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7 死東西往哪看呢

因為市委書記辦公室不太平,所以方志誠在宋文迪的同意下,在外屋秘密安裝了攝像頭,防止再有人趁著里面沒人動手腳。所以方志誠還真不是嚇唬姚寅,他有把握讓姚寅吃不了兜著走。姚寅見方志誠的面色不似作偽,立馬便心虛,原本醬紫色的臉緩和下來,賠笑道:“小方,稍安勿躁,若是佟思晴對我不滿意,我可以與她好好交流。”
  “交流就不用了,直接道歉……”方志誠態度堅決,目光凌厲。
  姚寅暗忖方志誠還真夠強勢,如今可能被他握有把柄,只能暫時忍氣吞聲,與方志誠來到市委書記辦公室給佟思晴道歉。
  “對于白天的事情,我實在對不起,以后保證不會再糾纏你了。”姚寅吞吞吐吐地說道。
  佟思晴見姚寅沒了囂張氣焰,怕事情越鬧越大,便在場面上給了姚寅一個臺階下。
  等姚寅垂頭喪氣地離開之后,佟思晴擔憂道:“你這樣對待姚寅怕是不好吧,他畢竟是領導……”
  方志誠揮了揮手,笑道:“這就是市委書記秘書的好處了,打個不好的比方,打狗還得看主人,他姚寅算是個什么東西,也敢打咱市委書記辦公室的主意,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佟思晴對方志誠好感陡升,原本以為這是一個眼高于頂的高傲青年,現在看來卻是極有擔當,自己與他一起工作,想必吃不了太大的虧。
  方志誠開車將佟思晴送回家,半路上只見一個身材高大,不過身形卻極為蕭索的男人沿著石路往前慢走。佟思晴瞧出是自己的丈夫李明學,搖開窗戶喊了一聲,李明學似乎在想事情,低頭往前走,沒有聽見。
  方志誠便把車速給降了下來,道:“要不等他?”
  佟思晴擺了擺手,想起最近家中那些令人感到無奈的事情,輕聲道:“還是不等他了,咱們先走吧。”
  送到了巷道的深處,佟思晴小心地下了車,輕輕地帶上車門,輕聲道:“小方,今天就在我家里吃飯吧,等會我去買點菜,省得你回去開伙了。”
  方志誠沒下車,微笑著拒絕道:“哪能麻煩思晴姐呢,你回去肯定有事要忙,我還是回去泡面吧。”
  人都喜歡客套,有時候隨口說一句請你吃飯,你可千萬別當真。
  佟思晴倒不是真客套,她小跑著來到車前門,敲著玻璃窗,咬著紅唇道:“我兒子這兩天在他爺爺那兒,家里挺冷清,正好今天炒個菜,你陪我家老李喝一杯。千萬不要拒絕,不然我可不放你走呢。”
  佟思晴屬于那種外冷內熱的女人,若是你跟她不熟悉,她對你冰冷若霜,若是她真心把你當成自己人,能明顯感受到她身上傳來的暖意。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著搖頭,見不遠處有一個熟食攤,便走過去買了些許鹵味。佟思晴知道方志誠空手吃飯不好意思,也沒攔著。攤主稱好了鹵味,李明學拖著沉甸甸地步子從角落里拐了過來。
  李明學這次見到了老婆,揮了揮手,嘿了一聲,佟思晴沒給他好臉色,剮了李明學一眼,拉著方志誠往家里走。
  李明學后腳跟進門,與方志誠溫和地笑了笑,然后進了廚房,疑惑地問佟思晴道:“剛才跟你打招呼,你給我甩臉子做什么?”
  佟思晴輕哼一聲,“在路上,我與你打招呼,也沒見你理我。”
  李明學恍然大悟,賠笑臉道:“原來是為這個,我當時想著事情,沒聽見不是?對了,外面那個小伙子是誰啊?”
  李明學的脾氣好,認錯的態度端正又及時,佟思晴也就不在糾纏方才之事,解釋道:“那是我們辦公室的小方,宋書記的秘書,算我半個領導。”
  “毛還沒長齊,就能當你的領導了?”李明學偶爾也會說兩句幽默話,不過大多時候不太適宜。
  佟思晴瞪了李明學一眼,低聲道:“聲音小一點,你別看他年紀輕,很有能力,宋書記非常依仗他,連副秘書長、市委辦公室主任,都給他三分薄面。”
  很少見佟思晴如此佩服人,激起了李明學心中的傲氣,他陰陽怪氣地冷笑一聲,嘟囔道:“倒是小看他了。”
  李明學從冰箱里取出葡萄,洗了一串,然后又拿了幾只橘子,來到客廳招呼方志誠。方志誠一邊剝著橘子,一邊與李明學閑聊,對他便有些了解,李明學是一個傳統的讀書人,在高中教語文,平常寫一些時評,經常發表在《銀州日報》上,方志誠看過幾篇,雖說言辭非常犀利,只是覺得他的觀點與眼界略顯狹隘。
  方志誠記憶力很好,一字不差地流暢無比地背出李明學發表在報紙上的語段,李明學頓時欣喜非常,將方志誠引為知己。
  飯桌上,一向滴酒不沾地李明學卻是開了一瓶干紅,笑著與佟思晴說道:“市委書記的秘書,自然不一般,方秘書竟然能將我在報紙上的文章信手拈來,這種記憶力,不得不佩服。”
  佟思晴沒好氣地瞄了李明學一眼,苦笑道:“我看你啊,是因為終于有人看你寫的狗屁文章,所以才對別人另眼相看。”
  方志誠立馬幫襯著李明學,與佟思晴解釋道:“李老師的文字功底很強,每個月起碼要發表五篇評論在報紙上,是銀州著名的時評家,宋書記也經常點評他的文章。”
  方志誠這句話半真半假,變相地吹捧李明學。李明學一向喜歡考究文字,得到方志誠的這句話,覺得揚眉吐氣無比,便伸手要與方志誠干杯。
  佟思晴暗忖這方志誠也真夠厲害,自己老公雖然性格敦厚,脾氣溫和,但他骨子里卻是極為憤世嫉俗,所以身邊幾乎沒有什么朋友。
  見面還不到三十分鐘,李明學便將方志誠視作忘年之交,令佟思晴不僅刮目相看。
  佟思晴的廚藝不錯,尤其是糖醋鯉魚做得外酥內嫩,方志誠吃了贊不絕口,笑道:“沒想到糖醋魚能作出這種味道,可以申請專利去了。”
  李明學對著方志誠豎起大拇指,因多飲了幾杯酒,說話有點不利索,他憨憨地笑道:“方秘書,你的舌頭很厲害,我老婆這糖醋魚的工序復雜,不是我吹牛,整個銀州別無分號。”
  佟思晴見老公越說越沒個譜,臉上臊得不行,想起廚房還燉了湯,起身去盛湯上桌。豆腐鯽魚湯,色澤乳膩,宛如新鮮的奶汁,散發著誘人的香味。
  方志誠喝了一碗,贊不絕口,李明學紅著臉,打著酒嗝道:“以后有空經常來屋里做,你嫂子的手藝很不錯。”
  方志誠連忙擺手,微笑道:“偶爾打擾一次也就罷了,經常來豈不是討人嫌?”
  李明學擺了擺手,挑眉道:“怎么能這么講,我雖然只跟你小方才見面,但覺得咱倆有緣,何必說得那么生分,不中聽!”
  言畢,他伸手去摸紅酒瓶,發現一瓶酒喝完,便去廚房里提了兩瓶啤酒出來。
  佟思晴知道攔不住李明學,也就隨他去了,反正是在家中,即使醉酒也出不了大事,不過還是提醒李明學:“小方開車過來,若是酒喝多了,倒時候會有危險。”
  李明學擰著眉頭,道:“若是真醉了,就在我們家里住一宿,兒子和爸媽的房間都空著。”
  佟思晴下意識覺得不合適,但在外人面前還是給李明學充足的面子,撇了撇嘴,進廚房將冷了的熱菜去再溫一番。
  方志誠原先只是應付李明學,不過交流的時間長了,倒也還是挺佩服李明學,他這個人知識面很廣,看過很多書,因此對不少東西很有研究。
  不知為何談起了城建,李明學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慍怒道:“全國上下都在大肆搞城市建設,在我看來,那是在亂搞,在搞城市破壞。以咱們南苑來說,這么擁有底蘊的地方,轉眼間要被鋼筋混凝土給替代,讓人心痛啊。再過個幾十年,咱們還能給子孫留下什么呢?”
  李明學此言雖然說得酸腐,但倒也有一定的道理。南苑老街是銀州明清時代最繁華的地段,后期隨著時間的流轉,這里逐步失去了繁華,淪入平庸。銀州市政府推進“舊城新建計劃”,首當其沖要改造的便是南苑老街。因為南苑老街離市中心有一定的距離,拆遷的難度較小,同時南苑老街的百姓生活水平普遍低,舊城改造之后,勢必會引入一些商業設施及經濟項目,從長遠角度來看,是能夠提升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的。
  不過,舊城新建的項目遭到老百姓的強烈抵制,以當初夏翔在任時的魄力,也不得不將重心瞄準至玉湖生態區項目上來。城市規劃是衡量城市進步與否的重要指標,宋文迪站穩腳步之后,已經開始將重心轉移到這方面來。
  數月之后,現在的南苑老街,極有可能成為一片廢墟。
  方志誠聽著李明學絮絮叨叨地說話,不禁鎖起眉頭,暗忖或許舊城新建項目應該轉換思維才是,否則硬要推動一個不得民心的項目,肯定會有后遺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