”
  方志誠得意地打了一個響指,高深莫測地嘿嘿笑道:“這叫做一個愿打一個愿挨……”
  佟思晴見方志誠市儈的笑著,臉上毫不掩飾鄙夷之色,不過內心還是很欽佩方志誠的。兩人同事差不多三個月,方志誠處理問題十分果斷,深受宋文迪重用。除了她之外,誰能相信對外嚴肅不茍的宋文迪,面對方志誠時,宛如對待至交好友一般呢?
  佟思晴也不推脫,將那條煙收到皮包里,輕聲說道:“照你這么說,那我就收下吧。老李最近一直念叨著,什么時候有空請你去我家坐坐呢。”
  方志誠想起李明學那張迂腐的嘴巴,笑道:“去你家就不用,等有空,我訂個飯店,請你和老李一起吃飯吧。”
  話音剛落,放在方志誠桌面上的手機鈴聲響起,卻是謝雨馨打來的,今天在邱家聚餐,催他下班早點,樂樂搶過電話,嗲聲道,方叔叔千萬不能遲到。
  方志誠下班之后,現在商城買了幾件女孩喜歡的玩具,然后直奔邱家。屋內開著空調,謝雨馨脫了外套,穿著緊身的打底衫,顯得體形曼妙無端,等她開門之后,發現方志誠目光低垂,落在不應該放的地方,皺眉道:“死東西,往哪兒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