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1058 用經濟政策應對

(發布最新書友群(332065546),已經入群的朋友,就沒必要重復加了,歡迎大家加入新群。)
  安妮和亨利都很專業,下手足以讓兩人吃盡苦頭,但又不至于要了他倆的性命。亨利力氣很大,一手提一個,將爛泥一般的兩人塞到保時捷車里,雙手拍了拍,然后微笑著望了安妮一眼。
  安妮嫵媚地朝方志誠一笑,道:“事情已經結束,那我們就先撤了。”安妮和亨利都是暗中保護自己,若是太過暴露的話,反而失去效果。
  方志誠點了點頭,手機響了起來,郭勁遠打來電話,方志誠將位置告訴他。
  苗黛兒冷靜下來,擦掉眼角的淚水,望著方志誠,又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惹了大麻煩了?”
  方志誠并沒有意外,淡淡道:“因為那兩個小子?”
  苗黛兒嘆了一口氣,道:“事情跟你沒關系,你幫我教訓了他們,后果也由我來負責。”
  方志誠想了想,問道:“這就是你為何說,并不感激我的原因?”
  苗黛兒點點頭,道:“因為你把事情弄糟了,我后面處理起來會非常麻煩。”
  方志誠覺得苗黛兒倒也單純,有那么點意思,擺了擺手,輕聲道:“如果他們想找麻煩的話,你就直接推給我吧。人是我打的,我還不至于把責任推給一個小姑娘。”
  苗黛兒眼中閃過異色,她突然意識到方志誠并非普通人,否則也不會有保鏢突然出現。不過,在燕京的圈子里,苗黛兒從來沒有聽說過有方志誠這么個人物,圈子內哪些人比較有實力,她都知曉。
  苗黛兒眼中露出一絲同情,道:“你是剛來燕京吧?”
  方志誠笑著點頭,“沒錯,上個月剛到燕京。”
  苗黛兒恍然大悟,提醒道:“那你還不知道周圍的水有多深,剛才你打的那兩個人,來歷都不小,單以你個人的能力,恐怕解決不了問題。不過,放心吧,我晚點會張羅下,應該能夠擺平。”
  苗黛兒的父親苗漢成是財政部副部長,她的朋友圈應該有不少強人,讓她能夠如此重視,恐怕剛才的短寸頭和莫西干只會比苗黛兒更有權勢。言情首發
  方志誠見苗黛兒臉上已經花了,突然想起了葉輕柔,從苗黛兒身上看到了當年葉輕柔的影子,心中一動,從皮包里取出紙巾,塞到了她的手心里。
  苗黛兒微微一愣,就看見一輛轎車駛來,方志誠朝苗黛兒淡淡一笑,鉆入轎車的后排。等轎車駛離之后,苗黛兒抽出兩張紙,胡亂地擦了兩下臉,然后掏出手機,撥通了個電話。
  “龍蕓,你是不是太過分了?”苗黛兒怒不可遏地質問道。
  龍蕓哈哈大笑,道:“我讓屠平和刁億跟你玩玩,看來沒辦好事,沒嚇住你啊?”
  苗黛兒譏諷道:“屠平和刁億已經被我給收拾了,再次警告你,不要招惹姑奶奶。”
  龍蕓眉頭微微一皺,道:“被收拾了?你在開玩笑吧?”
  苗黛兒道:“開不開玩笑,你等會就知道了。對了,黃林那個惡心戲子,我送給你了,不過,別以為是你贏了,只不過是我玩膩了,所以扔給你。特別提醒你一句,黃林的床上功夫真的很爛,恐怕滿足不了你那強烈的**。”
  黃林就是之前與苗黛兒傳過緋聞的那個男明星,她與龍蕓的過節也是因為這個男人。龍蕓對黃林很感興趣,便動用手段,將黃林給勾引到床上。結果苗黛兒大鬧一場,故意將緋聞鬧大,以至于讓龍蕓很沒有面子,所以才會有6續的報復。
  短寸頭屠平、莫西干刁億,是和龍蕓一個大院長大的伙伴,這一次在皇城別墅區圍堵苗黛兒,也是為了給龍蕓出口氣。
  掛斷了龍蕓的電話,苗黛兒伏在地上哽咽起來,在與黃林的感情中,苗黛兒投入了很多,沒想到轉眼被黃林劈腿,那種情感讓她難以接受。
  雖說利用緋聞,反擊了龍蕓,但對于她自己而言,受到的傷害更大,如今在圈子里,苗黛兒的名聲很差。
  龍蕓是根深蒂固的燕京人,身邊有一個固定的圈子,而苗黛兒則是十年前,才因為父親的工作緣故居住在燕京。
  坐在轎車內,方志誠給張曉亮撥通電話,囑咐道:“查一下苗黛兒的情況,了解一下她究竟遇到什么麻煩,以及對手的關系網。”
  張曉亮并沒有問苗黛兒是誰,因為他只有稍微動一下情報網,就能知道方志誠為何會調查苗黛兒。他笑道:“我等會就調查,大約半小時之后,給你資料!”
  掛斷張曉亮的電話,方志誠覺得腦門還有點疼,之所以想插手苗黛兒的事情,倒不是自己多管閑事,而是隱隱覺得,這是一個更加深入燕京圈子的機會。
  當初進入燕京之前,蘇霖就曾經交代,一定要足夠造勢,這樣才能讓蘇家重新確定自己的地位。
  雖說外商會上,方志誠給了鄭家一個小小的教訓,但顯然不足以告訴燕京那些暗中監視自己的人,他有足夠的力量,來應對任何勢力的挑戰。
  原本不打算去改委辦公室,中途接到副部長宮澤勇的電話,方志誠便讓老郭調轉方向,趕往改委。
  宮澤勇是方志誠的頂頭上司,兩人見面的次數不多,但給方志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是個深不見底的人物。
  隋琦的父親隋子清,曾經是改委一把手,倒臺之后,旗下諸位大將也是被貶、被調,但宮澤勇的位置卻是依然穩定。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宮澤勇有很強的業務能力,與魏群并成為華夏戰略規劃雙杰,在他手中,有諸多推進的項目都獲得成功,深受諸位長的認可,即使唐家也對之信賴有加。派系之爭雖然重要,但在核心崗位上,還是留有余地。宮澤勇是唐家主動招攬的重要人才。
  第二,宮澤勇有很強的人脈關系和基礎底蘊。即使隋子清倒臺,宮澤勇還有留有退路,他與中顧委的幾位老長有師徒之名,有那幾位老長的背后支持,宮澤勇能確保地位無憂。
  宮澤勇的秘書見方志誠來了,面帶微笑,道:“方司長,請您等待片刻,我進去通報一下。”
  方志誠點了點頭,掃了一眼秘書的辦公桌,雖然文件很多,但不是很雜亂,桌角擺著一份報紙架,秘書剛才在整理報紙。
  秘書已經走出來,笑著與方志誠道:“方司長,請進!”
  方志誠微笑著走入里屋,宮澤勇抬起頭,指著沙道:“請坐!”
  宮澤勇是一個極有風采的男人,五十八歲,屬于副部級官員中正常年齡的干部,按照他的年齡,往上走還有可能,但沖擊最高層已經無望。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宮澤勇的眼神,目光平和中帶著一絲嚴苛,穿著一件寬松的黑色襯衣,頭梳理得平整油亮,若是再年輕二十歲,比方志誠還顯得英俊、清秀一些。
  秘書送了一杯茶,方志誠接過放在桌子上。
  等秘書出門之后,宮澤勇淡淡道:“外資司對于下一步外商投資政策,有什么打算?”
  方志誠暗忖沒有出乎意料之外,宮澤勇還是點出這關鍵一點,微笑道:“宮部長,我也想找機會咨詢您,在外商投資政策上,有何考慮?”
  宮澤勇眼中閃過一道光,暗忖方志誠這小子賊精,把皮球巧妙地傳到自己腳下。宮澤勇摸著下巴,沉吟許久,低聲道:“外商政策還是得放寬松,從今年的進出口數據來看,形勢不太明朗。如果壓縮外商投資政策的話,恐怕會影響對外出口。”
  方志誠不動聲色,知道宮澤勇沒那么簡單,便順著他的話,“我也這么認為,所以下一步外商投資目錄要增加十多個類目,如此可以豐富外部資金的涌入。”
  宮澤勇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方志誠,淡淡道:“那么你為何在外商會上,態度那么冷峻,讓人覺得下一步外資司會收縮政策呢?”
  方志誠面無表情地繼續說道:“那只不過是虛晃一槍而已。”
  宮澤勇有點意外,他沒有想到方志誠的態度會是如此,面色微微變得凝重,“剛才李副總理打電話,做過指示,外資司不僅不能增加外資投資目錄,而且還要刪減。”
  方志誠露出驚容,疑惑道:“為什么?”
  宮澤勇看不出方志誠是故意這么問,還是真的不知道原因,心中冷笑,嘴上平和地說道:“考慮進出口貿易順逆差,需要提升順差,降低逆差,才會有此決斷。”
  方志誠心中暗笑,這只不過是口頭上的原因,關鍵還是符合自己的判斷,政府決定用經濟來回應外國列強的軍事行為。
  方志誠說增加外商投資目錄,并非真實意圖,他給宮澤勇一個下達指示的臺階,算作給這位頂頭上司足夠的尊重。
  方志誠又與宮澤勇聊了片刻,宮澤勇現方志誠比想象中要沉穩許多,根本不是外界傳言——一個沖動的年輕干部,他善于跟自己巧妙的斡旋,讓他生出一種難以摸透之感。宮澤勇原本以為新任的外資司司長是個年輕人,可以很好的駕馭,但從今天這次私下交流來看,恐怕是自己想錯了。