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086 錯誤的感情之路

?下一頁
  與方志誠分別之后,廖文婧滿臉陰鷙,這么多年來,像方志誠這么無理對待自己的男人,屈指可數,即使有再大的冤仇,以廖文婧的處事能力,總能在不經意間春風化雨,讓對方折服,甚至臣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廖文婧為此很憤怒,但她沒有失去冷靜,多年的沉浮,早已將她的內心磨礪的堅硬似鐵,她坐在轎車上撥通了個電話,沉聲道:“隋琦那邊的情況如何了?”
  電話那邊是個女人,她淡淡一笑,柔聲道:“正在努力地接近,這是個特別謹慎的女人,想要誘惑她,難度比較大。”
  廖文婧沉吟半晌,道:“相信你有辦法的,只要是人總有弱點。她現在最為薄弱的,無疑是家族的淪陷。從復仇的角度,慢慢慫恿她,慢慢改變她。我今天與方志誠溝通過,不出所料,方志誠對隋琦仍有感情,這是一枚很重要的棋子。”
  女人微笑道:“我最近給她安排了一個不錯的男人,英俊瀟灑,風度翩翩,談吐得體。對于隋琦而言,她現在極其想忘卻前一段感情,這是個很好的切入點。讓她陷入新的感情之中,會讓她徹底的沉迷墮落。”
  廖文婧大致明白對方的策略,輕聲道:“像隋琦這樣的女人,很難再次愛上另外一個男人。”
  女人搖晃著手指,無比確定地說道:“錯了。對于失戀中的女人而言,隋琦現在需要救命稻草,一旦給她遞出繩索,她就會不顧一切地抓住,拼命地掙扎著想要逃離之前的漩渦。”
  廖文婧沉默片刻,輕聲笑道:“作為隋琦的姑媽,你這樣算計自己的侄女,似乎不大好吧。”
  女人冷笑道:“侄女?這是個蠢丫頭,竟然會愛上自己的敵人。還有我那個弟弟,也是愚笨到了極點,竟然相信隋琦會彌合蘇、隋兩家的仇恨。蘇家讓我失去了一切,隋琦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所以她此刻的犧牲,在情理之中。”
  廖文婧復雜地一笑,道:“放心吧,廖家和隋家的關系緊密,此刻你們暫時沉寂,不代表我們的合作就此結束,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們還得攜手并進,盡管咱們此刻處于下風,但風水輪流轉,總有一天蘇家會露出破綻。”
  女人淡淡道:“感謝你給我送來的情報,如果需要我做什么,也盡管吩咐。”
  廖文婧連忙道:“吩咐談不上,只是我有個計劃,想要你配合一下。”
  “哦?”女人皺了皺眉,“請說!”
  廖文婧微微一笑,道:“還是當面說比較好吧,在電話里很難說清楚。”
  女人點了點頭,沉聲道:“明天我就來名媛會找你。”
  廖文婧壓低聲音,詭秘地一笑,道:“上次的安排還滿意嗎?”
  女人沉默片刻,似乎在回味,低聲道:“蒙面舞會的確很刺激。”
  所謂的蒙面舞會,就是一群闊太太自己選擇形式各樣的面具,參加舞會。名媛會安排了足夠多的型男,說是舞會,其實就是一場淫*亂的派對,因為戴著面具,所以等同于給這些上流圈子的闊太太蒙上了一層隱蔽的面紗,讓她們在派對上盡情的縱欲。
  這種蒙面舞會來自于西方上層社會,從兩三年前開始,廖文婧開始籌備這樣的舞會,一開始只有小范圍的幾人參加,如今已經演變成數十人的大規模派對。
  參加這個舞會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她們不知不覺地被這種刺激所誘惑,與此同時,當偷腥一次之后,就失去控制,因為廖文婧已經掌握了她們足夠多的秘密。廖文婧運用這種手段,間接地操控者燕京內圍的夫人圈。
  隋子莉掛斷廖文婧的電話,走出了臥室,丈夫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他掃了一眼她,道:“跟誰打電話呢?”
  隋子莉露出笑容,道:“跟一個朋友,她說明天德誠廣場有開業促銷活動,請我過去一起買衣服。”
  丈夫皺了皺眉,道:“你們這些女人啊,整天就只知道買東西。”
  隋子莉拿著水果刀削好了一只蘋果遞給丈夫,試探道:“現在的局勢怎么樣,我大哥……”
  丈夫連忙舉手打斷她,沉聲道:“都跟你說過多少次,千萬不要提你大哥。我如果不是運氣好,現在恐怕也進去了?你大哥就在家安心養老吧,還有千萬不要與他見面,免得給我帶來麻煩。”
  隋子莉眼圈一紅,生氣地說道:“你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如果不是我大哥,你能有現在的地位?”
  丈夫朝隋子莉瞪了一眼,冷笑道:“是啊,我全是沾了你們隋家的光,所以每次上門,都要點頭哈腰,像只癩皮狗一樣跟在你哥的鞍前馬后拍馬屁?不過,那只是以前,從現在開始,我跟隋家已經脫離關系,所以你別指望我跟以前一樣,還巴結你,巴結你哥。”
  隋子莉被氣得不行,將蘋果和水果刀拍在茶幾上,轉身進了臥室,坐在床上抹淚,過了十幾分鐘,丈夫走了進來,語氣緩和道:“老婆,我為剛才的事情道歉,不過,請你理解我,因為你哥的事情,我早已是眾矢之的。我在單位也不好過,別人見到我,就跟見到蒼蠅一樣,避之不及。”
  隋子莉抬起眼瞼,點了點頭,道:“老公,我知道你也很為難,心里憋著氣。不過,你相信我,隋家肯定還有機會東山再起,你暫時就忍耐一段時間,好嗎?”
  丈夫嘆了口氣,苦笑道:“我年齡已經踩線,如果不出這種事情,基本正廳級退休。現在的話,只不過是加速退休的時間而已。你呢,也不要折騰了,在五到十年內蘇家的勢頭都不會有變化。”
  隋子莉搖頭道:“事在人為,我們不能輕易懈氣。隋家根基深厚,還有很多隱藏的實力……”
  丈夫擺了擺手,嘆氣道:“不要再深入討論下去了,你趕緊做飯去吧,等會兒子要回來了。”
  官場沉浮,他看得太多,大勢已去,還想力挽狂瀾,只會一敗涂地。
  隋子莉嘆了口氣,走進廚房,開始忙碌,丈夫望著她的背影,眼中閃過復雜之色。
  隋子莉在他眼中是一個堪稱賢妻良母的妻子,無論內外,她都照顧得很好。
  自己走的仕途之路,相對比較平攤,姐夫隋子清出事,自己還能安然無恙,因為他從不收受賄賂,所以營造了廉潔的形象。
  但家庭總需要開支,所以大部分的收入,全部是由隋子莉投資獲得,盡管賺了不少錢,但隋子莉在自己的面前,始終保持賢良的態度,這讓他很滿意。
  隋家現在出了事,丈夫要求隋子莉遠離,其實也是為了保護她,畢竟隋子莉賺得那么多錢,并非大風刮來的,有一部是借著隋家的資源,打著擦邊球獲取的。如果仔細追究,隋子莉恐怕也會遭受牽連。
  但隋子莉似乎還沒明白現狀,仍抱有僥幸的心理,這讓他隱隱有些不好的感覺。在妻子的眼中,自己或許成了難成大事的人,但過些普通的生活,不也是挺好的嗎?
  兒子回來,午飯已經做好,望著桌子上全部都是素菜,臉上露出失望之色。隋子莉笑道:“你太胖了,所以必須減肥,我去打個電話,你們先吃吧,不用等我。”
  等丈夫和兒子上了餐桌,隋子莉脫掉了圍裙,走到陽臺,給隋琦撥通了電話,關心道:“琦琦,午飯吃了嗎?”
  “姑媽,我正在吃呢,有什么事嗎?”隋琦此刻坐在辦公室內,正在批改文件,她已經習慣三餐不規律的生活。
  “沒什么事,只是想關心一下你而已。”隋子莉淡淡一笑,“對了,聽邵彬說,跟你相處得挺不錯。我現在琢磨著,什么時候讓兩家人一起吃個飯。”
  隋琦皺了皺眉,嘆氣道:“姑媽,我上次就跟你說過,我現在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沒有太多功夫搭理這些。邵彬人不錯,我就不耽誤他了。”
  隋子莉皺眉,沉聲道:“琦琦,你不能這么任性,如果不是因為你,現在隋家也不至于淪落到現在的境地。”
  她頓了頓,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過火,緩和道:“琦琦,邵彬是葉家重點培養的年輕領袖,雖然之前結過一次婚,但未來的成就不會在王國鋒之下,你和他在一起,絕對不會錯。”
  隋琦深深地嘆了口氣,道:“我不想靠別人,只想靠自己。”
  隋子莉擺了擺手,打斷她道:“為了家族,為了你自己,也是為了你爸,你必須要聽話。如果你能和邵彬能有個好的結果,那么你爸還有機會站起來。難道你心里還想著蘇家的那個無情人。”
  隋琦怔然無語,被逼無奈,只能道:“由你來安排吧!”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隋琦陷入沉思之中,盡管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極其不對,但她還是不得不扭曲自己的內心和靈魂,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隋琦必須逼著自己走出那段錯誤的情感之路,不惜一切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