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1070 謀局者多疑之心

坐在酒店咖啡屋旁邊不遠處,有一名頭發稀疏的中年男子,他不時地翻動報紙,借紙頁的縫隙,目光滴溜溜地往那幾名女子處轉。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地放下報紙,眼神中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等不遠處三名女子陸續離開兩名,剩下的那名微胖女子,緩步坐到中年男子的對面,淡淡笑道:“大叔,已經搞定,剛才兩人是咱們外圍圈子里比較有影響力的,若是由她們進行擴散,肯定能有不錯的號召力。”
  張曉亮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鏡,道:“麗娜,你表現得不錯,如果苗黛兒成功舉辦窈窕會所,你可以擔任副會長。當然,以你的性格應該更適合會長,不過,你也知道,這不是我能做主的。”
  趙麗娜盯著張曉亮看了許久,輕聲道:“大叔,我有自知之明。窈窕會所既然取了這么一個漂亮的名字,按照我的條件,不適合擔任會長職務。我更愿意擔任副會長。”
  趙麗娜長得不算難看,因為有點胖,所以稱不上美女。
  張曉亮摸著下巴微微一笑,道:“麗娜,你千萬別這么說,其實你長得挺可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講得不僅僅是外表,更在于內涵與氣質。在我看來,你遠比虛有其表的一些女人更加有深度,更吸引人。”
  趙麗娜聽張曉亮這么說,眼眸亮,嘴里卻道:“大叔,你可別安慰我,從小到大,別人都喜歡跟我玩,看上去我的人緣不錯,其實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她們只不過是希望從我身上找到一些慰藉。我永遠只是嬌艷花朵旁邊的那片綠葉,用來承托別人的美麗。”
  張曉亮聽趙麗娜這么說,突然心中有點一酸,搖頭道:“野百合也有春天,我覺得你這樣的女孩,會有更好的男人選擇你,現你的魅力。”
  趙麗娜目光低垂,壓低聲音道:“或許只有像大叔這樣,年齡大一點,能夠包容我吧?”
  張曉亮聽趙麗娜這么說,心神微動,頭皮起了汗,暗忖這小姑娘說的話怎么像是在委婉的表白?
  趙麗娜也就二十歲出頭,張曉亮四十有余,與趙麗娜接觸的過程中,彼此倒也能談得挺深入,但張曉亮還真沒往男女之事上深入地想,他笑著說道:“年紀大,經歷得多,看待問題會從很多角度考慮,麗娜你還挺有眼光,男人越老越吃香。”
  趙麗娜抬眼,微笑著說道:“大叔,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張曉亮連忙點頭,道:“當然!”
  趙麗娜柔聲道:“當我傷心失落需要找一個人傾訴的時候,如果找到你,千萬一定不能拒絕我。因為那樣我會級失落。”
  張曉亮笑道:“我答應你,無論我處于什么狀況,一定耐心地當你的聽眾。”
  張曉亮望著趙麗娜的眼睛,現這個小姑娘雖然貌不驚人,但溝通能力絕對一流,若不是自己早已修煉成精,恐怕早已被她給打動。趙麗娜對自己出的信號,是真還是假,都不重要,張曉亮早已練成了一個鋼鐵般的心臟,不會輕易地被情感所動搖。
  等趙麗娜之后,張曉亮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將報紙放在架子上,整理好后,然后給方志誠打了電話,“老板,事情已經安排妥當,剛才苗黛兒表現得很自信,已經恢復得差不多。”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苗黛兒很青澀,但潛力巨大。她就像是一張白紙,如何描繪出一幅絢麗多彩的美圖,需要你多費心思。”
  張曉亮聽到此言,知道方志誠已經將苗黛兒后期的培養,全部委托給自己,連忙道:“請放心,我一定把她培養成優秀的線人。”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線人這個詞不應該用在她身上,在我看來,她可以完美地接替你,成為情報掌控者。”
  張曉亮心神一動,覺得方志誠話中有話,疑惑道:“老板,你的意思是……”
  方志誠微微吐了一口氣,沉聲道:“老張,你跟著我已經有很多年,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我對你很了解,你雖然擅長搞情報工作,但心中恐怕不情愿只當幕后工作者。”
  張曉亮覺得喉嚨干,道:“老板,我真的沒有什么其他想法。”
  方志誠覺得張曉亮真的慌了,自己這么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要免去他的權力,第二,是讓他重新選擇一條仕途之路。無論哪一種,對于張曉亮都是一個值得深思的抉擇。
  方志誠嗓音提高一兩個分貝,道:“你必須要有想法。我剛才與淮南的寒春主任溝通過,會安排一個位置給你。”
  張曉亮驚喜交加,猶豫片刻,道:“我還是想跟在你身邊。”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了笑,道:“給你安排新的職務,是希望你多沉淀,給自己充電。當然,你去淮南之前,必須要把事情交接好。至少要把苗黛兒成功地訓練成一名合格的情報掌控者。”
  張曉亮暗忖方志誠恐怕早已做好打算,如果沒有苗黛兒,他也會選擇其他人,作為替代品,讓自己足以抽身前往淮南改委任職。
  如不出意料的話,張曉亮到了改委,將會擔任副主任。改委只是一個平臺,下一步可能就到地方上擔任要員。不過短短數年,張曉亮從區統計局正科級干部,實現三級跳,變成了副廳級干部,漂亮的履歷和出色的政績,完全堪比坐火箭。
  張曉亮剛過四十歲,四十歲的副廳級干部,也已經算是少壯派,不出意外的話,五十歲之前能擔任地市一把手,六十歲之前跨入副部級序列,若是仕途足夠順利,退休之前,能擔任正部級干部,成為一方要員,封疆大吏。
  這是在張曉亮遇到方志誠之前,從未想過的,他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能混到正處級干部,已經算是不錯。
  等掛斷張曉亮的電話之后,方志誠掏出一支煙,用火柴點燃。與其他官員不相同,別人的煙癮隨著年齡越長,會變得越來越大,但方志誠現在卻是煙癮越來越小。
  抽了兩口,方志誠將煙蒂碾滅在煙灰缸內,手機傳來鈴音,方志誠嘆了口氣,他等待這個電話許久。
  孟虎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沉穩、磁性,他冷聲道:“果然如同你所料,龍組千里奔赴陜州,沖擊我們的大本營,試圖想摸到我們的真實實力。”
  方志誠舒緩眉宇,他對孟虎已經很了解,既然他這么說,想必龍組必然沒有討到什么好處。
  方志誠嗯了一聲,孟虎繼續說道:“對面安排了十二人,沒有全部留下,兩人逃離。我們這邊有幾人受傷,不過傷勢不算嚴重,養幾天傷就好了。”
  方志誠笑道:“那兩人是你故意放走,讓他們傳話的吧?”
  孟虎嘴角翹起一絲弧度,淡淡道:“若是真把他們一個隊的編制打沒了,他們反而會更加瘋狂地反撲,索性還不如送給他們兩個,既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同時還得讓他們來主動找我們談判。”
  方志誠暗忖孟虎辦事越來越有孟青山的風格,不動聲色、老謀深算,道:“不出意外,三日內,龍組必然會派人與你磋商。”
  孟虎連忙問道:“我們需要提出什么條件?”
  方志誠笑了笑,道:“當然是根據國際慣例,按人頭收費,龍組那些人個個都是精英,一個人一千萬的贖金吧。”
  孟虎被方志誠的獅子大開口嚇了一跳,道:“龍家雖然有實力,但一億的贖金,恐怕難以拿出來。”
  方志誠淡淡道:“既然是他們主動送上門,我們豈能有不狠狠地剮他一塊肉的道理,一億的贖金,并不算多。若是龍組這點魄力都拿不出,龍組那些賣命的人員,恐怕會心寒啊。”
  孟虎低聲道:“我這就去給對方送出消息。”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著急,等對方先坐不住,主動聯系我們。現在我們手中掌握主動權,若是先開口,反而會讓對方找回點顏面。況且,你安排放走的那兩人,他們就是引子,以龍組行事的風格,不會放棄那十人的。”
  孟虎仔細想了想,道:“那我們就等著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突然道:“曹堯那邊的事情處理得差不多,就準備往燕京調動吧。”
  若是方志誠身邊有孟虎相助,自然是如虎添翼。
  孟虎道:“曹堯這邊已經處理好尾巴,我安排了一條暗線,足以保證玉茗傳媒集團在這里投資的ppp產業不會受到影響。”
  “王國岳那邊我還是不太放心,這家伙怎么看都讓人心生懷疑。”方志誠感慨道,其實他對王國岳已經有了解,百分之九十的君子只摻雜百分之十的虛偽。玉茗集團在新城區的ppp項目,對于曹堯有足夠的貢獻,王國岳只會相助,不會動手腳。
  之所以還有疑慮,主要還是個性使然。方志誠內心深處是一個對任何人都不會絕對信任的人。
  他甚至對宋文迪、蘇霖、蘇摩,甚至蘇青,骨子里都會猜疑。當然,這是所有謀局者的習慣,他們會把人心往險惡之處去想,處理任何事務之前,都會帶著最大限度去完善方案,彌補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