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1068 無比畸形的親情

在廖文婧的眼中,龍蕓是個還未長大的孩子,身上有幾分自己年輕時候的風華,追求女權,向往自由。隨著年齡的成熟,廖文婧成長為一個漂亮、美麗、優雅、知性的成熟女人,但年輕的時候,廖文婧很風流,情人遍地,是燕京圈內有名的交際花。
  想要成為一名成功的交際花,在男女之事上就不能有太多的計較,因為女人可以利用身體輕易地讓男人放下戒備。雖然這是個男權社會,但當你真正地深入男人的內心,發現并掌握了他們的秘密,想要控制男人,就顯得輕而易舉。
  龍蕓每隔半個月都會來名媛會,廖文婧會將自己的心得傳授給她,在她看來,龍蕓將是自己的接班人,以后名媛會也將是龍蕓來接管。
  廖文婧遞給龍蕓一杯茶,龍蕓喝了一口,暗忖是最昂貴的大紅袍,喜歡喝茶的女人不多,廖文婧在培養自己的習慣,所以龍蕓表現如常地小嘬幾口。
  龍蕓突然問道:“文婧姐,在你的經lì中,有沒有真正地對男人動過心?”
  廖文婧放下茶杯,凝視著龍蕓看了許久,笑道:“動心?這是一個奇怪的詞匯。在我看來,接觸男人,是工作而已,與他們交往的過程中,讓他們放松對你的戒備,然hòu吐露自己的秘密,你會感受到莫大的滿足。龍蕓,記住,如果你想成為一名優秀的名媛,掌握燕京圈子龐大的資源,一定不要對男女之情升起任何想法。男人,讓它見鬼去吧,一切都比不上將權力玩弄于鼓掌的滋味。”
  龍蕓眼中流露出欽佩之色,廖文婧長相親和,任何人看了一眼都覺得驚為天人,但誰也不會想到,這樣外貌出眾的女人,內心藏著巨大的野心,同時擁有舉手投足,讓燕京大亂的能力。
  蛇蝎美人,也難以形容廖文婧的復雜。
  等龍蕓離開之后,從屏風后面走出一個男人,他手上拿著玻璃杯,杯中褐色的洋酒已經所剩不多,所以踱步走到酒柜前,拿起價值不菲的洋酒瓶又續上半杯,然hòu夾了冰塊放入其中,仰頭飲了一口,道:“龍蕓這妞兒,長得越來越正點了。”
  廖文婧嘆了一口氣,從男人手中拿過酒杯,卻被男人一把奪下,他往后退了幾步,笑道:“我就再喝一杯。”
  廖文婧無奈嘆氣道:“廖軒,你現在這副模yàng,讓姐姐感覺到特別心疼。”
  廖軒怔了怔,握著酒杯的手一松,酒杯砸在大理石地面,碎成數塊,洋酒也灑了一地,他冷笑道:“心疼?我都被欺負成這樣了,你一直讓我忍耐,這叫做心疼嗎?”
  廖軒原本是青年榜中排列前三的人物,但經過換屆,卻被調入地方,雖說是平級調動,但卻是到地方政協擔任工作,前途渺茫。
  廖文婧眼中露出失落,嘆氣道:“你再忍耐一段時間,等風聲過了之后,我就把你調回來。”
  廖軒突然伸手捏住了廖文婧尖削的下巴,憤怒地說道:“我不想在等待,臧毅已經成為漢州市委書記,而我呢,這幾年一直原地踏步,”
  廖文婧眼中滿是溫柔,伸手搭在廖軒的手腕上,低聲道:“軒,你不能被失敗打倒,一定要堅強,為了廖家,更是為了我。”
  “去他媽的廖家!”廖軒眼中透出瘋狂之色,他一把將廖文婧扯到自己的身前,廖文婧驚呼一聲,整個人撞入她的懷中。
  廖文婧知道廖軒想做什么,滿臉警戒地說道:“不要在這里,會被人發現的。”
  廖家姐弟之間藏著驚人的秘密,違背了道德與倫理。
  廖軒嘴角露出詭異難測的笑容,將廖文婧一把抱起,踢開屏風后面,隱蔽的暗門,將廖文婧放在床上,就狠狠地壓了上去。
  在瘋狂之中,廖軒咬著廖文婧的耳垂,低聲道:“從你親弟弟十歲的時候,你就勾引他上床,言傳身教地告訴你弟弟,親情可以轉化為多么美妙的事情,難道你就從來沒有恥辱過嗎?”
  廖文婧努力地聳動著胯部,討好地低聲說道:“軒,怎么會恥辱呢?你是我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或許因為這個原因,在你的身下,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美妙。”
  “畸形,變態!”廖軒伸手在廖文婧豐腴的臀片拍打兩下,惹得廖文婧低呼兩聲。
  廖軒嘴中這么說著,體內的**如同恣意的汪洋泛濫,他緊緊地摟抱著廖文婧,嘴唇如同雨點般打擊在廖文婧嫩白的肌膚上。
  他知道,這場姐弟之戀,無比的畸形,但他無法克制長姐廖文婧對他的種種誘惑。
  這幾年來,廖軒曾經嘗試過,與其他各種類型的女人交往,但無一例外,都會被各種方式從自己身邊消失。廖軒知道,所有一切都是由廖文婧導演的,但也無可奈何,因為廖文婧對自己的愛,單純而自私,他沒有任何理由質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廖軒從廖文婧的身體上滾落,汗水已經將床單打濕,廖文婧扯過薄被,遮住姣好的身材,在廖軒額頭上親吻一口,憐惜地說道:“軒,你真棒!記住我們是家人,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我不會彼此背叛對方。”
  廖軒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身體瘋狂過后的疲憊,加上酒精的作用已經上來,未過多久,他口中發出鼾聲。
  廖文婧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緩步走到浴室內,打開花灑,任憑水柱打在肌膚之上,廖軒遭遇人生最dà的一次挫折,她必須要盡快讓他恢復自xìn,唯一比較好的方法,就是給他找到一塊墊腳石。
  方志誠是一個不錯的對xiàng,如今剛來到燕京,正想努力奠定自己的地位,也因為如此,不少人潛伏在暗中虎視眈眈。
  廖文婧前次去拜訪龍少謙,就是想挑唆龍蘇兩家的仇恨,畢竟方志誠若是在燕京站穩腳跟,將直接影響到龍少謙的地位。
  簡單沐浴之后,將暗門帶好,廖文婧重新坐在椅子上,撥通了陸長風的電huà。
  陸長風猶豫片刻,笑道:“廖女王,有何事?”
  廖文婧反問道:“難道以陸總的睿智,猜不出原因?”
  陸長風手指在桌面上敲擊幾下,雖然自己不懼廖文婧,但多一個朋友總比少多一個敵人要好,他淡淡道:“玉茗傳媒集團要辦公益晚會,莫非廖女王想參加?”
  廖文婧暗忖陸長風真個狡猾的老狐貍,淡淡道:“沒錯,不僅我要參加,而且還要給我安排十個名額,屆時我會帶上名媛會的核心會員去捧場。”
  “這?”陸長風尷尬地一笑,“恐怕不是我能決定的,此次主辦方是玉茗傳媒集團,我們也只是為他們打雜而已。”
  廖文婧淡淡一笑,道:“那你替我請示一下如何?”
  陸長風笑道:“請示倒是沒問題,在我看來,若是名媛會能夠參加,公益晚會只會增加影響力。”
  廖文婧暗忖陸長風果然油滑,明知名媛會對這場公益晚會暗中阻撓,但對自己還是客客氣氣,不愧是燕京圈子的老江湖,“能不能透露下,玉茗傳媒究jìng給了天奧多少好處?”
  陸長風嘿嘿笑了兩聲,淡淡道:“這可是機密啊。”
  廖文婧輕哼一聲,似是不滿,“你能拿到這個單子,歸根到底還得感謝我,若不是我從中阻撓,你如何能坐地起價?”
  陸長風老辣地轉移話題,道:“名額的事情,我會幫你委婉地轉告,等我的消息吧。”
  等陸長風掛斷電huà,廖文婧眼中射出一道寒芒。雖然陸長風沒有說出與玉茗傳媒集團合作的具體細節,但能夠猜出,玉茗傳媒集團肯定給足了資金。
  方志誠不惜動用重金,舉辦公益晚會,目的并不難猜,他需要一個有影響力的活動,讓燕京圈子完全知道自己的到來,雖然他不會直接插手此事,但他會用代言人,那就是苗黛兒。
  不得不佩服方志誠的大膽及魄力,苗黛兒在燕京圈子已經惡名昭彰,選zé這么一個人,無異于釜底抽薪,如果培養不成功,只會徒增笑料。
  思緒混亂之間,龍蕓打來電huà,廖文婧聽完之后,面色變得凝重起來,不悅道:“我不是提醒你要讓黃林閉嘴嗎?”
  龍蕓壓抑著怒火,黃林通過一個視頻,利用網絡平臺將苗黛兒緋聞真相公諸于眾,承認那是自己為了營造熱度,故意制造的一個虛假新聞,同時對抹黑苗黛兒聲譽,表示鄭重的歉意。
  龍蕓也是很無奈,道:“誰知道他如此立場不堅定。”
  廖文婧冷哼一聲,道:“戲子無情。恐怕是方志誠對其施加壓力。你找人控制住他,以防他再說出其他的不利話語。”
  見龍蕓沉默不語,廖文婧明白其中的意思,恐怕黃林如今已經失蹤,以龍蕓的能力,也難以找到他究jìng在何處。
  廖文婧沒想到方志誠的動作如此迅速,嘆道:“下次一定要萬分注yì,如果自己沒法駕馭的棋子,當沒有作用的時候,一定要斬草除根,否則后患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