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61 第一公主的瘋狂

蕭桐躺在地上,吐了一口血水,嘴里牙齒全被打崩,他知道為何自己敗得這么徹底,過去的幾年里,他墮落了,自以為活得瀟灑,快意恩仇,但一直沒有進步。
  蕭桐沙啞著聲音,含糊不清地問道:“你之前是哪個大區的兵王?”
  “兵王?”郭勁遠淡淡地看了一眼蕭桐,“我只是個普通的偵察兵而已。”
  蕭桐面容露出慘笑,被郭勁遠隨手一拍,大腦出現短暫的昏眩,趴在地上休克了。
  在郭勁遠眼中,蕭桐真的擺不上臺面,無論精神境界,還是個人實力,都太弱了。
  郭勁遠拉開車門,白凈的手套沾滿血跡,所以重新更換了一套,猴子湊過來,仔細打量郭勁遠,道:“下次找個機會,咱倆比試一下?”
  郭勁遠搖了搖頭,道:“我沒那么無聊。”
  猴子尷尬地笑了笑,知道郭勁遠與自己交流沒什么興趣,轉而與方志誠,道:“老板,老郭的功夫這么厲害,當個司機是不是太浪費了?”
  方志誠笑道:“老郭,可不僅是司機,他是我的生活管家。”
  猴子微微一愣,再次望向木訥的郭勁遠,心中還是起了波瀾。從今天剛才發生的事情,猴子終于看出了郭勁遠的重要性,如果兩人交手的話,或許老郭打不過自己,但論起忠誠與感情,郭勁遠在方志誠心中的份量遠遠比自己重。
  奧迪車發動之后,方志誠撥通三舅蘇霖的電話。
  方志誠問道:“龍家的實力怎么樣?”
  蘇霖有點意外,笑道:“什么情況?為什么突然關心龍家了?”
  方志誠嘆氣道:“遇到點小麻煩,龍家安排人來跟蹤我。”
  蘇霖沉吟片刻,道:“龍家在燕京扎根多年,實力還是很強勁,即使唐家問鼎,龍家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甚至唐家對龍家也保持緘默和縱容,彼此形成默契,保持一定的距離,互相不干涉彼此的利益。”
  方志誠皺眉,驚訝道:“龍家的實力竟然這么強?”張曉亮的資料有點水分,查到的內容還不夠深入。
  蘇霖微微一笑,道:“我跟龍家的年輕領袖——龍少謙吃過幾次飯,是一個挺有個人魅力的男人。你有什么想法?若是針對龍家的話,要提前一點布局,對方比廖家強太多,需要花費很多代價。”
  方志誠摸了摸下巴,聽出蘇霖的意思,唐家入主中南海之后,雖然對地頭蛇龍家保持容忍,但并不代表唐家就沒有想法,若是蘇家愿意出面削弱龍家在燕京的影響力,唐家不僅不會反對,甚至還會支持。
  方志誠笑道:“那就開戰吧?”
  蘇霖對方志誠的判斷沒有意外,點頭微笑道:“需要找個合適的理由。對方安排人跟蹤你,也算是師出有名!”
  ……
  龍蕓窩在沙發里,目光略有些冰冷地望著黃林,有點厭煩的感覺。她幾乎每個月都會更換男朋友,一開始以為黃林會能給自己帶來新鮮感,但沒想到如此乏味。
  黃林感覺到了龍蕓的冷淡,正在努力地提起龍蕓的興趣,笑著說道:“給你說一個劇組里的笑話吧,女主角前兩天拍戲的時候走光,被攝影師拍到之后,放到網絡上進行炒作。結果你知道怎么著?那幾張照片發上去沒多久,又出現更多的暴露照片,那女主角想上頭條想瘋了,竟然主動加大了尺度。”
  “呵呵……”龍蕓勉強笑了兩聲。
  黃林尷尬地咳嗽了一聲,做到龍蕓的身邊,伸手摸到龍蕓豐滿的胸部,輕輕地揉捏幾下之后,龍蕓享受得輕哼了兩聲。
  黃林嘆了一口氣,與龍蕓相處的這段時間,他感覺自己身體被榨干了。龍蕓的**特別強烈,幾乎每天要交三次作業,黃林為了討好自己的新女友,不得不服用一些加強體力的保健品。但即使如此,黃林還是感覺下體充血過度,有種碎裂的疼痛感。
  龍蕓享受著黃林的撫摸,兩條**夾得很緊,她離不開男人,從醫學的角度來看,她得了性癮癥,每天保證三次是最起碼的。黃林雖然長得很不錯,體型健碩,但只是個花架子,每次都喂不飽自己。
  沒有過多的接觸,黃林已經應付式地與龍蕓緊緊擁抱在一起,只是動彈了幾下,他就是一陣悶哼,龍蕓只覺得半上不下,難受無比,心中暴怒,一腳將黃林踢在了地上。
  “苗黛兒說你沒用,你還真不假,一點用也沒有!”龍蕓不屑地望著黃林,怒道,“明天開始,你就不用再來找我了。”
  黃林跌坐在地上,低著頭,臉上充滿了恥辱,在男人的身上發生那種尷尬的狀況,的確是讓人感覺抬不起頭。終于他還是緩緩抬起臉,嘴角勉強給出笑容,“那我的那個戲呢?”
  龍蕓輕輕一拉,將絲綢睡衣披在自己的身上,淡淡道:“放心吧,你演男一號沒問題。不過,一定要記住,你跟我再無瓜葛。”
  黃林的頭如同搗蒜一般,道:“好的!”其實這對他而言,也是一種解脫。
  “給我滾吧!”龍蕓起身,站到了窗口。
  等黃林離開房間之后,龍蕓走到茶幾邊,從煙盒里掏出一根纖細的女士煙卷,用火柴點燃之后,悠悠地抽了一口。
  與自己發生關系的男人很多,唯一讓她念念不忘的是蕭桐。蕭桐如同一只獵豹,在自己身上無盡地開墾,讓她無數次飛翔到云巔。但從那以后,龍蕓就沒有再跟蕭桐直接見過面,因為她知道,那是一個可以用身體征服自己的男人。
  龍蕓很理智,她不會讓一個男人來影響自己。
  手機響起,龍蕓看了一眼號碼,嘴角露出微笑,是蕭桐打來的。
  “蕓公主,計劃失敗了。”因為滿口的牙齒被打碎,所以蕭桐的聲音已經變形,“對面的實力很強,而且辦事風格很直接。”
  龍蕓皺眉問道:“你沒事吧?”
  蕭桐失落地嘆了一口氣,道:“以后再也不要聯系我了。我準備退出燕京,這里已經不再適合我。”
  對于蕭桐而言,這次打擊巨大。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龍蕓眼中閃過驚怒之色,她顯然沒有想到蕭桐這么快就認輸了。蕭桐還是自己印象中的那個堅強、邪魅、充滿力量的男人嗎?
  龍蕓眼不下這口氣,在燕京跋扈慣了,什么時候吃過這等大虧?
  龍蕓琢磨片刻,進入臥室換了一套衣服,整個人的氣質也煥然一新。
  龍蕓盡管年輕,但因為經歷很多,所以遠比同齡人要顯得更加的成熟。穿著一身ol裝,將身體的線條崩得極為流暢,白皙的臉蛋,月牙般的眼眸,黑色的絲襪將兩條纖長的**裹得很緊,若是只看甜美的外表,難以知道她其實是一個狡猾的女人。
  龍蕓走出房間,助理早已等待多時。
  助理低聲道:“已經安排好,苗黛兒一出皇城別墅區,我們就會抓到她。”
  龍蕓點了點頭,眼中露出陰冷之色,吩咐道:“抓到她之后,就通知方志誠,要他去南郊的廢棄工廠找我。否則的話,他新認的妹妹,就要倒大霉了。”
  ……
  苗黛兒剛走出皇城別墅區,一輛銀色五菱面包車,就攔在她面前,還未及反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就上前捂住她的嘴巴,將她輕松地塞入車內。苗黛兒還想掙扎,被男人用手刀打中后腦,直接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悠悠醒轉,面前多了一個俏麗甜美的女子,苗黛兒嘴里塞著布團,只能嗚嗚地說這話。
  龍蕓指著屠平,吩咐道:“把她嘴里的東西給拿掉,我想聽聽她想說什么!”
  屠平嘿嘿一笑,走過去拿掉苗黛兒嘴里的爛布團,順手在她的臉上掐了一把,道:“可是說好了的,等下要給我嘗嘗鮮。”
  龍蕓白了屠平一眼,望著眼中露出恐懼之責的苗黛兒,滿意地說道:“怎么樣?現在終于知道害怕了吧?眾叛親離,被人遺棄的感覺如何?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不是很囂張嗎?說燕京第一公主的位置應該屬于你。”
  苗黛兒被龍蕓的話給刺激得渾身發抖,沉聲道:“即使我死了,我成為鬼也饒不了你。”
  “死?”龍蕓聳肩,“我可沒有殺人那種邪惡的嗜好。但除了死之外,還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折磨人。”
  言畢,她朝刁億招了招手,刁億將手里的一包裝滿白色粉末的東西,朝苗黛兒搖了搖,笑道:“這是上好的貨,我可是花了重金,好不容易搞到的,說實話有點舍不得。”
  “下次我幫你弄更好的。”龍蕓轉而與苗黛兒笑道,“如果讓你染上毒品,應該不錯吧。”
  苗黛兒掙扎了幾下,手臂被捆對很牢,椅子被帶動地挪了一下,失去重心,她摔倒在地上,臉砸在地上,嘴角有血絲,眼中露出憤怒之色,道:“龍蕓,你如難道就不怕報應嗎?”
  龍蕓哈哈大笑,道:“沒想到你竟然說這么幼稚可笑的話,什么叫做報應?只有弱小者才會被命運給作弄,在我看來,你是個失敗者及弱者。所有的報應,都會落在你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