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085 小方又要腹黑了

不知為何,苗黛兒看到方志誠就很開心,她平時說話總是直來直去,但在方志誠的面前拘謹了不少。苗黛兒暗忖在自己的心中,恐怕是把方志誠當成自己的老板了吧。若不是方志誠出手相助,自己現在還是燕京圈子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如今搖身一變,自己擁有了個會所,成為圈子的頂尖兒人物。
  燕京的外圍圈人數不少,之前沒有進行整合,所以顯得比較分散,在沈薇的幫助之下,苗黛兒利用窈窕會所,將外圍圈子給整合起來,短暫時間內與名媛會形成分庭抗禮的勢頭。
  苗黛兒從助理手上接過果盤,放在方志誠的手邊,道:“邊吃邊聊。”
  方志誠用牙簽叉了一粒圣女果,放入口中,發現味道不錯,咀嚼完之后,笑問:“接下來,你對窈窕會所的發展,有什么想法?”
  苗黛兒知道方志誠在考較自己,語氣認真地說道:“首先我打算升級會員服務,不僅僅提供美容護膚這些基礎服務,還經常性進行一些旅游或者公益活動;其次,名媛會那邊與很多國際奢侈品品牌簽訂了優惠政策,我準備與那些品牌接觸一下,看能否拿到更加實惠價格。如果能談妥的話,對于會所的收益有很高的幫助。”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你這個是基于現狀的考慮,有沒有更加長遠地考慮?”
  苗黛兒眉頭緊鎖,猶豫半晌,還是開口道:“其實我有個不太成熟的想法。既然我們都是來自地方,為何不利用地方資源,將窈窕會所的影響力擴大呢?”
  方志誠朝苗黛兒鼓勵地笑了笑,道:“這個思路沒錯,繼續往下說。”
  苗黛兒臉頰一紅,道:“我覺得可以在一二線重要城市可以建設窈窕會所的連鎖分體,這比名媛會單一的經營模式,要更有層次感。每個分體都能為會所帶來收益,如此創收的渠道也就變得更加豐富了。”
  苗黛兒的想法的確很大膽,方志誠手指在沙發扶手上敲了敲,道:“這的確是個可行的方案,不過在遴選會員的過程中,一定要保證質量,不能濫竽充數,讓不符合窈窕會所建立初衷的人混淆進入。人數變多之后,會所分店的服務有可能導致差異,這也是你需要管控的。”
  苗黛兒沒想到自己想法,受到方志誠的認可,笑道:“我會拿出一個更為詳細的方案。”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晚點我會讓沈薇與你聯系,她會協助你完成整個計劃。”
  窈窕會所的情報能力,在方志誠未來的設計規劃中,占據著很重要的作用。策略類似于夫人戰術。華夏的夫人圈子自成一體,有時候想要辦什么事,你直接找上門或許會碰一鼻子灰,但如果巧妙地讓夫人在枕邊吹吹風,難事指不定會迎刃而解。
  選擇苗黛兒成為窈窕會所的形象代言人,主要有幾個原因,第一,窈窕會所是一個全新的交際圈,必須要使用新鮮的面孔;第二,苗黛兒的父親很優秀,履歷清白,通過自身能力,晉升到財政部副部長職務,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干部,苗黛兒也因此擁有正面示范意義;第三,苗黛兒原本是一張白紙,經過方志誠的改造,才出現蛻變,這樣的人足夠忠誠,值得信任。
  與苗黛兒聊了一會兒天,方志誠便準備離開,苗黛兒想要請他留下來吃飯,被他婉言拒絕。
  來到停車場,正準備上車,從一輛黑色的牧羊人上,走出一個絕美的婦人。她身材極好,一頭秀發披肩,遮住白嫩的脖頸兩側,身穿醒目的天藍色OL風套裙,露出修長白嫩的手臂,儀態從容,整個人就是一幅無需贅述的風景。
  “能聊聊嗎?”廖文婧微笑著邀請。
  方志誠嘆了口氣,笑道:“沒想到你竟然在窈窕會所的樓下等我!”
  廖文婧聳了聳肩,道:“這樣才顯得有足夠的誠意。”
  方志誠跟著廖文婧上了牧羊人的后排,司機下了車,給兩人足夠的空間。
  廖文婧有燕京交際圈第一美女之稱,名不虛傳,恍如天使般精致漂亮的臉蛋,讓人心頭狂跳,在方志誠結緣的所有女性之中,唯有東臺的吳海燕容貌能與之相媲美,至于在氣場上還略輸了一籌,有近乎趙清雅的強大。
  坐在廖文婧的身邊,有一股似有似無的香氣往鼻子里鉆,廖文婧輕啟芳唇,含笑道:“葉家那邊已經跟我聯絡過,你想不想知道內幕?”
  方志誠搖了搖頭,淡淡道:“不需要知道,他們打什么主意,其實我閉著眼睛也能猜到。無非是想聯手,對付蘇家及唐家嘛。”
  廖文婧沒有意外,道:“你知道燕京圈子,如今怎么評價你嗎?”
  方志誠笑道:“沒怎么關注啊?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話。”
  廖文婧點頭道:“說你是個騙子。”
  “哦?”方志誠對這個稱謂感覺奇怪。
  廖文婧補充道:“因為都傳聞你欺騙了隋家的千金,讓她愛上你,然后你利用這層關系,反而將她的家族給毀掉了。”
  方志誠尷尬地笑道:“人言可畏,清者自清吧。”
  廖文婧笑了笑,輕輕地撩了撩額頭的劉海,道:“反正你現在的名聲很差。”
  方志誠嘆氣道:“這其中,你可沒少花費精力和功夫吧?”
  廖文婧發現與方志誠聊天有種特別的感覺,他的情商特別高,每一句話都蘊含著很強的內涵,盡管有些話很直白,但并不會讓人感覺到反感。
  廖文婧沉默片刻,終于開口,吐出真相,道:“我現在還不了解,為什么你情愿花費大量的精力去重新打造一個高層貴婦圈,卻不不愿意直接與我進行合作?”
  方志誠淡淡笑道:“因為名媛會沒有忠誠度,或許我們會在段時間內有很好的關系,但若是遇到危機或者沖突,很有可能被出賣,隋家就是一個很好的示范。”
  廖文婧并沒有因為方志誠的赤裸攻擊而覺得尷尬,她嫵媚動人地笑了笑,道:“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看來我今天求和,沒有太多的意義,你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不會愿意跟一個連親情和愛情都無法區分的人進行合作,這已經觸犯到我的道德底線。”
  廖文婧聽方志誠這么說,臉上微微改變,盡管自己與弟弟廖軒的關系,在燕京圈子里并不屬于什么特別的秘密,但從來沒有人敢當面戳穿此事。
  “你試圖想激怒我?”廖文婧很快了解方志誠的用意。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我們原來就不是朋友的關系,嚴格意義是對手是敵人,你覺得我有必要與你好言好語嗎?”
  方志誠很清楚,蘇家與龍家之前的矛盾,廖文婧一直在其中承擔著煽風點火的角色。如今龍家已經消沉,廖文婧想跟蘇家搭上關系,真是善于趨炎附勢,見風使舵。
  廖文婧透露了葉家正在蠢蠢欲動,看上去是在通風報信,其實也是在把水攪渾,繼而坐收漁翁之利。
  廖文婧羞怒道:“看來咱們沒必要繼續深聊下去。”
  方志誠推開車門,下車之前,提醒廖文婧,道:“如果你真愛你的弟弟,奉勸你一句,早點讓他離開官場,因為他犯下的那些大錯,可以掩藏一時,但早晚有一點會公布出來。還有,我知道你在不停地接觸和蠱惑隋琦,讓她遠離我、仇恨我,這筆賬,我會和你慢慢算清楚!”
  廖文婧面沉如水,幾乎差一點就要被激怒。
  等方志誠緩步離開之后,廖文婧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意識到自己與方志誠的交流過程中,自始至終處于弱勢,她沒有了之前交際圈女王的圓滑,變成了一個容易震怒的母獅子。
  方志誠心中明白,像廖文婧這樣的女人,是真正披著畫皮的歹毒女人,如果你成為她的裙下之臣,那么會被她愚弄、欺騙,最終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下,必須時刻保持警惕。
  回到車內,方志誠給臧毅撥通了電話,笑道:“剛才與廖軒的姐姐,見了一面,的確是個美人啊。”
  臧毅摸了摸鼻子,道:“你不會又忍不住,想把她弄上床了吧?聽說你老婆剛懷孕,這就亂來,有點過分!”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我可沒這勇氣,也沒這個想法。當初你不是被她騙上床的嗎?我可不想跟你有那么一層復雜的關系。”
  臧毅尷尬地笑道:“往事不堪回首啊!我跟廖軒的仇,也是因為那次結下的。唉……你給我打電話,這是又醞釀什么壞招了?”
  方志誠笑道:“知我者,臧兄也。北方派系想不想賺點小便宜?如果想的話,咱們可以合作一番。”
  臧毅聽方志誠把計劃說完,拍了一下大腿,笑道:“真夠精彩啊!這樣廖家和葉家的同盟,不攻自破啊。”
  方志誠淡淡笑道:“葉家那邊空出來的那幾個位置,可以與北方派系分享。”
  臧毅咂巴了下嘴,道:“我得向大伯請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