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108 女人那復雜心思

吃完飯方志誠小坐了一會,告辭離開,李明學酒勁上涌,只將他送到門口,佟思晴提了一把手電出來,方志誠搖手笑道:“思晴姐,我一個大老爺們,就不用你送了,還是回家照顧李大哥吧,他今天喝了不少。”
  佟思晴打開手電的開關,輕聲笑道:“前面一個拐巷,路燈經常壞,你酒喝得也不少,若是摔個跟頭,我要對你負責任的。”
  方志誠灑然笑道:“那還是摔個跟頭,讓思晴姐負責任,最好不過了。”言畢,他覺得言語輕挑,下意識癟了癟嘴,抬眼望向佟思晴,只見她臉頰浮現兩抹俏麗的紅,讓人想入非非。
  方志誠感覺心猿意馬,趕緊拉住心中的繩套,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男人對漂亮的女人天生會有好感,方志誠從第一眼見到佟思晴,便覺得這個女人很有風韻,盡管有老公,還有一個孩子,卻依然是一朵未曾凋零的花朵。
  當然,這種好感純屬欣賞。
  “嘴巴老實一點!”佟思晴踮起腳尖,在方志誠的腦門上揮掌拍了一下,若是換做另外一人,她或許會感到反感,但對方志誠有種特別的情愫,他就像自己的弟弟,只是嘴巴上討點便宜,不會帶來污穢感。
  方志誠摸了摸腦門,感到佟思晴手掌綿軟的溫暖似乎還留存,訕訕笑道:“酒喝多了,盡說胡話,還請思晴姐見諒。”
  佟思晴哼哼了兩聲,翻了翻透亮的眸子,低聲道:“別跟機關那幫老油子們學了一腔下流話,其實很討厭的。”
  方志誠連連點頭,暗忖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這么大的一個染缸內,學比不學,難度還大一點。
  方志誠固然學到一些老辣的為人處世之道,但難免還是沾染了不少官場的惡習,比如這信手拈來,有些曖昧入骨的不葷不素的渾話。
  關鍵是,方志誠并未覺得什么不好,做人總是一本正經太累,有時候輕佻點,才能舒緩心中的壓力。
  走進一個長約二十來米的幽深巷子,路燈果然壞了,佟思晴與方志誠并肩行走,略顯擁擠,她便快走一步,接著前面那束朦朧的手電光芒,落在她身后,方志誠只見佟思晴身體窈窕,身影綽約,不時地轉身回眸淺笑,不禁讓方志誠想起了一首不知在何處看過的朦朧詩。
  “無盡的小巷,燈影落下絲絲憂愁,照映著點點星光。走過,留下一絲昏暗,帶走數縷幻想。一千年一場的夢,讓你我走近,只為曾經那一次回眸。”
  正當方志誠沉浸在那種虛無的幻想之中,卻聽佟思晴嬌哼一聲,她身體一頓,彎下了腰。
  “思晴姐,你沒事吧?”方志誠趕緊蹲下,湊到佟思晴的身邊,追問道。
  佟思晴方才走路時沒留神,腳跟陷入地磚的縫隙之中,雖說鞋跟不高,但扭了一下,也傷到了筋骨。微弱的燈光下,佟思晴白皙的臉上似乎敷上了一層脂粉,紅潤潤的,眼神也沒有方才的從容。方志誠下意識便去捏佟思晴的腳踝,佟思晴吃痛地驚呼一聲。
  “糟糕,肯定扭到骨頭了。”方志誠皺起眉頭,琢磨著該如何辦才好。
  佟思晴卻是很堅強,竟然想接著另一只腳,強行站起來,不過剛站直片刻,傷腳一受力,頓時身體又軟了下來。方志誠連忙七手八腳地扶著佟思晴,摟著佟思晴腰部,暗忖她雖然已經二十八九,但身體的柔軟豐盈程度,絕不差青春的少女,比之陸婉瑜還有更有肉感一些。
  方志誠不多占佟思晴的便宜,將她扶好后,便松開手。
  但是,放手的瞬間,佟思晴頓時又軟了下去,手電被佟思晴放在路上,看不見她的臉色,但方志誠能料想到此刻佟思晴的表情是異常痛苦的。
  方志誠這才意識到佟思晴剛才崴腳那一下不輕,忙抱住她柔軟的身體,托著她如同玉藕般的纖長細腿,將她一個公主抱,摟在懷里。
  佟思晴從方志誠身上嗅到屬于成年男子的特有氣息,感覺心神混亂,想要命令方志誠放自己下來,但因為痛得直吸涼氣,話竟然說不出一句,只能口中發出嚶嚶的輕喚。
  佟思晴的體重絕不過百,方志誠抱在懷中并不是很吃力,他早已拾起手電,借著燈光加快步伐,看似征詢佟思晴的意見,其實不容她之意地說道:“你現在不能動,我帶你去附近的醫院掛個急診。”
  李明學酒喝多了,若是將佟思晴送回去,李明學估摸著也沒有精力再送她去就醫,況且佟思晴崴到腳,主要是為了送自己,若是現在丟了佟思晴,方志誠難免于心不安。
  佟思晴因為太過疼痛,整個身體痙攣蜷縮,雙手緊緊地扣住方志誠的脖頸,指甲深深地嵌入進去,方才可以減緩痛楚。
  方志誠因為急著救人,也沒注意到這個細節,好不容易將佟思晴送上了車,才松了一口氣。
  等即將關上后座車門的瞬間,方志誠頓時被佟思晴的身姿所吸引,只見佟思晴無力地貼著坐墊,整個身體綿延翹隆,宛如一道優雅的彩虹,因為方才一番混亂,半敞的風衣撩起一角,里面的打底衫往上提了數寸,露出腰間一片雪白柔滑的玉肌,兩條修長的雙腿,疊出一個嫵媚的折線……
  方志誠忍不住咽了口水,暗罵自己也太瘋狂了,這都什么時候了,竟然還想入非非,身體的某處在脹痛。
  方志誠扶著車窗修整了片刻,將身體的不良反應給壓制下去,然后才上車發動車子。佟思晴在后排躺了十來分鐘,逐漸回過神,腳踝雖然還是很疼,但心理上卻是有足夠的安全感。
  小方,應該會帶自己去醫院吧?
  這種心理上的信任,竟然是從丈夫李明學身上,從來沒有得到過的。
  時間已經過了九點,方志誠直接將佟思晴送到市中心醫院就診,因為佟思晴腿腳不方便,所以掛號、詢診、拿藥,前后都是方志誠張羅。幸好,佟思晴的腳步只是輕度扭傷,雖然腳背腫得很厲害,但沒有傷及骨頭,經過及時的處理之后,已然好了許多。
  方志誠又將佟思晴送回南苑,佟思晴坐在副駕駛上,滿臉歉意,苦笑道:“沒想到原本要送你一程,結果反倒把你折騰了一氣。”
  方志誠聳聳肩,笑道:“所謂患難見真情,咱們培養了階級感情,以后工作起來,才更加融洽不是?”
  佟思晴點點頭,微笑道:“原來你這么做,是有深意的。”
  方志誠側臉瞄了一眼佟思晴,淡淡笑道:“知道思晴姐對我一開始印象不好,所以我各種討好你,希望能改變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呢。”
  佟思晴挑著秀眉,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對你的印象不佳?”
  方志誠吹了個口哨,得意道:“因為那是我故意的。”
  “故意的?”佟思晴覺得有點反應不過來。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故意讓你沒什么好感,才能讓你警惕起來。市委大院可不比下面的那些機關,能混得不錯的,都是人精。就比如那個對你覬覦的姚寅,若是你不夠謹慎,極有可能陷入他編織的圈套。我對你態度不好,是希望你盡快適應市委大院的氛圍,讓你知道,其實對你越兇的人,才是真正值得深交的朋友。”
  “雖然你說得很玄乎,但我聽懂了一些。”佟思晴瞄了一眼窗外,眸光閃爍,含笑問道,“你才是我的朋友?”
  方志誠手指敲打著方向盤,似笑非笑道:“我們是戰友!同在一個戰壕,除了主帥宋文迪之外,其他人都可能是我們的敵人。”
  佟思晴失聲笑道:“原來市委大院這么可怕。”
  方志誠將佟思晴送回家,李明學卻是什么都不知曉,倒在書房的小床上呼嚕聲不斷。方志誠轉身準備出門,笑道:“在家休息幾天,等腳傷好了,再去上班。我明天會幫你請假。”
  佟思晴赧然道:“這才上班幾天,就請假,會不會影響不好?”
  方志誠擺了擺手,安撫道:“這事兒我有責任,所以我保證幫你搞定一切,你在家里靜養便好。”
  佟思晴微微頷首,依著門框,目送方志誠離開。等關上門之后,她下意識地掃了一眼,自己綁成粽子一般的腳踝,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方志誠重新坐在捷達車內,腦海里不停地翻滾著佟思晴的絕美容顏,回想著她那眉眼間的皮膚當真如同剛煮熟的雞蛋光滑無比,不禁暗自嘆了一口氣,反問自己的內心,究竟是怎么了?
  他沒有立即發動車子,而是掏出了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在煙霧中強迫自己轉移視線,終于佟思晴的影子離開,轉而取代的是秦玉茗的美好模樣,成熟艷麗的臉蛋,小巧秀直的鼻子,此刻只有玉茗嫂子,能讓方志誠暫時忘記佟思晴那骨子里的妖媚了。
  方志誠丟掉了煙蒂,沒有去別墅,而是驅往小區,琢磨著不知現在秦玉茗睡了沒?若是沒睡,拉著她說幾句情話,那也是挺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