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6 夜巷那一次回眸

第二日,姚寅在飯局上出洋相的事情傳遍了市委大院每個辦公室,姚寅雖然臉皮厚,但坐在辦公室內,聽著閑言碎語,也有些懊悔,暗忖昨晚不應該那么瘋狂,主要因為佟思晴這女人太夠味了。
  姚寅最喜歡勾引這種外表看上去像良家婦女,一旦戳破那層窗戶紙,便是蕩婦淫娃的女人。佟思晴一開始十分矜持,但三杯酒下肚之后,那模樣宛如放蕩不羈的午夜妖姬,渾身上下,舉手投足,都透著一種耐人回味的野性氣息,讓人心癢難耐。
  勾引這樣的女人才更有意思,姚寅閱女無數,現如今也已經開始挑一些極品女人上手。最為上等的女人便是佟思晴這類,自己本身有家庭,若是發生什么曖昧關系,她絕對守口如瓶,因此沒有什么后顧之憂。
  更關鍵的是,經歷過云雨之事的女人,當長時間熟悉一個男人之后,總會覺得厭倦疲乏,若是她的生活中猛然間走入一個新的男人,往往展現出來的活力與風采,令人迷醉。
  采花要有原則與底線,姚寅雖說口碑不好,但從未有把柄握在別人的手上,這也是他引以為傲的地方。
  姚寅清醒之后,便一直琢磨著如何對佟思晴下手,這么一朵嬌滴滴的鮮花若是從眼前飄走,那也太遺憾了。
  姚寅感覺腹部有些疼,他撩開衣服,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一團烏黑的瘀紫躍然于眼前,他忍不住心驚,暗忖這是怎么了?
  用手揉了揉瘀傷,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昨晚的事情幾乎已經想不起來,只記得交杯沒有成功,然后他便倒了下去,莫非躺在地上的時候碰著了?
  姚寅嘆了一口氣,從抽屜里取出一瓶紅花油,在肚子上揉了十幾分鐘,然后拿著一份材料出門,往市委書記辦公室行去。
  進了辦公室,只見佟思晴正在低頭敲著電腦鍵盤,姚寅快速地打量了一番,除了樣貌之外,她的身材也是一流,生得膚白貌美,肌膚嬌嫩,紅唇似火,眸光如泉,上身是一件黑色的大衣,里面時間大紅色的低領打底衫,雪白修長的脖頸露在外面,宛若天鵝般美好,她身體隨著敲擊鍵盤的節奏,下意識地顫抖著,誘人的曲線如同波浪般微微顫抖,散發著對于男性極具殺傷力的磁場。
  “咳咳……”姚寅將拳頭放在嘴邊清咳一聲,以期吸引佟思晴的注意力。
  佟思晴微微抬起如刀削般精致的下巴,眼神瞬間變化,淡淡道:“喲,原來是姚處啊?”
  姚寅嘿嘿笑了一聲,將旁邊的一個椅子拉倒屁股下面,將材料遞給佟思晴,道:“有份材料需要給宋書記審核。”
  佟思晴覺得姚寅眼神不懷好意,下意識地往墻邊挪了挪身位,應付道:“材料不是經常由小廖送過來的嗎,今日怎么由姚處親自送過來了?”
  姚寅摸了摸下巴,低聲道:“還不是因為思晴妹子昨晚灌得我太狠,惹得我想過來訴苦幾句。”
  佟思晴美眸翻轉,露出一個鄙夷的眼神,輕聲笑道:“昨晚可是姚處,總是拉著我喝酒,我還沒來得及倒苦水,你倒是先惡人先告狀了。”
  姚寅往佟思晴身邊挪了挪,聞著她身上散發著出來的淡淡幽香,魂都丟了一半,低聲道:“晴妹子,今晚有沒有空,若是你想倒苦水,我設宴一桌,任你倒個夠!”
  佟思晴琢磨著姚寅對自己的稱呼,越來越親昵,惡心得她渾身雞皮疙瘩起了一片。她知道若是繼續讓步下去,怕是姚寅要蹬鼻子上臉,一本正經地嚴肅道:“姚處,這是辦公場合,請你注意一點影響。”
  姚寅熟悉女人的心態,好女怕賴男,這個時候如果退縮,那就前功盡棄,腆著臉皮湊到她的耳邊吹了一口氣,壞笑道:“若是你答應我晚上一起吃飯,那我就注意影響。”
  佟思晴既羞且怒,暗忖這姚寅把自己看成什么人了?她像是那種背著丈夫在外面胡來的風流女人嗎?
  市委書記辦公室內暫時只有她一人,方志誠陪著宋文迪去重點項目現場調研,若是任由姚寅繼續挑逗下去,難免要被他趁機揩油!
  姚寅見佟思晴紅白一陣,琢磨著她現在肯定天人交戰,不妨添火加薪,更進一步,于是將手放在佟思晴柔嫩圓潤的大腿上。
  啪……
  姚寅正試圖沉浸在那溫柔的滋味中,臉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痛感。
  佟思晴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姚寅的臉上,指著他的鼻尖,嬌聲呵斥道:“姚禿子,趕緊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可要喊人了。”
  姚寅這才意識到佟思晴不是一般的女人,他臉上紅白一陣,捂著臉咧嘴怒道:“不知好歹!哼……”言畢,拂袖離去。
  佟思晴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嚇得渾身直打哆嗦,然后埋在桌子上,低聲啜泣起來。
  以前佟思晴并非沒有遇到過類似的誘惑,只是沒有姚寅如此明目張膽。她剛進市委書記辦公室,便惹上了這么一只色狼,想起以后的生活,不禁憂慮起來。
  下午三點左右,方志誠陪著宋文迪回到市委書記辦公室,方志誠幫宋文迪提著公文包,將宋文迪送入內屋之后,給他泡好茶,這才算是忙定了。
  見佟思晴很沉默,宋文迪回來,她也只是輕聲打招呼,方志誠不禁覺得有些奇怪,一邊收拾著自己的辦公桌,一邊笑著說起今天宋書記在調研現場的趣事,見佟思晴還是沒有反應,嘆氣道:“思晴姐,咱們以后是一個辦公室的人,我說了那么多話,你總該給我點回應吧?”
  佟思晴噢了一聲,又沉默下來。
  方志誠擰起眉頭,再問:“是不是昨晚回去晚了,然后家里吵架了?”
  佟思晴搖搖頭,瞄了方志誠一眼,見他問得真誠,嘴角勉強擠出笑容,低聲道:“真的沒有,只是覺得有點累,不想說話而已。”
  方志誠見佟思晴氣場陰沉,知道問不出什么,也就不再啰嗦,忙起自己的事情。
  臨近下班的時候,佟思晴突然喊住了方志誠,低聲道:“小方,我有點事情想跟你單獨聊聊。”
  方志誠點點頭,低聲道:“咱們晚點走,等老板走了,再說。”
  等宋文迪離開辦公室,方志誠過去帶上門,問道:“回來便見你神色異常,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佟思晴低垂目光,輕聲道:“若是我想回市婦聯工作,不知可不可以?”
  方志誠大吃一驚,疑惑道:“思晴姐,咱倆雖然交流不多,但彼此沒有矛盾吧,為何你突然要走?”
  佟思晴嘆氣道:“我不大適應市委辦的工作……”
  方志誠安慰道:“你的工作能力很強,宋書記今天在車上還夸獎你心細,發現了好幾個有問題的材料。”
  佟思晴咬著紅唇,情緒低落道:“市委辦的環境太復雜,我還是比較喜歡市婦聯的工作,相對而言,單純簡單。”
  方志誠聽出些許不對勁,擰眉道:“思晴姐,你是組織部經過嚴格的考察與篩選,進入咱們市委書記辦公室的,工作還不到一個月便要離開,這有違組織的原意,若是沒有什么特殊情況,組織是無法通過的。”
  佟思晴嘆了一口氣,便將今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番,方志誠一聽之下,頓時火冒三丈,怒道:“這家伙也太囂張了吧,竟然敢在市委書記辦公室亂來?”
  佟思晴連忙將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道:“小聲點……”
  方志誠重重地哼了一聲,拍著桌子站起身,道:“你等著,我去綜合一處看看,若是他還沒走,現在便把他逮過來,給你賠禮道歉。”
  市委書記辦公室是方志誠的窩,姚寅竟敢動窩邊草,這讓方志誠異常憤怒。
  佟思晴瞪大雙眼,沒想到方志誠這么義憤填膺,想要攔住方志誠,卻沒想到方志誠速度快,早已拉開門,往樓下綜合一處行去,她只能干著急,在后面跺腳。
  離下班時間剛過十來分鐘,方志誠來到綜合一處,伸手拉了拉辦公室門發現門沒關,直接推門而入。
  姚寅正在用電腦玩紙牌游戲,見方志誠橫沖直撞走入自己的辦公桌,趕忙點掉窗口,沉聲道:“小方,你這是做什么?”
  方志誠冷笑一聲,拍著姚寅的辦公桌,沉聲道:“姚處,我是來請你過去跟我們辦公室的佟思晴道歉的!”
  姚寅先是愣住了,許久才反應過來,沒好氣道:“小方,我沒聽錯吧,我為什么要給佟思晴道歉?”
  方志誠揮了揮手,怒道:“別跟我裝聾作啞,上午你做的那些齷蹉事,我都有證據。”
  姚寅以為方志誠詐自己,狂狷地笑道:“別含血噴人,趕緊給我走人,不然事情鬧大了,咱們都下不了臺。你別以為上面有個市委書記罩著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論工作經驗,我比你多十多年,論行政級別,我也遠高于你,請注意掌握分寸,不要因為年輕氣盛,毀掉了大好前程。”
  方志誠見姚寅不悔改,湊到他耳邊,以譏諷地語氣,低聲威脅道:“有件事你怕是不知道吧,我那間辦公室內裝著攝像頭,但凡出去,我都會開啟,所以你上午的所作所為,只要調下記錄,便能知道是不是冤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