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065 外松內緊之妙用

(其余群都滿了,歡迎大家進入六群:332065546,另外請大家關注公眾微信號:煙斗老哥(ydlg1985)。長話短說,進入正文。)
  龍少謙目光溫和地在丁鴻光臉上掃了掃,這使得丁鴻光背脊出了一層汗,龍少謙朝丁鴻光擺了擺手,淡淡道:“讓龍組一號隊出動,試探一下方家的深淺吧。”
  丁鴻光點了點頭,退出書房。即使是龍少謙的心腹,丁鴻光也難以完全看出龍少謙的心思,只能猜出個十之七八。
  龍少謙緩緩起身,從書櫥上取下一把劍,然后走到院中,他左手微微一抖,劍穗輕擺,寶劍出鞘,帶著一抹寒光,右手抽動劍柄,銀光如同蛇練劃破空氣,發出嗖嗖的聲音。
  龍少謙走的是剛猛路線,劍法屬于大開大合的那種,隨著每一次騰躍,都會帶著塵土飛揚,每一次揮劍,空氣中均是劍氣縱橫。若是有劍法大家在旁邊觀看,可以發現龍少謙揮舞的并不是純粹的劍法,而是一種刀法。
  劍走靈動,刀走剛猛。一把寶劍,在龍少謙手中卻變成了至剛至猛的勇刀。除了傳統的挑刺之外,掃、劈、撥、削、掠、奈、斬、突,龍少謙展現出了刀劍合一的至高境界。龍少謙的劍技稱不上華麗,但給人一種恢弘的氣度。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龍少謙一個前空翻,劍尖朝地,在青磚上劃過一道深長的劍痕,并發出吱嘎的牙酸之聲。因為強烈的摩擦,劍與青磚接觸的過程中,火花四濺。咔擦,精鋼寶劍終于忍受不了強大的壓力,從中折斷。
  龍少謙望著斷劍,眼中露出無奈之色。
  “啪啪啪……”
  身后傳來鼓掌之聲,女人穿著白裙,黑亮的頭發挽在在腦后,露出飽滿潔白的額頭,兩條纖長的眉毛如同柳葉彎彎翹起,一雙明眸配上皓齒,宛如從天上下凡的仙女兒。女人臉上未施粉黛,但皮膚白皙如同凝脂,面頰帶著紅霞,嘴唇紅潤豐澤。
  龍少謙面帶微笑,淡淡道:“文婧,你怎能來了?”
  廖文婧道:“聽說龍家這邊遇到了點小麻煩,所以我過來慰問慰問。”
  龍少謙無奈一笑,道:“龍蕓,給你打電話了嗎?”
  廖文婧點頭含笑道:“她是我的妹妹,也是名媛會的成員。如今被人欺負,我豈能有不出面的道理,就如同廖軒若是被人欺負了,難道你坐視不理?”
  龍少謙無奈一笑,廖文婧三十歲,看上去如同二十歲左右的小姑娘,但千萬不要被她俏麗、清純的外表所迷惑,廖文婧如今是廖家的實際掌門人,沒有從政,也沒有從商,依靠自己出色的交際能力,在燕京創建了一個名媛會。
  名媛會的成員人數不多,只有三四十人,但無一例外,均是足夠實力的人物。龍蕓前不久才加入名媛會,按照她的資質原本還不夠,但因為廖家與龍家的特殊關系,所以龍蕓才得以通過。
  龍少謙略有點遺憾地說道:“廖軒此次被送到地方鍛煉,我未能發聲,還請你見諒,這是最高領導人的要求。唐家剛剛執掌大權,廖家也應該做出些許讓步。”
  廖文婧淡淡一笑,道:“廖家現在是眾矢之的,龍家不避嫌,還能與廖家保持正常的來往,已經實屬不易。”
  龍少謙輕嘆一聲,道:“廖家和龍家同氣連枝,如果廖家倒了,龍家恐怕也難以支撐太久。龍家身上肩負重任,家族利益倒在其次,若是將繼承的責任給丟棄,那是不忠不義。”
  廖文婧深深地望了龍少謙一眼,嘆氣道:“你啊,永遠是這么的深沉,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
  龍少謙自嘲地一笑,道:“這是我自懂事起,老爺子便囑咐我的使命。”
  廖文婧復雜地說道:“每更換一次領導人,龍家就會面臨一次考驗。相信你們這一次也能平穩度過。”
  “你來龍宅,恐怕不只是為了安慰我吧?”龍少謙將斷劍丟棄一邊,笑著問道。
  廖文婧朝院中石凳上走去,伸手掃了掃,坐在其上,輕聲道:“主要還是詢問一下,你們對蘇系的態度。”
  龍少謙不動聲色道:“蘇系近兩年崛起迅速,不僅在國內嶄露鋒芒,在國際市場也頻頻露出真正實力。蘇老爺子是有名的智將,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埋下伏筆,以龍組的能量,勝負對半。”
  廖文婧見龍少謙如此評價蘇系,倒也并沒有意外,顯然她也有自己的渠道了解蘇家。
  廖文婧道:“之前的角逐,廖家損失太多,想要振興,光靠躲避是不行的,如果龍家需要支援,我們廖家愿意不惜一切代價。”
  龍少謙嘆了一口氣,淡淡笑道:“文婧,你這是希望龍家出面,與蘇家正面角力啊!”
  廖文婧被戳穿心思,并未露出尷尬,沉聲道:“如今燕京,唯有龍家能與蘇家爭鋒。蘇家此次進入燕京,看似低調,事實上高調地埋下許多隱線。龍家是他們的目標之一,畢竟當初為了所謂的‘十禁’,龍家暗助北方隋家,欠了蘇家一條人命。”
  龍少謙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壓低聲音道:“龍組從不欠別人什么,一切都是按照指定的規則行事。”
  廖文婧嘆氣道:“無論如何,事實證明,蘇家當初落寞,有龍組暗中主導。若不是龍組的力量對蘇家進行打壓,如今問鼎的,怕輪不到唐家,而是蘇家。”
  龍少謙擺了擺手,淡淡道:“為了想讓龍組出手,你不惜提起當年的陳年舊事。激將法在我這里,并不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