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1059 外圍和內圍之分

與宮澤勇交流得還算順暢,方志誠對宮澤勇的能力與素質還是很佩服,意識到為何中顧委那幾位老首長力保宮澤勇。
  治世之能臣,用來形容宮澤勇并不為過,他對華夏及國際形勢的判斷超出很多人,甚至方志誠在某些領域,也略有不及。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當初,蘇青選擇外資司,恐怕也是考慮讓方志誠在宮澤勇的下面,能夠學到一些有用的知識。
  方志誠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天才,他有很多短板,之所以在別人眼中,他非常有天賦,堪稱官場奇才,那是因為方志誠擁有強大的學習能力。
  命運待方志誠不薄,他進入官場,就遇到宋文迪這樣的名師,經過學習、沉淀之后,奠定了優異的基礎。
  方志誠就像海綿,不斷地吸收著別人的能力。與鄧少群對位,與臧毅交手,與王國岳爭鋒,他從競爭對手的身上也學習到了許多的優點。
  宮澤勇雖然不喜歡方志誠,但通過簡單交流,對他的能力基本有判斷,外資司在他的管理之下,應當會有煥然一新的改變。
  兩人就這么各懷鬼胎的聊著天,不知不覺已經過了飯點,秘書進來通報一聲,方志誠才告辭離開。
  宮澤勇坐在沙上想了許久,嘆了一口氣,心中暗自揣摩著蘇家的意思,難道是想通過方志誠,讓自己改變立場和陣營嗎?
  宮澤勇是一個有氣節的人,隋子清垮臺,他內心多有不平,但現實讓他知道,只有韜光養晦,才能為未來的改變提供助力。
  宮澤勇坐在辦公桌前,撥通了隋琦的電話,輕聲道:“小琦,我是宮叔,剛才我與方志誠聊了許久,他的確是個優秀的人才。”
  隋琦聽到方志誠的名字,心中就是一陣激蕩,口中卻冷漠地說道:“宮叔,上次你答應過我,一定會為我爸報仇。”
  宮澤勇復雜地嘆了一口氣,道:“小琦,我跟你爸是多年的摯友,他出事,我怎能坐視不理?只是現在時機不對,我能力不夠,不過你放心吧,只要有機會,一定會給你個交代。”
  隋琦輕嘆了一聲,道:“那就麻煩你了。”
  宮澤勇遲疑片刻,問道:“你在曹堯工作得如何?不順心的話,可以考慮換個地方。”
  隋琦搖頭道:“我得先在地方上練好內功,站穩腳跟。言情首發”
  與宮澤勇通完電話之后,隋琦眼角流出淚水,千言萬語,沒法說清她心中的痛苦。
  或許時光可以撫平一切,但此刻的隋琦,感覺內心被分割成無數塊,撕裂的靈魂,痛苦不堪。
  改委的食堂很敞亮,能同時容納數百人就餐,已經過了午飯時間,所以就餐的人不算多,零星幾人排著隊,飯菜的油香氣撲鼻而來,打飯的是個五十歲左右的大媽,臉上帶著笑意,與方志誠道:“給你多打點肉菜。”
  若是高峰期的時候,可沒有那么多肉菜。
  方志誠淡淡一笑,提著不銹鋼飯盤,坐在角落里,宰相門前七品官,不要輕視這些阿姨,若是沒有過硬的背景,是很難進入改委食堂的。
  隨著年齡的增長,方志誠已經過了嗜肉的年齡,所以對葷菜不感冒,大媽偏生給他打了很多,他就將葷菜挑到一邊,夾著幾根花菜,放入口中。
  手機響起,張曉亮打來電話,匯報道:“老板,查到那個莫西干和短寸頭的身份了。短寸頭名叫屠平,今年二十二歲,還在上學,父親是燕京公安局副局長,爺爺是開國將領,龍帥的心腹,十多年前已經去世;莫西干名叫刁億,爺爺也是龍帥旗下猛將,父親是國信集團的董事長,副部級干部。”
  方志誠皺了皺眉,雖然這兩人祖輩都很有實力,但到了父輩,也不算太厲害,苗黛兒的父親是財政部實權副部長,實力遠比他倆的父親要強悍。
  方志誠疑惑道:“苗黛兒怎么惹上他倆?”
  張曉亮知道方志誠會這么問,繼續說道:“燕京年輕人的圈子有外圍和內圍之分,外圍指的是從地方上升上來的干部子女,內圍指的是出生就在燕京生活。內圍的年輕人很排擠外圍的年輕人,所以兩派對立,經常會生摩擦。”
  方志誠淡淡一笑,“這幫小孩還真有意思。”
  張曉亮微微一怔,在方志誠的眼中,并沒有將這些人過多重視,原因也簡單,方志誠已經一腳踏入最高層的博弈,哪有功夫應對這些年輕人的游戲?
  張曉亮提醒道:“其實有外圍和內圍之分,也是上面有人故意為之。畢竟燕京的資源就這么多,任何外來者都會侵占一部分資源,所以京派官員對地方系官員有天人的敵意。這也間接地影響到兩派子女。苗黛兒是外圍子弟中的佼佼者,曾經還是領袖,不過因為最近這段時間,飽受打擊,挺不如意。”
  方志誠能明白這層寒意,自古以來,官場含著這個現象,有些官員情愿在燕京擔任個七品芝麻官,也不愿意外派到地方上執政一方。雖然有這么一句話,寧**頭不做鳳尾,但事實上,大部分人都心甘情愿地站在皇城根下,仰望權力。
  這是都的魅力,也是權力的誘惑!
  方志誠放下筷子,笑道:“那我算是哪一派呢?”
  張曉亮沉吟片刻,賠笑道:“老板,你哪一派都兼著一點。外圍的認為,你是從地方調入,所以歸為地方系,內圍的認為,蘇家一直在將軍胡同有大院,所以自然是京派。當然,更多的觀點認為,你已經出現在的內圍和外圍,在百人名單青年榜位于第一,早已出他們的圈子。”
  方志誠笑著摸了摸下巴,嘆氣道:“這倒也是,都是一幫二十歲的小孩,跟他們玩不來了。不過,我內心還是更傾向于外圍。”
  張曉亮道:“那是因為你骨子里覺得與京派的那幫人格格不入!”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無論是臧毅還是王國岳,他們身上天生就有一股傲慢之氣,認為自己來自于燕京,比其他人更具備先天性的優勢,這讓人很不舒服。”
  張曉亮笑著說道:“你和他們的仕途之路不一樣,起步階段依靠自己的能力,雖說現在有蘇家作為支持,但你的努力占據決定性因素。”
  方志誠微笑道:“你拍馬屁的功夫越來越隱晦、高明了啊。”
  張曉亮嘿嘿一笑,道:“因為苗黛兒的事情,京派倒也不會找你麻煩,畢竟你現在平臺很高,不過我猜測會針對苗黛兒,畢竟報復的方式比較簡單。”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外圍難道就這么脆弱嗎?對苗黛兒一點保護和幫助也沒有?”
  張曉亮道:“主要苗黛兒的名聲已經臭了,現在外圍也沒人愿意靠近她。”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倒是有點同情她了。”
  張曉亮笑道:“年輕人之間的矛盾,你大可不必介懷。”
  方志誠搖了搖頭,淡淡道:“放出風聲,苗黛兒是我新認的妹妹。”
  張曉亮一點也不吃驚,道:“我等下就去辦。不過,苗黛兒那邊……”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她認不認我這個哥哥,都不重要,關鍵是想測試一下,我的名字份量有多重?”
  ……
  龍蕓坐在客廳內,望著一份資料,資料的內容有關方志誠,她眼中露出復雜之色,坐在旁邊的屠平和刁億,身上掛了彩,面上帶著憤怒。
  屠平和刁億都吃了大虧,讓龍蕓非常意外,因為在燕京城可沒人敢朝這兩個橫行跋扈的人下手。
  屠平見龍蕓不說話,沉聲道:“蕓姐,這事兒不能這么算吧?”
  刁億也道:“從小到大,還第一次吃這么大的虧。只要你一聲令下,我立馬安排人把那個姓方的家伙給做掉,不就是個正廳級嗎?囂張個屁啊!”
  屠平摸著下巴,道:“還有那個苗黛兒,我一定要玩死她。”
  龍蕓眼中閃過一絲冷色,道:“我已經安排人過去摸他的底細了,蘇家之前沒怎么聽說過,但最近貌似冒得挺兇。那個蘇二爺,人際關系很不錯,與我堂哥的關系尚可,也不好徹底撕破臉皮。”
  “蘇家?就是干掉隋家的那個?”屠平疑惑道。
  龍蕓點了點頭,道:“姓方的是蘇家掌門人的兒子,算是年青一代的領軍人物。”
  刁億撇了撇嘴,道:“怕什么?咱們龍家軍,還怕一個沒落過的家族?”
  龍蕓眼神露出狠辣之色,道:“有人敢多管閑事,我自然要讓他吃不了兜著走,只是要計劃縝密一些。”
  屠平和刁億兩人抱怨了一會,就離開龍宅,龍蕓撥通了個電話,道:“蕭哥,有事想請你幫忙。”
  蕭桐笑道:“蕓公主,你有什么吩咐,直接開口便是,談不上請不請的。”
  龍蕓沉聲道:“對付一個人。”
  蕭桐道:“誰啊?敢惹蕓公主?”
  “方志誠!”龍蕓緩緩道,“我要他一根指頭。”
  蕭桐摸了摸下巴,道:“行啊,不過我從來不干免費活兒。”
  龍蕓殘忍地一笑道:“一百萬,可以嗎?”
  蕭桐爽快笑道:“行!”
  掛斷電話,龍蕓陰測測地笑了笑,蕭桐原本被譽為遼州軍區百年難見的兵王,退伍后開了個保鏢公司。龍家是保鏢公司的股東之一,也是蕭桐能夠在燕京站穩腳跟的關鍵支持力量。蕭桐若是愿意出馬,方志誠必然吃不了兜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