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87 漫天絢麗的煙花

(步步高升將進入尾聲,新書將于9月5日發布。近期更新比較慢,主要在準備新書,還請諸位諒解。對于各位而言,大家每天都想看到新的章節,但對于煙斗而言,只有十根手指,碼字有瓶頸,為了保證新書和老書能夠順利過渡,所以只能卡時間,延緩新書的發布速度,讓兩本書順利交接。新書是一本都市成長小說,只要是都市,都離不開官場,因為題材不那么敏感,所以故事情節會更加天馬行空,但又不會脫離實際。新書發布期間,步步高升的番外將陸續發布,那些正文無法說出的故事,也將一一轉達,請大家記得關注。總而言之,對于近期更新不穩定表示道歉,對于新書,風格依舊,還希望大家能給予支持。叩謝。微信公眾號:煙斗老哥(ydlg1985),群332065546)
  有人把愛情比喻成邪教。因為太多的相似之處。
  比如要求信眾與親友脫離關系,隋琦當初為了方志誠,根本不聽家里的勸阻,一意孤行來到淮南發展,原本她有更好的歷練機會;
  又比如要求各人的思想和行為一致,當她瘋狂地愛上某人之后,思想行為竟然逐漸和他一樣,經常設身處地為他考慮,即使他對自己作出何等傷害,還是忍不住找各種理由,替他推脫和搪塞;
  再比如,一經加入,不準退出。一旦相愛,自己就沒有想過退出,而且不允許對方退出。
  只可惜,一切都是錯覺,隋琦覺得自己可笑無比,從頭到尾,方志誠就沒打算與自己一起進入愛情這個邪教,當面對家族利益,他義無反顧的背叛了自己。
  邵彬打來了電話,聲音渾厚地笑道:“隋市長,現在有空嗎?”
  隋琦暗嘆了一口氣,應付道:“還在忙,有什么事嗎?”
  邵彬沉默數秒,道:“你那邊的信號似乎不大好,我聽不大清楚。”
  隋琦皺了皺眉,道:“那我掛斷電話,等下次信號好了,再跟你聊吧。”
  邵彬一陣無語,笑道:“要不,你換個地方試試,比如走到走廊上。”
  隋琦突然意識到其中另有玄機,來到了走廊上,道:“我已經在走廊上,你可以解開謎底了。”
  她話音剛落,突然下面傳來一聲巨響,禮花沖天而起,盡管此刻是白日,但還是能看到煙火的絢爛。
  隋琦打開走廊上的窗戶,朝院內望去,正中央擺放著心形的鮮花,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一只手捧玫瑰花,朝自己這邊深情地望著,另一手握著手機,笑道:“這是我給你準備的驚喜。”
  隋琦皺了皺眉,嘆氣道:“你這是瘋了嗎?這可是市政府大院,你折騰出這么大的動靜,如果傳出去的話,會惹出不好的影響。”
  邵彬搖頭,語氣堅定地說道:“隋琦,我不想偷偷摸摸,我要告訴所有人,我對你的愛轟轟烈烈,趕緊下來吧,不然,我就在這里永遠地的等著你。”
  隋琦皺眉,暗罵了一句,“真是個瘋子。”
  如果隋琦如今是十六歲的少女,情竇初開,面對這樣坦直霸氣的告白,恐怕早就感動得不行了。然而,隋琦不是年輕的小姑娘,只會覺得這樣的愛情太過于張揚,讓她很尷尬。
  隋琦還是下了樓,因為想早點解決這場鬧劇。從邵彬的手中接過了鮮花,她嘆了口氣,道:“咱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吧。”
  盡管沒有得到隋琦炙熱的回應,比如一個擁吻,熱淚盈眶,但邵彬覺得隋琦只是隱藏在內心而已。
  隋琦沒有坐在牧羊人的副駕駛,而是選擇坐在了后排,邵彬顯然有點意外,然后開車來到附近的一個咖啡廳。
  隋琦沒有要咖啡,與邵彬開誠布公地說道:“邵彬,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邵彬有點意外,笑道:“我只是為了讓你了解我的真心。”
  隋琦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邵彬,你也不需要這么虛偽,我和你只見過三次面,談不上愛情,即使走到最后一步,我們結婚了,我也沒法愛上你。”
  邵彬表情略微有些變化,不過很快地掩飾過去,淡淡笑道:“我會讓你徹底愛上我的。”
  隋琦搖頭苦笑道:“我勸你不要白費力氣,如果你真的想要找個人談戀愛,也不要找上我。因為我現在就是滿身帶刺的刺猬,一不小心會把你戳得滿身都是窟窿。”
  邵彬聳了聳肩,笑道:“我這個人臉皮厚,相信只要夠努力,一定能達到自己的目標。”
  隋琦喝了一口冰水,無奈地說道:“那你就再接再厲吧,但是我有一個底線,像今天這樣的場景,不要再出現一次,因為這會給我帶來極大的困擾,否則的話,我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
  隋琦從皮夾里取出一張百元鈔票,道“這頓飯我請你。”然后提著黑色的鱷魚紋皮包走出了咖啡廳。
  望著隋琦的背影,英姿煞爽,說不出的瀟灑與個性,邵彬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看上去很癡迷,自言自語地說道:“總有一天我會打動你的。”
  將咖啡喝完,邵彬將隋琦留下的那張鈔票遞給服務員,服務員躬身道:“客人,您好,這桌已經買過單了。”
  邵彬露出詫異之色,疑惑道:“是誰幫我買單的?”
  服務員朝不遠處的角落指了指,邵彬皺了皺眉,朝那邊走了過去,卻見一個樣貌英俊氣度不凡的男子正坐在那里,邵彬仔細看了兩眼,驚訝道:“王國鋒?”
  王國鋒站起身,主動伸出手,氣度謙和,邵彬與之握了握手,淡淡笑道:“沒想到能在咖啡廳見到你,咱倆挺有緣分。”
  王國鋒搖了搖頭,淡淡笑道:“談不上緣分,我是特地跟著你們過來的。”
  邵彬皺眉,有點意外,笑道:“不好意思,今天動靜的確搞得太大了點,可能會給你帶來困擾,不過,請你放心,我會做好后續處理,盡量讓消息控制,不至于到處擴散。”
  王國鋒搖了搖頭,嘆氣道:“邵彬,咱倆并非第一次見面,談不上朋友,卻也不是敵人。我必須要給你一個忠告,還是離隋琦遠一點。”
  邵彬眉頭輕輕一抬,灑然笑道:“國鋒,別人都說你是君子,今天我怎么覺得你有點不一樣。我了解過,隋琦跟你有過短暫的緣分,不過你早就結婚,莫非還戀戀不忘?”
  王國鋒喝了一口咖啡,緩緩道:“我對你隋琦的情感,從來沒有隱藏過。不過,她的目光從來沒有在我身上停留,我之所以來勸你,是因為我答應過一個人,替他好好地守護著隋琦,不讓她受到傷害。”
  邵彬有些意外,笑道:“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王國鋒,竟然愿意替別人擔當護花使者,讓人很吃驚。不過,我得說一句,這是我和隋琦的私事,其他人不要插手,也插不了手。”
  王國鋒目光落在邵彬的臉上,他的名氣在全國而言不算大,但在南粵卻是極有地位,葉老三女兒的兒子,屬于葉家嫡系中的核心人物。
  王國鋒嘆了口氣,道:“你難道沒看出來,其實自己被利用了?”
  邵彬淡淡一笑,道:“利用?”
  王國鋒知道邵彬并非隨意被人蒙蔽之人,否則也不會被葉家悉心培養,“若是你真要與他爭首席,那么我建議你做好心理準備。”
  邵彬“哦”了一聲,道:“這還是敢為人先的王國鋒嗎?看來方志誠在曹堯待了一年不到段時間,讓你失去了不少信心。你讓我很失望,畢竟之前是咱們這輩人的標桿與榜樣。”
  王國鋒輕嘆了一聲,淡淡笑了笑,似是自嘲,道:“一山還比一山高,謙遜是種美德。”
  邵彬兀自一笑,暗忖這王國鋒果然如同人言,是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淡淡笑道:“國鋒兄,你應該挺忙的,我還得趕回粵州,就先行告辭了,如果有機會的話,到南粵找我,必定照顧周到。”
  王國鋒面朝邵彬笑了笑,目送他離開了咖啡廳,思考半晌,撥通了方志誠的電話,笑道:“與邵彬剛見了一面,是個挺桀驁不馴的家伙。”
  方志誠微微一怔,道:“能讓你這么說,可見此人處人與事欠妥當啊。”
  王國鋒摸著下巴,笑道:“如果我告訴你,他今天做了什么,恐怕你就不會這么閑情逸致了。”
  方志誠沒好氣笑道:“說來聽聽,究竟他對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王國鋒便將邵彬今天在曹堯市政府大院的事情給他講述了一遍,王國鋒沒有任何添油加醋的成分,言簡意賅地將事情始末講述得特別清楚,等講完了之后,王國鋒見電話那邊沒有動靜,微微一怔,笑道:“志誠,你沒事吧?”追問兩聲之后,竟然發現方志誠早已掛斷了自己的電話。
  王國鋒摸著下巴,自言自語道:“這恐怕是要出大事了啊!”
  晚上九點,曹堯市政府三樓市長辦公室燈光還亮著,保安早已習慣,因為女市長隋琦經常會加班,最遲能到深夜兩三點才會離開。隋琦摘下鼻梁上的眼鏡,打了個哈欠,其實很多事情可以等到明天再決定,但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用滿滿的壓力填充內心的空虛。
  出了里屋,隋琦望了一眼秘書的辦公室,有些雜亂,她看不過去,幫她收拾了一下,將兩份文件插入文件夾里,無奈地搖了搖頭,秘書跟著自己已經有一段時間,但還是沒法達到自己的要求。
  掏出鑰匙,將門繁瑣好,隋琦突然覺得小腹有點不舒服,晚飯只是吃了幾塊餅干充饑,胃疼的老毛病又犯了。
  “嘭嘭嘭”連續的爆炸聲從身后響起,隋琦吃了一驚,也讓她暫時忘記了疼痛,漫天絢麗的煙花將星空照耀得格外透亮,彩色的花火構成錦簇花團,讓暗色的天空變得五彩斑斕,隋琦滿臉慍怒,向前走了兩步,等看清楚站在院中央那個人的臉,吃驚地往后退了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