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89 為自己作出抉擇

(新書《妙醫鴻途》已經在縱橫布,請大家移步支持一下,求收藏、紅票、打賞支持!另,步步高升逐漸進入尾聲,這幾天都會有序更新,保證完美謝幕。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請大家關注微信公眾號:煙斗老哥(yd1g1985),斗嫂說以后公眾號歸她維護,大家覺得可行嗎?)
  月光灑在碧綠色的游泳池內,一改色調清冷,伴隨著節奏感強的旋律,將四周照射得明亮,穿著兔子仆人裝的女服務員踩著尖跟皮鞋在人群中穿行,男女男女不時從托盤上取下酒水。
  一聲尖叫,穿著分體式比基尼的女子撲入泳池中,惹得岸邊的人哄笑,大約過了三分鐘,女子緩緩浮出水面,嘴里含著一枚價值不菲的鉆戒。
  這群男女正在做一個成人游戲,男女配對,共有五組,男人負責撫摸女人,當女人有生理反應之后,就可以撲入水中,游到水底獲得那枚價值數萬的鉆戒。
  在高層圈子內,這種游戲還算比較文明的,還有一些游戲淫*亂程度,讓人瞠目結舌。
  廖軒坐在岸邊,欣賞著一切,不時地從身邊金女郎的手中接過一枚剝好皮的葡萄,面色有點陰冷。金女郎低聲道:“廖哥,你看上去很不開心。”
  廖軒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輕輕地一推,淡淡道:“讓他們散了吧。”
  廖軒是派對的組織者,既然他說散了,那就沒理由還繼續。
  十分鐘之后,游泳池內的人全部離開,只有廖軒及金女郎還留下。
  “你怎么沒走?”廖軒看了一眼那名金女郎。
  那女郎嫵媚一笑,道:“如果我走了,你豈不是會很孤獨?”
  廖軒上下掃視著她,自己遇過各種各樣的女人,但眼前的這一個,卻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她盡管是個外國妞,但普通話說得卻很好,看上去二十五六的樣子,身材豐腴勻稱,笑容充滿誘惑,讓人著迷。
  廖軒站起身,牽起金女郎的柔荑,放在鼻子邊嗅了嗅,道:“沒想到你如此懂事,行吧,你很幸運,讓我有點興趣,晚上你就留下來吧。”
  兩人進了別墅,來到二樓的圓床,女子笑道:“我先去沖個澡。”
  廖軒滿意地笑了笑,打開床頭柜,從抽屜里面取出一枚綠色的藥丸,扔入裝著冰水里,藥丸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冰水瞬間變成了綠色。廖軒一口將杯中的綠水飲盡,準備好好地大干一場,讓這個金洋妞,知道自己是多么厲害!
  藥丸是剛弄到的新貨,原本并不知道藥效有多么猛烈。
  兩分鐘之后,廖軒就感覺到身下火熱,一股熱氣從小腹升起,讓他無比亢奮。
  終于浴室門出嘎達一聲,那女子終于出來了。
  女子裹著寬大的浴巾出了門,胸部很豐滿,擠出一道明顯的溝壑,藥水的作用已經慢慢有成效,廖軒嘴角露出一絲放肆的笑容,朝女郎走了過去。他伸手搭在女郎的肩膀上,突然粗暴地用力扭動他的身體,試圖從后面侵入。
  但意外在此刻生,他覺得手臂出現劇痛,還沒來得及驚叫,那女子反身將他的手腕擰過一百八十度,同時用手刀兇狠地擊中他的下巴。
  廖軒一瞬間昏死過去。
  女子朝著他冷笑兩聲,隨后在四周找尋一番,最后跳上了臥室的圓床,仔細觀察一番,用手指輕輕地敲了敲,確定墻壁后面是空心,然后取出手機,撥通了電話,道:“廖軒已經被我收拾了,你那邊怎么樣?”
  “我現在特別想變成女人,因為那樣就能用美人計,不至于這么辛苦。這幫家伙都很有實力,挺難對付,我受了點輕傷,不過不礙事,等我折磨一下剛才弄亂我型的家伙,就過來跟你會合。”
  亨利沒掛斷電話,走過去扭著英國佬的手腕,狠狠地一戳,嘎巴一聲響起,那早已休克的英國佬的手臂被折斷了。
  安妮嘆了口氣,“你度快一點,等對方反應過來,有人來增援,咱們恐怕就沒那么輕松了。”
  等了五分鐘,亨利滿頭大汗地跑了過來,朝安妮上下打量,笑道:“你確定不需要先去衛生間換件衣服?”
  安妮點了點頭,指著墻體中間的位置,低聲道:“不出意外,我們要的東西就在這里。”
  安妮從亨利的包里取出一套衣服,一切都按照計劃有序進行,所有的細節都在掌控之中,包括此刻安妮需要更換衣服,也早已做過推演。
  轟的一聲悶響,安妮在衛生間皺眉,意識到亨利已經搞定爆破,她迅穿好衣服,走到臥室內,亨利咧嘴露出白牙,笑道:“嘿,果然不出所料,我們要的東西在這里。”
  墻體內部嵌入式裝著保險柜,安妮快步走過去,檢查一番,嘆氣道:“密碼鎖與引爆裝置相連,如果處理不當的話,會直接自爆。所以必須要由拆彈專家進行處置。”
  亨利點了點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切割工具,道:“那就只能將保險柜一起帶走了。”
  安妮翻了翻手腕,提醒道:“我們還有五分鐘的時間。”
  亨利表情變得凝重,其實廖軒這棟私宅的安保系統很健全,他們之所以能夠成功侵入,那是因為其他地方還在生著多個小規模的戰斗,轉移了火力。
  這是個調虎離山計,一旦對方意識到己方的意圖,將安保力量再次調回來,到時候安妮和亨利就沒法脫身了。
  這時,安妮手表上的警報燈亮起,這說明對方已經反應過來,己方人員給出了信號,兩人對視一眼,亨利怒吼一聲,將切割好的保險箱背在身上,正準備疾步離開。
  這時廖軒揉著腦門清醒過來,望著生的一切,露出驚怒之色,“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安妮皺了皺眉,走過去蹲下身,“繼續躺著吧,蠢貨!”手起刀落,廖軒脖子一歪,再次暈了過去。
  安妮這段時間為了接近廖軒,沒少出賣色相,這個病歪歪的家伙,總是擺出一副很拽的樣子,仿佛女人跟著他,都是沖著他的權勢,在安妮的眼中,廖軒不過是一坨狗屎而已。
  如果不是時間緊急,安妮肯定要好好地用各種殘忍的方法折磨他,以此來消解心中的厭惡。
  亨利此刻展現出來強力戰士的強悍,身上至少有兩三百斤的負荷,但他依然保持健步如飛,前方出現紅色的射光,這是狙擊槍的紅外線,亨利皺了皺眉,靈活地扭轉身體,矯健地轉入拐角,突的一聲,子彈射入墻體,驚得亨利出了一身冷汗。
  安妮反應很快比他更加輕靈,與之保持一米左右的距離,這時反方向打了一槍,那邊再也沒有動靜,安妮肩負著保護亨利的責任。
  艱難地突破了好幾個伏擊點,終于根據原先預定好的撤退路線,兩人從公寓東南角落的墻體墜落,一輛黑色的吉普車也恰如其分地趕到。
  打開了后備箱,亨利將東西丟入其內,車身往下矮了些許,因為亨利身上的東西太重了。
  兩人坐在后排,安妮望著坐在副駕駛,吧唧吧唧咀嚼著口香糖的猴子,終于松了口氣,因為能見到猴子,說明他們已經離開了危險。
  抵達目的地之后,猴子將后排的保險柜給拿了出來,亨利臉上露出尷尬之色,自己分明抬得很吃力的東西,在他手上卻是輕若無物。
  來到一個封閉式的房間,猴子將行李箱放在爆破操作臺上,道:“下面就教給你了。”
  猴子在房間外抽了半個小時的煙,房門被打開,一個裝滿資料的文件袋被遞了過來,猴子沒有拆開封條,給張曉亮撥通電話,淡淡道:“老板想要的東西已經找到了。”
  張曉亮笑道:“有了這個,廖家算是徹底的完了。”
  ……
  凌晨兩點,蘇青依然還沒有下班,她在等待一個重要的電話,她表情很冷靜,清秀的面容如水,已經等了這么多年,早已將心中修煉得像鐵一般堅硬。
  終于鈴聲響起,蘇青緩緩接過電話,里面傳來陌生而熟悉的聲音,“資料已經拿到,當年的前因后果終于真相大白,大哥的死,不是意外,不少人都參與其中。”
  蘇青閉上眼睛,沉默許久,道:“你覺得該怎么辦?”
  “當然是復仇!”他堅定地說道。
  蘇青嘆了口氣,道:“可惜你的兒子并不這么想,就在半個小時之前,他給我打來電話,為了隋家的那個女孩,他決定放棄對隋家的最終仲裁。”
  一陣沉默后,他緩緩道:“讓人很失望!”
  蘇青嘆了口氣,搖頭道:“不,我為他驕傲,因為他敢為自己作出抉擇,而你和我都沒有這個勇氣。”
  “你太縱容他了。”他略有些不滿地說道。
  蘇青淡淡笑道:“你和我都沒資格評判他,因為他是靠著自己的努力,走出了自己的人生,作為父母,我們虧欠他太多了。”
  “你決定支持他?”他有些不甘心地說道。
  蘇青沉默許久,低聲勸導:“別再固執,年輕人有自己的生活,而我們都已經老了……你回國吧,我等著你……”
  聽完最后一句,他切斷了電話,眼中難掩淚光。三十多年過去了,他終于鼓足勇氣給心愛的女人打了電話,但女人用一句話摧毀了他這么多年的拼搏、堅守,他卻覺得如此理所當然,毫無怨言。
  或許,自己是該回國了,那里才是自己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