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75 唐家手中的利矛

“現在怎么辦?”龍蕓復雜地望著廖文婧。原本打算來大鬧一場,如今被巧妙地躲過,她心中有太多的不甘。
  廖文婧搖了搖頭,輕聲嘆道:“姑且讓他們得意一時吧,今天對方陣仗很大,如果強行鬧下去,只會讓彼此都難堪。”
  龍蕓又氣又恨,她原本是準備一雪前恥,沒想到廖文婧竟然選擇忍氣吞聲。龍蕓霍然起身,道:“那由我來收拾苗黛兒這個賤人吧!”
  廖文婧見龍蕓直奔舞臺而去,并未攔阻,無奈地搖了搖頭,龍蕓的性格還是太過沖動。不過,龍家與蘇家造成更多的矛盾和沖突,是廖文婧喜聞樂見的。這也是廖文婧為何帶著龍蕓前來參加晚會的原因之一。
  一直坐在廖文婧右側的一名少婦,眼中露出一絲精光,朝廖文婧深深地望了一眼,低聲道:“廖會長,沒想到你給晚會帶來這么精彩的一個節目!”
  廖文婧不動聲色,平靜地說道:“這是不少家族的想看見的吧?包括一號在內,難道大家都不好奇,蘇家究竟有無能力挑戰龍家在燕京的地位?”
  少婦指尖點著紅潤的嘴唇,嘆道:“只可惜龍蕓,太過年輕,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棋盤上的一枚棋子。”
  廖文婧道:“苗黛兒和龍蕓都是棋子,我和沈薇難道不也是棋子?”
  少婦嘆氣道:“你站在龍家的對立面,形勢可不好啊,蘇家現在炙手可熱。”
  廖文婧眼中閃過坦然之色,笑道:“現在廖家已經沒有太多選擇。除了龍家之外,沒有更好的依靠。”
  少婦淡淡一笑,道:“那可不一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廖家雖然吃了一個暗虧,但畢竟還是有實力,若是想東山再起,聯手一個旗鼓相當的勢力,自然可以重振輝煌。”
  廖文婧見少婦話中有話,道:“你愿意牽線搭橋?”
  少婦點頭道:“可以試一試。”
  與少婦的交談點到即止,此刻不適合深入,廖文婧朝龍蕓望去,她已經走到舞臺下方,眼中滿是嫉恨之色,凝視著苗黛兒。
  苗黛兒毫不示弱地望著她,嘴上自然地念著串詞,主持著晚會。
  龍蕓終于爆,指著苗黛兒怒道:“臭賤人,給我滾下來!”
  苗黛兒不屑一顧,仿佛龍蕓是空氣,因為很快有人站到龍蕓的身邊,捂住她的嘴巴,然后將她拖了出去。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苗黛兒此刻心情特別舒爽,她深刻感覺到龍蕓的弱小與悲哀,不可一世的蕓公主,如同跳梁小丑般,在舞臺下方手舞足蹈,然而,很快就被安保人員帶走了。
  在安保人員眼中,他們可不在乎你有多么厲害的背景,只覺得你是一顆老鼠屎,盡快地將之驅逐才是。
  龍蕓被轟出了金色大廳,她眼中露出憤怒之色,龍組負責保護她的人員已經走了過來,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我們必須立刻離開此地!”龍九壓低聲音道。
  “不行,我不能灰溜溜的離開,你現在通知人馬,讓人砸掉金色大廳的這場公益晚會。”龍蕓眼中射出怒火,厲聲吩咐道。
  龍九眼中流露無奈之色,道:“龍宅剛剛被襲擊,暫時抽調不出人手,為了您的生命安全,還是盡快與我們前往安全地帶。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只能遵循上級的指示,強行帶您離開了。”
  龍蕓聽到龍九的話,眼中露出驚懼之色,難以置信地追問道:“我沒聽錯吧?你說龍宅被襲擊?究竟有誰敢這么做!”
  龍九緩緩道:“蘇家!”
  龍蕓瞪大眼睛,顯然沒想到蘇家有這么驚天的實力。
  龍九耐心地勸說道:“不出意外,我們來參加金色大廳的公益晚會,也在對方的算計之中,事不宜遲,趕緊離開吧。”
  龍蕓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神色緊張地跟著龍九往外走,龍九快步走到轎車邊,打開車門,正準備動車輛,這時兩輛轎車從其他兩側突然沖出,將轎車卡死在位置上。
  從其中車內走下一個金的外國女郎,正是有一面之緣的安妮,上次她雖然受傷,但傷勢沒有亨利那么嚴重。安妮敲了敲車窗玻璃,龍九緩緩搖開車窗。安妮用中文淡淡道:“你們被包圍,沒法離開了。”
  龍九冷聲道:“你們的目的是什么?”
  安妮朝神情不定的龍蕓看了一眼,道:“綁架,勒索!”
  龍蕓望著安妮的眼睛,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因為在她那湛藍的眼眸中,根本看不到任何感情,仿佛自己就是一個價值不菲的貨品。
  龍蕓是龍家嫡系,值很多錢。方志誠給安妮承諾過,如果能賣出好價錢,就給她抽成。
  ……
  兩個消息在燕京市井傳開:其一,燕京西郊進行了部隊對抗演習,演習力求真實,紅方和藍方均動用了大規模的熱武器,所以造成周圍有明顯的震蕩感。最終由主攻的紅方獲得勝利。
  其二,皇家禮堂金色大廳舉辦一場公益晚會。在本次晚會中,財政部副部長之女苗黛兒擔任主持,成功募集到三億元的捐款。這部分資金將用于成立窈窕基金會,主要為推動中西部地區農村兒童的免費午餐計劃。
  消息在燕京圈子卻是有不一樣的版本。
  其一,燕京最為神秘的龍宅,被陜州蘇系突襲,被炸了個底朝天。消息上報到一號長手中時,一號長極為憤怒,并不是因為在太平盛世之下,出現了內部火拼,而是因為龍組在這次對抗中完全站在劣勢。作為都最重要的潛伏力量,龍組此次大敗,讓人警惕,所以一號長批復,要求龍組重新改建,取消原本建制,從幾大軍區分別抽調兩百名王牌,重新搭建代號“華夏”的新秘密組織。
  其二,苗黛兒力壓名媛會的龍蕓成功變為新一代交際圈紅人,在蘇系的幫助下,建設窈窕會所,聯系外圍力量,對抗內圍的名媛會。
  ……
  將軍胡同,蘇宅書房。
  蘇霖抽著一根雪茄,望著正在批閱文件的方志誠,又掃了一眼掛在墻角的一幅蒙著布的油畫,笑問:“這幅畫是從哪里搞來的?上次還沒見到。”
  方志誠放下手中的筆,笑道:“一位朋友送給我的,她有油畫的愛好,我見了比較喜歡,就厚顏跟她討要了一幅。”
  蘇霖玩味地笑了笑,道:“既然是畫,為何用布擋起來呢?”
  方志誠咳嗽一聲,道:“那自然有原因。”
  蘇霖也不追問,轉而嘆氣正事,道:“聽說你跟龍家要十五億?”
  龍組一隊此前被俘虜十一人,被蘇系獅子大開口,討要十一億,另外龍蕓也被俘獲,開口要四億,加起來就是十五億。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為了這次突襲龍宅,我們損耗了不菲的軍資,拋開成本不提,自然還要賺一點。”
  蘇霖暗忖你這哪只是賺一點啊,無奈苦笑,道:“若是換作之前,龍家拿出十五億不費吹灰之力,只是一號長要求對龍組重新改制,等于取消龍家所有的援助,沒了經濟來源,可謂是雪上加霜,拿出這筆錢,已經不易。”
  方志誠知道蘇霖為何這么說,問道:“看來有人向你求情了。”
  蘇霖尷尬地點頭,道:“圈子這么點大,龍家在燕京虎踞龍盤多年,還是有不少盟軍。龍家口碑不錯,對盟軍忠誠,所以這次陷入谷底,還是有不少人為之求情。”
  方志誠微笑道:“有什么想法,三叔你直接做主就好,沒必要問我。”
  蘇霖搖了搖頭,道:“既然上次我和老二共同決定,由你來做決定,所以還是由你來拍板。”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三叔,你都這么說了,我當然只能遵循你的意思來辦。”
  蘇霖在方志誠的肩膀上輕輕地一拍,突然轉身走到墻角,輕輕一躍,伸手一撈,幸虧那塊布足夠牢固,只被扯開了一個角,但也露出裸女的半邊身子。
  蘇霖望著滿臉吃驚與尷尬的方志誠,哈哈大笑道:“難怪你用一塊布擋著,果然內容少兒不宜。”
  言畢,蘇霖大喇喇地甩手出了書房。
  面對這個有點二的三叔,方志誠也是無奈,將布揭開,仔細看了看畫,他又重新將布蓋好之后,他坐在椅子上,思忖如今燕京的局勢。
  如同方志誠所猜測的,唐家對蘇家的強勢入駐燕京,保持高度的包容與默許,唐家需要一個信號彈,讓各方勢力承認其實力,很不湊巧,龍家成為唐家眼中那個足夠份量的靶子,而蘇家是唐家手中的利矛。
  仔細思忖,唐家在利用蘇家的復仇心態。
  方志誠必須得琢磨清楚,等唐家穩定之后,蘇家應采取何等策略。兩派之間的結盟,是因為目前互相有需求,若是唐家牢牢掌握權力棒,屆時蘇家會處于一個尷尬的角落,畢竟古往今來,過河拆橋的事情多不勝數。
  手機鈴聲響起,方志誠接通電話,傳來萬怡清甜的聲音,小姑娘換了個工作崗位,完全不一樣了。萬怡微笑道:“方叔叔,我媽剛到燕京來看我,想當面謝謝你對我的幫助,請你吃個飯,不知能賞光嗎?”
  方志誠笑道:“你媽過來,當然是我做東道主,我安排一下,等下將地址給你。”
  萬怡見方志誠這么說,在她心中方志誠是長輩,是暗自崇拜的偶像,自然不敢拒絕,便道:“那行吧。”
  掛斷電話,方志誠托著下巴想了想,用手機編輯一條信息,將見面的地點和時間,送給萬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