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1063 首先要引蛇出洞

亨利受了重傷,安妮也不好受,猴子帶著兩人去治療,苗黛兒上了郭勁遠的車,坐在方志誠的旁邊,比起上次,苗黛兒安靜、低調許多,她已經知道這個強行認自己作妹妹的男人,是何方神圣。燕京挺大,但圈子很小,要調查個什么人,只需要動動嘴巴即可。雖然苗黛兒被圈子排擠,但也有人聽到方志誠認她作妹妹的消息,便主動與苗黛兒聯系。
  經歷過前次的挫折,苗黛兒知道,人心就是這么簡單,當你處于弱勢的時候,沒有人愿意靠近你,但當你一旦強勢起來,某些人就會聞風而動。
  苗黛兒側過臉打量著方志誠,若不看那略顯老成的型,他俊朗的面容也只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干凈、瘦削的臉龐,硬挺的鼻梁,澈亮的眼睛,透著一股深邃的魅力。黃林算是如今一線男明星中比較有個人魅力的,但與方志誠相比,少了許多沉穩氣息。
  這種沉穩是經歷無數事情之后,沉淀了閱歷的氣質,在自己父親的身上,苗黛兒可以看到這一點。
  “你為什么要幫我?”苗黛兒終于忍不住問出聲。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或許是緣分吧,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
  “誰?”苗黛兒繼續問道。
  方志誠頓了頓,道:“我喜歡的一個人,如今人在銀州,她年輕的時候跟你一樣,特別有個性,我喊她小妖女。不過,現在年紀大了,變得成熟穩重。”
  苗黛兒聽方志誠這么說,心中酸酸的,任何女人都不愿意被人當做影子,她輕哼一聲的,道:“是你的情人吧?據我所知,你已經結婚,妻子是個將軍。”
  方志誠哈哈大笑,道:“你說話挺直接。”
  苗黛兒嘆氣道:“其實也能理解,到了你們這種位置的男人,身邊能少了女人嗎?說實話,就在剛才,我還有種沖動,征服你,讓你成為我的男人呢。不過我現在反悔了!”
  方志誠覺得苗黛兒有點意思,道:“為什么?”
  苗黛兒昂著頭道:“我這點骨氣還是有的,不可能成為別人的替代品。”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跟我了解的一樣,你是一個單純的女孩。”
  苗黛兒的名聲如今在燕京很臭,她其實本人并非那么不堪,主要還是因為龍蕓對她進行了惡意詆毀,先是通過與黃林之間的緋聞,將她塑造成了一個紈绔公主的形象,隨后,又虛假捏造了很多捕風捉影的事情,稱苗黛兒性格放*蕩。
  屠平和刁億,就是龍蕓安排來深入羞辱苗黛兒的兩枚棋子,結果被方志誠現,并予以制止。
  苗黛兒聽方志誠說自己單純,歪著嘴,不屑地說道:“別人都說我蛇蝎心腸,你卻說我單純。你跟別人還真不一樣。”
  方志誠又是一聲微笑,望著苗黛兒略顯狼狽不堪的俏臉,輕聲道:“你們這個年紀,應當是率性瘋狂的時候,再過幾年,就會意識到,如今的所作所為,是有多么的可笑。包括那個龍蕓,未來也會后悔。”
  “龍蕓?”苗黛兒嘴角露出憤怒之色,“只不過是仗著自己有一個牛逼的家庭而已。她才是真正的蛇蝎心腸,生活作風極度糜爛呢。”
  方志誠對龍蕓也有過調查,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輕聲道:“如果給你資源,你敢跟龍蕓較量嗎?”
  苗黛兒閃過一絲堅決,沉聲道:“有什么不敢?她之所以對我多次下毒手,還不是因為我在一次宴會上,與她穿了一件一模一樣的衣服,結果她以為我故意針對她,所以千方百計地找機會擊垮我。我也應該謝謝她,經過這件事情之后,我知道哪些人虛偽,哪些人真誠。”
  方志誠點了點頭,贊許道:“失敗卻不失勇氣,值得嘉許。晚點我會安排一個人跟你對接,他會對你進行全方位的包裝。”
  “包裝?”苗黛兒疑惑地望著方志誠,“我覺得我現在已經很完美了。”
  “你還真自信!”方志誠望著苗黛兒不似開玩笑的模樣,現自己有點了解苗黛兒的世界,完全是一個看似理智其實懵懂的女孩,“以你現在的口碑,現在身邊還有幾個朋友?”
  苗黛兒想要說話,終究還是吞了回去。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先,我會幫你解決與黃林之間的緋聞。”
  苗黛兒冷笑道:“我是被他陰了,我是一直在與他拍拖,但也還只是了解他的階段。在夜店喝酒的時候,他故意把我灌醉,然后在車上準備圖謀不軌,被我現了。沒想到他竟然拍了照片。主要是龍蕓承諾,只要他敢對媒體曝光,就會把一部電影的男主角給他。”
  燕京的圈子,政客、明星、商人、家族錯綜復雜地構成一起,黃林這種依靠大勢力往上爬的娛樂明星也有很多。
  龍家操控一家比較大的影視投資公司,也是玉茗傳媒集團的主要競爭對手之一。
  方志誠點了點頭,承諾道:“像黃林這樣的人,把柄太多,只要隨便找個借口,就能讓他永遠都不能演戲。”
  苗黛兒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暗忖這個表情看似溫和的男人,為何說出了一句讓她感到顫抖的話,或許是因為知道方志誠有能力,將黃林給直接封殺。
  見苗黛兒眼神出現一絲恍惚,方志誠微笑道:“你不會對黃林還有感情吧?”
  苗黛兒連忙搖頭,道:“之前是我眼瞎,當初有人提醒我,他是有名的鴨王,我自以為他會為我改變了以前的生活方式。結果,沒幾天,他就跑到苗黛兒身邊,當一只哈巴狗了。”
  恨一個人,說明還沒有放下羈絆,代表著她心中還有黃林,若是苗黛兒表現出完全的不屑一顧,反而不正常。方志誠對苗黛兒有判斷,這是一個挺重感情的女孩,道:“時間會撫平一切傷口。等過一段時間,會現黃林根本不值得你如此罵他。”
  將苗黛兒送到皇城小區,方志誠目送她進了自己的家,然后給張曉亮撥通電話,淡淡道:“與苗黛兒又接觸了一下,她有作為火種的資格。”
  張曉亮微微一愣,苦笑道:“老板,這苗黛兒名聲不好,按照原本的計劃,作為方家勢力扎根燕京社交圈的重要代表人物,理應是一個擁有正面形象,氣質脫,且頭腦靈活的人物。”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沒有人天生就是交際女王,所有的東西都是通過后天努力積累、沉淀的。你不要妄圖去找現成的,那些人的身上早已烙上印記,沒有可造性。苗黛兒身上有潛力,但需要重新定位、包裝。至于名聲這個東西,可以通過輿論來重新改變。”
  張曉亮明白方志誠的意思,笑道:“我終于跟上你的思路。你是覺得,苗黛兒現在處于危難中,我們幫她一把,她會更加地忠誠于方家?”
  方志誠暗忖張曉亮不虧是自己的心腹,雖然反應有點慢,但終究還是理解自己的意思,道:“苗黛兒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氣質,即使此刻她被龍家壓著,但我相信,若不是依靠我,總有一天,她還是能夠走到臺前,成為燕京交際圈中重要的人物。”
  張曉亮笑道:“你給我一種伯樂相馬的味道。”
  方志誠哪里聽不出張曉亮的弦外之音,倒也沒有在意他的玩笑,語氣凝重地吩咐道:“先找到黃林,讓他親自對外承認,之前對苗黛兒的種種行為,完全是因為惡意地侵犯。他準備追求苗黛兒,被苗黛兒拒絕,所以才動用那么卑鄙的手段。”
  張曉亮摸了摸肥厚的下巴,道:“這倒也不難。黃林已經被我安排人控制住,幾乎已經到崩潰的邊緣。”
  方志誠點頭道:“隨后通知玉茗傳媒集團那邊,讓旗下著名的藝人,在燕京召開一場公益晚會,組織人則是苗黛兒。你需要幫助苗黛兒,邀請到有份量的嘉賓。”
  張曉亮沉吟片刻,笑道:“嘉賓倒也不難,只要今天龍蕓受辱的消息放出,再加上黃林對外認錯,苗黛兒在外圍圈子的口碑就會聚集。”
  方志誠補充道:“給苗黛兒增加暗中保護的力量,安妮和亨利兩人實力很強,但也受傷了,龍組的實力果然不可小覷。”
  張曉亮連忙解釋道:“已經與三爺溝通過,近期會有一批新鮮血液輸入到安保隊伍。”
  方志誠眼中閃過一絲凝重,道:“當年我大舅的死,與龍組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張曉亮遺憾地說道:“龍組,是以龍家為建立起來的特殊組織,有雙重屬性。因為建立多年,對外一直很神秘,我已經動用手段嘗試去調查,難度太大。不過,因為龍蕓此事,龍組肯定會對我們引起重視,按照他們有仇必報的個性,很快會抽調出人馬,進行反擊。”
  方志誠道:“一切按照計劃來執行吧。”
  想要知道對方真正的實力,先要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