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67 一雙滑溜溜小腳

一雙滑溜溜的小腳,不停地踩在方志誠后背的每一處,力道掌握得恰如其分,不會太重,也不會太輕。帶著節奏感的律動,方志誠感覺自己如同融化一般,除了該硬的地方之外,其余住處全部變軟。
  來到燕京之后,方志誠在宦文芳、宮澤勇之流的眼中,到處亂跑,不在辦公室呆著,拒絕參加很多公開會議,顯得有點不務正業,但事實上,方志誠每天的工作量很大,蘇霖將蘇家大部分的內容轉交給方志誠處理,每天處理各種材料,就需要花費好幾個小時。
  除了處理材料、文件之外,方志誠更多地要去協調各種事務,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轎車內度過,所以很少有空能閑下來,輕松地享受一次娛樂活動。
  沈薇這女人不知從何處學到了“馬殺雞”,方志誠在浴室里洗澡,她偷偷地摸了進來,給方志誠進行按摩。雖然沈薇的技術比不上那些專業技師,但獨有一番味道。
  臀部傳來溫暖濕潤的感覺,方志誠舒服地輕哼一聲,沈薇分開兩條修長的**,蹲坐在在方志誠的身上,肌膚貼合處傳來一陣酥麻麻的過電感,隨后就感覺到沈薇輕輕地搖晃著胯部,口中發出呢喃的聲音。
  正當方志誠不上不下的時候,沈薇突然停止下來,對著方志誠拋了個媚眼,低聲道:“等我一會,還有更厲害的。”
  方志誠換了個姿勢,正面朝上平躺,隨后就看見沈薇穿了一件保姆裝,腿上纏著黑色的絲襪,踩著高跟鞋,踮著腳尖走了過來。
  方志誠忍不住笑出聲,道:“這是傳說中的絲足會所里提供的特殊按摩服務吧?”
  沈薇眉頭一挑,道:“男人為什么喜歡到外面拈花惹草,那是因為在家里吃不飽的緣故。作為你的小老婆,必須要肩負起收攏你心的責任,讓你只想著家里,不在外面胡搞。”
  方志誠微微一怔,旋即哈哈笑道:“這個理由還算合理!”
  沈薇站在方志誠的身前,先摘下了黑色的高跟鞋,笑問:“喜歡就聞一下!”
  方志誠暗忖沈薇這是把自己當成有怪癖的人了嗎?暗笑一聲,輕輕嗅了一口,大為意外,混合著淡淡的香水味道與皮革氣息,撩得人心狂亂,目光再落在沈薇涂抹著紅色指甲油如同銀錠般的腳趾上,一種別樣的情趣在空氣中慢慢滋生。
  沈薇笑了笑,將穿著絲襪的腳心并攏,放在方志誠的臉上,慢慢的揉搓,同時低聲喊道:“親愛的老公。”
  方志誠知道這是心理戰術,被女人踩著臉通常都很憋屈,但沈薇通過語言暗示自己,她并非在欺負他,而是一種情趣。
  雖然沈薇的技術不算精純,但還算努力,當拇指溫柔地滑到方志誠的嘴邊,他忍不住張開口,試圖想要貪婪地舔舐,而沈薇則有計劃地,慢慢將玉足,探入他的嘴中。
  等玉足出來的時候,沈薇的黑色絲襪已經被濡濕。
  沈薇嫣然一笑,慢慢地往后移動,另一只腳從抵到了方志誠的喉嚨部位,方志誠重重地呼吸了兩下,道:“有意思!”
  沈薇噗嗤笑出聲,整個人站在方志誠的身上,她身體輕盈,腳踩在方志誠的胸口,如同趙飛燕在跳掌上舞,腳底軟綿綿的感覺,方志誠朝上望去,依稀能看見絲襪深處的一團烏黑綿云,喉嚨越發干癢。
  沈薇跳了一陣,輕輕地趴在方志誠的耳邊,吹氣如蘭地問道:“怎么樣,現在感覺如何?”
  方志誠笑道:“我有點期待下面還有什么花樣,但又有點忍不住,想把你直接給辦了。”
  沈薇嫵媚一笑,伸手拿過那只黑色的高跟鞋,拿著后端,用高跟位置,輕輕地扒拉了一下方志誠最為敏感的地方。
  方志誠輕呼一聲,沈薇送出香吻,手上卻不停止,又扒拉了一下。來回幾次之后,方志誠便忍受不了,直接繳械投降
  等方志誠和沈薇走出浴室,已經到了半夜,路過秦玉茗的房間,窗簾已經拉上,燈光也熄滅了。沈薇翹著嘴唇,笑道:“玉茗,還算識趣。今晚你屬于我的了。”
  方志誠將沈薇一把抱在懷中,微笑道:“剛才你服務了我,現在輪到我服務你了。”
  沈薇壓低聲音,湊到他的耳邊,道:“你可以盡情地凌辱我,不用介意我的感受。”
  方志誠聽了這話,哪里還忍得住,加快步伐,朝替沈薇準備的那間屋子行去。
  早晨沈薇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下意識地摸了摸枕邊,方志誠人已經不在,回味著昨晚發生的故事,讓沈薇覺得無比的滿足。雖然與方志誠很長時間才見一面,但每一次方志誠都能讓自己體驗到,什么叫做飛一般的感覺。
  房門被輕輕地拍響,傳來沈璇嫩嫩的聲音,沈薇連忙胡亂套了一件衣服在身上,然后打開房門。沈璇盯著沈薇看了許久,似乎有點不開心地說道:“秦媽媽,讓我喊你來吃早飯呢。媽媽,之前你跟我說過,來燕京一定要表現好一點,怎么現在自己愛睡懶覺了啊?”
  被女兒訓斥了一句,沈薇也不惱,見沈璇穿了一件新衣服,可愛乖巧,笑道:“昨天和奶奶睡覺,怎么樣啊?”
  沈璇嘻嘻笑道:“超級有意思,奶奶給我講了很多個故事。”
  沈薇暗嘆一聲,又問:“奶奶有沒有說媽媽什么啊?”
  沈璇湊到沈薇耳邊,低聲道:“奶奶說,你會發脾氣,會罵人。不過,這也沒事,她說,女人都得有點脾氣,那樣才好。”
  見沈璇這么說,沈薇放下心,簡單地整理了一下妝容,換了一件衣服,抱著沈璇來到餐廳。秦玉茗圍著圍裙,一副家長模樣,笑問:“昨晚玩得太瘋了吧?”
  沈薇跟秦玉茗太熟悉,但也難免老臉微紅,笑道:“誰讓我這是久旱逢甘露呢?對了,老太太,上班去了嗎?”
  秦玉茗點點頭,道:“她每天準時五點起床,無論前天晚上幾點休息,都是如此!”
  沈薇咋舌道:“精力真好!”
  秦玉茗笑道:“若是論整個華夏,最厲害的女強人,當仁不讓,就是她了。”
  沈薇癟了癟嘴,道:“面對這樣強勢的老太太,咱們只能夾著尾巴做人了。”
  秦玉茗熟悉沈薇的性格,嘴巴里總是跑出一些任性的話,不過從很多細節能看出,沈薇對蘇青充滿敬畏。她雙手合握,表情變得嚴肅,低聲問道:“志誠,這一次似乎想弄出大動靜,所以咱們在籌備公益晚會時,不能給他拖后腿。”
  沈薇沒好氣地看了一眼秦玉茗,感慨道:“在你的心中,志誠的話就是圣旨。放心吧,我已經聯系好燕京最好的一家會務公司,專門負責高端活動的創意、籌劃、組織,關鍵這個會務公司的老板背景深厚,所以不怕別人惡意搗亂。”
  沈薇想得很縝密,雖然玉茗傳媒集團如今已是全國最大的民營傳媒機構之一,但對燕京并不是特別熟悉,所以沈薇找到一個合作方,讓合作方從事基礎性的統籌工作,如此比較穩妥。
  秦玉茗提醒道:“志誠已經跟你說過了吧,這次肯定會有人在暗中攪局。雖說談妥合作方,會不會橫生枝節?”
  沈薇自信地笑道:“的確有不少人拒絕承接我們的公益晚會,是有勢力在暗中打過招呼。不過,有錢能使磨推鬼,我給足了費用,自然有人愿意接手。燕京是龍踞虎盤的地方,水很深,但想要存活下來,也簡單,若是有足夠的錢開道,自然無往不利。”
  秦玉茗無奈地搖了搖頭,具體用多少錢招募到合作方,她沒追問,這必然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名媛會所總部位于市中心金塔大廈的十三層,進出有嚴格的準入制度,盡管服務員對龍蕓很熟悉,但她還是讓龍蕓配合進行檢驗。龍蕓提起手臂,用腕處靠近機器,發出滴的一聲,這就算是通過了。
  名媛會所有入會人員,她們都用紋身的方式,在身體的某個部位植入芯片,以此來確保身份的真實性。若是正常的實物卡,可以復制或者遺失,但若是身份已經植入人的肌膚的各個部位,那么就沒有這些困擾。
  名媛會所的設計風格,完全是現代風格,無論是燈飾還是家具,均以簡單流暢的線條和黑白兩色的圖形為主,營造出一種簡練、清爽、時尚之感。
  龍蕓緩步穿過幾道門,就見到了坐在白色椅子上正在喝茶的廖文婧。她坐在旁邊,略有點氣憤地說道:“天奧那邊還是接受了方志誠那邊的單子,準備為他們籌辦公益晚會。”
  廖文婧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淡淡道:“能請動天奧公司,這說明對方花了血本。”
  龍蕓點點頭,道:“現在怎么辦?天奧的老板陸長風,可是一個老江湖。”
  廖文婧沉默片刻,道:“走一步算一步,既然對面已經找到專業團隊幫他們籌辦晚會,繼續在這上面糾纏,已無必要,需要尋找其他的突破口。”
  龍蕓微笑道:“文婧姐,我就知道你有辦法。”
  廖文婧淡淡道:“有人想改造燕京現有的圈子,事實會扇他的耳光,一切都是徒然。”
  龍蕓想起方志誠不久前扇了自己很多巴掌,臉上火辣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