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1060 兵王是井底之蛙

蕭桐坐在一輛黑色的捷達車內,嘴上叼著一根煙,目視一輛黑色的奧迪車從發改委大院緩緩駛出,大約行駛了兩百米之后,他才點火,與奧迪車保持三四百米的距離。
  蕭桐家境貧寒,年少參軍,在部隊里才發現自己的天賦,比別人擁有更加強大的身體素質。經過刻苦訓練,他成為東北軍區的兵王,獲得了諸多榮耀。
  在一次行動中,蕭桐因為錯手殺死了一名戰友,受到部隊的處分,轉業之后不滿機關單位的呆板,打了自己的頂頭上司之后,再創辦了一家保鏢公司。
  如果把蕭桐的故事,拍成電視劇的話,可以說是一部可歌可泣的兵王回歸都市稱霸類型的鐵血史詩。
  蕭桐至今還沒有結婚,有好幾個女朋友。父母比較認可的是一名護士,還有一個公司總裁、一名警花,與自己關系曖昧。
  蕭桐這種狼性的退伍兵,在女人中很有市場,所以他挺享受這種快意恩仇,游戲花叢的感覺。
  龍蕓與蕭桐有兩層關系。第一層關系,龍蕓是蕭桐創辦的保鏢公司的董事之一,是自己合伙人;第二層關系,龍蕓和蕭桐生過關系,次數雖然只有那么一次,但龍蕓在床上表現出來的,讓蕭桐對龍蕓格外迷戀。
  盡管現在生活、感情、事業都不錯,但蕭桐很享受這種生活。簡單點形容,就是特種兵仗著一身無力,在都市中橫行無忌的感覺。沒有體制的束縛,憑借高人一等的身手和靈活的手段,變成在燕京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的人物。
  跟蹤了半個小時,那輛黑色的轎車停在路邊,蕭桐皺了皺眉,將車隔著一條馬路靠邊停靠。隨后就看見司機從駕駛座上走出,朝自己的車輛慢慢走過來。
  蕭桐摘掉鼻梁上的墨鏡,仔細打量著這名司機,四十多歲的年紀,體型健碩勻稱,面容有點苦相,看步伐很沉穩,下盤功夫應該不錯。
  等那司機穿過馬路,蕭桐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跟蹤的行為暴露了,他扔掉了手里的煙頭,等司機敲了敲自己的車窗,才悠悠打開車門。
  ……
  奧迪車內,猴子坐在副駕駛,問道:“交給老郭行不行?”
  方志誠咋淡淡一笑,道:“你別小看老郭,他的功夫不在你之下。”
  猴子露出不信之色道:“老板,你這話說得有點瞧不起人。老郭是有點實力,但更我比還是差一截。猴哥我基本無敵,能排在天下第二。”
  “天下第一是誰?”方志誠好奇道。
  “當然是虎哥了。”猴子得意地笑道。
  方志誠暗忖猴子還有點自知之明,在自己的排名前面還安排了個孟虎,沒好氣地白了猴子一眼,道:“怎么感覺你越來越膨脹了啊?”
  猴子嘿嘿一笑,道:“有實力的人,如果不表現得足夠自信,那就是妄自菲薄。”
  方志誠看了一眼后視鏡,問道:“后面那個是誰?”
  “蕭桐,很有名氣的兵王,退伍之后單干創業,現在身價好幾億。”猴子淡淡道。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問道:“憑你的本事,如果跟他一樣,應該混得也不差!”
  猴子搖了搖頭,眼中露出不屑之色,道:“當兵那么多年,就是為了能去做一些常人無法做到,有意義的事情,他那種生活方式,雖然瀟灑,但有意義嗎?最終不過是醉紙迷金罷了。”
  方志誠微微一怔,沒想到猴子頑劣的性格之下,還有這么一層深刻內涵。
  猴子側過臉,望了一眼方志誠,道:“富貴,人人都想。只要努力,都能獲得。但改變社會,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我們都不能,但你能,所以我們跟著你。”
  方志誠笑了笑,嘆氣道:“聽你這么一說,我挺感動的!”
  猴子說出了身邊許多人的心聲。蘇家體系內有很多能人,他們為何要圍繞自己付出、奉獻,那是因為方志誠身上具備了改變社會,改變時代的潛能。
  有些人活著是為了生存,有些人活著是為了理想。
  ……
  “什么事?”蕭桐下車,皺眉問道。
  郭勁遠面無表情地問道:“應該是我問你,究竟有什么事?為什么要跟蹤我們?”
  蕭桐撇了撇嘴,冷笑道:“艸,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我什么時候跟蹤了,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
  郭勁遠沉著臉望著蕭桐,許久才道:“不管你什么目的,提醒你不要繼續跟著我了。”
  蕭桐很意外,從郭勁遠的身上,能嗅到跟自己一樣的味道,他應該當過兵。
  郭勁遠穿得很正式,西裝白襯衣,手上戴著白色的手套,臉上整理得很干凈,只是沒有什么朝氣,蕭桐覺得,這家伙因為退伍太久,已經早已磨掉軍旅的血性了。
  蕭桐遞了一支煙,問道:“哥們,你當過兵?”
  郭勁遠沒接煙,緩緩道道:“當過。”
  蕭桐淡淡一笑,道:“我也當過兵,轉業之后,一開始也是到機關車隊,當一名司機。結果覺得沒意思,所以就自己創業了。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到我們公司來工作,薪水的話,肯定比你現在當司機要高很多。我這個人喜歡軍隊,所以員工都是退伍兵。”
  郭勁遠望著蕭桐,知道這家伙是故意想刺激自己,他的眼神中帶著傲慢,仿佛在提醒自己,盡管都是當過兵,但轉業之后,人和人的生活卻有天差地別。
  郭勁遠冷冷一笑,淡淡道:“不需要!”
  “真固執!”蕭桐笑罵了一句,抬眼望著郭勁遠,郭勁遠很敏銳,往后退了兩步。
  蕭桐踏步往前走了兩步,郭勁遠也就往后退了兩步。
  蕭桐冷冷一笑,用腿蹬地,整個人暴進數米,伸手就是一拳,拳很快,眨眼就到郭勁遠的胸口。
  如同蕭桐所料,郭勁遠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這拳打中了。
  隨后他展現出強的爆力,直拳、勾拳、擺拳,如同暴風雨落在郭勁遠的身上。
  郭勁遠口中連連出悶哼聲,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身體如同殘燭火光,不停地晃動,而蕭桐根本不給郭勁遠的機會,每當郭勁遠身體下沉的時候,他就會一個勾拳,將郭勁遠的身體打得彈起來。
  所以給人一種錯覺,郭勁遠似乎漂在了空中,被蕭桐巨大的力量,不停地打擊著。
  終于蕭桐覺得郭勁遠已經被打暈了,松開伸手,拽住了他的領子,正準備將他拖到對面街道的奧迪邊。
  啪嗒,他意外地看了一眼郭勁遠,郭勁遠反手抓住自己的手腕。
  “他并沒有被自己打暈?”蕭桐意識到不妙,趕緊往后退,只是郭勁遠的手掌如同鐵銬一樣,緊緊地拽住自己。
  郭勁遠一只手抹了抹嘴角的血漬,道:“好久沒活動筋骨,剛才那幾拳打得不賴,現在輪到我了吧?”
  他出拳很慢,朝蕭桐的面門砸過去,蕭桐覺得自己可以輕易地躲讓,但這一拳結結實實地集中他的鼻梁。
  卡擦,蕭桐似乎能聽到鼻梁碎裂的聲音,口里一甜,鼻血涌入口中,嗆得他差點暈過去。
  這拳的力量太大了。
  蕭桐知道如果再吃一拳,自己基本就得蒙掉,所以拼命地往后躲,只可惜郭勁遠抓著蕭桐的手腕,力量實在太驚人,蕭桐有種面對泰山壓頂的無力感。
  嘭,郭勁遠這一拳打中了蕭桐的腹部,力量擊碎了肋骨,透著一股暗勁,鉆入他的五臟六腑,仿佛攪拌機一樣將之撕成碎片。
  蕭桐還沒來得及干嘔,郭勁遠又一記慢拳打中了他的下巴。
  “噗。”牙齒如同碎石塊,噴濺而出。
  這時,郭勁遠的慢拳又來了,他這次擊中蕭桐的肩膀。
  蕭桐分明能夠看到郭勁遠打過來的每一拳,但卻絲毫沒有任何還手的余地,結結實實地打到他的身上之后,會出現爆炸性的傷害。
  被郭勁遠打中肩膀之后,蕭桐整條胳膊就軟趴趴地被郭勁遠拽著。
  郭勁遠出拳并不多,但每一拳都打得特別認真,這種認真的勁頭,讓刀頭舔血的蕭桐,感覺到一股恐慌感。
  這么多年來,蕭桐憑借武力,不知道馴服了多少人,他自認為沒有敵手,所以才會托大接了龍蕓吩咐的活兒,想要跟蹤方志誠。
  誰能想到,只是跟蹤了幾百米,自己就被現了。從車內走出來一名司機,功夫也遠遠地過自己。
  這幾年來,一直是自己用武力欺負別人,什么時候,自己這么被欺負過,蕭桐想要提力反擊,又是一拳打中他的面門。
  蕭桐此刻滿面是血,身上多處骨折,郭勁遠將他的頭摁在地上,伸手一拳慢慢地搗在他的膝關節,卡擦,又是令人牙酸的聲音,他的腿骨也被弄折了。
  “用武力去征服弱者的世界,你這種人實際上活得是最沒意義的。”郭勁遠最近哲學書看得很多,于是說了一句挺有哲理的話。
  兵王回歸都市,在老百姓的眼中是挺厲害,但在郭勁遠生活的圈子里,圍繞在方志誠的身邊,隨便拎出個人物,都比蕭桐厲害多了。
  蕭桐僅是一只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