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072 一億是最低消費

溫靈走出房間之后,坐在床上一陣氣悶,她知道剛才在衛生間做的事情,是有多么下流,但她是個普通的凡人,有七情六欲,從多年前的第一次見面起,她就不可自拔地被方志誠俊朗的外表,瀟灑的氣度,睿智的談吐,深深折服和吸引。
  溫靈讀過書,有良好的教育,但面對這種欲望,還是忍不住一步步地觸碰底線。這是她人生最大的秘密,若是告訴別人,恐怕會嗤笑她的自作多情,溫靈也沒有辦法,無數次,方志誠入了她的夢中,甚至當秦朗伏在自己身上時,她不止一次閉上眼睛,將秦朗當成方志誠。
  溫靈錯了嗎?
  命運對她有多么不公,論樣貌和年齡,溫靈自忖不比秦玉茗差多少,但命運就是這么不公,秦玉茗可以成為方志誠的情人,但自己卻不行。
  方志誠拒絕過溫靈很多次,但她從來都沒有怨恨過方志誠。在她看來,這也是方志誠的魅力所在,與自己保持一定的距離,那是因為方志誠心中有底線和堅守。偶爾幾次的接觸,給溫靈許多勇氣,因為她知道方志誠并不是完全的排斥自己。
  去駐京辦,一方面是為了秦朗更好的前途,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與方志誠走得更近一點。
  抽水馬桶傳來咕咚的聲音,秦朗長吁一口氣,笑瞇瞇地走進來,揉著肚子道:“真舒服!”
  溫靈背著身子,貼著里側臥躺,秦朗撓了撓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輕手輕腳地躺下,然后拉開了床頭燈。
  秦朗對溫靈的愛,那是發自肺腑的,這么多年來,秦朗在仕途走得順風順水,他身邊并非沒有獵艷的機會,但每一次他都忍住,沒有去觸犯那道線,依靠的就是對溫靈的愛。
  爸媽經常跟自己說,男人偶爾要骨頭硬一點,但秦朗不這么認為,他一直覺得溫靈很出色,能娶到這樣的媳婦,是上天給她的恩賜,所以秦朗對溫靈毫無保留,對之言聽計從。
  踏上仕途,走上官場,不斷地往上爭取晉升機會,秦朗一方面是為了自己,另一方面則是滿足溫靈。因為秦朗知道溫靈的夢想,就是能在仕途上有所進步。但因為嫁給了自己,生小孩耽誤了幾年,溫靈這個夢想就被破壞,秦朗便將責任加到自己身上。
  在別人的眼中,秦朗是一個拼命三郎,盡管別人都知道,他之所以乘火箭一樣往上爬,那是因為有一個好姐夫從中相助,但秦朗的業務能力及風險精神,還是成功征服了上司與同事。
  秦朗在朦朦朧朧之中覺得肩頭一熱,他伸手摸了摸,發現溫靈的身體靠了過來,如同一團火般炙熱,還未來得及反應,下身敏感處被冰涼的小手給你捏住,慢慢弄了兩下,秦朗就覺得呼吸沉重起來。
  “老婆,你終于想要了啊?”秦朗壓低聲音,開心地問道。
  溫靈堵著他的嘴巴,湊到他耳邊,道:“別說話!趕緊來,我忍不住了。”
  秦朗伸手去撈溫靈的睡褲,剛褪下就發現手上溫潤潮濕,笑道:“真夠濕的!”
  秦朗準備換個姿勢,調整到溫靈的上方,卻只覺得右側一輕,溫靈如同矯捷的燕子,飛到了秦朗的上側。
  溫靈已經難以壓抑心中的欲望,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堵住欲望宣泄的口子,所以主動地坐在秦朗的身上,一股充盈的感覺很快遍布全身,溫靈探下雙手,蒙住了秦朗的半張臉,瘋狂地親吻著秦朗的嘴唇、下巴、胸膛。
  秦朗雙手捏著床單,從未有過的感覺,如同被閃電劈中一般,席卷全身,他只覺得腿部全部繃直,一股泓流被巨大的吸力抽到了靈魂之外。
  溫靈感覺到秦朗的狀態,但她還是感覺不到充實,所以盡管感覺到疲軟,還是不停地抖動著臀部,直到秦朗如同傀儡般沒有任何反應,她輕輕地吁了一口氣,跌躺在床上。
  “老婆,對不起,我這幾天太累,所以表現不大好。給我點時間,明天絕對給你意外驚喜,如何?”秦朗知道溫靈并沒有完全滿足,伸手扒了扒她的肩膀。
  “睡覺吧,我好累呢!”溫靈閉上眼睛,不搭理秦朗。
  只過了五六分鐘,秦朗發出均勻的呼吸,溫靈卻睜開了眼睛,回味著方才的瘋狂。她心中滿是懊悔、羞恥、歉意,與滿足。
  趴在丈夫的身上,卻幻想著身下的是另外一個男人,這是多么自私的齷齪念頭,但溫靈旋即給出合理的理由,這世界上同床異夢的夫妻多不勝數,自己絕不是那唯一。
  無數男人都將自己的老婆幻想成其他的女人;而無數女人都盼望著自己的老公如同其他男人一般英武。這是人心共有的惡念,圣人也難以免俗。
  ……
  深夜十點,龍組基地散發著一層靜謐的氣息,除了幾間房子射出朦朧的燈光之外,其余房屋全部陷入昏暗的世界。基地開啟橙色戒備,自從成立以來,除了演習之外,如此高級別的警戒不超過三次。
  在某棟大樓的地底深處,無數龐大的機器在轟鳴,整個地面正在有節奏地移動,大量的火力裝備冒出地表,形成完整的防守火力圈。如果有軍事專家看到這一切,恐怕會被嚇一跳,因為很難想象如同科幻電影里才會播放的情形,會現實存在。
  龍組,也就是龍宅,變成了一座規劃完整、科技含量國際領先的軍事要塞。
  龍少謙坐在控制中心的椅子上,目視著近百個畫面,上面記錄著方圓百里的各種場景,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無法躲避“龍睛系統”的探測。
  丁鴻光站在他身側,低聲道:“中華龍開啟橙色警備,明天恐怕會引起國際上列強的高度重視。”
  龍少謙皺眉,嘆了一口氣,道:“這也沒有辦法,基地是龍組的根本所在,不能受到絲毫的影響。”
  丁鴻光望著一臉嚴肅的龍少謙,只知道他為何如此鄭重,主要是因為龍組一隊十二名超級精英,奔赴陜州,深入蘇系老巢,僅退回了兩名受重傷的組員,根據兩名組員的反饋,陜州蘇家深不可測,他們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余地,便被控制住。
  以組員的分析,蘇家故意放了兩條漏網之魚。
  丁鴻光低聲道:“蘇家會安排人反襲龍宅嗎?”
  龍少謙緩緩搖頭,道:“不會!”
  蘇家對龍組根本一無所知,他們如果送上門,如同龍組進入蘇家實力一樣,會被一網打盡。
  丁鴻光嘆了一口氣,明知對面不會出現被反襲,但出于謹慎,龍少謙還是啟動了天網系統。
  龍組與蘇家相比,身上肩負著其他重任,必須萬無一失,不能有任何差池。
  “走吧,我們去看看那兩人。”龍少謙確定所有的安排已經準備結束,才緩緩站起身。
  丁鴻光跟在龍少謙的身后,揣測著他的心思,這一次龍組吃了不小的暗虧,完全被蘇系給猜中了意圖。以至于有王牌之稱龍組一隊,還沒有進入腹心,就被甕中捉鱉。龍少謙表面上很鎮定,但內心恐怕無比的震怒。
  龍少謙早已養成了領袖的氣度,即天山崩于頂而面不改色。
  在重癥監護室內,見到了浸泡在營養罐內的兩名隊員,兩人帶著氧氣罩,蜷縮成一團,營養液咕嚕嚕的振動,隊員身上原本森然的傷口以可見速度在凝合。
  龍組的一名女性內勤見到龍少謙,敬了個禮,匯報道:“兩人傷勢非常嚴重,外傷治療起來沒有問題,但中了一種很罕見的毒藥,如果在24小時內找不到解藥,恐怕難以活下來。”
  龍少謙皺了皺眉頭,道:“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解藥。另外,還有其他消息嗎?”
  內勤頓了頓,道:“他倆帶回了話,如果想要一隊人員全部安然回歸,需要繳納贖金。”
  龍少謙輕哼一聲,搖頭苦笑道:“沒想到提出這么個條件,多少?”
  “一個人一千萬,合計一億。”內勤低聲道。
  “一億?”龍少謙對這個數字倒也不是特別的驚訝,龍組能有這么大的規模,不缺這點錢。自是龍少謙原本以為對方會開個天文數字,沒想到對方給出的籌碼很實際,目的也很明確,就是賺這么一筆錢。
  龍少謙摸了摸下巴,沉聲道:“給他們送一億過去,有個附加條件,俘虜必須健康、安全,同時他們必須要給解藥,用于治療重傷的兩名隊員。”
  內勤撥通了一個電話,交流了數句,捂著電話,臉上露出無奈,看了一眼龍少謙,低聲道:“對方愿意放人,不過解藥的話,因為涉及到機密,所以不會給。”
  龍少謙瞪大眼睛,意識到蘇家玩得什么詭計,淡淡道:“讓他們開個價,買斷他們的解藥配方,需要多少錢。”
  內勤道:“十億……”
  聽到內勤這么說,龍少謙瞪大眼睛,目中射出怒火。
  十億買一個毒藥配方?這是天底下最不公平的交易,但現在卻是沒辦法,因為人在他們的手上,而且自己已經踢出要重金贖回被俘人員。
  龍少謙意識到,這絕對是一個深坑,一億的贖金只是敲門磚、最低消費,想要拿回龍組一隊的全員性命,必須要支付十一億元,這已經達到培養龍組一隊的十年投入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