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1088 就逼你無路可逃

(歡迎大家關注微信公眾號:煙斗老哥(ydlg1985),歡迎加群:332065546。明天新書即將發布,盡請期待。)
  方志誠手里拿著一個看上去從水果攤上借來的喇叭,打開擴音,大聲地說道:“隋琦,讓你很揪心吧,是的,我這個討厭鬼,又來煩你了。這段時間,我能想象到,你一直在詛咒我,因為我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打噴嚏。你希望我從你腦海里趕緊滾走,但我又出現,讓你吃驚,讓你憤怒,讓你崩潰。
  沒錯,我是一個食言而肥的家伙,明明約定好,就此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但說出去的話,如同放屁,就這么毫無道理的又不認賬了,我就是世界上最沒有品的那個王八蛋。
  我也是沒辦法,我想徹底地忘記你,想要讓自己遠離你的世界,從此以后,你過自己的日子,我有自己的生活,很多年后咱倆再次相遇,或者能微微一笑,把中間不好的記憶全部格式化,只留下最美好值得回味留戀的東西。
  但事實上,我做不到。我沒法忍受,就這么讓你從我的世界這么狠狠地消失。
  因為這是你欠我的。你沒有聽錯,就是你欠我的。當初我多次拒絕你,因為早已預料咱倆之間不會有太好的結果,我刻意與你劃分界限,不讓自己愛上你。但你與眾不同,在你的強追猛打之下,我放棄了原則,不可救藥的喜歡上了你。你我之間存在的所有傷痛,都是由你而來,所以不欠你,你卻欠我。
  愛情是互相虧欠,當我付出了情感之后,我也欠了你。傷害你之后,我也會感到失落,難受。
  當知道有一個小蒼蠅偷偷摸摸地來到曹堯,我不得不說,憤怒了,同時也醒悟了。我不允許你從我的身邊走開,投入另外一個人的懷抱,因為你只能屬于我,沒錯我就是這么強勢霸道,毫無理由。
  你若是要問,如果咱倆在一起,那么有關家族的那些矛盾該怎么辦。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去他媽的家族,只要讓你開心,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前提是,你要接受我!”
  方志誠隨后又陸續說了許多,都是與隋琦在一起的故事,很多都是細節,但他記得非常深刻,因為隋琦真正地走入他的內心,所有的感情都源自內心深處。
  黑暗中,一個婀娜的身影緩緩走來,她黑色的襯衣,飽滿的胸部將衣衫高高地撐起,粉色的絲巾將精致的臉蛋襯托得艷麗嫵媚,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緊身休閑褲,紅色的高跟鞋,路燈的朦朧燈光將她的身影拉得斜長。
  “你這算什么?”隋琦繃著臉,“讓咱倆變成笑話嗎?”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將喇叭關上,嘆氣道:“誰敢笑話?”
  隋琦深吸一口氣,道:“堂堂國家發改委外資司的司長,深更半夜在曹堯市政府大院,像菜市場賣菜大媽一樣,說這一對酸溜溜,肉麻兮兮的話,如果傳出去的話,難道不是天大的笑話嘛?你就不怕你媽、你舅、你老婆知道后,被氣死嗎?”
  “不怕!”方志誠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你必須要知道我內心真實的想法。”
  “你太無法無天了!”隋琦復雜地說道,她此刻已經想不起來是不是要原諒方志誠,因為今天鬧的動靜太大,即使會有人封鎖消息,但還是有人會知道。
  方志誠笑了笑道:“你難道不了解我,我向來就是唯恐天下不亂。”
  隋琦站在原地發呆,望著方志誠那張熟悉英俊的臉,怔了半晌,見他往前走了兩步,她連忙往后退了兩步,淚水再也遏制不住,從眼角奔涌而出,“你不要過來,我需要冷靜一下,我得理清楚邏輯,如果咱倆真的擁抱,那會導致那些后果。”
  方志誠嘆了口氣,隋琦真的是個傻姑娘,嘴巴上說討厭自己,真到了這個關鍵時刻,她還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設身處地地為自己考慮。
  方志誠往前走一步,隋琦就往后退一步。
  整個華夏都知道蘇家和隋家有恩怨,方志誠卻在這里向自己示愛,這算什么?
  是在戲弄自己,還是羞辱自己?
  淚水模糊了隋琦的雙眼,盡管她在不停地往后退,兩人之間的距離還在不停地縮短。因為方志誠跨出的每一步,都比自己要大,而她往后邁出的步子太小。
  “隋琦,你得正視自己,你還深愛著我,如果你失去我,你是活不下去的。”方志誠步步緊逼,他目光平和,此刻的隋琦讓人心生憐意。
  隋琦搖了搖頭,道:“你錯了,世界上失去任何人都能活。任何人都可以取代,我早就讓你死了,如果你從不出現,我每天都會活得很開心嗎?”
  “真的嗎?不要自欺欺人,失去了愛情,如同行尸走肉,那樣的活法,嚴格意義上,等于死了。”方志誠淡淡回擊道。
  “你不要再逼我了。”隋琦已經退到路邊,后面是花壇,上面長著植物。
  方志誠嘆了口氣,加快步伐,走到隋琦的身前,動情地說道:“我就是要逼你,讓你走投無路,讓你知道,世界上你只能接受我,不能接受其他人。”
  隋琦感受著方志誠手指的溫度,淚水被她勾掉,因為這淡淡的接觸,兩人心中的堅冰,似乎瞬間消融,她含著淚,痛苦地說道:“我的理智告訴我,一定要遠離你。因為你就是個魔鬼,只會讓我感覺淪陷到深淵。我心中有個聲音,慫恿我,讓我信任你。”
  方志誠輕輕地吻了一下隋琦的額頭,目光凝視著她如水的清眸,柔聲道:“我以前或者是魔鬼,但從現在開始,只會成為你的天使,幫你完成所有的心愿。”
  隋琦搖頭嘆息道:“別蠱惑我,我不會相信你的。我權當今晚是一場夢吧,等明天朝陽升起的時候,就會把今晚的事情全部忘記。”
  方志誠將隋琦摟在懷中,道:“你別想逃,過了今晚,你就更逃不了了。”
  其實方志誠一直在暗中對隋琦進行保護,害怕她做出一些傻事,所以即使王國岳今天不打電話給自己,他也會很快知道邵彬所做的事情。
  隋琦終于停止哭泣,敢迎向方志誠的目光,眼神還是那么溫柔,微笑還是那么有魔力。
  方志誠是個霸道的男人,但女人都喜歡霸道,再強大的女人也是如此,因為只有霸道的男人才能帶來安全感,才能保護自己。
  隋琦慢慢地倒在方志誠的懷里,盡管知道自己的舉動很不明知,但她已經堅持太久,此刻只要能緊緊地躺十分鐘,甚至五分鐘,也會覺得無比的幸福。
  方志誠輕輕地按著隋琦香軟的肩膀,眼中露出深邃之色,所有的部署都已經開始迅速啟動,等到天明的那一刻,所有的冤仇將會告一段落。
  ……
  曹堯市政府大院內發生的事情,很快傳到王國岳的耳朵里,他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怔然半晌,無奈苦笑,“若飛,不出意外,三個小時之前,他才得知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結果他直接從燕京飛到了曹堯?方志誠真是個讓人想不通的家伙啊!做事情總是出人意表。”
  關若飛復雜地嘆了口氣,只有跟方志誠打過交道,才知道這是一個既讓人還害怕,又讓人敬佩的人,“他真的不怕事大,咱們需要利用此事,進行發酵一下嗎?”
  王國岳手指桌上點了點,道:“還是控制一下吧,不能讓消息傳出去,畢竟這對于曹堯而言,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關若飛對王國岳的態度有點意外,道:“岳少,你變了。”以前與王國岳交流,他總是給人一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因為他總是把一些自己的想法深藏起來,但現在王國岳偶爾會說出內心的想法,這讓關若飛心生觸動。
  “沒錯,是方志誠改變了我。王”國岳淡淡一笑,“我與他暫時沒有利益沖突,為何要做那個壞人呢?”
  關若飛點了點頭,與方志誠作對,的確存在風險,因為方志誠用實際行動證明,是一個不太好惹的家伙,“那我等下就安排下去。”
  與關若飛通完電話,王國岳無力地搖了搖頭,今天方志誠再次用實際行動證明,他比自己強在哪里。
  王國岳內心深處一直有隋琦的位置,但他始終不敢伸出手,害怕這樣會影響自己的仕途,影響別人對自己的評價。
  方志誠卻一點也不顧忌這些,名聲固然重要,但實力更加有說服力,當你具備實力的時候,你就可以對挑戰規則,才能夠率性行事。
  方志誠在處理問題上的魄力,在一些首長眼中更具侵略性,這也是為何如今方志誠的排名已經超越自己的緣故。
  仔細分析,方志誠更像是臧毅和自己的混合體,或者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方志誠以強大的學習能力,從臧毅和自己身上學到了優點,并將之靈活使用。
  “方志誠,相信你不會再讓隋琦受到傷害,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出手。”王國岳默默地打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